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實修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六日】我是去年剛開始學法的弟子,很慚愧這麼晚才走進來。

一九九二年我剛上小學,很多記憶都已經模糊了,但還記得那時人們時常會提起大法。念中學時網絡還沒有監控,我了解到中共文革、六四以及迫害法輪功的信息。面對殘酷的迫害內容竟沒有勇氣看下去。和身邊的同齡人說,沒有人相信,我也選擇痛苦又麻木不仁的活著。雖然內心堅信是有神佛的存在,但後天灌輸的教育讓我對修煉有很多誤解。成年後出境也多次遇到大法弟子對我講真相,只怪自己慧根不足和人心凡重,阻擋我認識無比珍貴的大法,在尋尋覓覓中蹉跎了歲月年華。

一、走進來

大學畢業後進入了新興的互聯網行業,觀念扭曲和文化低俗的社會環境中,各種媒體轟炸著多種衝突的價值觀念。迷幻中聽從各種聲音擺布的活著,讓人分不清哪個是真我哪個是假我。失意時悲痛欲絕,得意時欣喜若狂。感官刺激不斷消耗著精神意志,時常感覺人間就如同披著糖衣的煉獄。

痛苦時,反思為甚麼良知總是提醒我在不斷的重複犯錯?這樣活著有甚麼意義呢?努力追求得到的發現並沒有甚麼意義,有沒有誰能告訴我怎樣走才是對的?

二零一九年初,頭疼低燒還有失眠,我的身體好像被掏空的感覺。經常半夜驚醒夢到和感受到可怕的景象,精神肉體遭受很大的折磨。有天一個人(同修)問我你知道法輪功嗎?我說知道啊!接著問我知道中共背後殘害了多少善良的人嗎?然後就說讓我做三退。我說我知道的,有非常多真實的迫害……所以我就沒打算過入黨!同修還告訴我再遇到害怕的時候,就誠心敬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

開始,對此我雖半信半疑,但我相信同修,所以決心要試試,就誠心敬念。心裏不停的默念真的就讓大腦消停下來,體會到一覺到天亮和許久沒有過的清寧。

同修把《轉法輪》的電子版拷給我,從開始讀《論語》就感到全身像觸電似的,腦海裏不停的輪播各種畫面。看一會就被一種重力壓下來昏睡過去,醒過來繼續看又睡過去。很難形容那種越來越清醒的感覺,一口氣如飢似渴的讀完。好像包裹在我身上厚厚的殼被融化了,有一種幡然悔悟如夢方醒的感受。眼淚流了下來,我意識到這不是一本普通的書,從此我不用再尋找甚麼了!

後來很多次看到同修的文章或是真相電影時,我一個人就嚎啕大哭起來,就好像走失多年的孩子終於找回了家。

二、多學法

剛得法那幾天也是總跑洗手間,但很明顯不是腹瀉病症。反胃吐完後感到很輕鬆,喉嚨一點也沒有灼燒感。突然看到有人轉發污衊修煉的文章,身邊也開始聽到提起法輪功的聲音。白天腦子裏各種阻止我修大法的聲音,晚上就夢到各種生死驚險劇情……從沒有看甚麼書引起這麼大的反應,想這一定是邪惡阻止我修大法的干擾。有次夢見自己和很多人一起爬山,木梯雕刻著古典紋飾非常美好,然而抬頭看到有邪惡來放火燒梯。我悟到自己修煉的心還不牢固,邪惡想摧毀我的信心,我牢記師父說多學法就可以過去。

當我又看了《精進要旨》、《洪吟》還有其他法會的講法,感歎師尊的無量慈悲救度,我知道再沒有比大法更正的路了。很多「心靈導師」自己也迷在其中,到處充滿了名利情等各種人心。為了快點突破層次不被噩夢所困,那段時間我早晚找到空閒就學法,沒有時間看就聽師父講法的音頻。有次夢像電影裏那種神魔大戰,我被打倒踩在地上,聽不到邪惡在說甚麼,我用最後一絲力氣說出「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醒來的時候感到很驚訝,原來多學法真的會改變很大,這也加大了我學法的信心。

當吃好睡好的時候,不知不覺安逸心讓人放鬆下來。一不留神又被甚麼心牽引著而學法少了。等遇到麻煩過不去關,才悟到是自己執著心引來的,師尊的話彷彿句句都在敲打我。難過自己狡猾的隱藏那麼多執著,根本不是真正的我想要的。提醒自己「學法、煉功、講真相、發正念,時刻記得自己是修煉人,走在證實法的路上」。想到師尊說過:「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1]有甚麼影響到自己學法煉功肯定是干擾,但還是常常會主意識不清醒,隨著環境所帶動著走。過去覺的夢裏清醒理智好難,現在覺的現實中又何嘗不是呢。

太多做的不好,但也提醒自己不能消極,舊勢力層層都阻止人得法和修煉,要更加堅定的信師信法,多學法就一定可以修下去。

三、常煉功

剛得法的時候只知道多學法,對煉功還有很多人心的阻攔。如覺的第二套功法胳膊舉得好累,第五套功法盤腿好疼,五套功法時間好長……但通過學法才懂得,不煉功哪算修煉人呢?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哪怕開始每天煉一套功法。第一次煉第二套功法,十五分鐘對我來說都好難,與同修的差距何年才能趕上。後來手機壞了重新安了系統,拷了多次都只有半小時的音頻,我悟到那是師父提醒我該提高了。咬著牙挺下來後,發現以後都可以做到了。

有段時間煉功少,一天半夜突然醒來,有一種莫名的緊迫感,腦子裏出現一個想法「去煉功」。當結印的時候才發現胳膊被蚊子叮了,很癢但我想不能亂動啊,所以抱輪的時候感覺異常的沉重,就在最後胳膊就快堅持不住了,心裏想一定要堅持住啊!就一念間,突然有種力量讓我有力的上提一下,然後就聽到「慢慢放下」。耳朵裏嗡嗡轉的聲音,好像不在這個空間似的。眼淚忍不住就流下來了,當時想一定是師父在管我。

第一次煉第五套功法,單盤半個小時膝蓋疼的鑽心。人心翻騰著腿要壞了,我告訴自己一定沒事的要堅持完。後來有次沒仔細看播放器,煉了好久心想怎麼還沒到時間呢,等堅持下來一看原來播放的是一小時的音樂。有點驚訝的同時也增加了我的信心,很多次感到有強烈的能量在旋轉,那種言語無法形容的感受就是突然就流淚了。

我現在雙盤還達不到標準,有時候單盤也疼,但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堅持走下去。

四、講真相

開始由於學法少存在很多害怕心和顧慮心,藉口是改變別人的想法好難,還有不知從何處說起。有次培訓課上沒有預期的,那個老師突然提起大法不好,面對滿教室同學我卻張不開嘴。後來我悟到雖然我是才得法的,但處於這個重要的歷史時刻,也不管是不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要是師尊的弟子都要去證實法和救眾生。想到錯過的可能不會再有緣見面,我鼓起勇氣找到機會給認識的人講真相或是發資料,開始有的不願意聽有的說沒有收到。這些情況讓我認識到是自己修的不好,告訴自己不能氣餒要繼續加油。

繼續學法才理解到,講真相不是求著常人都來學法。明白真相和認同大法就可以得救,甚至留下修煉的機緣。還有次夢見和同修在海邊看到遠處有巨大的海嘯,拼命的向周圍人喊著:「危險來了,快跑!」但是沒有人能聽見,而且跑的很累很慢。我悟到時間真的很緊迫,我所處的環境和行業缺少大法弟子。雖然暫時做不到在街上同路人講真相,先做我能做到的卡片和U盤,所到之處儘量放一些。遇到有同事找我談心,我就找機會和他們說些真相,讓他們翻牆看看外面的信息。

過去覺的父親非常固執難以溝通,接觸久了總會發生各種矛盾。但學了大法以後,和家人關係都變好了,父親也開始認同我的觀點。疫情期間一家人每天在一起,開始父親被國內輿論帶動的發牢騷,我就給他讀大紀元上面的新聞。從一開始的排斥到後面的反思,有一天他突然說:「法輪功也許說的都是真的」。我悟到經常給父親看真相間隔就弱了,終於鼓起勇氣讓父親這個老黨員三退。

如果不多學法煉功,自己正念不足就不能講好真相,反而被各種干擾著做無用功。

五、發正念

剛開始還不懂發正念的重要性,發現明顯不好的念頭才知道排斥。有次和同修交流中,她覺的我在無理取鬧,我總看到她對我發脾氣。過去我們沒有產生矛盾過,那時真的感到胸口很大的氣壓。同修說她沒有對我發脾氣,我們討論到眼見也不一定是真實的,這一定是干擾。別人再不好我也沒去多想,同修那麼好的人有甚麼好挑剔呢?理智時知道不好的念頭不是我自己的,有時候包藏的比較狡猾的就沒有及時抓住。我悟到舊勢力看硬的不行,就換一次一點一點的侵蝕著。

常人的學習可以做到每天堅持,但修煉的幾件事卻需要一次次克服各種干擾。開始要求自己早起煉功,好幾次沒聽到鈴聲睡過去。後來在睡前發正念希望師尊加持,終於能堅持起來煉功,但經常沒忍住又睡回籠覺。我發現越睡回籠覺越困,全身都沒勁兒。發正念的時突然睏意就睜開眼睛,看著自己的手就歪了又立回來。修煉後,才覺察到原來人大部份時候都不是自己在活著。

後來看到明慧網上面同修的交流,才發現還是自己學法不夠啊。師尊說:「惡黨那些個邪靈因素啊就是讓你迷糊,你越迷糊它越加強你迷糊。它就是不讓你發正念,因為你發正念清除它,你發正念銷毀它它就要干擾。」[2]悟到心理的妄念要及時消除,一旦分不清是主意識還是外界的聲音,就會走彎路遇見各種麻煩。提醒自己整點發正念的重要性,保護自己也是保護眾生和更多的同修。注重發正念確實受到的干擾也會減少,也越來越能分得清哪些是邪念。

現在明白修煉過程一直會出現不好的念頭,發現就要及時發正念去排除。

六、去執著

過去知道自己心性很低,但也沒去深想差在哪裏,其實骨子裏還是在和常人比。看過很多同修的體會後,自己那些不好的心就都暴露出來:挑剔顏值的色慾心、追求薪資待遇的名利心、給別人講道理的顯示心、聽不進人批評的傲慢心、想要做點事業的幹事心、有點提高就生出歡喜心、好逸惡勞的安逸心……執著心太多了。開始以為自己沒有對功能的追求,當有次能雙盤起來就產生歡喜心,才發現自己有多差勁。現在明白了不僅不能羨慕同修的功能,還不能羨慕常人的各種才藝和得失。

有次夢見集體活動,每個人都領取到零食,唯獨遺漏了我。當時心火就上來了,但看見同修在笑,突然想到這情景不太對勁兒,終於想起來自己是修煉人,不能發脾氣的。但心實在的被牽扯著,嘴上還是沒忍住嘟囔幾句。醒來明白是自己沒過好關,得失心還很重。

還有時夢見被各種心牽扯著走錯路,發現不對勁兒又往回找走,但每邁一步都好難好累。我悟到一旦這一天過多忙人這一層的事情,就會出現懶惰等人心的阻攔。

遇到甚麼事情讓我忙的沒時間了,才察覺都是自己的心招來的。在人中養成的很多自我,困住而浪費了很多時間。時常感覺執著心去的很慢,說明自己沒有遇事都先想起自己是修煉人。狡猾的自我會想出常人生存的各種理由,過後學法或者偶然的才發現哪些念頭不對。我希望自己以後能看清且及時的清除,放下常人那些追求而努力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

想到師父講過,「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3]

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讓我有機會返本歸真。

無法再用言語形容,只希望自己能保持精進,做師尊真正的弟子。

我自己對法的認識還很淺薄,希望同修多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曼哈頓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