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出去 當面講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們的學法小組共有九個人。在講真相、救度眾生最緊迫的時間裏,我們大家每天都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剛開始講真相的時候,大家都是騎自行車去救人。因為我得在家看孫子,不能每天跟同修一起去,看著她們的背影,我心裏很著急,就想,不能跟大家一起出去,我就在村裏做吧。

我就騎自行車,帶上孫子,在村裏找人講。我在街上等上學和放學的學生,給他們講真相,每天勸退十多個人。加上打真相電話,每天也能有二十多人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不管是遇上趕集的人,還是倒垃圾的人,我都給他們講真相,一個不落。

我每天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我。隨著我的家庭環境日漸寬鬆了,白天我也能和同修們一起出去救人了。年歲大的同修在十里以內講,年輕一點的、有電動車的去四、五十里地外講。

晚上集體學法,大家比學比修,每天過的都很充實,

當然也有很多干擾,如: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人罵,還有抓著我們的車不放要送我們去派出所的。我們每天堅持發正念,一點兒都不敢懈怠,有時我們也會生出怕心,怕被綁架。我們就用心學法,向內找。想想師父把我們從地獄中撈起,為宇宙眾生吃了無數的苦,想想我們的眾生的期盼和等待,我們這點苦算甚麼?我們還是一如既往的做我們該做的事。

心繫眾生 大法顯神奇

有一次出去講真相,我晚了十多分鐘,同修們都走了。我又轉了兩家找同修,也沒找到。半個鐘頭過去了,我還去嗎?再說她們去哪裏我也不清楚,平時去哪裏提前都說好了,今天來晚了,真是不知道她們去了哪裏。在我的印象當中,那個村子有四十里的路程,來回就需要一個多小時。

我就求師父加持弟子,求師父把三個小時要救的眾生都推到這一個多小時裏。求完師父後,我就上路了。路上見一個人講一個人,見一群人,講一群人,我一講對方還馬上退,特別順,一路上勸退了十四人,比平時三個小時勸退的人數一點都不少,真是像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師父把路都給我們鋪好了,就等我們自己去走了。

智慧的講真相才能多救人

有一次,我去鄰村講真相。在村裏看見四個人正在那幹活,我就過去講真相。講著講著,又過來兩個人。我就想,要是還跟這四個人講,那兩個人就走了,聽不到真相了。於是我就回過頭來先跟這兩個人講,反正那四個人正在幹活也走不了,這樣六個人中有四個人退出了邪黨組織。如果我要不靈活處理,這兩個人就無法得救。

隨著同修們的一步步提高,怕心的減少,我們決定挨家挨戶面對面講真相。剛開始,覺的進門挺難的,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邁進村民的家中講,發現其實和外面講真相是一樣的。在講的過程中,有往外推的,有不讓進門的,有拽著胳膊要送派出所的,等等。萬事開頭難,我們沒有放棄。

有一次過年前,我和同修去一個村子給村民送真相對聯和台曆,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警車來了,警察下車先把我們的電動車鑰匙搶去,並要綁架我們。我們求師父保護,不上車,和他們幾個警察講真相。最後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安全走脫。

還有一次,我們開車去遠處村子進門講真相。那天我們去了六個人,兩人一組,我和司機同修是一組。我們講了一會兒,剛從一家出來,被正在找我們的警察撞個正著。他們來了五、六個人,其中兩個就往警車裏拽我,把包也搶去扔到警車裏。一個一米八個頭的警察拽著我的衣服,讓我進警車。我坐在地上,他把我的棉襖都拽壞了,就是拽不動我,還把他們累的夠嗆。

我記住師父說的:「一個不動能制萬動」[2]。我請師父加持,我不能跟他們走,我還要救度眾生。再說警察綁架我們也得害了他們自己,我堅持給他們講真相。他們明白一些了,把我放了。我就去找那位同修。到了那邊看到同修坐在地上,幾個警察正在拽他走。我上前喊著同修的名字說:「走,咱們回家!」幾個警察只是傻傻的看著我們倆走了,也沒動,我們在師父的加持下安全回家。

疫情期間不忘救度眾生

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嚴重期間,村裏的大喇叭每天廣播不讓出門,村路口也都用彩鋼板封上了,每個路口還有十多個人把守,對出去講真相、發真相資料非常不利。我想不管多難,也得出去講真相救人。於是,我就在村裏講,告訴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躲避瘟疫。

我和同修們切磋,不讓我們出門,我們就買上水果、奶一類的禮品,去每個路口給執勤的鄉親們送去。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避瘟疫。他們都非常高興,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他們給我們錄了像,發到微信群中,那個群我知道有五、六百人。我和同修說:「不要怕,我們請師父加持,能救人就行。」

那天我倆又去了五個地方,看見幾十人,都給他們講了真相。最後找到村主任,我們含著眼淚跟他講:「現在疫情非常嚴重,大家都很著急,可是我們比你們更著急。最好的方法就是叫人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才是救人的根本,躲避疫情的靈丹妙藥。」村主任認可。

基點擺正,魔難消

前段時間,我和同修在發真相資料時被一個三、四十歲的小伙子用手機給我們兩個錄像。他還在喊人來,好像給我們兩個錄像並定位。同修給他講真相,他不聽,還繼續追我們。我就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弟子,不能叫這個生命對大法犯罪,一定要救度他,不能讓他做壞事。追出有幾里路了,我想不能再往前跑了,再跑就到家了,我就向左拐下去。

我回頭一看,同修們沒有過來,我就返回去找她們。正好碰上那個小伙子從北面過來,我以為是來抓我的。其實是同修給他講了真相,他已經得救了,沒有綁架同修。

在修煉中,過好每一關才能救度眾生,一定要走出自己的修煉路來,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不辜負眾生對我們的無限期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編註﹕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對錯與否由作者個人負責,請讀者自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