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使命 疫情期間救人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六日】今年一月底,當我和女兒同修在明慧網上看到武漢爆發「武漢肺炎」被封城的消息時,感到震驚。而後我們每天關注明慧網,看新唐人電視,知道事態越來越嚴重,武漢有很多人不知不覺中就被感染死亡。我就想,難道真的是瘟疫來了嗎?

沒幾天,全國各地都封城、封路、封小區,我們所在的縣城也一樣,出入必須登記姓名、電話號碼、身份證、甚至門牌號。在這之前,每天上午我都會和同修約好出門面對面講真相。但因為疫情及嚴格的出入管制,再加上過年,路上沒有人,而警車、城管車、司法車白天卻在馬路上停著。

我和女兒的心情都很沉重。我們作為大法弟子,作為正法時期的救人使者,不能就這樣等著,世人都在恐懼中觀望,我們怎樣在這危難關頭救度世人呢?我和女兒同修交流切磋後,決定大量做真相資料,挨家挨戶掛門把。於是我們就從明慧網上下載了《疫情到來如何自救》、《疫情兇猛,自保有妙招》等文章,穿插著《明慧週報》,《縱觀天下》和各種真相期刊。我們把兩種不同的真相資料放在一起,疊成一份,再夾上三退卡片放入自封袋中,保證真相資料既有有關疫情的內容,又有法輪功基本真相和三退內容,同時注意有重複真相故事的資料不放在一起。

我們將做好的資料排好,穿插分揀,再將分揀好後的資料按順序在袋的封口處貼上小膠條,膠條細小,粘度也夠,不會引起世人的反感。這樣,我們白天打印、疊好,晚上我和女兒同修就到住宅樓裏挨家挨戶送真相資料。沒幾天,明慧網陸續刊登了很多有關疫情方面的真相傳單、小冊子、不乾膠等真相資料,內容豐富,排版精美,我和女兒高興極了,就天天打印、發放。

我們從外地同修那了解到了有真相二維碼,女兒同修在封城前聯繫上那位同修拿來了10個二維碼,同修建議可以面對面送,大量的推送二維碼。可疫情爆發,面對突然的封城,為了儘快讓世人了解真相,我和女兒決定把二維碼夾在真相資料裏發放。女兒就諮詢技術同修,從天地行上下載了製作二維碼的模板,自己粘貼複製,排版。正面附上二維碼和使用方法,背面附上使用說明,做的雖然不專業,但測試後都能用。我們把每份真相資料都放上一張二維碼,一同發放給世人,連續發放一週後,再用手機掃二維碼,發現有的就不能用了。天地行的技術同修提供了製作二維碼的方法和模板,女兒就學著自己做二維碼,而且二維碼要求用多少做多少,保證每張二維碼不重複發放十次。後來,網上有了現成的二維碼,既精美又專業,我們就直接下載打印。在此感謝所有技術同修為我們提供的真相資源,從技術支持到編輯文字到版面設計,每一步都融入了同修們的心血。聽女兒說,同修們都很辛苦,經常是通宵達旦,休息時間很少。我聽了很感動,感謝同修辛苦付出,為我們講真相救人提供幫助和便利!

記得疫情初期,我和女兒每天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經常能看到警車在街上遛街,有時快有時慢,有時還用高音喇叭在喊話,不讓人在街上走。我和女兒邊走邊發正念,讓警車看不見,警車真的就看不見我們。北方的冬天,颳風下雪,路面有的地方很滑,不小心就容易滑倒,我和女兒就手挽著手,經常一路小跑,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們總是快速的做完所有的資料,安全返家。

發資料有順利的時候,也有不順利的時候,過程中都有自己需要修心和提高的地方。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和女兒進到一個小區,大門口的電子攝像頭的燈幾乎照亮了整個小區,小區有點像四合院,南邊是有外樓梯的樓,北邊是沒有外樓梯的樓。我倆先順著燈光上了有外樓梯的樓,結果只有一個單元門開著,發完真相資料後,我們又返回到南邊的樓,我們就在攝像頭的照射下挨個做完了所有的單元。完事後我和女兒都起了怕心,匆忙離開了小區,接著的幾天裏我們做真相看到攝像頭都有些緊張和害怕。我和女兒交流,為甚麼會害怕呢?因為有攝像頭。師父說:「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1]。我們的正念和神通就可以制約它,而且我們的身體是由高能量物質構成的,那個攝像頭是分子構成的,我們比它還微觀,它怎麼能照到大法弟子呢?我們被這個分子構成的物質空間的假相給嚇著了,而且信師信法不夠,把邪黨的迫害看大了,把自己看小了,承認被迫害。「你們越把困難看大,事越難辦,相由心生,那個事就越麻煩。相由心生還有這層意思,因為你把它擺高了,把自己擺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沒甚麼了不起的,救人這麼大一件事情,做你們該做的,心裏踏實一點,碰到聽到甚麼不太順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別往心裏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2]我悟到:你越怕它照你,它可能就照到你。我們把心放下,發正念清除怕心和攝像頭背後邪黨的邪惡因素並與它溝通,讓它為大法弟子所用,起正面作用,幫大法弟子照明。以後再出去發真相遇到攝像頭就不緊張了。

進入四月份後,我們縣城所有的小區全面實行健康碼,出入必須用手機掃碼,而且有專人負責,從早上七點到晚上九點,人不離崗,這給我們發資料增加了難度。即使能走出自己所在的小區,也很難進入別的小區,我們明白,這是邪黨阻礙世人了解真相,而且邪黨又在電視上拋出一個又一個假新聞,隱瞞疫情,矇蔽眾生。在這期間,負責掃碼的執勤人員到各家登記家庭成員情況報到社區,結果又被社區人員登記到所轄派出所,說是疫情期間為防止外來人員進行的登記。

我和女兒同修交流切磋,同時多學法,發正念清除怕心,看明慧同修的交流,正念否定這一切假相,我們沒有間斷做資料,為了注意安全,我們等到晚上九點以後出去,每次帶的不多,快去快回。因為晚上人少,加上疫情期間,路上很少有人行走,只有警車閃著燈不停的在遛道。我們把做過的小區記下來,沒進去的單元記下來,以便有機會再去。就這樣天天堅持,直到全面解封。隨著夏天到來,很多小區沒開的單元門也打開了,我就白天背著真相資料,把沒有發到的單元再補上。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師父的加持,明顯感覺到師父在往前推自己,而自己的狀態也在改變。每次出去發資料前,我都先發正念清除解體當地另外空間干擾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和中共惡黨邪靈在另外空間裏的一切邪惡因素;清除當地所有世人(包括公檢法司、政法委、610、社區等人員)頭腦中抵觸大法的念頭,解體中共惡黨邪靈和黨文化在他們思想中的毒素,讓他們明白的一面都能看真相,聽真相,了解真相得救度;大法弟子發真相世人看不見,目地是不讓他們造業,看到的就是真相。

進了單元門往樓上走的時候,我就會在心裏對眾生說:眾生啊,師父派大法弟子救你們來了,給你們送來了靈丹妙藥,讓你們吐出被邪黨灌輸的毒藥,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啊,一定要珍惜!因為始終保持善念,內心很平和,所以我現在即使在樓道裏發資料時看到人也能很自然。不久前我和同修C到高層發放真相資料,我們從一樓爬到頂層,從樓頂往下做,一梯三戶,我們剛發了三、四層,就在我往門上貼真相的時候,我背後的那戶人家的門突然打開了,出來一個六十多歲的男子。因為我發資料的時候精力很集中,我還以為是同修C呢,當我貼完後回頭一看是一個陌生男子時,他也看到了我,我心裏咯登一下,但瞬間就平靜下來。我從包裏拿出一份資料,真誠的遞給他說:「大哥,給你一個好東西!」他問:「甚麼東西?」我說:「一份真相信,你看明白了會得到福報的!」他瞅了一眼,說:「我不看那玩意兒。」說著就走進電梯下樓了。我看他當時並沒有惡意,但當他進電梯的時候我自己卻緊張了起來,我趕緊對同修C說:「快走,趕緊離開這裏。」於是我和同修C飛快的跑下樓。等我們下到一層時,那個男子也剛下樓不久,我們就看到他走到院裏騎上自行車直接走出大門口,也沒有進大門口的物業辦公室,我倆這才舒了一口氣,繼續到其它單元發資料了。回家後我就找自己,雖然當時遇到問題的時候能冷靜的對待了,但是為甚麼過後還會有怕心?怕被惡意舉報?還是把自己擺在被迫害的位置上了,還是不能夠百分之百信師信法,我要在這方面實修自己,加強正念。

從「武漢肺炎」到現在,我們小組同修都排除干擾,努力做好三件事。感謝師父的安排,讓我放下了很多頑固的觀念,以前我對同修C有很多想法,不是因為同修C不好,只是不符合自己的想法和觀念就對同修有想法。這段時間的配合,我知道是我有執著自我的東西,同修C總是默默無聞的努力做好三件事,從疫情開始到現在,也是在大量的發放真相資料,而且她做事很認真,因為我們現在做的是針對當地迫害、揭露邪惡的真相信,只要我們做過的地方,她都用筆做好記號。同修A是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年同修,從疫情爆發到現在,無論環境多險惡,從未間斷發真相。同修A白天上街面對面講真相,發資料,勸三退,掛條幅,學法、煉功、發正念從不懈怠。真的很讓人佩服。

我深感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3]責任的重大,修好自己是第一位的,學好法、發好正念是正念正行的保證。我要珍惜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時間,不負使命,力所能及的救度更多眾生。我為能成為師父的弟子而自豪,我也更要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去掉怨恨心、爭鬥心、執著自我等人心,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讓師父放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