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發二維碼的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一日】自從2020年1月23日武漢肺炎瘟疫封城的消息傳來,我知道修煉的時間很緊迫了,我趕緊把那些纏繞不清的執著心放下,所謂的「灰心、受傷」,所謂的「誰說我好和壞」,所謂的「誰付出的多與少」,其實都是執著心。是啊,如果明天離開人間,誰還計較這些呢?都想留下一份善良,看看離世同修留下的遺憾,哪怕在人世一天就多救一個人,也不枉費光陰。

二十年來,發過光盤、發過收音機和內存卡、發過優盤,發放最多的還是真相冊子和傳單,如今開發出二維碼,讓我很興奮,看到明慧網上有同修發二維碼的文章,就想自己試試,很快製作出過塑的二維碼卡片。

下面記錄幾個發放的片段。

一、小區周邊發

晚上六點發完正念,我想出去走走,順手把塑封好的卡片放在一個小錢包裏,剛開始心裏真沒數。此時出來的都是晚上吃完飯遛彎的,迎面快步走來一個大學生模樣的小伙子,我迎上去遞給他卡片,說:「你好,送你一個禮物,刷碼能看到海外的真實消息,關於疫情的真實情況,有翻牆」。他笑了笑接在手裏。

再往前走,一對中年夫婦走來,我迎了一下,遞給男子卡片:「您好,能翻牆看到海外真實的消息,真實的消息能救命的!」他們客氣的接過去,邊走邊看。又走來一推著兒童車的媽媽,我迎過去說:「送你一張卡片,今年多災多難的,能看到更多的消息,有翻牆功能。」她也接過去看了一眼裝在兜裏。

這時我轉到另一條街,一下來了三個中年男子,我走過去遞給他們卡片,還是重複上面的話,一個人接過去,轉頭回來大聲笑著說:「真實的消息能救命。你再給他們一人一個吧!」我一一遞過去,卡片都是鮮花封面,非常美麗。再往前走,一位三十多歲穿著運動短衣的女子跑步過來,滿臉是汗,戴著耳機,我一看,趕緊拿出卡片遞到她面前,她沒停下來,很有禮貌接過去放兜裏跑步走了。

我們做的事心裏很乾淨莊重,面容和善,解除了人們心裏的戒備。再往前走,再迎面走來人,等人走近,再和善的遞一個過去,語氣很真誠。一個人邊走邊打電話,我想著不能讓眾生失去得救的機會呀,也迎著她遞過去,她搖著手說「不要不要」,我像對親人一樣真心地說「拿一個吧,回家有空的時候刷刷,啊!」在這些好心話的勸慰下,她也就聽話的收著了。

漸漸的,隨著發出的塑封卡片多了,我也逐漸放開了,不再像最初時緊張躊躇,能夠更加從容鎮定的遞給人卡片,越發越順手,每隔一段距離都有散步的人過來,給完這一個下一個接著就來,發的很快。

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靠著車看手機還抽著煙,我把卡片遞過去,他翻過來看小天使那面,出聲地念著上面那行字「三退,是指退出黨、團、隊」,然後邪性地笑了,看著他剃的小平頭,我有些提著心,說了句「您了解一下」,就趕緊離開,身上攜帶的資料多,也得提防遇到特殊身份的人。

在跳舞的人那兒,一個有點身份五十多的男人站在邊上,我遞過去卡片,他拿在手裏看,問:「你是幹甚麼的?為甚麼發這個?」我一聽,看髮型,花白的頭髮剃成小平頭,就說:「哦,行善的,免費為大家服務,疫情嘛,您也看看。」他使勁地想看清楚,可惜除了圖案,路燈下真看不清。我一緊張就悄悄離開了。

也會碰到好的。轉身又看到一個人站在邊上看跳舞的,但樣貌良善,我走過去遞給他一個,他笑呵呵地問我是信甚麼的?我告訴他是法輪大法,他一聽連連搖頭,我連忙說:「那你可錯了」,然後就開始講真相,並講到當今災難重重,邪黨還在害人。一會兒一個婦女站在旁邊,他介紹說是他老婆,我和他們邊往回走邊講真相,給他妻子做了三退。

過了些日子,我正往超市快步走,一個人在後面急急地追過來,叫著「大姐,大姐,我看著面熟,真是你呀!」一看是那晚碰到的男子,人家比我大很多,還叫我大姐,他問我還有沒有資料,說喜歡我講的內容,我當即答應明天送他手機優盤,裏面裝上疫情得救的視頻、《永恆的50分鐘》、翻牆軟件等等,30G裝的滿滿的,第二天把帶轉接頭的優盤插到他手機上,播放效果很好,他一個勁的表示感謝,我叮囑他可以轉給熟悉的朋友都了解一下,也是做好事救人呢。

一個晚上遛彎的時間,往小區以南走了一個矩形,發出了20多張小卡片,帶出去的都發完了。我覺的應該是在自己熟悉的地方,心態平和佔據優勢,沒有碰到一個粗暴無禮的。後來無論出去吃飯、辦事,我都會順手遞過去一張卡片,攜帶沒有壓力,很順利。

有次遇險,是在等紅綠燈,我給了旁邊一個外賣員,看到其他外賣員都張望過來,我就每人送去一張,這時一個黑瘦的外賣男子惡聲惡氣說:「你過來,你這發的是甚麼?快走,不走,我就報警!」我走過去想好心解釋,但那男子不容我說話,立即逼著走,我一看就不再僵持,說:「咱都是好人……好,我走」。我發正念,並求師父加持。回家想到那裏的監控……心裏咚咚的,心一橫,發正念,誰都不配迫害!

二、到別的區發

因為在居住地附近發的很多了,擔心遇到熟人,決定到更遠的地方去,我們坐了一個小時的公交車來到別的區,大約是上午10點鐘,我沿襲了以前的做法,邊走邊發,不能固定在一個地方,總是移動,太陽曬的很厲害,但完全顧不得了,對人說話需要全神貫注,這裏的環境不熟悉,人們把卡片拿在手裏也會來回翻看,小天使那面的一行字映入眼簾,有人馬上退還給我」,好幾次這樣,不容說話,堅決不聽不要。轉來轉去沒有辦法,我看到一輛豪華車開著門,就走過去看著裏面的人遞過去,對方五十來歲說「是某教吧……」,我連忙截住,「可不是,那是誣陷,您可別聽,您看看這到處造假,怎麼能信它呢?給您這卡片,能看到真實的消息,您看了就明白了。」他對我的話還比較認可,痛快地說:「好」!

在這樣的環境裏,我們只有迎著這些風險去,而且不懼。因為天就是要滅它了,沒甚麼疑問,我知道自己只有堅定這一念,才給眾生信心,才能鎮住那個場。其實,我發現當自己心一正,就有「兩腳踏千魔」[1]的威力感覺,腳上生根,扎到宇宙深處,這是因為法大出現的超常表現。兩個小時發出15張,這個時間段和路段行人都少,每隔7、8分鐘能遞給一個人。渾然顧不得熱,摘下口罩時,都能倒出水來,臉上也甩下一層水。

快到中午時分,來到一個大商場前,終於看到人多的場面了,人們行色匆匆,往往是剛開口說了:「你好,送給你一張卡片……」便被一連串的拒絕打斷:「不用不用……」一邊連連擺手一邊加快行走速度,我只有在他們買完東西上車時,追過去從車窗遞進去,說兩句話,這樣就沒法拒絕了。可能人們都想著要辦的事、要買的物品,又烈日當頭,無暇顧及送過去的救命卡片。一再被人拒絕,一再打起笑臉遞給下一個人,從商場停車的這頭跑到那頭,忘了累,後來覺的跑不動了,就想到商場裏歇會兒吧。疫情期間商場裏的人也很稀少,在二樓超市買水的時候,看到一個高大的男子推著購物車,我拿著水追過去遞給他卡片,說「有翻牆新聞,看看吧」,小伙子要拒絕,我馬上滿心慈善地衝著他女朋友說:「和女朋友一塊看看」。 男子於是很聽話地說:「好」。拿在手裏去交銀了。這邊我已經累得都快說不出話來了。

回家後,擔心製作出的二維碼被封,我急於儘快都送出去,可是照這速度不行,於是孩子放下暑期作業,開始打印《明慧傳真》《明慧週報》,和卡片配合著放到透明袋裏,只是發,不再手遞手了,這樣發的量大,也省力。把材料放到汽車前玻璃上,疊成了三疊,來往的行人不會老遠就看到,轉過天來我還會特意去查看,如果還在車子上,說明這些車子的主人可能是商場工作人員,拿走再換一個地方,不浪費一份大法材料。

到二維碼更新後的第五天,為了搶時間跟時效,我就不再和材料配合著發,改為直接發卡片了,把卡片插在了汽車左手玻璃上,是靠後視鏡那裏插好,這樣不引人注意,卡片有的是鮮花朝外面,有的是小天使朝外面。那天是去的醫院裏面,到晚上了,我沒有休息過來,女兒就騎車帶我去查看,那個時間段來往的小汽車更換的很快,有很多車已經開走了,40張卡片,找到四五張被扔到地上的,我把這些卡片撿起來,再放到其它地方,這樣就放心了。

三、在景區發

因為是暑假,我們打車要去一個著名的景點,臨行前晚上發現二維碼發完了,我覺的空手去不是滋味,居然半夜兩點了,女兒利索地放下她自己的學習,開始製作二維碼的卡片,我很欽佩她作為年輕弟子的擔當。想著去那個寺院,有師父加持,一定很順暢。一路上當然得講真相,當我說到自己是修大法的時,那司機驚了一下,一連串的疑問,我問他這麼多年了,難道沒有收到法輪功的傳單,他說不知誰放在他車上一張光盤,看著是法輪功的,也沒細看就扔了,「還是得掙錢,不掙錢哪行啊?」我看出他是個勤苦的人,那就從錢從福份講起吧,把自己修大法後悟到的理講給他聽,錢是修來的……別看他三十五六歲,很認同,喜歡聽佛法。我中間穿插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講到邪黨造成當今社會的禍患,司機驚訝地說:「我一直覺的現在形勢多好,美國疫情多亂,原來不是。」他一直跟著我的思路發問,是有頭腦的人,自語著問:「可是沒有共產黨怎麼行呢?怎麼行呢?」我說:「沒有這個禍患,咱們可就好了,日子不會這麼辛苦了……」。他非常感興趣,交談的很高興,臨分別時,鄭重地拿著福字卡片說:「我一定好好看看,也讓我媳婦看,這裏面道理太好了。」

到了景區,我們先在山風吹拂下休息,逐漸恢復精神。這時我看到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在佛像前虔誠地磕頭,就拿出預言卡,讓女兒去送,孩子問我:「要是人家不要怎麼辦?」我安慰她說:「不要,沒事。」心想有我頂著呢,孩子過去給,那人拒絕「不要不要」,我坐在台階上插話:「拿著吧,看你拜佛,有善心,送你預言卡,預言了現在瘟疫,和破解的辦法。」我這麼一說,她就拿著了。旁邊一個抱狗的女士微笑著看著我說這些話,我也遞給了她一張,她高興地說謝謝。大殿前黑黢黢的攝像頭直直對著我們,我不懼,因為咱們做的是最正的事,誰敢阻攔?而且人有了善念,攝像頭也不會說話,就沒用了,還得度了呢。

後來孩子告訴我:真正自己去給時,才稍稍感覺到這給出一張小小的卡片,要克服多少心:怕被拒絕的心,愛面子的心,怕心……直到那人要走了,看到再沒機會了,她才橫下一條心、瞬間把所有念頭都摒棄掉,上去遞給卡片。我肯定她:「做了就好,去掉那些心,咱們的卡片那麼好,不要才傻了。」

寺院裏到處是監控頭,那可是真多,一抬頭一個,一轉身又一個,還都是大個的黑傢伙,但是有師父的洪大的場在,我不害怕,人們接收到了善意,攝像頭就沒有用了。我們走出了寺院,站在出入口的地方,找了一個能稍微避開攝像頭的位置,也只是相對的避開。刷碼購票進去寺院的遊客,我送給預言卡,有個白頭髮的老頭大聲嚷嚷著說:「我是唯物主義,這些歷史上的人都不信,你們這些人……」。我截住他的話:「那你唯物主義來廟裏幹甚麼?千年的古廟修煉出多少高人來……」。他不再說話了。

出來寺院的人,我給福字卡,這個背面的文字稍微特別,這些人拿著直接就上車離開了,福字卡是漸變的黃色,做的很好看,可是真祥瑞,遞到人跟前,就是和善之意,連帶著我自己都覺的那麼美好。一會兒就發了十多張。

這時工作人員來了,嚷著:「你在這裏發甚麼呢?快走,要不警察來了!」我走到那人身邊小聲地說:「咱們都是行善,你們不也是嗎。」一句話對方態度就緩和了,說:「要是法輪功,這裏可真抓呀!你別讓我為難。」我點點頭,跟她聊了幾句,就往下面那個山口走去,這裏有上來的,也有下去的,但是人很少。上來的人氣喘吁吁,我趕緊過去問候兩句說「上來了」。遞上一張卡片,人們都說「謝謝」。

蚊子可真厲害,一會腿上給咬了十來個大包,快下班了看看也沒甚麼人,給咬的也受不了了,我只有帶上剩餘的幾張邊走邊看又回到了那條路上,站在一個大石牌旁,這時有兩個中年男子老往這邊看,我猶豫著觀察著,擔心是便衣,因為在這裏夠久了,時間太久固定在一個地方是絕對不行的。我看看他們走上去了,還回頭看我們這邊,再看他們拐彎到一條路上,閒閒散散的樣子,就覺的沒問題,拐個彎追上去,老遠迎著他們站著,等他們往回走,生怕一會兒人就沒了,最後像熟人一樣穩穩的交到他們手裏,他們也很和氣的回應,後面一個男子還主動要,邊走邊拿出手機刷。後面有開車要走的,我就追到停車場裏從車窗遞進去,都很友好。

兩個多小時,帶來的20多張卡片就被順利發完了。

發二維碼那段時間,晚上在家,我會時常拿手機刷那些二維碼,看看效果如何。總感覺做的太少。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感恩師尊的加持與救度。感謝同修的協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大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