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的感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日】一九九八年因單位效益不好我下崗(失業)了,幹了多年的工作沒了,家裏的經濟負擔一下子都落到了丈夫一人的身上,我的思想壓力也越來越大。我找了好幾天才找到了一份水泥袋子的活,就是把回收的舊水泥袋子的線拆掉,然後五十個一捆擺好,活是又髒又累的,一天才掙幾塊錢。丈夫看到後說:「想找活就找點別的活幹,聽鄰居大嫂說西邊不遠的地方有一位大姐,她手裏有裁縫的活。」我去了,大姐說:「你會做褲子嗎?」我說:「不會。」她說:「我教你兩天就會了,大姐說你家裏有縫紉機可以拿回去做。」這樣我把褲子就拿回來做,活忙時我就起早貪黑的做,做一條褲子給五塊錢,當時也算是高價了,當然也很辛苦。

日復一日的一個人在家裏,心情也總是悶悶不樂的,想想人生中的恩恩怨怨,想想我的前半生沒有一天好日子過,太累了。有時怨命不好,怨老天不公,心中的苦和累都深深的壓在了心裏。一天早晨,我睡醒覺、感覺眼睛睜不開了,用手摸了一下發現眼睛粘乎乎的。我忙叫醒丈夫看我的眼睛怎麼了?他打開燈一看說:「一夜之間,怎麼鼻子、耳朵、嘴、眼睛都是血呢?你的眼睛不但有血,還有黃膿。」丈夫用溫水和毛巾擦了好一會兒才擦淨,我的眼睛腫的成了一條縫。丈夫說:「別吃飯了,快去找中醫診脈吧。」中醫最後說,你的心脾肝胃腎都有火攻的,吃幾副湯藥吧,結果湯藥吃上就好、停下就犯。

生活的貧困,孩子上初中,加上我的病,真是雪上加霜啊,我精神有點垮了。一天我突然想回家,我和丈夫說:「我想我好了活也不能幹了,我想回去呆幾天。」丈夫說:「回去吧,也能散散心。」當天我就到了母親家。

剛一進家門,母親就高興的說:「你可回來了,我正想找你呢,你看我現在精神狀態如何?」我說:「比以前要強的多。」母親說:「我煉法輪功了,性命雙修的功法,是佛家功可好了。有書有功法,一學就會。你回去後,把你供的那佛像都送到寺院去,趕快煉法輪功。」那時我是一名居士,都皈依十年了,每天磕五十個頭很虔誠的。

現在看到母親的變化這麼大,我的心被震動了。我說:「媽,我也要學法輪功。」當天我就學會了五套功法,當時的心情別提多高興了,太高興了。走時母親告訴我,甚麼都不能求,你的眼睛你別去想它,學法煉功幾天就好了,師父就會給你消業的。我說知道了,我也記住了,我想今天就回去,母親說那就回去吧。

到家後,丈夫問:「不是說住幾天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我告訴丈夫:我現在煉法輪功了。丈夫忙問:「甚麼是法輪功?」我說:「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是佛家功。從今天起,我有時間就學法煉功,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太高興了。」丈夫在那邊喝酒邊說,好,就煉吧,我支持你。

幾天後不知不覺的我的眼睛一切都好了,丈夫也說:「法輪功太神奇了!」

是神奇啊,不用打針不用吃藥,幾天就能好病,真是不可思議啊。弟子真的不知道怎麼才能報答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