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的不治之症徹底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中國大陸來稿〕我的小女兒出生於二零零四年春天。一歲半的時候,她突然得了一種難以治癒的嘔吐病,又叫周期性嘔吐或叫再發性嘔吐。發病的時候,吃甚麼吐甚麼,嘔吐時人很難受,幾天下來就瘦得嚇人。十四年了,跑遍了全國許多有名的醫院,杭州的浙大兒童醫院,北京的協和醫院,北京兒童醫院,西安的唐都醫院,武漢的同濟醫院,武漢兒童醫院等等,有的醫院去多了,醫院的醫生、護士都記得我們,都叫得出我們的名字了。

名醫院、名中醫都找遍了,也治不好孩子的病。我們就去求神拜佛,找土方、偏方治。有一次聽熟人介紹,認識了一個江西的朋友,他們是練道家功夫的,有些小能小術,能治療一些奇病、怪病,在當地小有名氣,我們去了好幾趟,卻也沒有任何效果。為了治癒小女的頑症,我的時間、金錢花費了不少,一方面要做生意賺錢治病,一方面又要隨時去醫院給她治病,精神壓力很大,經常看著她天真無邪的面孔處在疾病的折磨中,我這個做父親的憂心忡忡,有時做生意都沒心思,人這樣活著,真累!看到她遭受如此折磨,一家人苦惱不已,為她痛心。

我們去北京兒童醫院多次,一次次滿懷希望的去,一次次滿身疲憊的回來。記得有一次好不容易掛上號,專家是全國很有名的醫生,七十多歲了,一天只掛十個號,掛號費一次就八百元!當天的號賣完了,我就從號販子那裏花三千元買了一個號,好不容易見了專家,原以為就有了希望,誰知專家看了幾分鐘,就說去本醫院再做各種身體檢查,我們就樓上樓下排隊,幾天後才做完各種各樣的檢查,又要重新去排隊再掛該專家的號,排不上隊就又要從號販子手裏拿號,我稍微有一點怨言,「專家」的助手就板著臉說,還看不看病?那潛台詞就是:有怨言就回去不要看了。為了能讓閨女的病快點好起來,我只能忍氣吞聲,受盡白眼和侮辱。沒想到專家依然無能為力。還有一次去外地,治病的是兒童醫院的專家──董教授,六十歲左右。她做了認真診斷後對我們說:「這種病是斷不了根的,也是治不好的。」

聽了這些沒有希望的話,我的心都涼了。說真話的專家、教授,在當時往往會激起我的反感,現在學了大法後才知道:敢於說真話的人和聽到真話不發怒的人,都是要有勇氣的。

為了治療孩子的病,我們又去電視台登廣告求治療方法,還真有一些好心人幫助,有的還捐錢,捐錢的都被我謝絕了,但還是沒有辦法能治女兒的病。親戚朋友也都在四處打聽治病的方法,嘗試後也都無功而返。

為了治療孩子的病,我們一年住院二十多次,在醫院裏住院檢查、治療,少則一星期,多則十來天,一次費用至少也是幾千元,一年下來要十來萬,持續了十幾年。我家養這樣一個孩子,比養育十個孩子還辛苦。孩子在家裏,早晚也是吃各種各樣的藥和維生素。有時從醫院剛回到家,孩子的病又發作了,又急忙跑回醫院。真是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有一次醫院的一位老教授很同情我們的遭遇,他實話實說:「你這孩子的病,是治不好的,最後只能是人財兩空……」還沒聽完他的中肯建議,我當時就勃然大怒,還對他大吼幾聲,責怪他不通情理。現在想來我真感到慚愧,畢竟老教授也是出於一片好心,講了實話。

沒有任何希望了。

一位比我年長的親戚看到我孩子這麼小,受了這麼大的罪,很同情我們的遭遇。這個親戚修煉法輪功已經多年。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他的工作丟了,還被關過監牢。我聽說他受迫害的經歷後,還有些瞧不起他,覺的這樣的人奇怪,不正常。二零一九年冬天他對我說:「修煉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

我父母的孩子多,我從小也沒有讀甚麼書,十幾歲就離家出來打工,飽嘗社會各種苦難。如果在幾年前他告訴我法輪功祛病健身我還真不會相信。現在走投無路了,就抱著試試看的心態,開始了解法輪大法

就這樣,我看完了真相材料,又開始認真看《轉法輪》。看完書,我的人生觀被顛覆了,原來世上真有這樣一群默默做好人卻備受中共邪黨誣陷和打壓的善良民眾。《轉法輪》喚醒了我從小心中就有的良知。不管能不能治病,我就認定這個功是好功,我就讓小女兒看《轉法輪》,了解真相。

沒想到小女兒看書三個月後,她的病從二零二零年二月到現在,沒吃任何藥,也沒打任何針,卻沒有再犯過,體重也增加了,現在徹底好了,和正常人一樣。現在我們一家人終於可以過正常生活了。

親戚朋友知道了,都說法輪大法太神奇了!我們全家衷心感謝法輪大法,感謝師尊,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