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固的村書記終於得救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五日】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惡江澤民利用中共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後,我村的村書記S就緊跟邪黨,迫害我村的大法弟子。從看守所回到家中。我們大法弟子想救他,不斷的給他講真相,他卻始終變化不大。

二零零零年,我從非法關押我的看守所回到家。我家是開診所的。有一次來了兩個看病的患者,S就去鎮裏報告了鎮長,說我家又有法輪功(學員)來「搞串聯」來了,正好被去鎮裏辦事的本村的同修聽見了。真巧,那時,我剛剛給鎮書記講了大法真相,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到村中我直接就去找村書記S。

S一看我去了,臉馬上就紅了。我說:「我今天去鎮政府了。鎮書記告訴我說,已經有人向他報告了,說我家昨天有法輪功『搞串聯』來了。甚麼法輪功串聯來了?那兩人是來看病的病人。你知道是誰去給鎮書記說的嗎?」他馬上反問我:「那是誰說的呢?」我看他不敢承認,就沒有戳穿他,也沒怨他,只是告訴他:「以後你要知道是誰說的,你就告訴他真實情況,勸他別做這種壞事,傻事。煉法輪功的都是啥樣的人,這些年來咱村裏人人都知道。你要保護好人才行。」他看著我,一句話也沒說。

還有一次,S去一位大法弟子家,他看見大法弟子正在給別人播放真相光盤,就去派出所報告。派出所的人去了,問大法弟子:「你家在看啥?別給誰都看。」同修明白了,這一定是村書記S幹的。同修就去找S,又給他講真相。

S表面上不說甚麼了,可背地裏還是不斷的幹壞事,看到大法弟子掛的真相條幅他就扯下來;發現電線桿上貼的「法輪大法好」粘貼他就刮、撕,還舉報大法弟子;看到幾位老年同修發真相資料,他就搶,翻同修的兜子;甚至領著派出所的警察到大法弟子家綁架大法弟子,等等壞事都幹。有的同修和我說:「你不要對他抱甚麼希望了,他救不了了,也不配被救度了。」也有的同修說:「你給他講真相,他表面不說啥。可他內心咋想的你知道嗎?他不是還在不斷的幹壞事嗎?」

我理解同修的心情和想法。可是作為大法弟子,我知道應該按照師父要求的做,不能恨他,還要給他得救的希望。同修說的多了,特別是我自己的家被鎮「六一零」人員和派出所警察抄家後,把我進藥和生活用的幾萬元周轉金都搶走了,丈夫再次被綁架到勞教所,對我家的每一次迫害,也都有村書記S的參與。所以,有一段時間我對他真的感到很失望,也覺的他可能就是那種救不了的人了。

有一天,S來我家,進門就說:「近幾天縣裏C書記要來各家檢查,看看還都煉不煉法輪功了。你通知他們,得把你們師父的法像摘下來,不然到時候就都收走了。」我一聽你這不是在配合著惡黨幹壞事嗎?你要是不配合,縣書記能找到同修家嗎?他怎麼知道哪個同修家掛著大法師父法像呢?

可又想,我得把握好心態,不能怨他,還是要救度他,繼續給他講真相,我就說:「大法師父的法像是不能隨便摘下去的。咱屯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大法的受益者。就說我吧,以前我的脾氣不好,渾身是病。修煉法輪功後,我按真善忍做好人,身體好了。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我在我自己家敬奉師父,別人誰有權利干涉?憲法規定信仰自由。」他一聽,就高聲的說:「你說不拿,那人家來了看到怎麼辦?」我說:「那沒關係,我早想見見他們。縣裏把守那麼嚴,想見還見不到呢!正好給他們講講。」他聽我這麼一說,馬上改口說:「來啥來,我都給擋回去了。」

他走了,我回想和他的對話,覺的這不就是他在整事嗎?難怪同修說他不配被救了。就在我想放棄救他的時候,做了個夢:發大水了,我從屋裏跑出來一看,一片汪洋,只有村書記S在水裏拼命遊呢,我就叫他快點出來吧,剛要去拉他,就醒了。

是慈悲的師父讓我別放棄他。

在學法時,看到師父說:「除了幾個邪惡轉生來的首惡之外,不把人當魔,人是被它綁架的。」[1]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點悟,我就向內找:我還有保護自己的為私為我的心,所以才會對村書記S形成了觀念。

師父說:「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2]。既然師父說了所有世人除了幾個首惡和作惡多端不肯改悔的人,世上的生命都是等著被救度的生命。救人不能摻進個人的情感和觀念,不放棄任何一個生命,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給人機會,能不能得救那是各人的選擇。從那以後,我都會找機會給S講真相。

我父母都八十多歲了,就因為我家修煉法輪功,村幹部不給他倆辦低保。我父親就怨恨村書記S。我勸父親:「咱們是修煉人,要慈悲對待眾生才對。再說也不一定都是他的問題,等我有時間去問問他到底是怎麼回事,是誰決定的。」有一次,我先給他講真相,當說到我父母辦低保的問題時,他說:「這不是我的問題,得去找縣裏的民政局。」我說:「好,過段時間我去找。」

我說去一直沒去,又拖了一段時間。

就在這段時間裏,S為我父母的事去找了民政局。回來他給說了這個過程:他對民政局的人說:「這老M家人還沒辦低保呢。」對方說:「他家煉法輪功,怎麼辦哪?」他說:「那你有規定嗎?你拿不出規定,你說我這當書記的怎麼給人家解釋呢?我就只能告訴人家是民政局不給辦。如果明天他家姑娘就把老太太送民政局來,往這一放,你們還想辦公啊?」民政局的人一聽,就說:「那你就給辦吧!」

因為在此期間我父親去世了,S就主動給我母親和我丈夫辦理了低保。

當我把他的變化告訴同修後,有的同修提醒我,還是要謹慎對待,說他這是為了拉人情。

二零一九年五月,明慧網發布《通告》,美國政府將嚴格審核赴美簽證,對迫害人權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輪功的人,拒發簽證,拒絕入境。據評論,國際社會已從對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呼籲,走向實質性的拒絕簽證了。明慧網還更新了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惡人名單,「惡人榜」上的惡人已超過十萬人。

看到這個消息時我已經離開農村進城了。但我想我還得給S講真相,救他,就打電話與他聯繫,說有好事要告訴他。當想給他看真相光盤時,卻有一種無形的壓力,似乎有聲音在告訴我:「他會舉報你!」我就坐下來發正念,求師父加持。這些想法就沒了。

見到S,我給他看了視頻。又告訴他:「我今天完全是為了你好,這是世界形勢的變化,中共滅亡是天意,誰也阻擋不了。」又給他講了許多真相,告訴他:「這是大法師父慈悲你,點化我,讓我救你。儘管很多壞事你是被迫幹的,但是你直接參與了迫害,你就是犯罪了,你就要彌補。怎麼彌補?首先要寫個聲明,真心退出邪黨的組織;第二,告訴你的家人、親友三退保平安;第三,你把所知道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所有人的姓名、手機號告訴我,我們打電話救他們。」

二零一九年,市裏公安警察大面積綁架大法弟子。S說他來市裏辦事,要來我家,我沒讓他來。我說:「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去見你吧。」雖然答應見他,但我猶豫:「這個時候他來幹啥呢?去不去見他呢?」最後決定去見面。我就和同修說了去給村書記講真相的事,讓她幫我發正念。同修提醒我:「這個時期他找你,你一定要謹慎。」

見面後,我給S講了更多真相。最後他說,他這次進城是去車站送他的親屬回家。他又告訴我說,縣裏國保大隊長為了推責任,前幾天想讓他把村裏一位在外地打工的村民煉法輪功的事,告訴這位學員打工那地方的派出所。說這樣縣裏的國保就省事了。他說他沒有同意,對縣國保大隊長說:「你這麼整,他在那就待不下去了,他就要去別的地方。他換了地方,那你還能怎麼辦?我就給擋住了。」

我聽了,馬上肯定和鼓勵他,我說:「你這樣做就對了。」

二零二零年五月中旬,S來電話說他來市裏辦點事,要來我家看我媽媽。他來了,說:「大法太好了,稻田裏的活誰都知道,我這個年齡的能和那些年輕人比嗎?就在關鍵時候,我想起來你告訴我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天天在心裏念這九個字。結果我和那些年輕人一樣,一直堅持下來了。」他說,他還對一起幹活的人說:「我是屯裏的書記,我們屯有煉法輪功的,對法輪功最了解,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我藉著他的話題,又給他講了疫情是淘汰邪黨份子的,誰跟邪黨走的近,誰就遭殃。他聽後,發自內心的說:「共產黨真的是要完蛋了。現在的疫情,共產黨說的都是謊話。明明各地都有了,硬說『清零了』。」

我每次給他講真相,都忘了給他真相U盤。這一次我沒忘,給了他真相U盤和真相護身符,又給他講了寫「鄭重聲明」和退黨聲明的必要,他說:「那你幫我寫吧,我簽字。我退出中共邪黨。」

我幫他寫好聲明又去找他,讓他自己念了兩遍後他說:「行!行!」

當他工工整整的在兩份聲明上簽完名字後,發自心底的對我說了一句:「真心感謝你!」我說:「你感謝大法師父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