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破迷霧 揭謊言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一日】我家住長江南岸的一個江邊村莊,由於中共修建災禍工程三峽大壩,導致今年特大洪災中,長江兩岸至少四億多人口遭災,加之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瘟疫、地震頻發等重大災禍,致使百姓苦不堪言。更不幸的是,中共謊言毒害,有的人還相信中共抗洪抗疫有功,比美國強,指責美國如何如何不好,把中共治下民不聊生的災難栽到美國政府頭上。

為了澄清世人頭腦中的中共謊言,我就用自己的理解,給周圍人講述真相,因我家多年前就安了衛星天線,看新唐人電視台節目,了解了很多真相。

我村在國道邊,近兩年,被建成森林村,說是美化環境,國道離長江大堤一里多路,全村上下五里長,從北往南,國道左連接江堤這邊全部栽風景樹,右邊全栽吊瓜。我除種田外,有時還在村裏參加植樹、除草等活兒,這樣就有機會接觸更多的人。當有的村民重複中共謊言,說美國如何不好時,我就大聲說,大家別相信電視上的謊言,那上面沒有一句真話,美國是講民主自由的國家,最尊重人權,尊重生命。我又對大家說:某某黨的電視宣傳全都是欺騙民眾的,高官們自己的老婆孩子及存款大多都轉移到美國去了,他們早就知道中共遲早要完蛋,到時自己先逃到美國去,不會管國人的死活。我常給村民這樣講,村民聽了也很認同,大家也漸漸的明白了一些,再有人重複電視謊言時,就有人出來制止:可不要亂說啊。

我小妹出嫁,與我在一個村,與我家相隔兩里路遠。一天,她散步來到我家,憤憤不平的說:「美國好霸道哦,太欺負人了,明明病毒是美國傳來的,還倒過來找我們中國賠錢。」我當時心裏也不平起來了,明明不是這樣的,自家親妹妹怎麼也相信中共謊言了,就沒好氣的說:你不要相信手機、電視機上看的,那些統統是假的。這個中共病毒明明先是中國武漢大量發病,僅武漢就死了多少萬人,再傳到全國和全世界的,怎麼病毒成了美國傳來的了?你要用腦筋想一想,這樣的謊言你也相信?妹妹當時因我沒順著她說,心裏極為不服氣,氣沖沖地走了。

畢竟是親妹妹,也不會真的生氣,過了兩天,小妹又來了。這次,我就心平氣和的開導她頭腦要清醒,不要被中共謊言迷惑,中共在疫情方面還有更大的隱瞞,香港病毒專家正在揭穿真實內幕,中共害死了那麼多人,它沒有半點歉意,反而到處惹禍激怒全天下,毫無廉恥,毫無人性,是個十惡不赦的魔鬼,它就是來毀人的,我們可不能相信這個惡魔而毀了自己。妹妹又不解地問:那為甚麼美國疫情那麼重,死了那麼多人呢?我說,這都是有原因的,瘟疫是長眼睛的,它是來滅中共邪黨成員的,誰與中共綁在一起,誰就會為它陪葬,道理就這麼簡單。再說了,美國是普遍做檢測,而且是真實數據,染疫數和死亡數都不隱瞞,到底哪個國家染疫多死人多全世界都心知肚明。妹妹聽了心服口服,說原來是中共欺騙人,再可不能上它的當了。

我小哥是村裏學校老師,他本來很相信大法好,但由於中共長期謊言洗腦,致使他時不時的就犯糊塗。一天,在公路上幹活,小哥又講了些糊塗話,我就給小哥講真相,糾正他的錯誤認識,隊裏一個婦女也在旁邊聽,最後她佩服地說:「某老師,別看你是老師,你還講不贏你妹妹呢。」小哥笑了。我說:共產黨本就是來禍亂人間的,馬克思直接就說它是幽靈,就是我們說的鬼魂。美國疫情嚴重時,中國人還打橫幅慶祝美國染病率高,這哪是人做的事啊,這都是被共產幽靈鬼魂附體操控幹的。

早期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時,我小嫂子(小哥的妻子)不知怎的,一聽我給別人講真相,她就憤憤地指責我說:「我就看不慣你,一天到晚就講這個(法輪功真相),走到哪裏都講,見誰都講。」通過我們不斷的講真相,她看到我自身以及我們家庭的美好變化,也逐漸的明白大法的美好了。十多年前,她患宮頸癌晚期已轉移,手術期都過了,她就堅持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她的癌症病就好了,十多年過去了,一直活到現在很好。現在每次見我給別人發放護身符,她也主動找我要一個,並向人介紹說這個護身符很好,念上面的九字真言祛病健身有神奇效果。一次,她孫子感冒了高燒很厲害,她就囑咐孫子快念九字真言,孫子說:我一直在念呢,果然孫子很快就退燒了,沒去醫院看醫生。現在小哥全家都相信大法好,沐浴著大法的浩蕩洪恩。

一天,在馬路上幹活,本村一個人問我:某某,你每月多少錢啊?我說一百二十元。他說不是指農保費,是指法輪功給你發多少工資。我說不是你想像的那樣,都是我們勤儉節約自己掏錢做資料救人,有的靠種菜賣點錢救人,做的很不容易的。你如果能走進法輪功,或者更多了解法輪功,你會真切感受到這是一群很偉大的人。你看現在疫情這麼重,還不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導致的天災人禍啊,這瘟疫可是長眼睛的,就是來淘汰中共成員的,你以後可千萬不要有的無的隨便亂說。那村民最後說,我知道,我賣菜時常有法輪功(學員)給我送資料,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每遇到有人說法輪功壞話,我都制止。

我村有十幾畝機動田沒分到戶,一男性村民承包十五年一直種植樹木。這塊承包地二零一八年到期,這個村民就事先把栽的樹都砍伐賣了。按理,他砍完樹後,就應該將田交給村裏,可他又在田裏重新栽滿了樹苗,村民不同意,他偏偏要栽。因他有倆親戚是村官,一個是村裏治保主任,一個是隊長,他就很仗勢。過了些天,村裏要收回來建森林公園時就讓他交田,他說要賠他樹苗費才肯交,否則不交,這樣村民還得每家湊一百五十四元給他,有的不願出,有的就說出了算了,這樣由大夥湊錢,給他退了三千元。過了些時,村裏說,這樹苗賠償費由森林辦公室出了,把收的錢退還給各家各戶。隊長就將一本賬給我,讓我去退,每家退一百五十三元,他給的錢和賬就是這樣,我去退款時,有的農戶就問,怎麼還賺一元錢哪?我說我沒賺,隊長給我這麼多錢和賬本,我就按賬本退,要說賺,也可能是別人賺了。後來村裏要給我與丈夫一人記一個工分作為給大夥退錢的誤時補償費,我說不要,為大家做點事是應該的,就沒讓記工分。

因前任隊長貪婪,隊裏農民意見很大,全隊村民一致推薦我丈夫當隊長,丈夫無論如何不同意,我一想就為大家做點好事吧,就建議丈夫承擔起來,丈夫這才答應了。丈夫當隊長後,一個男性村民當著我們夫妻的面指桑罵槐地說:「還不是跟好人學好人。」意思是在共產邪黨裏混,好人也得變壞。我聽見也沒生氣,就好言安慰這位村民說:你放心吧,我家的錢都是經過我的手,保證他一分錢也不會貪的,哪怕貪一分錢,都是要損失德的,我們不會幹那種傻事。這位村民知道我煉法輪功處處做好人,很信得過我的人品,聽我這一說,他心裏也踏實了,笑著看著我,那眼神在說:我相信,我相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