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緊抓住救人的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日】幾天前的一天,我到銀行交完水費往外走時,遇到一個人,從側面看這人好面熟,像過去認識的一個私企經理。「不能錯過這個機緣,我要給他講真相。可他不聽咋辦啊?」此刻想到師父說的救人不能挑人,於是我就在外面等他出來。

他出來,他的車正好停在我站的人行道邊。我想非講不可!那時已是傍晚時分,我穿著長棉衣戴著帽子,戴著口罩,加上二十多年沒見面了,他根本認不出我了。他打開車門上了車,我立即跟他打招呼:「能不能佔用你幾分鐘的時間?」他說:「可以,天冷你就進車裏說吧。」我上車後,他問:「你是誰啊?你有甚麼事嗎?」我說:「有一件大事啊,今天我見到你了,我若不對你說,將來你會說我不善。我今天告訴你了,你怎麼想、怎麼做,那是你的選擇。多少年沒見面了,今天碰到你是咱們的緣份。」他知道我一定是熟悉他的人,他叫我到前面坐,叫我摘下口罩看看我是誰,我謝絕了。

他問我:「甚麼大事啊?」我說:「在說大事之前你先聽我講兩個故事,你聽過《紅眼石獅》的故事嗎?」於是我就給他講了《紅眼石獅》的故事,又給他講了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發生的南亞大海嘯。

我說,故事講完了。我想告訴你的是:人不相信的事情現在正發生在眼前,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今天我也是來告訴你真相救你的。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有耳聞,聽你說話我就覺的你心地很善良,可是你們可別反黨啊!」我說,這次大劫難是針對共產黨來的。「天滅中共」,人人皆知。欠債還錢,殺人償命,這是天理!

於是我就給歷數了中共自一九四九年竊國以來,對全國同胞犯下的累累罪行,接二連三的搞的各種血腥的政治運動,鎮反、三反、四清、五反、肅反、反右傾、荒誕的大躍進和相繼而來的三年大飢荒、文革、「六四」鎮壓學生、迫害法輪功等等,無數善良人成了共產黨虐殺的對像,害死了八千多萬無辜的生命。最後我說:這些冤魂能饒它嗎?老天能饒它了?是天要滅它!

你加入了中共,就是它的一分子,「天滅中共」時你就得替它承擔,償還血債。

接著我又給他揭露了所謂「天安門自焚」的真相:

我說,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大法。以「真、善、忍」為修煉標準,教人做好人更好的人。一九九二年傳出,僅僅七年時間,全國就有一億人修煉。當年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員長喬石組織了老幹部對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做了抽樣調查,得出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祛病健身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七以上。現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轉法輪》一書籍已翻譯成四十種文字。法輪功在世界上受到高度評價,獲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和支持信函達3500多項。

為了消滅法輪功,江澤民邪惡集團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天安門廣場導演了一場所謂法輪功學員「自焚」的鬧劇,謊稱是法輪功學員所為,以此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為邪黨殘酷迫害法輪功製造輿論、作鋪墊!央視錄象顯示,「自焚」者王進東渾身被火燒著,卻坐著不動;兩腿間放著的盛滿汽油的大雪碧瓶,在烈燄中卻沒有融化,連形狀都沒變,依然完整翠綠;大火燒的面目全非,頭髮、眉毛卻完好,這怎麼解釋?錄象顯示劉春玲是在烈燄中被警察用重物擊打頭部當場斃命;她的女兒小劉思影被醫生切開氣管,四天就能接受記者訪問,聲音清晰,還能唱歌!幾天後被滅口。還有許許多多違背常理的情節,就不多說了。

編造這麼一個漏洞百出的彌天大謊,能毒害了被中共謊言愚弄了七十年的同胞也就不難,真是可悲!

當然,明眼人還是有的。

我說,你看中外歷史上哪有不死的皇上、鐵打的江山?如此一個惡貫滿盈的中共,上天能允許它繼續存在下去嗎?現在就要倒台了,要改朝換代了!退出黨、團、隊就是抹去共產邪靈給你授的印記,選擇一條生路,你的生命就不屬於共產邪靈管了,就可進入未來;不退出來你就是它的一份子,就得為它陪葬。所以我必須把這些告訴你。

略停片刻,我說:再說說我自己吧。我出生在一個軍人幹部的家庭,上天賜予了我姣好的外貌,從小受到正規的舞蹈訓練;歌,唱的也行;畫,畫的也可以,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也頗被親朋好友讚賞。長大後,我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令人羨慕的崗位。

煉法輪功前我的身體很弱,全身是病,上班車接,下班車送,到家先躺下。自從修煉了法輪功後,所有的病全好了,沒請過一天病假。誰能做到?這是家人和單位有目共睹的。二十多年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次針。由於工作突出,單位給我記過大功一次(有證書);曾被評為市先進個人,並被登報表揚。單位領導們都說:咱們單位這幾個煉法輪功的,為人是最好的,工作是第一流的,業務是最棒的,職稱是最高的。那年長江中下游發生重大水災,我把一個月的工資捐給災區,受到市委宣傳部通報表揚。你看我們這樣做是反黨嗎?可是從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流氓集團和共產黨迫害我們,就像我,因為我堅信真、善、忍,不「轉化」,把我從崗位上撤下,去打掃衛生。我不嫌髒累,把各個辦公室打掃得乾乾淨淨。

邪惡「六一零」還不罷休,讓單位把我今天送這個洗腦班、明天送那個洗腦班,送看守所、勞教所非法關押,進行強制「轉化」。致使我身心嚴重受損,生活不能自理。邪惡「六一零」人員指使單位領導派人在單位監控,休息日來我家二十四小時監控、騷擾,滿屋來回亂竄,我上廁所都跟著。上班不發工資。最後由於我不「轉化」,政法委、「六一零」就逼迫單位不讓我上班,還經常深更半夜打電話騷擾,出門都有便衣跟蹤。動不動還來人抄家。嚇得丈夫精神抑鬱得了心臟病,小孩子天天驚恐不安!

六一零、公安局、單位,一有事首先打電話找我丈夫,我丈夫知道我好、理解我。他是某單位的二把手,有才華,是難得的人才。就在這內外強大的重壓和驚恐摧殘下,他再也沒能力保護我了,在無望中,他只能選擇離開這個人世,永遠的離開了我和孩子……

從此以後,一到敏感日、節假日,單位頭頭受邪惡的指使,不但迫害我,還給我孩子的學校打電話,騷擾恐嚇我的孩子。

一直到我退休的十八年間,我一直去單位上班,卻一分錢的工資都沒有。這些年來我和孩子怎麼走過來的?要沒有法輪大法這強大的精神支柱,我也早就不在人世了。後來,這些迫害我的人都遭到了很重的報應。

我說,法輪功教人向善做好人,法輪功是來救人的。卻遭共產黨殘酷迫害,抓人、打人、關監獄、酷刑折磨致殘致死的無數,毫無人性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等等等等,犯下了如此的罪惡,老天能容它嗎?人不治天治!就是說是天要滅它!現在已有三億七千多萬善良的中華兒女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了。

靜下心來想想吧,遭遇大災大難還是求得平安,這是關乎生命存亡的大事,誰會拿來開玩笑呢?可又有多少人能在眼前的安逸中聽得進去這些提醒與告誡呢?以上我說的這些就是我要告訴你的一件即將發生的大事!

最後我問他:「你願意退出你曾加入過的黨、團、隊嗎?」他說:「行!」

我說,還有一件事,你可千萬要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牢記,時刻在心裏默念,你會躲過這場人類的大劫難,才會有美好的未來。

我又問:「你看過《九評共產黨》嗎?」他說沒看過。我說,等我以後專程給你送去。

此時,我摘下口罩。

他說:「哎呀,原來是你啊!我認出你來了。多年沒見了,你依然還那麼年輕漂亮。」我說:「發生在我身上的迫害,你都知道吧?這是真實的吧?」他深深的點了點頭說:「是,我都知道。」

他問:「我怎麼回報你呢?」我說:「我不用你回報,只要你在危難來時能保命,有個美好的未來,就足矣了。天黑了,我已經講了一個多小時了,你也該回家了。」

最後我說:「我給你唱首歌吧,是法輪大法師父親自為神韻藝術團作曲作詞的,每年神韻藝術團,六個團在全世界巡迴演出,得到各國名流的高度讚賞。」於是我就唱了一首《洪吟三》〈靜心瞅一瞅〉:

世間亂象如危樓
大劫已近不知愁
搖頭擺手拒真相
良言苦口不回頭
不為回報沒有求
大難一到把你留
別忘來世為何事
千年輪迴有因由
人生不是情與仇
靜下心來瞅一瞅
眾生等的法已到
真相幫你解迷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