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難時刻正念足 師尊加持兩重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的老弟子,修煉至今已經二十二年了,在修煉的路途中儘管道路坎坷,但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自己還是做了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

一、身體人格兩重天

得法前我是一個要強的上班族,是職工醫院護士,工作上爭強好勝,因此成了藥簍子,心臟病、肝臟病、腎臟病多種疾病纏身,身體很不好。經過同事介紹請回了寶書《轉法輪》。當看完一遍之後,全身像通電一樣振奮不已,如獲至寶。每天早上煉完功上班,晚上下班吃完飯,做完家務,就抱著《轉法輪》如飢似渴的讀起來,再好看的電視我都不想看。

學大法不久,我全身的疾病師父都給我治好了,業力消除了,我覺的一身輕。得法前上樓梯都累,打掃衛生拖一間辦公室都是大汗淋漓,累極了。學法後,我走路生風,精力充沛,在單位一個人兼兩個人的工作也不覺的累,年終評先進時我總是謙讓,同事都說我學了法輪功後,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我在單位裏是領導同事一致公認的好人,年年先進推都推不掉。漲工資也不去爭,我變的越來越善。這就是法輪大法造就的我,從此我找到了生命的真諦,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和光明。

二、講真相救人兩重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黨惡首江魔發起的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使眾多無辜民眾被邪黨的造假謊言矇騙,仇視大法和大法學員。大法師父慈悲為了挽救這些因謊言毒害的生命,叫弟子們走出去,講真相,救眾生。

(一)國保隊長:我們交個朋友吧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下午,我休息在家正在看書,突然當地公安分局六一零系統派出所街辦七、八個人闖入我家,到處翻箱倒櫃找大法書籍及大法真相資料,為首的說把大法書籍交出來。我說沒有,有也不給你們,自己需要學習,憑啥給你們。他們搶到大法書說,你不是說沒有嗎,哪來的?不弄裏進去待幾天,你不老實。他們把我綁架到派出所,為首的說辦公室在二樓,上去吧。他走在後面看著,我心裏想,我又沒有犯法,沒有做壞事,修煉大法要求自己做好人,沒有錯,大不了就是一死,轉過背,我就昂首挺胸上了二樓辦公室。

進了辦公室,國保大隊長示意我在她對面坐下,然後轉過身來向指導員了解了關於我的一些情況。指導員說家庭情況不錯的,愛人單位也不錯,工作單位也挺好。上次她去北京上訪時,單位領導說,好像要把她當作單位領導三梯隊培養。然後國保大隊長讓我談一下對法輪功的認識,為甚麼煉法輪功?我就給她講了甚麼時候煉的功,以前身體如何不好,煉了功後有哪些好處,如何按照大法要求自己做好人。她說共產黨不讓煉,你煉就是違法;跟共產黨對著幹有甚麼好處?我說我只知道煉了法輪功身體都非常好,原來的病都沒了。師父叫我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事情處處考慮別人,先人後己,無私無我,在利益面前我不去爭不去鬥,多為社會做貢獻,如果這樣都錯了,那醫院都不應該存在了。隊長笑了說:我怎麼看你和別的法輪功不一樣?你怎麼就不怕?我說我煉功做好人,不嫖不賭不偷不搶,使道德回升。假如說人人都煉法輪功,要求自己做好人,社會就穩定了,哪有這麼多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她點點頭,笑了笑說,我看你這個人很不錯,你回去吧;可能家裏人等急了。我們交個朋友吧,以後有甚麼事情找我,我保你。我笑了笑說謝謝你。就這樣在師父的保護與加持下,我就順利的回家了。

(二)派出所領導:以後有機會我去找你教我煉法輪功

還有一次,我與四位同修大姐在公園講真相救人。我帶上家人和自己的身份證出去辦事,辦事後家人回去了。我們正在公園涼亭講真相,被惡人舉報。突然出現四、五個警察,把我們裝有真相資料的挎包搶走,並把我們幾位同修推上了警車。為首的坐在前面副駕上。我們不斷的發著正念,跟他們講真相。我說不要迫害法輪功,我們在救人,在做大善事。人在做、天在看,善惡有報是天理,只是來早與來遲。你看你們的頂頭上司周永康,想當年多狂,一手遮天、不可一世,他當初迫害善良人時,做夢都想不到,他今天會成為階下囚。你們可不要步他的後塵,為自己和家人留條後路吧!到了派出所,我們在椅子上坐下,他們把包裏的資料倒出來,分別點數並做記錄,還叫我去做筆錄。我拒絕簽字。幾位年輕警察樓上樓下的跑,說要打電話給當地政府。我們發正念讓他們打不通。

在做筆錄時,我給一位年輕警察用化名做了三退,並不斷的求師父加持弟子。心想,我們還有這麼多的眾生沒有得救,弟子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家人為我們承受的太多了,我們不能讓他們為我們擔心,我要回家。我利用上廁所的機會把我身上帶的講真相的語音手機交給一個同修,說:帶回去,他們好像針對我來的,不能讓他們把手機收去了。同修大姐說,要走,我們一起回家,你沒事的。上完廁所回到一樓,心想怎麼不見他們的領導呢?這幾個警察都聽了我們講真相,只剩他們當官的了。快到九點了,我們幾位同修心裏都有些怕家人擔心,不斷的要求他們放人,我們要回家。一個警察說:我們沒有打你們吧!我說,我們是修真善忍的,你們沒有打人,我們不會冤枉好人的,你放心吧。

不一會兒,一位當官模樣的人背著雙手從大門進來,問你們是幹啥的?為甚麼在這裏?三位同修大姐沒有吱聲,我起身回答說:我們幾位是煉法輪功的,他說:哦,你們怎麼不吱聲呢?你們應該向她(指我)學習。這樣吧,這麼晚了,你們回去吧。我說我們遇到好人了,我站起身,正想跟他講真相,勸三退。他說:你們走吧,以後有機會我去找你教我煉法輪功。我說好。

我們走出派出所,打三個車回家了。在車上我給司機退了紅領巾。司機說小時候家裏成份不好,沒有入黨團,只戴了個紅領巾。回家後,方才想起家人的身份證忘了要回來,怎麼辦呢?今後辦事沒有身份證不行啊。當晚我就求師父把我和家人的身份證搬回來吧,第二天正想去要身份證,拿上挎包,拉起拉鏈,放鑰匙,把我驚呆了,三張身份證都在包裏。我激動的連聲謝謝師父,跑到師父法像前恭恭敬敬的給師父磕了三個頭,敬了一炷香,感激的淚水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三)正念清除干擾

再有一次,一個夏日的中午,我一個人出去講真相救人。到菜市場買了一塊豆腐,一份涼粉,正往家趕,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迎面走過來,我笑著上前打招呼,緊接著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災難來時命能保」,他抓住我的手說:你還敢給我宣傳法輪功,你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我是公安局的,專管你們這些法輪功的。說著,一隻手拽著我的胳膊,一隻手掏出手機打電話讓他的同事來。我發正念手機打不通,結果真的沒有打通,他架著我的胳膊邊走邊說跟我到派出所去。我求師父加持弟子,我說:我不去,那種地方不是我們這些好人待的地方。我見他沒有放我的意思,腦子裏閃出師父的《洪吟二》「怕啥」:「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我說:我明白了,你是想讓我去派出所跟你的同事講真相勸三退對吧?好,只要是救人我就跟你走一趟,講完真相回來。他聽我說完,他怔了一下,立刻把我的手鬆開。在師父的加持保護下,我又一次平安的回到了家。

二零一九年的一個夏日,我與幾位同修去一個廣場講真相。廣場很大,花草樹木很多,環境也好,廣場上也十分熱鬧。我們四位同修分成兩個組,兩個人一個組,分別去找有緣人講真相救人。走在廣場大梯道旁,看見一年輕女子在玩手機,我上前一步請問小妹妹現在幾點了?她告訴我說現在是甚麼時候。我說謝謝你小妹妹。正準備告訴她真相,只見她抬頭看我時,很不友善、眼露兇光,上下不斷的打量著我。我心裏閃出一念「便衣」,快速的離開。看見一位賣水果的商販,我給那位商販講真相做了三退,退出了團隊,我送了她一個護身符。她高興的說謝謝。我轉過背向後看去,不好,另一組的兩個同修正被倆男警圍住,在拍照,搶她們的挎包往地上倒真相資料呢,她們被我剛才問時間的那個女便衣舉報了。

當時,我心裏只有一念,不能讓他們迫害同修;我們是一個整體。師父講他的事就是你的事,我得去跟他們講真相,為同修解危,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不能只顧自己,眼睜睜看著同修被綁架迫害。想到這裏,我立刻返回去。距離他們不遠時,那位女便衣轉過身來發現了我,手指著我向她的同伙說:她們是一起的。一個警察快步走過來架著我的胳膊就走,我用力一甩說:不用你拽,我自己會走;都甚麼時候了,你們還在做壞事,迫害好人,難道你們真的要一條路走到黑嗎?就不想想你們的將來嗎?他把我的挎包搶過去,往地上倒資料。我的真相資料這時已經發完,還剩幾個護身符。另一警察對著我,給我照相。我說你照不到,再照手機就壞了,沒有用的。他們說:××黨給你們發工資,你們還反黨,沒有了××黨,哪個給你們發工資,你們喝西北風嗎?我說:不是共產黨給我們發工資,你不辛苦幾十年掙來,它能給你發嗎?共產黨都是靠老百姓的稅收在養活他們和他們的貪官污吏,以及養活他們那些貪官的二奶三奶的(圍觀群眾哄堂大笑)。一個警察拉著其中一位八十歲高齡的大姐說:走,到派出所去。我說:不能去,派出所不是我們好人去的。

我們三位同修不斷的發著正念,不斷的求師父救弟子。這時那位當頭的警察抱起地上的資料說,你們還不快走。我上前一步說:這資料都是很珍貴的救人的,你們拿回去給你們的親朋好友看,你們也是在救他們,做善事,功德無量的。

就這樣,在常人眼裏那是一場不可逾越的災難。就這樣,被我們慈悲偉大的無所不能的師尊化解了,真正的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啊。

三、疫情中救人兩重天

師父說:「大法徒 重任擔在肩 救度眾生講真相 清除毒害法無邊 神路不算遠」[3]。

二零二零年一月份以來,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蔓延時,我們小區限製出入,一家一戶只限一個人出門買一次菜,並且要健康碼、通行證。此時正是講真相、救人的關鍵時刻,怎麼辦?每週出門取一次真相小冊子,送到各住戶門上,讓眾生先了解真相,為三退做個鋪墊,這樣遇到有緣人時勸三退就容易多了。

每次出去講真相,送真相資料,我都先求師父加持弟子,讓小區內安裝的監控看不見我。每次師尊都保護弟子平平安安出去發完資料,平平安安的回家,風雨無阻。多年來不論嚴寒酷暑,邪惡瘋狂打壓跟蹤監視,多次上門騷擾,我和同修們為救眾生,從未間斷過做三件事。常去的地方很多民眾都認識我們,知道我們在救人,是在做大善事。有的老遠看見我們就與我們打招呼。還有一次在公園裏講真相,一個四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聽了我講真相給他三退後,他非常激動,從兜裏掏出一張百元錢硬要塞給我,說:你們太辛苦了,這個錢你一定要拿去買點水喝,是個心意。我婉言謝絕,說:救人不要錢,只要你明白真相能得救,我們就為你高興。要謝,你就謝大法師父吧!

回想起這二十多年來所經歷的一切艱難險阻,都是師父為弟子化解、承擔,我自己還有許多的執著,如:對親情、性格急躁、做事容易走極端、易偏執,這些都是修煉的大忌,應該必須去掉的。因此我告誡自己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好好修,多救人。在此再次借明慧一角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謝謝同修們在我遇難中給予的各種幫助。

個人體會,有不當之處請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大法徒 宋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