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真相飄進千家萬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二零二零新年伊始,由於中共邪黨隱瞞疫情,導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爆發,並迅速向全國各地蔓延,各地相繼封城、封村、封小區。人們在疫情的恐懼之中焦躁不安。

我居住的城市是東北一個擁有百萬人口的農業縣城,是全國有名的魚米之鄉。由於疫情的迅速傳播。我們這裏也出現了多個確診病例,隨後成為全省的重災區,疫情等級迅速升為高風險。正月初十政府宣布封城、封小區、封村,全市陷入一片恐慌之中。

一個車水馬龍的城市就這樣突然靜止下來,幾乎所有的公共場所都停止了營業。街上冷冷清清,人們躲在家裏,出行處處受到限制。

作為大法弟子,我感到了事態的嚴重,心情久久的不能平靜,這不是大淘汰來了嗎?師父說:「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1]。然而萬萬沒有想到,局勢變化如此之快,此時我焦急自己還有要救的人沒有救完,又感慨法正人間真的來到了嗎?大法弟子救人的事就要結束了嗎?

我平時救人的方式是以面對面講真相為主,年初疫情出現之後,我和同修配合上樓發真相資料,封城之後就做不了了。除了超市採購的人多一些,其它地方很少有人。此刻我真的感到了救人的艱難,因為沒有了救人的環境。怎麼辦?能做甚麼就做點甚麼。我就和同修配合搜集電話號碼,上傳明慧網,想辦法救人。這期間我們做了很多,其餘時間大量學法,發正念充實自己。

突然而至的瘟疫讓我感到時間是如此的珍貴,更多的是想到了大法弟子的責任,師父說:「危難中神叫我們各自救度一方」[2]。曾經和師父在天界簽下神聖誓約,冒著天膽層層下走,要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們這個百萬人口的農業縣城大量的眾生還沒有得救。在人間轉生到這一方,這一方的眾生卻沒有救下來,作為這裏的每個大法弟子我們都是有責任的。找自己,因為我沒有完全放下人心全力以赴的去救人,此刻我看到了自己諸多的不足,以為平時三件事都在做,似乎做的也不錯,和法一對照,差的太遠了。因為我還沒有走出私,達到無私的狀態,是不夠新宇宙的標準的。瘟疫降臨了,不知道還有沒有時間能彌補的機會,捫心自問: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在危難中等待救度的眾生,因為他們都是師父的親人,我的誓約沒有完全兌現。

一、去鄉下發真相資料

終於盼到解封了,說是解封了還是半封的狀態,但總能出去救人了,我悟到這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又給大法弟子救人和眾生得救延續了時間,同修們都認識到了救人的緊迫,都走了出來,在街上面對面講真相救人。

我在街上講了一段時間,覺的不能再像以前這樣按部就班救人了。因為同修都在街上救人,一天下來都說講不了幾個。大量的眾生在鄉下,應該下鄉救人。我想到鄉下去大面積的鋪真相資料。

說起下鄉救人,我們這裏的同修都有畏難心理,因為過去下鄉的同修很多都遭過迫害,一提起下鄉都有怕心。我本人就曾經在鄉下救人遭受過迫害,我也打怵。

一次,我市南面鎮子上的一位同修找我幫她寫五﹒一三徵文,去了之後,她說:來了也別白來,順便我騎摩托車帶你出去發真相資料。我們這發資料還缺人呢?就這樣我跟她下鄉了。這是我頭一次在鄉下發資料,以前只在鄉下的集市上發過明慧台曆和真相光盤,又趕上今年有疫情,村子裏有防疫卡點兒,防止陌生人進村,我真有點緊張。這時我一想:甚麼叫修呢?把怕心去掉,抑制住各種雜念,坦坦蕩蕩的救人,不就是修嗎?我是大法弟子,我是神,我怕誰呢?念頭一正,心就踏實了。我們倆去了離她家有三十多里地的西面的一個鄉,看到沒有防疫把守的人員我們倆就進村了。進村之後一人走一個胡同,我一邊發資料,一邊發正念。心裏想,我是神越走越快,院子裏有人的就直接告訴這是能躲過大瘟疫的救命真相,好好看看,全家都能平安。眾生都樂呵呵的接受了。很快我們倆就發完了真相資料,在師父的加持下平安順利的回來了。

去了同修那幾次後,我看到她帶著同修下鄉發真相,交流時她說:我們同修都還沒有走出私,走出怕。我一聽是呀!在救人上,大部份同修安於現狀,救人不積極主動,全市這麼大面積,只有南部的同修在她們那片兒發真相資料,我一想,我是大法弟子,為甚麼不能走出私,同樣是大法弟子,同修能衝在前面為甚麼我不能,不能再等靠了,別的地方沒人去我去,人心是在實修中修去的,得勇於承擔責任。

我找到一位會騎摩托的同修A,跟她交流,騎摩托車下鄉方便,要她帶著我,放下人心,一起走出去救人,她同意了。

我丈夫是搞貨車運輸的,以前我經常跟他出車,鄉下的路我基本上都熟,我們倆選在白天做,能看的清楚,一步到位。正值春耕時節,農民都在春耕,村村都還設有防疫卡點兒,有專人把守。不准陌生人進村,我們倆打扮成農民模樣,這樣不招眼,先去我們市東邊的部份鄉鎮,走熟悉的小道兒和背道兒,第一次我們倆帶了一百多份疫情真相,進到村兒裏快發,碰見人就告訴這是救命的真相,好好看看能平安躲過劫難。人們一聽是疫情的,馬上都接過去,有的還多要幾樣,眾生都在盼望得救。下鄉風險大,因為是白天發,又趕上疫情期間對人員管控,我們倆採取速戰速決的形式,發完後馬上離開。

我們倆每次串著走,能進到哪就先進到哪發,發完後迅速離開,春天插秧的時候,路的兩邊有很多電動車和農用車,我坐在摩托上,不用下來,手一揚就把資料放到了車子上,一走一過就把真相做了,方便又快速。

二、飛車投標

一天晚上睡覺時我做了個夢,夢見一條又長又寬的大河,波濤洶湧,水流湍急,我縱身一躍就跳了下去,在裏面遊了起來,這時腦袋裏出現三個字,傳真相。醒來後我悟到:這是師父點化我廣傳真相,但是要注意安全。

我和同修騎行在鄉間的路上,看著大地上那一排排的村莊,心想:這麼多村屯甚麼時候才能發完?曾經被迫害的陰影常常掠過心頭,在大陸的迫害環境中還是感到了壓力的存在。我在不停的調整自己,使命促使我勇往直前。

同修A看到我能坐在摩托上用一個手往下飄,其實是拋,我們倆習慣叫飄,就說我找點道具你好好練練手法,能更準一些,坐在車上發真相就快了。

一天她約我出去練習手法,她帶了幾本舊本子當道具,練了幾下我就不練了,原因是我覺的這樣沒有目標,這是亂撇,練了也白練,她堅持練而我不練,結果是鬧的不歡而散。

後來又有一次,我們倆發真相回來,她說:我們倆再出去練練手法,我不想練,為了照顧她的情緒,就去練了。其實是這一段時間我覺的有點壓抑,想出去玩玩。我倆就到了附近的山上,好好練了一會兒,放鬆了一下心情。

回來後我仔細的琢磨了一下,這是修煉,不是常人中的技能,在村子裏來回發真相,那可是又一回事了。我左手不會向外飄,練了這一回還是不會用那股勁兒,我在意想著怎樣向家家戶戶的院子裏飄,讓自己用神的狀態做。

春光明媚的一天,同修A騎著摩托車帶著我又出發了,今天我們倆是要去一個百里之外的地方發真相,騎行在通鄉的公路上,太陽攜著春風向我們微笑,兩邊的楊柳舒展著嫩綠,片片的稻田一派生機。聽著林子裏的鳥鳴啁啾,想起師父說的「生命就是財富」[3],我一想真得多救人,師父都在幫著我們做,作為大法弟子絕不能辜負了師父的期望。一時間我的心裏充滿了慈悲,這時一句唐詩出現在我的腦海裏:「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到了那裏,我們倆進入胡同兒,同修讓我下車,一人把著一面發,我倆今天帶了三百份真相資料,我發了幾個覺的不行。這樣走著太累了,用的時間還長,陌生的地方不宜久留。我把她叫了回來,說:我要坐在車上發,走著太慢了,你只管騎車。

我坐在了車上,閉著眼睛定了定神,車子走起來,想著腦子裏出現的那句唐詩,心想我不是神嗎?神無所不能。瞬間我雙手拿著真相,迅速向兩邊的門裏飄去,真相穩穩的飛進了院子裏。左手跟右手一樣的協調,突然的會飄了,都不知是怎麼會的。

這樣坐在摩托車上,左右手來回的飄,一個胡同兒一會兒就發完了,但是得手快、眼快、反應快。有的人家的門是鐵柵欄,縫兒窄,我的手一揚,真相冊子就像一個個有靈性的生命,歡快的從那些窄縫兒裏跑了進去。感覺都有點不可思議怎麼進去的。冥冥之中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加持和鼓勵,終於突破了以往的救人方式,開始提速了,這也讓我體會到在純淨狀態下救人展現出來的妙不可言,是師父在推著我走。

三百份的真相資料很快的就發完了,這樣做起來高效安全,但是兩個人一定要配合好,我把這種方式叫作飛車投標。之後我就用這種方式發資料了,發的特別快。

後來我們南面鎮子上的那位會騎摩托的同修b聽說了我們這樣發資料,覺的特別好,就約我去跟她配合,去把她們南面那一帶的真相鋪完。

我和同修A沒有工作,她平時靠裝修刮大白賺錢,我幹的也是裝修活兒的一種,沒活兒的時候,我們倆配合救人。這樣她沒時間的時候我就跟同修b配合,同修b住在我市南面的一個鎮子上,她跟她附近的一個同修配合,學用我們的這種方式發資料,那個同修雖然手有點慢,但也能做。她家是資料點兒,這樣發資料用量大,資料供不上,她就讓那位跟她配合的同修在家做資料,要我從這邊帶著資料跟她出去發,她輪流帶著我們倆,為的是一天也不耽誤救人。

三、把真相飄進千家萬戶

去同修b那兒有五十里的路程,我每天帶著真相資料坐車往返。到了她家,她再騎著摩托車帶著我出去。

第一次我們倆是去了她南面的鎮子上,從她家到這裏有一百多里的路程。這一帶是山區,山高林密。我向村民打聽道兒,跟同修說咱倆進大山裏看看,騎了很遠才看見有村子,都是在山坳裏,非常的隱蔽,之後在這一帶又發現了五個村子。同修b雖然熟悉這個鎮子,但她也沒有來過這裏面,她說:真不知道這裏還有這些村子。我們倆是來對了,要不然落下這些眾生可怎麼辦?是師父著急引領我們倆來到了這裏。我們帶了三百五十份的真相資料,我還是坐在摩托上,雙手左右飄,有在院子裏的村民就直接告訴這是救命的真相資料,好好看看能躲過瘟疫,全家平安渡過劫難。他們都趕緊拿了起來,回屋看去了。一個中午頭兒的時間我倆就順利的發完了。

同修b騎了二十多年的摩托車,車技好,速度快,進到村子裏,感覺瞬間就發完一個胡同兒,我們倆配合的非常默契。我們每次大約帶三百多份真相資料,有時也帶四百和四百多,路程近的地方很少,騎一百多里地的地方是經常事兒。

有一次,我約她去了我市東南部的那個鄉,那個鄉的面積大,同修b家的東面有一條通那個鄉的背道,但是得經過一段山區,都是盤山道。我跟她說:那裏沒有同修,又沒有別的同修去發真相,我們倆把責任承擔起來,你跟我去,那條路我知道。她爽快的答應了。

我還是每次帶著真相資料往返她家,她再騎著摩托車帶著我下鄉,從她家去那個鄉往返得有二百多里路,我跟同修A配合做了一小部份,還有大部份真相沒發,為了搶時間我和同修b決定儘快的完成。

我們每次出去都儘量選熱天,趕在中午的時候到,因為中午的時候天熱,人們都躲在家裏不出來,路上人少,能避免干擾。最多的一次我倆帶了四百三十份真相資料,去了那個鄉的最裏面,從裏往外一個村子一個村子的發,天熱又是中午,我讓自己的正念強大起來,「身神合一」[4],把功能都集中在兩手上,快速的揮動兩臂,每飄一個真相,心裏就說:師父救人,師父救人,那些真相都飛快的飄進了每家的院子裏,做的過程中,我感覺自己的手變的很長,好像真的是「佛展千手」[4]一樣,一個小時五十分鐘的時間,我倆就發完了四百三十份真相資料,走了八個村子。發完的時候,我滿臉是汗,衣服也被汗水打濕了。同修也一樣的辛苦。

回到同修家吃完飯,我再急忙的趕車回家,有時剛一坐上汽車就睡著了。雖然勞累,但救人的心是甜的。

師父說:「眾生都等著得救,這一點我可以非常明確的告訴大家,大法弟子們不去救他們,不管他們在世界的哪個角落裏,你們不去救他,他們就沒有希望。」[5]

大法弟子是神的使者,就得走遍世間的角落,把大法的福音傳遞給眾生。一次,我和同修b在山中騎行,看到山中有一條通向樹林深處的道,是沙石路,以為沒有村子了。正好碰到一位清潔工在路邊休息,我趕緊下車向他打聽,問:那條路的裏邊還有村子嗎?他說那裏面有兩個村子,都叫甚麼名字。我心想幸好問了他,要不然就落下了。這樣這一帶就一次收尾了。

我和同修來到這裏的時候,決定先進入裏面的村子,從裏往外發,兩村相距大約六、七里路,路的兩邊全是樹和灌木叢,偏僻又冷清,一般人真不知道在大山深處還藏著這樣一個村子。我們倆進村先從村裏面的胡同兒一個一個往外發,趕上中午頭兒,路上人少,快要發完的時候,剛出一個胡同口兒,一個男的和女的從北面急走過來,那個男的奔我們倆就過來了,惡狠狠的說:你倆是幹啥的?趕緊給我站住!他相距我倆也就是三四米遠,同修遲疑了一下,我一看來者不善,手一推她後背說:快走!別管他。同修一加油,我們倆騎車就向外跑。這裏是山區空白點兒,沒人來發資料,眾生不明白真相,有邪惡因素干擾,不能掉以輕心,得趕緊離開。同修說快發正念,她一邊飛速的騎,我還一邊快速的飄了幾個真相。跑到第一個村子,就看到遠處迎面來了一輛白車,同修說:那個男的能不能給這個車打電話,是不是截我們的,我說不能,你就是別停車,快跑。我心想:邪惡動不了我們,飛跑中我快速的向兩邊的院子裏飄真相,能發幾個就發幾個,讓眾生互相傳吧。結果真是假相,那個白車拐進一家院子裏就停住了。

還有一次在發真相的過程中遇到干擾,是個騎摩托車的男子,很惡的樣子,欲攔截我們,我們倆飛快的離開了。他也沒追我們。因為資料沒發完,同修想不發了直接回去,我說不行,來了就發完,不能帶回去。我們又換了一個村子,儘管有點緊張,在正念與人心的交鋒中,我還是衝破了人心的羈絆,因為人心背後有舊勢力的參與,我心想舊勢力你的一切干擾和安排我都不承認,人世間是大法弟子的舞台,沒有你表演的餘地。我就是要展現大法弟子的風采,救度眾生。我讓同修騎的稍快一些,道有點寬,她想讓我一面兒一面兒的飄,我說不用,你就在道中間騎,我雙手同時兩面兒飄。我用盡渾身的力氣在手上,快速出手,真相嗖嗖嗖的飄進了每家院子。這樣發資料要的就是速度,穩、準、快。同修騎摩托車就像賽車手一樣,在每個胡同靈敏的穿行,用了很短的時間就發完了這個村子,資料也發沒了。然後我們倆迅速的離開了村子,平安的回家了。

我們這樣發資料,兩個人可以頂四、五個人的力量。在發資料的過程中,有的村子裏坐在門口乘涼的人,看見我們倆騎著摩托車,揮舞著雙手向每家院子裏嗖嗖嗖的飄真相,他們都開心的笑。覺的這一招兒挺好。有的吃驚的瞅著我們快速的一走一過,再回過神來拿起真相看,我們已經不見了蹤影。還有的眾生就像等著我們一樣,真相剛一飄進院子,他們就拿起來轉身回屋看去了。

我和兩位騎摩托的同修配合,用最短的時間和最快的速度,發放了大量的真相資料,把一些偏僻的鄉下空白點兒都送去了真相。這一份份的真相就像一朵朵盛開的蓮花,飄進了千家萬戶,傳遞著大法的福音。在大難來臨的時刻,讓眾生能得到大法的救度。因為這是師父的希望,大法弟子的責任。

四、結語

師父說:「你們是人類的希望。振作起來像北美大法弟子一樣在困難面前不退縮。別被人的框框擋住。」[6]

我曾經跟同修說過:從來也沒想過會用這種方式快速的發真相救人,其實是當我改變了人的思維方式,用一顆純淨慈悲的心去救人時,是師父幫了我,給了我超常的能力,在眾生危難的時刻,廣傳真相多救人。更讓我體會到,在實修的過程中,放下自我,無私配合,才能得到大法的淨化。

正法修煉的時間已經不多,我會牢記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修煉如初,用虔誠的心和穩健的腳步去實踐「做到是修」[7]。

謝謝師父的慈悲保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我們為了誰〉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