朝鮮族老人修煉法輪大法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十日】我是朝鮮族人,今年七十多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受益良多。二十多年了,我沒吃一片藥,沒打一次針,身體健康。修煉前,我臀部有塊牛皮癬,奇癢無比,因為癢的鬧心,我吃不好飯,睡不好覺,上藥也不好使,我很苦惱。修煉法輪大法後,不知甚麼時候不癢了,也能睡個好覺了。

我不認識中文。學法時,同修讀,我就跟著看。慢慢的,我學會了《轉法輪》書中的字。後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自己能讀《轉法輪》了。

煉靜功時,同修看到我打坐非常舒服的樣子,就問我:「你打坐時是甚麼感覺?」我說:「象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坐來坐去胳膊沒有了,腿也沒有了,就剩下腦袋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煉靜功的狀態,我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

我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感恩師尊的洪恩浩蕩。在我的生活中,師父給我顯現了很多大法的超常。

我家有一塊小園子,每到夏天我都要種一些菜、玉米、土豆,有時也種向日葵。有一年春天,我剛種上玉米,因為要去外地做證實法的事,我匆匆就走了。這一走,就是半年。我也沒備壟,也沒鏟地,也沒施肥。

等我回來時,已經是秋天了。我一看,我家園子裏結的玉米棒很大。別人家的玉米又鏟地、又備壟,還上肥,才有我家玉米棒的一半大。我種的向日葵,有鮮族鍋蓋那麼大,村裏人都非常驚奇。

有一次,鄰居家的小孩淘氣,把我家剛長出來的土豆秧給拔了,我也沒生氣。別人說:「你找他家大人,讓他家賠。」我說:「那不是孩子嗎?告訴他別再拔了就行了。」他家大人知道了,跟我說要還我一袋土豆。我說:「不用,告訴孩子別再拔了。」

大約過了一個星期,早晨我打開窗戶透透氣,突然看見我家園子裏的土豆秧齊刷刷的都活了。我揉揉眼睛,不敢相信。我到園子裏一看,真的都活了。知道的人都覺的不可思議。

那年我家的土豆沒有小的,每顆秧結的土豆都很大、很多。有一顆秧結了一個像葫蘆那麼大的土豆,一稱,二斤八兩。鄰居都稱奇的說:「她家的地是窪地,也不鏟,也不上糞,也不備壟,卻比咱們家長的還好。」

為了喚醒迷中的世人,我們到周邊村屯去發放真相資料。有一年過年,還沒過正月十五,我們就去兩百里外的村屯發真相資料。算上司機共五個人,我們每人發放一條街。因為是白天,遇見了人,我就給他拜年:「過年好啊!」他說:「我怎麼不認識你?」我說:「我是給你送福來了,你看看就明白了。」他看了一下真相小冊子,問:「還有不同內容的嗎?」我就把不同內容的真相冊子給他。我們發完真相資料往村外走,前面有二十多人在路上站著,我就上去跟他們打招呼:「你們好啊!過年好啊!」他們問我是幹甚麼的,我說:「是給你們送福來了。」他們每人要了一本真相小冊子。

有一次,同修帶著日用品來找我,說要我和她一起去發真相資料。我和她到村子裏挨家挨戶的走,進門就問主人要不要買肥皂,說我們的便宜。不管他們買不買東西,我們都給他們講真相,講完後給他們真相小冊子。有要的、有不要的,我們不動心。我們來到一戶人家,女主人出去了,男的在家。問他家要日用品嗎?他說他媳婦去買去了。我們說:「我們渴了,喝點水行嗎?」喝完水,謝過他,給他講真相。他說:「我是剛選上的村書記,上邊讓抓法輪功,你們別在這裏了,走吧。」我們就往村外走,對面碰到五個人,不太對勁。我們擦身過去後,他們就在後邊跟著我們。我就在心裏想,他們追不上我們。同修見狀,問我:「怎麼辦?」我說:「你在心裏想他們追不上,我們正常走。」我們在前邊走,他們在後邊跑,就是追不上我們。

一次,同修把打印好的《九評共產黨》半成品拿來我家裝訂成書,共打印了三千本。我一個人三天三夜沒睡覺,把所有的書都裝訂好了。我一點也不感覺睏,不吃飯也不餓。後來同修見了我說:「你臉色白裏透紅,像小姑娘一樣。」

我從心裏感恩師尊。我知道我離法的要求還太遠,師父要求做的三件事做的還不夠,我會更加精進,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