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弟子該做的事 師父幫我化解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一日】在這次疫情初期,馬路上無人無車,超市、商店、住戶都關門閉戶,一片死氣沉沉。我出門沿著馬路找人講大法真相。還好,沿著馬路兩邊,隔幾百米就有一個環衛工人,我見到他們打個招呼,就送張真相護身符,再講真相、勸「三退」,大多數都能接受,也做了「三退」。

當然也有不接、不聽、說怪話的,也有躲躲閃閃的,我不灰心,堅持著出去講。一開始還很順利,不知不覺的就起了歡喜心、幹事心,忽視了發正念,差點被邪惡因素鑽了空子。

一次,我看見一個男士,坐在馬路邊停靠著的電瓶車上,我沒發正念,也沒想到注意安全,上前就遞給他一張真相護身符,並說是保平安的。他拿著看了我一眼,說:「好了,你可以走了!」我還想跟他講真相,他又說:「你趕快走吧!」語氣無奈而急促。後來,有同修告知:現在街上出來了很多便衣,叫大家注意安全。我心裏一驚,才知道我那天是遇到便衣警察了。是師父保護了我!而且那個便衣警察還有良知。

五月中旬的一天下午,在地鐵站,我給了做衛生的老頭發了一張真相護身符,我說:「這是保平安的。」我正想跟他講真相,他扭頭就走了。當我掃碼進地鐵口時,他大叫著追上來了,「這是甚麼?」「這是甚麼?」「這是甚麼?」「這是國家不允許的,你還在搞這事!」

經他一叫,工作人員和地鐵警察都過來了,把我團團圍住。老頭看見人都來了,就把護身符交給了一個年輕女警,不吭聲的走了。女警拿著護身符問我,「這是法輪功的東西,你怎麼在這發呢?」我說:「這是護身符,我拿他去救我的小女婿的,他正在醫院開刀,是癌症。」「那你怎麼發給別人了呢?」我說:「我是掏老年證給帶出來的,看見這老人,就順手給了他一張,讓他在這疫情中保平安的。」

「這能保平安嗎?」女警問。經她這一問,我就給她講,我自己四十多歲時,嘴歪、眼斜、腿不能走、手不能端碗,癱瘓在床。因藥物過敏,不能打針吃藥,醫生說活一天算一天吧,就靠念這護身符上的九字真言活過來了。

我還告訴她:我弟弟患了肺癌和腸癌,腸道裏灌滿了癌細胞,要開四刀。醫生說,腸子開一刀百分之八十會有腸漏,你這還得四刀,還有肺癌,開刀是死,不開刀也是死,何必拿錢受這罪呢?!拒收;我二姐患子宮癌和膀胱癌(活動期)大出血,發燒四十多度,醫院拒收;我的大女婿患肝衰竭,全身發綠,像膽破了似的,得一百多萬,每個星期兩萬元洗肝,換肝還難找合適的肝源,就是換了,一萬個人中,只有萬分之二的成活率,可能還成為植物人,醫院拒收;我們也沒錢,就默念這護身符上的九字真言,從死裏逃生。這是我親身經歷和親眼見到的事。現在,我小弟活了十幾年,我二姐活了七、八年了都健在;我大女婿八個月後肝的各項指標都達標,一年後去開車了,至今上班四年了,連醫生都說是奇蹟!

旁邊的老警察大叫,「別講、別講,閉嘴!把嘴給我閉上!」邊說邊搶過我的背包亂翻,翻出來幾張護身符。平時我總是帶著語音手機的,今天不由自主的放在家裏了。

這個老警察大叫:「這是哪來的?誰給你的?你老實交代!」我平靜的說:「別人給我的,我多要了幾張,給親戚朋友保平安的。」「是誰?」「不認識,路上遇到的。」「那你在這發甚麼?」「我掏老年證帶出來的。」年輕女警也幫著說「是掏老年證帶出來的,是掏老年證帶出來的。」掏出來和在這裏發,在他們眼裏是性質不同的。我心裏明白,女警察不想跟著邪黨做壞事了,我剛才的話她聽進去了,也相信了,她在保護我,也在擺放她自己的位置。

不信真相的老警察氣急敗壞的拿起手機就撥打,我人心也起來了,怕他叫「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機構)來抓我,心裏雖怕,但還知道我是修煉人,我是有師父保護的,心裏急忙叫:「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我小女婿還在醫院動手術,我不能被他們抓走。

老警察問我:「多大歲數了?」我說:「七十多歲了。」他對手機又講了幾句,回過身來說:「你今天真幸運。」說著,叫他們跟我拍個照,我問他,你們這是幹甚麼?為甚麼要拍照?他說了聲:「沒事了!」又接著說:「我告訴你,你已經沒──事──了!」看似來勢洶洶的一場巨難,一會兒就平息了。

年輕女警扶著我,客氣的說:「快去辦你的事吧!」我知道是師父幫弟子化解了這場魔難!也有善良的警察在覺醒。

事後,我還很恐懼,怕心在被無限的放大,壓也壓不住。在回家的路上,又經過地鐵,看見一位女清潔工,我又想給她講真相,走到她跟前,叫了聲:「大姐,你辛苦了。」她笑了,我說:「這期間,別人都不敢出門,躲在家裏,你還在上班,真不容易啊!」她說:「不做沒吃的,要養家糊口啊!」我說:「大姐呀,好人有天照應,請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這次疫情中你會平安吉祥的。」她連連的說:「好、好、好!」我又跟她講了「三退」的事,她也同意退出了。因為我的真相護身符都被搜走了,我就把九字真言寫在了紙上,給她了。我囑咐她要天天念,在心裏默念也行,她說:「謝謝大姐,我一定念的!」分手時,我祝她全家得到神佛的保祐,平安吉祥!她一直目送我進了地鐵站。

這時,我心裏好輕鬆,好舒服,怕心和恐懼感消失了!我知道師父看我在怕中還在做講真相救人的事,幫我把怕的物質拿掉了!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謝謝師父!謝謝師尊的無量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