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慈悲救度眾生中 提高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修煉中不管還有多少人心尚未修去,我這裏把在大法中修煉提高心性方面的事情寫出來,向師尊、向全世界的同修們彙報。

每天早上在給師父敬香時,我就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賜予我以智慧、講真相多救人。每天出去的時候,懷著慈悲的心態,純淨的心情,背著師父的法,沐浴在師父的佛光裏。

每天都能遇到很多感人的事情與提高心性的事情。真像師父講的:「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1]真是這樣的,講真相過程中,就像雲遊一樣,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

聽明白的都會感謝我們,我們就告訴他應該感謝大法師父,是師父叫我們這樣做的。當然也有受中共邪黨毒害很深的人罵我們,打我們,還有的吐口水、諷刺的。我們都不與他計較,覺得他們太可憐了,沒能救了他,我們心裏也很難受。

一、修去爭鬥心、怨恨心

記得一天遇見一位七十多歲的大姐,我很熱情的跟她打招呼,給她講大法的真相,告訴她「法輪大法好」,沒想到她受中共惡黨毒害太深,不但不聽,還火冒三丈,揮手就給了我一拳,嘴裏還說三道四的,還趕我走,不走就要打我。我當時守住心性,沒有跟她一樣,也沒有怨恨她,直覺的她好可憐哪。

我微笑著想再給她講清楚些,可她太激動,不理智。有人就勸我,你走吧,別跟她講了,她這種人是不配被救度的。

我知道我是誰,我是大法弟子,是不會跟常人一般見識的。大法弟子遇到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都要向內找,今天遇到這件事是去我的甚麼心呢?哦!就是我的爭鬥心、怨恨心。哦,我還有這些人心,發正念解體這些人心,不被常人心所帶動,不被這些假相所迷惑,做我們該做的事,繼續講真相救度有緣人。

二、「法輪大法就是好」

七月初的一天,早晨起床看到外面下雨了。我心想,不管甚麼天氣,都不能阻擋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的事。吃完飯後,雨還沒有停。我帶著雨傘照常出去了,救度著有緣人。

在一個十字路口,遇到一位五十歲左右的女士,騎著踏板車。我走到她跟前,告訴她說:妹妹,雨天路滑,騎車要注意安全,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平安幸福。她聽後一驚,馬上喊了起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為甚麼迫害人家(是指法輪功),人家都說是好人,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就是江澤民不是個東西,迫害法輪功。

我問她:你做了三退了嗎?她說,她早就知道了,也已做了三退了,也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又重複念了好幾遍「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我被她的善念感動的淚流滿面,向她合十,謝謝她如此對待法輪大法,告知她一定會得到福報的。

三、老人向我敬軍禮

有一天走在公交車站旁,一位八十歲左右的老人,在台階上坐著,我走過去,跟老人講真相,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危難來時命能保,聽說過三退沒有?他說不知道,沒聽說。我就詳細的給老人講了大法的真相,三退保平安,保命的意義,老人聽明白,並告訴我他的真名,他入過黨、團、隊。他還當過兵,我就用他的真名把他的黨團隊全部退出來,並囑咐他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誠則靈,你會得到福報的,祝你老身體健康,幸福平安。老人高興的說謝謝你,我說別謝我,謝謝大法師父吧!

這時老人顫顫巍巍的要起來,我就扶了老人一把,把他拉起來了,等老人站好時,突然向我正式敬了個軍禮。當時我非常感動,忙扶著老人說別這樣。這是人明白那一面做出的真實舉動,我在心裏默默的謝謝師父,是師父在救人,我只是動動嘴,跑跑腿而已,師父就把威德給了我們。

四、「大法弟子太了不起」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全世界大爆發,感染了很多人,也死了很多人,在這時就是考驗大法弟子能不能走出來,與舊勢力搶人救人。師父講:「那麼多眾生等著救度呢,不講真相能行嗎?」[2]講真相救人,就是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的史前大願。講真相救人度眾生就是我們每天必須要做的事。疫情兇猛,救人不怠。

七月末,我們地區又爆發了疫情,大街上見不到幾個人,但是作為大法弟子,我們不能像常人那樣呆在家裏,必須做好我們的三件事。我還照常每天必須出去救人,不論是甚麼天氣,依然走在修煉路上。聽師父的話,多講真相多救人。

一天走在一個車站,看到一個婦女在等車,我就給她講真相,講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有奇效,誠念九字真言,瘟疫不上身,躲過這次大劫難,三退保平安。她聽完後,高興的說,我都三退了,也是你們大法弟子給退的。

她很認真的跟我說:「你們真的太不容易了,這麼多年迫害你們,你們還那麼虔誠的信,做著你們的事,你們也太了不起了,我真很佩服你們。」說著還向我合十鞠躬。我被她的善心感動流淚,也合十向她還禮,並告訴她這都是大法師父叫我們這樣做的,要感謝就感謝大法師父,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能躲過這場大劫難,她還跟我多要了幾個護身符,說要送給她的親戚和朋友。

感人的事,神奇的事還有很多,比如在講真相的過程中,給對方講明白了,問對方貴姓,大名,很多中國人被中共邪黨毒害、迫害等,都不願告訴真名,我就問對方貴姓,給他起個化名,可巧的是,很多都是他的真名,他聽後很震驚,我就叫這個名字。我說,你認識我嗎?他說不認識,我說我也不認識你,這就是天意,這就是神的安排,他就高興的用真名退出了黨、團、隊組織。

不管修煉的路還有多遠多長,我會依舊做著我們該做的三件事,修好自己,不辱使命,兌現史前大願,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