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綻放的小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今年四十九歲。這二十多年,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平穩的走到了今天,也有幸開了一朵小花。

這二十多年來我一直做著打印真相資料以及製作大法書籍的工作。平時,很少出去發放資料和講真相,但是,我覺的大法弟子應該是全能的,放在哪都應該發揮最大的作用。我決定走出去,和同修做完資料就出去發放。

一開始還是有點怕,同修就鼓勵我,背師父的法:「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1]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發的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快了。在零上三十多度的溫度下我和同修挨個樓棟發放,每次發完都熱的滿臉通紅。但卻身輕如燕 ,從沒感覺到累!同修帶我去大集講真相,我一開始不會講,就聽同修咋講的,同修講我就幫著發正念,記名字。出去幾次後完全沒有了怕心。

我們不但負責自己發放真相資料的打印,還得負責身邊同修所用的真相資料,有時候每週都要一千多份。

在做資料的時候我表現出了很多不足,二十年如一日的做著相同的事情有時候心性也過不去,感覺自己是人在做大法的事,後來在不斷的學法中修正自己,提高了心性。

我做資料的地方條件有限,是在一個密不透風的屋子裏做真相資料,進去就是一天不能出來。在夏季的高溫天氣裏都是汗水濕透了衣服,頭髮都打綹了。同修都說太不容易了,但我從來沒覺的苦,因為我心裏有法,感覺師父就在我身邊。

每年的明慧台曆下來,我地區都要做兩、三萬份,我基本負責一半。我做真相的地方在一個小區,出入不是很方便,有時候,門前很多人在嘮嗑,我就不能出來,自己覺的總是出出進進的讓鄰居看到不正常,怕人懷疑。自己每天偷偷摸摸的,同修來次數多了我就不高興了,告訴同修別總過來,說話的語氣不是很好,帶著怨。可是,越是這樣就越演化一些東西讓我過不去,心裏有怕,邪惡就演化來嚇唬你。鄰居問我:你家姐姐怎麼總來呀?我看每天都過來兩、三次。哎呦!我這心就起來了,埋怨同修不注意安全,對同修完全沒有善心,和同修說話的語氣也不和善,晚上回家心裏就難受了。我這是幹啥呢,我有甚麼權利那麼對待師父的弟子?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我無條件的向內找,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榮耀的事,我是主角,為啥總把自己擺在被迫害的位置呢?害怕的是邪惡呀!我們做好了,邪惡就被解體了。我有甚麼可怕的呢?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就做好自己應該做的。想到這,我渾身一震,感覺自己破了一層殼,再去資料點我很坦然,也沒有了怕心。

每天在密不通風的屋子裏,北方的冬天都零下三十多度,我和其他兩位同修,在沒有取暖設備的屋子裏製作台曆,早上都不敢喝粥,因為沒有洗手間,我們早上吃乾飯,還不敢喝水,八點進去到下午三、四點出來,一天不能吃喝不能上廁所。心想的是一定要做好資料點的工作,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做真相幣,有時候錢少了我就得給補上,五塊十塊、不放在心上,還覺的自己修的挺好沒有利益心。有一次,同修讓我去取零錢,我當時也沒數就拿回來了,到家一看紙條上寫的一千零九十元,可是錢才一千零一十元,我心裏就這個怨呀,憤憤不平。我給你們做,耽誤我時間,我還得搭錢!十元、八元就算了,這八十塊錢呢?!心裏這個不平呀,也沒心思給打印了,坐了一會,突然反應過來了,我在幹嘛呢,我還是個修煉人嗎?做到無條件的向內找了嗎?利益心、自私……認識到之後,馬上否定這些心。我要做師父合格的弟子,把真相幣打完後送給了同修,默默的把缺的錢給補齊。送去後同修說:錢數錯了,是一千零一十元。我忽然明白:這是師父利用這件事情去我的執著心,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謝謝師父,謝謝恩師的慈悲看護!

有一次同修讓我做兩萬真相幣,我回家做完少了一千,當時,我去問同修給我多少錢,同修說兩萬,我一想,問題還是出在我這,就想,我還是能負擔得起,我就給添上了。心裏沒有波瀾,很平靜。後來,在我收拾東西的時候,看到電腦下有一千元錢就知道,我這一關過去了。謝謝師父!又給我一次昇華機會!

我知道我做的還很不夠,今後要多學法,多去執著心放下自我,和同修好好配合,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