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護重病父親中隨時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我父親突發重病,被送到醫院搶救,我打車往醫院趕。

在車上很自然的就和司機利用搶救父親的事講真相。我告訴司機說,我自己也曾經有嚴重胃病,修煉法輪功後胃病好了。您可別相信電視裏說的甚麼殺人、自焚、自殺的,那都是假新聞,是中共惡黨騙老百姓的。煉功就是為了身體好,能去傷害自己的身體嗎?法輪功講「真善忍」,能去殺人嗎?共產黨害怕「真善忍」,不敢把實情告訴老百姓,就騙老百姓說法輪功怎麼怎麼不好,讓老百姓仇恨法輪功。實際法輪功好的很。您看共產黨害不害人?我父親要能像我一樣也修煉法輪功,就不會多次送到醫院搶救,花醫藥費不說,自己還遭罪。中國老百姓活的難啊!

司機聽明白了,頻頻的點頭,也跟著嘆氣。

當趕到醫院時,醫生告訴我:「恐怕今晚都過不去了。」我並未心動,趴到父親的耳邊告訴他: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親點點頭。

同一病房的病人甲的陪護是位大姐,她幫甲換大小便墊布時,我主動過去幫忙,她很感動。晚上我跟她講了真相,大姐對共產黨造假有一定認識,聽完真相後對我很熱情。

甲的兒子乙過來和我聊了起來。他是個長期在一線城市生活的成功商人,從小到大,一帆風順,多次出過國。但被共產黨洗腦嚴重,覺的自己過的很好,認為中國很穩定,比外國好。在一些國家的景點多次看見法輪功學員煉功講真相的情景很抵觸,更不接受。我說:「那是為你好,讓你退出無神論組織、抹去毒誓。」

我首先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給他講了法輪功的基本真相,他聽了沒說話,但也沒反對。於是在以後的十幾天時間裏,我和他多次講了法輪功真相、中國老百姓的貧困程度,共產黨的無神論的邪說,善惡有報等話題。看的出來,雖然他覺的在共產黨社會中過的不錯,有優越感,但還是在一定程度上相信傳統文化的。提到中國老百姓的貧困和貧富懸殊,我說李克強都說了中國有六億人月收入才一千元。他說:「是啊,怎麼這麼少,這能是真的嗎?」我說:「共產黨報喜不報憂,這樣的事只能摻假,往多里說。」他嘆氣點頭,從此再也不說中國人過的多麼富裕了。

幾天後,甲病重醫生對他進行搶救,乙急得直搓手,不知怎麼辦好。我跟他說:「你父親年齡大了。年齡大,是問題也不是問題。這次102歲的武漢肺炎病人也有好了的。」他說:「對,年齡不是絕對的。」我說:「你也看到了,現在的醫療水平就這樣了,你可以試試其它的辦法。你心裏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為你父親祈福。你可以試一試。」

乙頻頻點頭。

很快甲的病情穩定了。我和乙又聊起來,我說:「看的出來你是個善良的人。」他說:「我不做壞事。」這時陪護大姐插進來一句:「人在做,天在看。」我說:「對,人絕對不能做缺德事。共產黨講階級鬥爭,共產黨的無神論絕對是邪說,善惡有報是天理。」乙連連點頭。我接著說:「傳統文化中講生死簿、到沒到壽,有人會說是迷信,但傳統文化中就這麼說的。」乙若有所思。以後他再跟醫生討論甲的病情時,也說「要看老天的安排」等等。

病房裏還有一位護工大姐,我也給她幫過忙,幫她給她護理的病人翻身。她對我也特別客氣。在晚上只有我們幾個人的時候,我也跟她講了真相。前面那位陪護大姐也幫著講,說共產黨造假等等。於是這兩位大姐從此也經常給我幫忙,每天早上我到醫院頂層去煉功,我不在時,父親要起身時,兩位大姐主動去幫助。整個病房氣氛融洽。沒事的時候我就背法或發正念。

父親不聽醫生的,晚上非要去廁所方便。到廁所沒有力氣了,倒在地上,我扶著很費力,小護士幫忙拿吊瓶,我說:「感謝!感謝!我是煉法輪功的,修煉真善忍。」小護士一臉驚愕,我說:「可別相信電視裏殺人、自焚、自殺的謊言,都是騙老百姓的。我們煉功就為了身體好,能去傷害自己身體嗎?法輪功講『真善忍』,能去殺人嗎?」小護士笑了。

我打車回家,也給司機講真相。又從父親的搶救說起,順勢講到疫情期間病人那麼多,醫院都進不去了;講到李文亮醫生說真話挨整;講我以前有胃病,煉功煉好了,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時,我講了真話,說法輪功是好的,就被單位解雇了!電視中說甚麼法輪功學員殺人、自焚、自殺都是假新聞,是欺騙老百姓。司機接了一句:「妖魔化宣傳。」我說:「對啊!」司機說:「有人說你們是甚麼教。」我說:「不是,法輪功是佛家功,祛病健身效果又好。煉的人太多了,共產黨害怕好人多,就造謠誣陷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說法輪功怎麼怎麼不好,讓老百姓仇恨法輪功。」司機說:「噢,是這樣。聽您這麼一說,我才知道法輪功是怎麼回事。」

下車後,過地下通道時,有一個中年男子向我問路,我指路後給他講了真相,他謝謝我。

從家裏出來,在車站,一個大哥坐在我身邊看廣告,搭話後,我從共產黨隱瞞武漢肺炎疫情說起,談起自己煉法輪功,說真話被共產黨迫害的事。大哥說:「我知道法輪功。我去日本,好多法輪功學員發傳單呢!」於是我們聊了一會兒法輪功真相,旁邊清潔工大姐也坐在一邊聽著。轉車後,在另一個站點,一個大姐問我公交車信息,順勢一聊,我們住的很近,拉近距離後,她問我為甚麼住那兒,我就講了真相,大姐高興的看著我,連說:「知道了,知道了。」

在醫院裏,我看到走廊裏不遠處一個病人躺在病床上,旁邊似乎是女兒在服侍。我走過去,她說病人是她老母親,家是農村的,上有老下有小的,還有一個親屬被診斷是肺癌,說著快哭了。我告訴她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問:「心裏念就行嗎?」我說:「是啊,我的胃病就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她說:「記住了,謝謝你。」

再說父親病情,醫生開始說病情如何嚴重,當晚可能都過不去,我一宿沒睡,給父親發正念。第二天醫生上班一看就又說昨天過了,今天可能還是過不去。我又一晚沒睡。第三天醫生上班時,父親已明顯好轉,接著越來越好。後來的幾天只不過是「觀察」,沒有採取甚麼治療之類。

出院的前一天,媽媽聽見主治醫生驚訝的跟別的醫生說:「診斷錯了吧,怎麼好的這麼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