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世的親人不再糾纏我們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的家庭原本很幸福,父母關係很好,家庭比較和睦。可是,我剛上初中只有幾天的時候,一天放學回家,就被鄰居匆匆帶到醫院,說我爸爸出車禍去世了。

媽媽經受不了這麼大的打擊,一段時間精神失常,有點傻了。我對死亡還沒有具體的概念,總覺的爸爸和以前一樣,出門了,過一段時間就會回來。

我們在親朋的幫助下,處理了爸爸的後事。奶奶要求我們把爸爸生前的照片擺在東屋裏,逢年過節要給爸爸燒香、擺上食物──村子裏俗稱「供香碗」。當時我們都不懂為甚麼,後來才明白,像我爸爸這種非正常死亡的人,死後沒有地方可去,給他供香碗,就等於把他留在家裏。

爸爸去世後,我被要求只穿黑色和白色的衣服。家裏也像我的衣服一樣,沒有了色彩,媽媽整日以淚洗面。因為不分地點、時間的哭,加上晚上睡不著覺,一段時間後,媽媽原本健康的身體,啥病都有了。其中我印象很深的是頭痛,每天治頭痛的藥就吃一小把。我的心情自然也不好,在學校也不開心,總覺的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總覺的別人瞧不起我。回到家,看到媽媽的樣子,更是難受……

媽媽再婚引來的災難

爸爸原來是我們家的經濟支柱。爸爸走後,家裏只能吃老本,錢一天比一天少。我上初三時,媽媽為了生活,再婚了,繼父來到了我家。

爸爸去世兩週年時,把香碗撤了。媽媽和繼父晚上就在東屋休息。不久,媽媽的身體狀況就變的很差,我當時還小,不知道她得了甚麼病。印象中最深的是她的頭變的很軟,用手一按,就可以按進去一個坑,經常頭痛,吃甚麼藥都治不了,只能是隔一段時間去一個老中醫家,讓她用銀針扎,頭上紮滿銀針,扎完後,頭就變的硬了。可過一段時間,頭又變軟了。再就是,我爸爸出車禍時,身上哪些部位受傷,相應的我媽媽那些部位就疼,都痛。

有明白人跟我媽媽說:「是因為你太想他了,加上給他供過香碗,所以他就在東屋裏沒有走。他看見你再婚,不高興了,要把你也拖走。」這一點,很快就得到了證實。我媽媽晚上做夢,就經常夢到我爸爸,和我爸爸說話,我爸爸讓她也走。

這一切,聽起來是那麼的不可思議,可卻是事實。我家開始找大仙看,有人說治不了,說它是一個「厲鬼」。有人給弄來了甚麼「福」,埋在家裏的甚麼方位上。錢花了,卻一點用沒有。

後來一個長輩說,讓我們把我奶奶找來。因為我爸爸生前很孝順,怕我奶奶,讓我奶奶好好的說說他,也許就會有變化。我奶奶來了,就是一頓罵,在屋裏邊走邊罵,意思是讓他不要纏著我媽媽,家裏還有孩子,如果我媽媽也走了,孩子怎麼辦!?

當天我媽身體就有感覺,好像是我爸真的是不纏著她了。然後繼父和我媽商量,趕快搬家。從此,就到繼父家住了。說來也不可思議,在那幾個月的時間裏,我媽媽的身體狀況都不錯。

但是好景不長。有一天早晨,我媽媽夢見我爸爸牽著一匹馬來到繼父家,在窗前喊她的名字,說是要接她走。我媽媽在睡夢中想到了自己還有孩子,沒有答應他。從此,我媽媽的身體變的和在我家住時一樣了,我爸爸出車禍時身上受傷的地方,我媽媽又開始疼了。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嚴重。後來大白天的,媽媽就說可以看到我爸爸來找她,和她說話,她躺在炕上,我爸就躺在她身邊。

當時,我已經去外地上高中,每個月回一次家。看到媽媽的樣子,萬分傷心,我已經沒有爸爸了,馬上又要沒有媽媽了,我要成孤兒了……親戚們在我回家時,常叮囑我:「放假時,一定要回家。」可能是怕我說不定哪次回來時,就再也見不到媽媽了吧。

那時我的心情別提有多麼難過了。每天晚上等同宿舍的同學都睡下了,自己都會躲在被子裏面哭,我不知道人生的希望在哪裏。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次放假回家看到媽媽躺在炕上,無精打采,好像生命隨時都有結束的可能。可是,隔一個月再回去時,媽媽整個人都變了!可以下地幹農活了,臉上也有了光彩。我那個震驚可想而知!是誰?是誰治好了媽媽的病?我一定終生感謝他!

媽媽告訴我說,她修煉了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治好了她的病。

「法輪大法」?我從來沒聽說過,媽媽就詳細的給我講:繼父家前排有一家人煉法輪功。看到媽媽這個樣子,就和她說:「你想身體好嗎?那你就來煉法輪功吧。你這不是實病,是附體。鬼就怕神佛,法輪大法是佛法,你要是煉了法輪大法,甚麼鬼也不敢來找你!」

後來媽媽就去了她家。那是一九九八年初。那個村民家裏每天晚上放一講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像,之後就有法輪功學員教煉功。我媽媽去的當天,病就好了一大半,我爸爸再也不來找她了。又煉了一段時間後,媽媽身上的毛病都沒有了,頭痛甚麼的都好了,真是奇蹟呀!

當時我對法輪大法還沒有甚麼認識,但是因為媽媽的病好了,我就覺的法輪大法真是好!是法輪大法讓我有了健康的媽媽,是法輪大法讓我沒有成為孤兒!

可怕的夜晚

說完了媽媽,再說說我吧。當時奶奶讓供爸爸香碗時,基本上都是我去燒香和擺放食物。從那時起,我就不敢在夜晚獨自去外面了。只要是出去,哪怕是去院子裏,都必須得叫上一個人,要不就覺的有人跟著我。真的不是幻覺,因為我一個人一出門,頭髮都會豎起來,而且全身發涼,害怕的發抖。如果不出門,或者跟著別人一起出門,就沒有這些現象。

我上初中時,每天都覺的度日如年,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高中時,我請求媽媽托關係把我送到了別的地方去讀書。因為我非常想離開我所熟悉的環境,到陌生的環境去,這樣就沒有人知道我的家庭經歷,沒有人認識我,我可以開始新的生活,我會生活的很快樂。

可事情並不如我所願,雖然我離開了家、住校了,也沒有以前認識我的同學,我的心情卻只輕鬆了很短的時間。我媽媽病了之後,擔心最親的親人要死亡的痛苦再一次向我襲來。我每天昏昏沉沉,總是回憶爸爸在世時的幸福生活。白天不能實現,就希望晚上可以夢到爸爸,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這樣想之後,還真是不時的就會夢見爸爸。

漸漸的,我發現自己不僅僅是夜晚不能到捨外了,我住的宿舍在一層樓,只有一個公用衛生間,晚上如果我單獨去衛生間,在走廊裏就能聽到許多宿舍裏的說話聲音,回到床上睡著了,就會看到可怕的東西,甚麼形狀的都有。它們有時候做出嚇人的動作,有時壓著我,甚至打我。我想擺脫它們,可是沒有辦法,也知道是在做夢,醒來就啥事沒有了。所以就用力呼救,希望自己的不正確狀態可以讓同宿舍的人發現,叫醒我,然後我就可以擺脫了。

醒來後,身上被它們壓過的地方,打過的地方,真的像被打、被壓一樣痛。所以,我特別害怕晚上單獨出去。每天都希望把所有的事情都想的週週全全,不用晚上出去。可是,卻時常在同學都睡下時,我不得不上廁所,又不好意思叫人陪我去。我一個人出去後,回來就做這樣的夢。我每天都生活在驚恐之中,我反覆告訴同宿舍的同學:「如果我要是睡夢中嗯嗯嘰嘰的,一定要推醒我,因為那是我在做噩夢了,一定要推醒我,因為我很痛苦。」

媽媽學煉法輪功後,我的精神壓力減輕了,至少媽媽不用我惦念了。每次回家時,媽媽都和我講一些關於自己和其他法輪功學員有趣而神奇的事情,如:她看到法輪旋轉了,誰誰煉了法輪功之後有甚麼變化了……我的好奇心越來越強。一九九八年至一九九九年的寒假,我回家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請來了一本《轉法輪》。我用了半天看完了一遍,當時到底是明白了甚麼,知道了甚麼,我已經不記得了。但是當天晚上做的夢,我卻記憶猶新。

那天晚上我剛剛躺下,就看見我爸爸笑著向我這邊走來。我用手指著他,很堅決的說:「你不要來找我了,我已經修煉法輪大法了!」這時,就看到爸爸迅速的向後退,退、退、退,退到最後不見了。從那以後,我只夢見過他一次,而且也是從那以後,我發現不管多晚,我都敢單獨出去了,膽子變大了,甚麼也不怕了。

還有,我學完那一遍《轉法輪》時,壓在我心上的一塊石頭一樣的東西沒有了。之後,我的性格大變,變的開朗明快了。

我成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因為種種的原因,我看完了一遍《轉法輪》之後,並沒有真正的修煉法輪大法。很快,就到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鋪天蓋地的謊言壓下來,電視上、廣播中、報紙上都是對法輪功的造謠、誣蔑與誹謗。我因為親身受益,知道這一切都是謊言。法輪大法師父沒有要過我媽媽和我一分錢,卻實實在在的給予了我們很多,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那時,全國從上到下,都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村子裏、鎮子上的不法人員開始騷擾我媽媽。我非常相信法輪大法是正法,所以非常支持她堅持修煉下去。我雖然只看了《轉法輪》還沒正式修煉法輪功,卻在我的朋友們面前以法輪功學員自居。以至我的朋友們在一起時,如果有人跟風提到法輪功不好時,就會有朋友指著我說:「別說了,她就是煉法輪功的!」我也很高興的說:「是!」

幾年後,我終於真正的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成為了一名大法弟子。修煉後,我知道了,當時之所以會招來爸爸的鬼魂,是因為我的思念,自己想要,又因為和鬼常接觸,所以亂七八糟的東西就來找我。當我開始接觸正法,不想要它時,鬼就再也不敢來找我了。

《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我深深的知道了共產黨的邪惡,這麼好的大法卻遭到它如此殘酷的迫害,而且是拉著全中國人民一起迫害,等於是把全國人民都帶入了一個罪惡的深淵中。那麼聲明退出黨、團、隊組織,就等於和中共劃清界限了,中共因迫害佛法被銷毀時,也不會牽連到退出的人了。

我爸爸曾經加入過中共這個邪惡組織,所以在我和媽媽聲明退出加入過的中共的組織時,也幫他做了「三退」。

給他做了「三退」以後,我又夢見了他一次。那次他沒有說話,在我的面前晃了過去,但我看到他臉上是一種很高興的樣子。以前我經常夢見他時,都是見他穿著去世時穿的衣服,很舊了。那天穿的衣服卻很新。

醒來後,知道他這次來找我,並不是來干擾我,是來感謝我給他做了「三退」的。如果我不給他做三退,將來清算共產黨時,他也會被清算。但是因為我的修煉,因為我給他辦理了「三退」,使他這個非正常死亡的生命,在那邊也過的好了,也有了希望。

說到這裏,媽媽和我的故事就講完了。聽起來神乎其神,但我說的都是真實的。
我真心的希望所有看到這篇文章的人,也能體會到法輪大法的美好,和我們一起共沐佛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