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機緣 多救人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為了讓更多人了解真相,擺脫中共謊言,我經常到所在城市的周邊家屬樓發放真相傳單資料、張貼不乾膠。我把同修打印好的《明慧週報》、《明慧傳真》包裝好,每一份資料裏都放上一張「突破網絡封鎖看真相」卡片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卡片,送到千家萬戶。在發放真相資料的同時,考慮到有的人可能不拿資料,就同時張貼幾張不乾膠,儘量讓所有的住戶都看到真相。

一、散發傳單、張貼真相

疫情期間,小區封鎖嚴重時,就到能進去的小區發放資料。很多小區現在都被打開了人行進、出口,目前基本都解封了,發放真相資料未受到甚麼影響。我在樓道裏經常看到同修貼的真言避疫的真相膠貼,看見有脫落的就再貼牢,有的樓道膠貼一直貼著,沒有人動,很多人都知道了真相。

小區封鎖期間,樓棟看見有街道人員或助警看守,監督進出樓棟的人員。單元門上張貼著「非此樓棟人員禁止入內」字樣。偶爾進入樓道裏面還會看見有的人家已因疫情原因貼了封紙條,但這些都沒有影響我正常發資料。修煉人不怕病毒,我照常進出不受疫情影響。

有時自己正在發放資料或貼不乾膠時,遇到樓道裏的行人,我就當作是樓道居民,在他們前面或後面慢慢走,他們走的慢,我就在前面的樓層放資料,他們走的快,我就在後面樓層發放資料或貼不乾膠。心態平穩的做,不受到干擾。

發放資料時,儘量避開攝像頭發放,對街道的攝像頭發正念,清理其背後操控的邪惡因素,不讓它們幹壞事。

二、在工作中講真相

在工作中,我利用工作機緣,向周圍的人講真相。我經常與車間工人接觸。利用工作的機會,我就告訴工人們救命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工人都很認可。

有一次,我到車間巡視,遇到一位開機床操作者,我給他講法輪功真相。借助疫情的傳播,我告訴工人說:現在全球新冠病毒泛濫,這病毒中、西醫都無法救治,但氣功治病有奇效。過去中國老百姓有疑難病就練氣功。法輪功是正統的佛家功法,在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廣傳,受到老百姓歡迎,現在已經傳播到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外國人都盛讚中國古老的修煉文化。中共連老百姓煉功祛病都不讓,甚至迫害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進行移植……如果大家都煉,新冠病毒還能泛濫嗎?現在中共迫害時期,如果您無法煉法輪功,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遠離病毒瘟疫。講真相期間,我注意到他們都很激動、也都能接受,再見面都主動和我打招呼,態度十分友善。

有一位同事,我在一次聚會,借助和他一起吃飯的機會,跟他談了疫情的防治和當今天象變化。當講到劉伯溫預言時,我聽出他已經知道了很多真相,他對法輪功這場迫害的曲折經歷有了一定的了解。在我接觸到的人中,有的人已經三退了,但勸退時,由於受中共迫害的影響,不敢退出,甚至讓我不要告訴他的家人,怕家人擔憂。我知道對有的人講真相,不能急於求成,只要有機會就講,早晚都會明白的。

有時遇到同事沒有那麼多時間講真相,我就給他們一個真相U盤,讓他們看看,U盤裏面都是同修裝好的真相資料、影象資料,內容十分豐富。

三、家人對大法的支持

我的妻子也修煉大法,兒子小時候曾看書、學法,隨著年齡增長,後來就不精進了。修煉過程中,家庭成員相互間出現過矛盾。磕磕絆絆中,我和妻子從相互看對方到各自向內找,逐漸家庭越來越和睦。

通過學大法,我和妻子都不對孩子在學習上苛刻要求。孩子初中、高中期間從沒有上過課外補習班,學習沒有壓力,大學學習成績也很優秀,每學期都獲得獎學金,並保送研究生。孩子對我們修煉十分支持,當聽說起訴江澤民,他也化名寫了起訴書。

妻子同修對我修煉十分支持,我發資料她幫助我包裝、裁剪,提前準備好。

有時她也出去講真相,與其他同修一起到大街上面對面去講。疫情期間,我看到她有些懈怠,就和她一起切磋、學法、向內找,現在她又到大街上面對面去講真相救人了。有時她還帶上資料,到樓道裏發放。為了精進救人,手機裏的瀏覽器也卸載不看了。

四、加強正念,抓住講真相的機緣

我知道救度眾生時間緊迫,但自身狀態時好、時壞,有時表現狀態消極。平時遇到的人,只要正念強一些,就可以講真相救了他,但思想一放鬆,就讓機緣溜走了。我向內找,為甚麼不珍惜這萬古機緣,為甚麼不把攸關眾生性命的大事放在首要位置考慮呢?師尊在講法中說道:「很多微細的那些不好的生命,它們就像塵土一樣覆蓋住你,蓋住人的思想,可是那啥都不是,你們發正念就能消滅掉這些爛東西。很多人發正念在敷衍。你要不清理乾淨你身體中的這些東西,你的修煉就會受到影響。可是那些東西一念就滅沒了。你就是正念不足,正念就出不來,就不起作用。」[1]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障礙講真相的因素已經越來越少,我越來越感受到修煉的嚴肅性和要求的嚴格。現在,還有很多眾生需要救度,想起自己曾錯過的講真相機緣,我一定在最後的時刻抓緊,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