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闖過關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七日】我是二零一零年走進大法修煉的。修煉前我全身肌肉萎縮、全身骨質疏鬆、筋鈣化,行動受阻,十幾年打不了噴嚏,打不了哈欠;坐在沙發上想站起來,得需要人幫助;走路經常拄著拐杖;晚上睡覺腰與脊柱經常抽筋,疼的嗷嗷叫;腦供血不足,頭痛、頭暈,嚴重時會昏死過去;有時站著呼吸都困難,坐在椅子上就上不來氣。封閉針打了八年,最後不起作用了。這樣的日子,我過了十幾年,真是生不如死。

一、大法顯神奇

我妻子是大法弟子。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我叫她播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給我聽。我聽了大概一個多月,感覺這個大法很好。有一天,我拿著《轉法輪》坐在書房的單人床上,我只能後背靠在牆上,這樣可以伸直腿。這樣坐著,腰、腿都很疼。我拿起《轉法輪》開始學第一講,我發了一個願:我今天一定要這樣坐著學完一講《轉法輪》。如果疼死,就死了,不死,就必須學完。當我學到第十二頁的時候,痛的眼睛看字都已經是濛濛的了。但是,我已經發誓了,所以我就接著學。

等學到第十六頁的時候,我就昏過去了,感覺坐的床碎成了無數的三、四釐米的小圓木條,自己的身體從很高的空中快速的自由下落,右邊的腰和上身一尺長左右的地方的骨骼復位了。我恐慌的兩手按了一下床鋪,我這不是還坐在這嗎?原來床沒塌啊。這時腰腿不那麼疼了。就這樣,我兌現了誓願,學完了《轉法輪》第一講。我的眼淚一直往下流,這大法太超常了!我一定要堅修大法。

二、嚴肅對待學法 學法要得法

我要求自己學法時一定要雙盤。剛開始學法時,由於身體的狀況,我只能靠著牆散盤著腿坐著。我就利用一切時間壓腿,每天下來,疼的一上午嘴裏都是苦的。由於我高標準的嚴格對待學法,雖然吃了很多苦,可我無意中感到法在往我腦子裏打。有時看到哪一行字,哪一行字就在變大。有時感覺自己坐在雲朵上,在飄著學法,法理在不斷的給我展現。

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發誓跟師父回家。這時,我看到師父的兩眼含著眼淚。這樣的景象一直持續了一年左右。我深知以我這樣的身體,想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將會吃很多的苦。每次看到師父的法像,我的眼淚都情不自禁的往下流。

我知道修煉是嚴肅的,法是有標準的。在學法上,我每天學法前先洗手,坐下後保持對師父和大法一顆尊敬的心雙盤、身體保持正直、手不壓字,雙手捧書,精神飽滿,意志堅定。這樣,我感覺每天對法都能有深一層的理解。

師父說:「大家知道,抱著一顆甚麼心態看法的時候才能看到法理呢?這個不用我多說大家都知道。你眼睛在看法的時候思想沒在法上,大家想想,那你不等於白看嗎?那給誰看呢?自己並沒有學呀。我不是告訴大家一定要真正的叫你自己得功嗎?那麼如果在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你給誰學法啊?不是批評啊,是在告訴大家,這個情況非常重要。所以不管怎麼忙,你們學法的時候,甚麼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慮其它的,就是學法。也許你在學法當中,你所思考的問題都能給你解決了,因為每個字的背後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決甚麼、你眼前正在著急要做的是甚麼,他們能不清楚嗎?那麼能不告訴你嗎?」[1]「從另外一方面講,如果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個形式問題,實際上是等於學法者對法也不太尊敬,那麼法能顯露出來嗎?從這一點上講,我想,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學法,注意在忙的情況下學法要穩住思想。」[1]

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學法,效果特別好,為自己做好三件事、證實法起到了根本的保障。使我能夠時時保持強大的正念,空間場乾淨純正。

三、消業和過關

修煉了兩個月左右的一天,我和朋友們在外面吃飯。回家後,腦袋疼。我找妻子要藥,她沒理我。我想:「是啊,我修煉了,不需要吃藥,睡一覺就好了。」在夜間,我腦袋像裂開一樣,疼的我坐了起來,我喊了一聲:「你疼死我吧!」喊完後,腦袋疼痛全無,那個舒服無法形容,躺下就睡著了。從那一天起,頭疼病消失了。

我悟到,不要把自己當作常人,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事事用法對照,只要符合了法,自己身體不正確的狀態就會消失。

也有需要吸取教訓的地方。由於煉功前自己有一個常人觀念,總擔心到兒子結婚時,自己的身體能承受得了嗎?以前腦供血不足,嚴重時會休克。有一次頭暈,我在醫院昏迷了一夜。醒來後,陪護自己的一些親戚有一半都不認識了,下午回家連回家的路也不認識了。

修煉八個月的時候,兒子要結婚了。兒子結婚的前兩天的早上五點多,我突然頭暈,總要摔跟頭似的,上廁所是由妻子架著去的。回來躺下,睡到早上八點多。因為親戚一會兒就到,我打算坐起來。這時我感覺到,整個屋子的空間像填滿了小米粒一樣,沉重的壓著我,不讓我起來。嚇的妻子說話的聲音都變了。我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狠心的、猛的坐了起來,我大喊:「沒事兒!」緊接著,我就下地了。當時我的全身,手心、腳心、頭皮出了一身黏糊糊的東西,使睡衣、睡褲、頭髮都黏在了身上。這時我想上廁所,妻子想攙扶我,我說:「別管,我自己去。」

我背師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我一挺胸,接著背,時時背,除了睡覺,不間斷的背了兩天一夜。我終於可以下樓了。第二天是兒子的婚禮,我是家長,需要講幾句話。音樂聲一響,我的大腦一片空白,我就在心裏求師父給我智慧。我講完後看到許多親戚感動的落淚了。

後來自己在法中認識到,那一次的關難是自己的心造成的。師父告訴我們:「你老認為你有病的時候,說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導致成病。因為你的心性已經降到常人那個基礎上去了,那麼常人當然是要得病的了。」[3]

在修煉過程中,遇到身體出現不正確的狀況時,我就背法,在悟法中走了過來。

我對照法,始終保持為他的狀態,保持著救度所有一切生命的慈悲善念。這樣,自己的空間場會向正的方向迅速轉化。我的身體多次出現這樣的狀況,都是這樣變為正常的。我有時思想中摻雜進去一絲為私、為我的不符合法的觀念時,空間場或身體都沒有明顯大的變化。

我發現在修煉過關中,法對我們的要求在不斷的提高。我一直用法對照身體發生的各種不正確狀態。三年前,我出現了一次不正確的狀態,身體像虛脫了一樣,沒有一點力氣。我一夜之中,都像以往一樣,在法中悟、用法對照,身體的變化不太大。

早晨我發出強大的正念:必須起來煉功。在煉功時,我想起了很多師父關於宇宙和人體相對應的法。我把自己的身體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宇宙體系。我想我現在就是神在修煉,現在身體表現出來的狀態,是巨大宇宙體系內的所有不正的物質、生命在師父正法中不斷解體、更新,使眾生同化到新宇宙中。隨之我的身體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恢復正常,非常的殊勝美妙。

在我修煉了七、八年時的一天,在早晨煉功的時候,我很不想起來,但是我還是起來煉功了。在煉第二套功法抱輪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像崩潰了一樣,當時的狀況我已經無能力承受了,真感覺到了世界的末日一樣。我立刻求師父救我,我也把自己今天的去留交給了師父。我心裏念師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4]。

直到今天,我都忘不了那天的情景,我幾次差點癱在地上,我是在師父的加持下,煉完了五套功法的。之後,我睡了一覺。從那天開始,我的雙盤由原來的四十五分鐘,達到了一個小時以上。

四、師父的兩次點悟

在我剛修煉幾個月的時候,同修交流中談到轉變觀念的問題。接下來的幾天裏,我都在悟怎樣轉變觀念。師父說過:「宇宙的過去是為私的,就說人吧,那真的是在關鍵時刻不管別人的。」[5]一天我想:舊宇宙是為私的,那新宇宙是為他的。我們事事都要用大法對照,用法去衡量,在法中修。當時,我是閉著眼睛在悟。忽然間,我的眼前出現了巨大的白光,使我一驚。師父的法出現在腦中:「正法傳 萬魔攔 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6]。

通過師父的點化,我知道事事為他人著想,做事為他,各種觀念用法衡量,符合師父的法,這就在轉變觀念。轉變觀念在我的修煉、過關中起了根本的作用。我經常背師父的這句法,使自己做三件事中有了根本的保障。

師父告訴我們:「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7]「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7]

我修煉時間短,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多多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