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做家庭資料點的修煉體會


發表時間: 2020年06月30日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一九九七年下半年,我有幸看到了《轉法輪》,並在同修的幫助下參加了當地舉辦的法輪功學習班,隨著幾個月的實修、真修,我戒掉了煙、酒和一些不好的習慣,而且我全身所有的病都不治自癒,到現在從沒吃過一片藥,身心健康,像年輕人一樣。

一、環境變,信師信法、堅定實修的心不變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我作了義務教功的輔導員,在公園裏教新學員煉功,組織大家集體學法、交流心得以及下鄉洪法,學員們在比較寬鬆的環境下提高的很快。

然而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中共邪黨首惡江澤民流氓集團違法發動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這天我被邪黨公安警察違法關入了看守所,關押了半個月,以後又多次關押。二零零五年,我被非法關到看守所裏半年多,由於我堅修大法心不動,邪黨組織開除了我的黨籍,並非法勞教三年。

期滿釋放回來後,我發現本地區的資料點被破壞的很嚴重,當地的資料很少,多數都是從外地同修那弄來的,我與幾個同修商量,要按師父的要求讓資料點遍地開花,於是我和幾個同修共同組建了一個資料點,部份解決了本地真相資料短缺的問題。

第二年,我又在家裏辦了家庭資料點。幾年後,我又因製作傳播真相資料而被非法勞教兩年。

二、在勞教所中堅持學法、背法、發正念、講真相、反迫害

在前後五年的勞教中,我被邪黨惡警多次無人性的迫害,打罵、吊銬、每天罰站十三小時、被十字形銬在鐵床底下的兩條腿上,躺坐都不能,多次被關入小號裏,最長一次長達四個月之久。

見多次強制「轉化」我不成,勞教所又把我拉到地方醫院,單獨關在一個高檔單間裏,由兩個科長以上職位的人員值班監控,兩天後,一個人讓我寫遺囑,我拒寫。他說:「你要死了還不寫。」我說:「我有師父保護我,不會死。」我知道邪黨的610操縱教育局和勞教所要對我下毒手,置我於死地。但我的心裏非常清楚,只有信師信法心不動,放下人心雜念才能走出魔難,我沒有出現怕心,和往常一樣背法、發正念。那時我只會背《轉法輪》的《論語》和六十個標題以及《轉法輪》中很少的一部份內容,背到「我們法輪大法會保護學員不出偏差的。怎麼保護呢?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的心更堅定了。

幾天以後,勞教所的幾個所長、大隊長、科長和醫院的院長都一起來了,我心裏大概知道他們要幹啥,但我沒有怕心、繼續背法、發正念。半小時後他們給我輸上了一小瓶藥液,幾分鐘後,我渾身疼痛的難以忍受,我心裏喊師父救我,立刻就不痛了,我知道是師父為我承擔了痛苦。四小時後,醫生問我輸液情況,我說:「你們輸的雖不能說是毒藥,但對我身體有害。」晚上,我背法、發正念。

第二天還不到上班時間,就又給我輸了兩大瓶,我發正念將毒藥輸到迫害我的惡人身上、讓毒藥在我身上不起作用。一會醫生跑步過來將藥瓶拿走了。監控我的大隊長說:「奇怪」。醫院的領導過來訓罵醫生為何提前給我輸液,並把藥液倒入了廁所。我向大隊長講真相,最後我說我要不是一個修煉人,要沒有師父保護,可能早被毒藥毒死了。於是,下午讓我出院,所裏沒來接,大隊長打車把我拉回勞教所。所醫問院長還輸液嗎?他說:不輸了,藥對他不起作用。

三、信師信法絕食反迫害,寫真相材料救人

在勞教所裏,法輪功學員之間以及與其他勞教人員之間都不准說話,也不准寫東西,沒有筆、紙。對我迫害很嚴重時,我用衛生紙寫血書,絕食反迫害,幾次絕食達四個多月。在我的強烈要求下,勞教所允許我寫材料,我寫了幾萬字的真相材料,有的材料勞教研究了好幾天,還要求各大隊看。一部份勞教所的領導、警察了解了真相後,在與我談話時主動想了解更多的法輪功真相。

通過我和同修們的多次的講真相,勞教所部份領導、警察不再像以前那樣迫害大法弟子了,頂著六一零和勞教局的壓力不再給大法弟子加期,甚至拒絕接收法輪功修煉者。這樣在勞教所度過一年多的時間,我向師父請求:師父,我要回家學法,我在這裏做不了甚麼了。十幾天後,我真的被釋放了,在勞教所將沒有轉化的大法弟子提前幾個月釋放,這是很少的。

四、償還被迫害時造成的資料點資金的損失

第二次被邪黨勞教迫害釋放回家後,了解到當地一些資料點被邪惡破壞後,造成了很多資金的損失,有的高達十幾萬元,這些錢被邪惡搶走揮霍掉了,這種情況在各地都有,我在被迫害時,也損失了近兩萬元的資料款,怎麼辦,不能在我的手上讓同修們省吃儉用拿來做救人的真相資料的錢這樣損失掉,暫時跟邪惡討不回來,那我就自己還,怎麼還,當時對我來說,非常困難,孩子沒有工作,我也沒有存款,沒有退休金。怎麼辦?我要討回對我的不公,討回我的退休金,在師父保護下,我多次去主管部門、單位講真相、主管部門給我辦理了退休手續,這樣每月我能有了一千二百多元錢的退休金了,我每月省吃儉用,好幾年才把這筆錢還上。

現在我的退休金也漲了,我每年都能堅持拿出一萬多元來做真相資料。通過這事我們也有了教訓,資料點不能再存大量的資金了,要建小資料點,遍地開花。

五、再建資料點,救度更多世人

我們地區一些大的資料點都被邪惡破壞了,一些小的資料點做的少,有的因種種原因也不怎麼做,幾百萬人的地區,真相資料缺口很大。資料點遍地開花是師父要求的,講真相救眾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不能這樣等下去,我要再一次建立家庭資料點,正念排除了派出所及社區人員多次的所謂回訪等干擾,建立了家庭資料點。

由於本地區的資料點多數都是以印製小冊子和粘貼資料為主,缺少真相光盤,特別是當時神韻光盤的製作量很少,這樣我就又在家裏建立了以製作真相光盤為主的資料點。開始時由於技術水平不夠,製作的量比較少,到了第二年在同修們的幫助下,一年就製作四萬張真相光盤(包括當時的神韻光盤),後些年一天就能製作三百多張,這樣不但解決了本地區缺少光盤資料的問題,而且還對外地缺少真相光盤的同修提供了有效幫助。

二零一五年大法弟子用真名向兩高起訴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魔頭江××,中共公安、派出所等多次到大法弟子家中干擾、迫害、綁架大法弟子,甚至有的大法弟子因此被判刑,大部份家庭資料都轉移了,有的把機器藏了起來,這時正是製作新年台曆、掛曆的時候,我想這台曆和掛曆是有時限性的,這個時間我想我不能停,也不能轉移。師父講「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2]。於是我加強了學法,背法、發正念,不配合邪惡,堅持每天三個小時以上長時間發正念。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正念否定了邪惡對我家庭資料點的干擾和破壞,邪惡沒有到我家來干擾,很順利的完成了新年台曆和掛曆的正常製作。我知道光我製作的台曆是不夠的,於是多次找同修交流,同修們通過學法交流後,認識很快,大部份資料點恢復了正常的運作,基本沒有受到邪惡的破壞和大的干擾,保障了新年台曆的正常發放時間。

這一年,我的家庭資料點在家人同修和其他幾位同修的合作下製作了近四萬張優質的真相光盤、台曆、掛曆近萬本,真相小冊子近兩萬冊,基本保障了本地同修們救度世人的需要。

六、疫情期間利用廢光盤制掛件,救度世人

自從大陸地區不再製作發放神韻光盤後,光盤資料的製作也少了許多,各資料點都有許多以前製作光盤的廢盤和光盤貼,協調人把一些廢盤和盤帖送到了我這裏,前些年也有同修利用這些廢光盤製作過真相掛件,多是單張掛在家裏的。年前我也製作了一些三張盤串在一起的掛件,這樣要製作的精美一些有困難,因為是利用都是過時的廢盤貼,粘貼也比較困難,剪圓難度大,我就自己製作模具、裁邊機等小工具,這樣雖然好看了很多,但費時費力,工作效率不高。新年期間,一場瘟疫改變了我的想法,由於瘟疫的暴發,世人被這突如其來的大瘟疫嚇壞了,絕望的人們找不到活命的出路,在這種情況下,要讓世人知道解救的良方就是退出中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由於疫期各小區就封閉,面對面講真相有困難,於是我改變了做法,把光盤製作成多張串在一起的九字真言和退黨保平安的長條樹掛,這樣製作可以快一些。讓線繩長一些,在一頭繫一個羅絲母,拴一個小鉤,這樣老年女同修都很容易出去掛了,疫期街上人少,相對安全許多,這樣即利用了廢盤和過時不用的盤貼,又起到了很好的救世人的作用。

十多年來,我的家庭資料點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克服了技術提高、購買耗材難等許多困難,一直穩步的走到了今天,我知道我在助師正法和救度世人的這條路上還有許許多多要克服的困難和不足,距離師尊的要求差距還很大,但我一定要加強彌補,精進實修,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