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中 煉法輪功令他神奇康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時光飛逝,從年頭到年尾,武漢肺炎肆虐全球,有增無減,感染和死亡病例不斷攀升,現在又發現新的變異病毒,傳染速度增加,人們陷入恐慌之中。

二零二零年初,在武漢肺炎高發期,我家也經歷過這樣的恐慌。當時我弟弟也出現了武漢肺炎症狀,胸悶、發燒、乏力,肺部CT發現陰影,醫院讓在家隔離。萬般無奈中才學煉了一段法輪功,結果他神奇康復。

我把弟弟這段經歷寫出來,感恩師父慈悲救度,希望給難中的人們一線希望。

我老家在湖北,離武漢很近,也是武漢肺炎的重災區。大年初一,各縣市鄉村都封了。我弟弟所在單位人員全部被抽到一線,在小區門口二十四小時值班,不許人員隨便外出。弟弟快五十歲了,也天天在小區門口站崗,又冷又緊張。昔日過年,大街上車水馬龍,熱鬧非凡,此時的大街,卻空無一人,一派肅殺之氣,十分恐怖。

我早年離家在外地工作。瘟疫來臨,對弟弟和全家人都很惦念。我這個弟弟是我叔叔的兒子,因為特殊原因,從小在我家長大,我倆關係比親姐弟還親。弟弟為人忠厚善良,孝順老人,善待朋友,是公認的好人。我修大法多年,以前我和弟弟講過真相,告訴他大法的美好與神奇,想讓他也修煉。他學煉了五套功法,但他說大法要求高,他還年輕,暫時做不到,也就沒有堅持下來。瘟疫爆發,我打電話告訴他記住並默念「法輪大法好」,他都答應了。我想他應該沒問題了。

大概是在二月十幾號,我做了一個夢:弟弟躺在老屋的床上,我和妹妹都在那裏。我父母已去世,老屋已沒人住了,我弟弟家在城裏。這個夢讓我感到很奇怪,心裏有些不安,便發信息給他。讓他一定記住我告訴他的那兩句話(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工作太累,注意身體!

過了幾天,我又做了一個夢:一個很瘦穿黑西服人的照片(沒看清是誰),掛在老屋的北面的牆上,旁邊還有一個掛鐘。我弟媳和姪子都在老屋,我和妹妹、叔叔也都在。這個夢讓我十分恐慌,在我們老家,死人的照片才掛在那面牆上,而且死了人要回老家辦喪事,講落葉歸根。父母去世前,我也夢見大家都回老屋了。父親走前,我也夢見他的照片就在那面牆上掛著,沒幾天他老人家就去世了……

我立即給弟弟打電話,他的聲音有氣無力,十分低沉。我問他怎麼了,他怕我擔心,說沒事,值完班在家補休。我不相信他說的話,打電話給他一個好朋友,他們是同事,應該知道真實情況。弟弟果然生病了,連日的勞累,加上心裏恐慌(他膽小),他感到發熱、乏力,且胸悶。自己跑到醫院檢查。醫生為他做了CT,顯示肺部有斑片狀(或條索狀?)陰影,但當時體溫正常。不知是當時核酸試劑少,還是縣城做不了,或是不想有太多的確診病例,總之,醫生沒給做核酸檢查,也沒給他治療,讓他回家隔離。

弟弟老實內向,不願與人多話,就回家了。他非常害怕,那時當地已出現不少病例(在武漢打工回來的多),他看的又是呼吸科,並在CT室檢查了半天,那都是感染病人去的地方。即便當時他得的不是武漢肺炎,這回也難免傳染上,何況他年前還和武漢回家的親戚聚過餐。弟弟一回到家中,就上樓關在房間不出來(他家八十年代末自蓋的房子)了,飯是我嬸送到門口放著,他自己出來取的。那時我弟妹還在娘家,被封在那邊回不來。

聽他朋友這一說,聯想到我做的夢,我也緊張了。我早年就離家在外,只是每年回家看看父母,給點錢。平常家裏的大小事情,都是我這個弟弟幫忙照顧,直到父母前年去世。所以,我心裏一直都感謝他。現在他還要照顧四個老人(叔叔、嬸嬸和岳父、岳母),自己的孩子還沒成家,肩上的擔子很重。他要有個閃失,這兩家不就完了嗎?

他朋友說,藥店關了,小門診也關了,沒有藥,我叔偷偷給他打電話,急哭了,求這位朋友想辦法弄點藥,其實根本不知道吃甚麼藥,也沒確診是甚麼病,就當是肺炎吧。這位朋友把他自己存的阿莫西林送來了,放在外面,我叔到門口取。藥幾天就用完了,只能在家硬挺著。後來我跟叔叔通話得知,弟弟人日漸消瘦,臉色發黑。我叔和嬸還有弟媳都急壞了,那些日子我叔愁的睡不著覺,天天失眠,有時剛睡著,就做噩夢。他們說弟弟平時心臟就不好,氣管也不好,要是武漢肺炎,有這麼多基礎病,真是太危險。

我感到事情的嚴重,馬上給弟弟打電話,告訴他:「你現在甚麼也別想,聽我以前給你的錄音(即師父的講法),煉功,儘量多煉。」這回他很聽話,按照我說的做了。第二天我又打電話問他,他說:「煉了,非常舒服。」並問我:「你這麼多年都沒吃藥嗎?」我說:「是呀,以前我身體甚麼樣你也知道,肺不好,肝也壞了,還有許多病。天天吃藥打針,不但沒治好,且越治越嚴重。現在二十多年沒上醫院,好好的。」他笑了,看到了希望。

那段時間他天天煉功,聽師父講法。一天比一天好了。我對他的情比較重,擔心他不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不去醫院行不行呀?過段時間我又打電話說:「怎麼樣了?要不你到醫院再檢查、檢查?」他不耐煩地說:「我都好了,沒事了,還去醫院去幹嘛?!」叔叔也開心地說:「是好了,前些天,他臉色很難看,現在好多了,吃飯也正常了,臉上有了笑容,有時還唱歌呢,心中的一塊石頭總算落地了。」

前些日子跟弟弟一家在視頻上見面,弟弟笑容滿面,談笑風生。我說:「你長胖了。」他說胖了六、七斤呢。看上去很健康。叔叔也說弟弟現在身體好多了,原來總感冒,現在都不感冒了。電話監控厲害,不便多說。我說:「你要堅持煉呀。」他說堅持著呢。

本來想等回家讓弟弟自己寫這篇文章,一時回不去,我代寫了,代表我全家感恩師父!感恩大法!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大法好,都能像我弟弟一樣,在危難來時,能夠相信大法得救度,平安渡過劫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