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從醫中修自己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八日】修煉法輪大法前,我已經結婚生子,工作由鄉村調入省城的部隊醫院工作,生活也算安逸。可不知怎麼,在靜下來時我經常陷入沉思:人活著到底是為了甚麼?在當今變異扭曲的社會,應該按照甚麼樣的準則去生活?我活的並不快樂。

一九九七年末,偶然的機會,我接觸並修煉了法輪大法。那年我二十八歲,孩子剛兩歲。得法後的激動和欣喜,如撥雲見日,找到了人生的方向,知道了做人的準則,那就是按照真、善、忍這三個字做一個好人。那時早晨到煉功點煉功,到學法小組學法,週末參加集體洪法活動,日子過得充實而快樂,這樣美好的日子過了一年多。

一九九九年七月風雲突變,江氏集團針對真善忍的迫害打破了這祥和與美好,自二零零零年三月至今,我曾被單位送進女子戒毒所迫害,兩次關進洗腦班。二零一二年,丈夫退役離開部隊回到家。他擔心我再次被單位迫害,我選擇離職。二零一四年,我應聘任職於一家醫院,二零一五年八月因「訴江」被非法拘留,遭單位辭退。

一路走來,無論發生了甚麼,我堅修大法的心從未動搖,慈悲的師尊也時時保護著弟子。

二零一七年,我應聘來到現在工作的這家醫院,這是一所醫養結合的護養院,我成為這裏的醫生。

該醫院的人生病了,靜脈輸液醫院可從銷售方提成,所以L主任經常提醒我們:只要家屬同意,能輸液的不給病人吃藥。我當然不能聽他的,能用口服藥治療的儘量不輸液。時間長了,家屬都信任我,而其他醫生一跟家屬提打針,家屬就惱火。

平時我對老人細心負責,不怕麻煩。有幾次,其他醫生漏診、誤診的事故被我發現後及時糾正過來。一次一個老人發燒、喘憋,化驗後,一位醫生就按感冒合併心衰治療。我值班時,對該病人做了詳細聽診,發現他的左肺下葉呼吸音微弱,給他做了肺部CT檢查。結果是左肺佔位性病變(疑似肺癌)。有一天我值主班,另一個女同事是副班。一個老人來了,說自己腿痛。那位女同事給老人查看後說沒啥事。我抽空過去,把老人的腿抬起來一看,左腳自腳踝處向下耷拉著,腳踝處紅腫,用手一捏有碎骨聲,我感覺是骨折了,找外科會診,確定是骨折。還有幾次類似的事情,這裏就不一一列舉了。

因為我工作認真負責,善待他人,護工有事也願意找我,為以後講真相打下了基礎。

去年下半年我開始給這裏的醫護人員和護工講真相,多數是給護工講。每次值夜班,等熄燈後,我來到老人房間,跟護工單獨講,效果較好,後來借發明慧台曆講真相,效果更好,大部份人都喜歡,並擺在房間裏。

開始我有顧慮,擔心醫護人員發現後出現麻煩,因為他們很多人還不了解真相。不過我很快消除了怕心,因為這是眾生明白真相後的選擇,我應該感到欣慰才是。現在發現,凡是房間擺放真相台曆的,護工本人越來越漂亮、祥和。

武漢疫情發生後,明白了師父的正法形勢變化之快,救人的緊迫,我加大了講真相的力度。每次我值夜班時都會給同事和病人講真相。但每次講真相前我都會覺的有種壓力,就不斷調整狀態,加強正念,解體邪惡因素的干擾。平時也不敢放鬆,儘量多學法,發好正念,基本都能講到位,講一個退一個(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他們有的發自內心表示感謝,有的雖然沒完全明白,但還是選擇「三退」,因為他們相信我是真心為他們好。

對於一些老人,明白的、能交流的我也不想錯過。一位老人,平時子女很少來看他,每次查房,我都去房間裏看看他,和老人聊一會兒。後來一段時間,他進食困難,快不行了,我想得跟他講真相,不能留下遺憾。

一天早上我查房,進到老人房間裏,握著他的手關切的詢問他:「您還好吧?」老人哽咽著斷斷續續的說:「這裏的大夫就你對我好,別人查房,只是站在門口看一眼,連屋都不進。」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修真善忍,對誰都要好。他接著說他有個親戚也是煉法輪功的。以前曾讓他退黨,他沒退。我就藉機說:「您那個親戚是為您好,您把那個黨退了吧,退了保平安。」老人點頭說好。於是我給老人起了一個名字,徵得老人的同意退出了邪黨。他說:「謝謝!」我為老人最終的選擇而欣慰。

護養院的醫生歸內科管理,我總惦記著給內科A主任講真相,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一天,聽我講過真相並「三退」的女同事跟我說,你以後不要跟護工講,現在護士、L主任都知道你在給人講法輪功真相,讓人三退呢。

L主任膽子小,遇事好推責任。我是A主任聘來的,他推到A主任那裏去了。很快,A主任打電話叫我過去一趟。我心想:這工作可能幹不長了,正好利用這個機會跟她講真相吧。雖然這樣想了,但心裏還是有點緊張,手心有點發涼。沒想到A主任並沒有責備我,而是握著我的手關切的說:「以後別跟護工講了,法輪功好,就自己煉吧。」我立刻不緊張了,說:「主任,你要有壓力,我就辭職不幹了。」她說:「你好好幹,沒事的。」我隨即自如的跟她有問有答講了真相,最後我給她起了名字「三退」,她點頭同意。

救人的過程也是修心、放下觀念的過程。比如有個護士,因為我剛來,業務不熟練,她總是刁難我,我就不喜歡她。開始沒想跟她講真相,後來得知她要辭職了,我就想:作為修煉人,救人不能有分別心,師父講了:「挑選不是慈悲」[1],我就決定找機會給她講真相。一次,我跟她對班,我點了外賣,把她叫到我的辦公室,和她聊了一會兒就直奔主題跟她講真相。她聽的很認真,不斷點頭。基本真相講完之後,我真誠的說:「我跟你說這些,就是為了讓你平安。」她很感動,說:「謝謝姐!」並同意退出了她加入過的邪黨組織。

還有一個護工,人很自私,對老人不好,還跟老人家屬要小費,給老人開藥後不給老人吃,賣給其他老人賺錢。我心裏真看不上她,不想給她講真相。但是冷靜下來用法衡量,我不能因為她的這些毛病就不去救她,當初我們哪個不是師父從地獄中撈起來的?我決定給她講真相。一天,房間裏只有她自己,我就去給她詳細講了大法真相,並給了她一本台曆。沒想到她欣然同意「三退」了。現在,那本台曆仍然擺在她的房間裏,我發現,從那以後她對老人的不好行為有所收斂。

救人的路,真的是師父已經安排好了,就看我們能否意識到救人的緊迫,突破自我,放下怕心、安逸心、惰性,真正用心去實踐,救人的門就會一扇扇敞開。

當然救人是很辛苦的,需要保持正念,需要考慮如何針對不同的人對症下藥,需要學好法,發好正念,但是師父說過:「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2]。修煉就是吃苦來了,真正在法上提高後的愉悅,眾生得救後的快樂,是常人無法理解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