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因為家裏經濟出現問題,需要工作。我近六十歲了,找活幹已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帶一個兩歲多的男孩,他媽媽上班我就給孩子放師尊講法,帶孩子到外面玩,講真相救世人。緣來則聚,緣盡則散。無論到哪家工作,就把真相講給他們聽、做「三退」。我打工的家庭有經商的、公務員、教師、工人等多個家庭。大多都明白了真相,有的多次聽法,有的看《轉法輪》,看到這些生命得救,我真為他們高興。

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有一個八十二歲腦血栓患者需要護工,我去應聘,這是我第一次做護工。我想我就是在工作中按大法做個好人,得到她們全家的認可,她的女兒、女婿、二兒子、二兒媳、三兒子、三兒媳還有康復醫院的很多護工我都給他們做了「三退」。老太太家裏用護工七年了,換了很多個,她說我是最好的,我給她講大法的神聖、美好。我們一起聽法。當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老太太臨終前一晚上,我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時,看到老太太年輕的模樣來和我道別,說她走了。第二天安詳的離去。從此我以保姆、護工為職業廣泛接觸世人,幾乎每天都有得救的人。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武漢封城的第三天,我們黑龍江還沒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我和同修到封閉小區發真相小冊子,怎麼能進小區門呢?在想的過程中,就有一個中年男子進小區,我們隨著他一同進來。我知道這是師尊給開的門,這裏的眾生要得救啊,我們把一百多本真相小冊子,挨家挨戶的發,有的剛在他們門上放好,他們就出來拿了進去。眾生都在家等真相呢!發放完出來的時候,小區大門還是緊關著,這樣的小區,進出都要有磁扣開門的。我們順著小區走著,看到前面有個超市,進去後買了少量的生活用品,原來超市是前後有門,就順利的走出小區。感恩師尊的加持!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在本地區加重,小區管理的越來越嚴,每兩天一戶只一次外出通行證,我和同修很著急,怎麼辦呢?一天早上煉第五套功法的時候,打坐中看到一本證書,三十二開那樣大的紅本,有一行金色的五個大字,為首的是一個「大」字,後面第二個字,心裏知道是「法」字,後三個字就不知道了。晚上同修來和我學法、發正念時,我把看到的一幕和她說時,她說,那是「大法通行證。」我心裏很震撼,知道是師尊給的通行證,只要你有心救人,師尊一定會安排的。

同修說:今天我給親屬買的蔬菜給他們送去,他們給我一張通行票,出來的時候他們沒收回去。明天還能用,明天我們到那小區發吧!我說:好。第二天,我們學法,發正念後,帶著近二百本的小冊子和針對疫情的粘貼到小區發放。現在疫情嚴重,世人在家居多,我們就把粘貼就粘在單元的進門顯眼處,買菜出門都能看到。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我來到某小區護理獨居的八十歲老人,當她病情嚴重時,臥床漸漸的失去意識,我讓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就開始念,我給她戴上呼吸機,叫他們家親屬來,她們家親屬就為她準備後事,幾小時過後她漸漸有了意識,我知道是師尊把她從死神手中救了回來。沒過多久老太太神奇能站起來,並能慢慢走二十幾步。我們每天都到戶外活動,我就趁這機會向有緣人講真相做「三退」。有時發放真相資料,老人很配合我。有一次我到樓道裏逐家發放真相資料時,一個物業人員大喊,並給我拍照,當時我一驚就往樓下跑,跑著我想我是有能力的人,讓他不能動。漸漸的我的心裏平靜了:怎麼辦?還有二十幾本沒發出去。我就坦蕩走到別的樓其它單元把福音送到有緣者身邊。回家後我打電話叫同修來把剩餘的真相資料拿走。同修非常配合,迅速的過來轉移了真相資料。

大約一週後的一天,中午似睡非睡的時候,我看到有兩隻老虎,其中一隻虎踏著我的身體過去了,我用法網把它扣上,我沒傷著。當晚上近六點時,兩輛特警車來到我住的樓下,警察按門鈴說是某某派出所警察,讓我開門。我聽到後首先把大法書放到安全的位置,再把門反鎖,一會就有警察敲門,我想就是不開,背法,他們又叫來鄰居敲門說是普及安全知識,防偷防盜,每家通知到。半小時後,我想是對我甚麼心來的呢,我馬上找到是色心。我心裏請師尊加持要去色心,不能被迫害。此念一出,我看到警察們都上了警車走了。真是「念正心寬化險夷」[1]。當時我沒有害怕,過後我的心在顫抖。

第二天問對門鄰居,她說是普及安全知識的,防偷防盜,每家通知到。當時我家門沒敲開,她就告訴警察說主人沒在家,保姆照顧行動不便老人,不方便開門,他們就走了,警察讓他告訴我是普及安全知識。晚上我看到七樓十一樓住戶,問他們昨天有警察普及安全知識嗎?他們說沒有。我果斷辭掉工作回家。師尊的加持,使弟子避過這劫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