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賜給了我一把通天的金鑰匙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我今年七十二歲。說來很慚愧,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二十六年了,可是從未寫過修煉心得體會。同修說我:「你看明慧網這麼多年了,是不是一直在索取?為甚麼不把自己得法的經歷、修煉體會、見證的大法神奇與超常也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呢?我們不得證實法嗎?這是共同提高的機會啊!」

在同修的鼓勵和幫助下,我就將自己的修煉經歷說出來,與同修們交流,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一、得法修煉

一九九四年,我在母親家附近的一個公園裏,看到一個老太太手裏拿著一本書,書名是《法輪功》。我一看內容,當時就認定這是真正的佛法!那一刻,我的心情無以言表,我激動不已,興奮的告訴母親和親朋好友:「趕快修大法,這才是真正的佛法!」

因為那時市區和周邊好多地方還沒有成立煉功點,只有母親家附近的這個公園裏有煉功點。所以,我就每天從家騎車近一個小時(騎的最快時需要四十五分鐘)到公園裏參加集體煉功。冬天的幾個月裏,我就自己在家煉功。

一九九五年三月,我聯繫到本市輔導站的一位同修,他給我放師父的講法錄音,那是我第一次聽師父的講法。我聽了一上午,當時肚子絞痛非常嚴重,但我始終堅持著。我問同修是咋回事?他說:「太好了,師父給你下法輪了!」

下午回家,剛一進家門,我就開始渾身顫抖,頭髮絲都跟著動。我意識到這是以前我信佛教時招來了一些不好的東西,是它們在干擾我。我立即說:「我聽師父講法了,誰也干擾不了我。」我就這樣一想,瞬間就好了。我知道是師父看我堅修大法,幫我把身體上不好的東西拿掉了。

剛得法修煉不久,一次我在走路時,心裏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突然從腦子裏冒出佛教中的幾個字,我立即說:「我是大法弟子,這些東西我都不要。」從這之後,以前那些不好的東西沒有了,誰也不敢來干擾我了。我知道,我與過去學過的東西徹底一刀兩斷了,真正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我是大法弟子了!我成為了這個世界上最幸運的人!

二、見證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我走在去煉功點的路上。突然間,我渾身出汗,身上像水洗了一樣,走不了路了。就一分鐘的時間裏,我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被人摘了下來,又瞬間安上了。因為我從小有先天性心臟病,參加工作後,一年也上不了幾天班,常年休病假。從這之後,我的心臟病徹底沒有了,再沒有犯過。而且一身輕鬆,甚麼毛病都沒有了。

我剛修煉時,大女兒腰脫很嚴重,自己不能動,都是我給她穿褲子、襪子。有一天,大女兒看我煉功,就學著我的樣子,坐在床上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她剛一煉,就感覺到很強的能量。隨之,她自己好像就轉了起來。之後,大女兒對我說:「媽,我腰不疼了,我好了!」真是太神奇了,女兒只煉了這一次功啊,動作還不標準呢,大法師父就把她的腰脫病治好了。

我們親身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一天,我去請大法書《轉法輪》。回來的路上,突然下起了雨,我趕忙跑進一家小賣店,買塑料袋套書。老闆說:「看來你這書很珍貴啊!」我說:「這書比我命都值錢,我澆了沒關係,書可不能澆。」包好書,我就往家騎。到家後,女兒問我:「媽,你澆壞了吧?」我說:「是啊!」可是我一看自己身上沒有水啊,抖摟衣服一滴雨水都沒有,再看腳上穿的布鞋,幹幹的,我感到真是太神奇了。

還有一件很神奇的事。一天上午,定好了要去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可是早上起來,自行車鑰匙說甚麼也找不到了。我在家裏找了近四個小時也沒找到。我一看時間,太晚了,就借了別人的自行車趕過去了。一到會場,同修問我:「你怎麼才來呀?」我剛想說找自行車鑰匙這件事,還沒等說出來呢,鑰匙就從天而降,瞬間就從會場的棚頂上落了下來,正好落在了我的腳邊。

當時我就悟到:是師父看我有這顆堅定修煉的心,沒有自行車鑰匙我也堅持來了,師父就幫我把自行車鑰匙找回來了。我還悟到:這把從天而降的鑰匙,其實是師父賜給我的一把打開大法之門、踏上返本歸真之途、直至走向圓滿的金鑰匙!這把鑰匙我保留了好多年。這件事一直激勵著我堅定的走在正法修煉的路上,決不動搖。

三、抵制迫害、反迫害

因為我得法較早,後來就在家附近成立了煉功點,我當起了義務輔導員。那時每天去煉功點煉功、義務傳功、教功,風雨無阻。大法洪傳,人傳人,心傳心,很快就傳開了,許多人相繼都走入了大法修煉。煉功點從幾人到十幾人、幾十人,最多時上百人。週末,我就和同修們去各處洪法、教功,組建新的煉功點。那時每天都感到幸福、充實,從心裏往外的喜悅。

正當眾生喜聞大法,感受得法後的幸福美好之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的殘酷迫害開始了,黑雲壓頂,整個中華大地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身邊的同修很多都遭到了不同成度的迫害,有的被非法關洗腦班,有的被非法勞教。因為當時我是義務輔導員,更成了惡黨重點要迫害的對像。那些年,派出所、街道天天來人騷擾,半夜三更的敲門,看我是不是在家。還有幾次,警察已經預謀好了要抓我,手銬、腳鐐都準備好了,可我都是提前走脫了。

那時派出所有一個片警,有甚麼行動總是提前通知我。他打電話讓我在家呆著,別出去。還告訴我幾點鐘來人,我就知道是要來綁架我,就提前走了。現在悟到,是師父在保護我啊!借常人的嘴幫我避開了危難。

二零一五年,在天象變化下,掀起了訴江大潮,我和老伴都參與了。轄區派出所C片警來我家,問我:「你訴江了?」我說:「是啊,我訴了。」他說:「到派出所去一趟。」我說:「派出所不是我去的地方,訴江是正確的。江魔頭迫害那麼多無辜的好人,能不控告他嗎?從迫害法輪功後,我家就沒消停過。你們夜闖民宅,天天半夜到我家敲門擾民,影響我們正常的生活。每天弄的我們提心吊膽,做好人有甚麼錯?」

C片警又問我:「為甚麼煉功?」我就講我通過煉功身心變化的經歷。他說自己也有毛病,身體不好,問我怎麼才能好?我告訴他:「快退黨,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就能好!」聽我這樣一說,他當時真就把黨退了。

他又問我老伴寫訴狀的事,讓老伴跟他去派出所。老伴理直氣壯的說:「憑啥跟你去?不去。」這時C片警就給所長打電話,所長說:「不去就不去吧!」C片警聽完真相就走了。

四、幫助老伴同修闖過病業關

前年四月,老伴同修突然出現心衰引起的浮腫病業假相,表現出的症狀很嚴重。他自己已經沒有知覺了,孩子將他送到醫院搶救。

我回家取了一些用品。再回去時,看到女兒在哭。此時,老伴已處於休克狀態,大夫也束手無策。我說:「你們都別出聲。」我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趴到老伴耳邊,讓他快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老伴斷斷續續的跟著我喊了幾聲,我不停的大聲喊。這時,血壓從開始的30一點點往上升,喊一聲,就往上升一點,喊一聲,升一點,後來血壓就正常了。

住了幾天院,老伴就回家了。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保護,沒有我們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這麼大的病業關真是很難闖過來啊!

我們的生命都是師父給延續來的,只有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不辜負眾生的期盼。

五、持之以恆,做好三件事

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講真相救人,風雨不誤,多時一天勸退幾十人,少時幾個人。這個過程就跟雲遊一樣,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甚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

因為面對面講真相十多年了,所以很多人都認識我了。有時剛一走過去,對方就喊:「法輪大法好!」還有的剛一講,對方就說:「我不是叫某某嗎?」我說:「這名字咋這麼熟呢?」對方說:「這不是你給我起的名字嗎?」

我講真相的最大體會就是用心去講,用一顆純純淨淨的心去講。心裏想的就是:「我要救了你。」並用慈悲和善心對待眾生。

遇到公檢法、「610」、當警察的、當大官的人也不要怕。官越大,越不能怕,穩住心,守住正念,就用自己親身的經歷和體會去真心的給他講,這樣就會收到好的效果。

有一次,我遇到一個當官的,是局級退休幹部,退休金每月七、八千元。剛開始給他講真相時,他根本不聽。我不被他帶動,繼續給他講我修煉後身體、思想的轉變,因為是自己的親身經歷,聽起來既真實又生動,這回他真聽進去了,問我:「真那麼靈啊!」我說:「是啊,我們修真善忍,句句真實,絕無虛言。」他說:「那你就把黨給我退了吧!」他告訴了我真名實姓。然後他說:「我在政府機關工作,你們說的那些事都是真實的,政府機關裏黑暗的事太多了、太黑暗了。」

我覺的體制內的人,他們離邪黨最近、看的最清,但對法輪功真相未必了解,特別是法輪大法中的神跡。所以只要我們把真相講透,講明白了,真正講出法輪大法的美好,用善打開對方的心結,就能把人救下來。

有時會遇到警察,我就說:「社會上有流氓、小偷、吸毒、詐騙的。這種人,哪個你們能把他教育好?使他變好?不能吧?可是這些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變好了,不用人看,不用人管,自己就改好了。不但不做壞事了,還做好事。家庭也和睦了,不光自己,別人都跟著受益了。社會上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嗎?法輪大法能歸正人心,福益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可是呢,他們改好了,反倒因為做好人,被你們抓起來迫害,你說這是啥道理?」我這麼一講,警察也聽明白了,在道理、事實面前,無話可說。

有時講著、講著,把警察也講樂了。人的頭腦清醒了,回過頭來看看,江氏犯罪集團這場對法輪功的鎮壓迫害真是太無恥了!

也有受毒害很深的、不聽真相的人。這時我就告訴他:「命是你自己的呀,你想不想好,不是你自己說了算嗎?三尺頭上有神靈,信不信由你。給你講這些,只為你能保命、能得救。」

我講真相與人搭話,一般都是聊幾句家常,先拉近距離。比如說:「你這件衣服真好看。」「你的髮型真好看。」或者「你的氣質不錯啊!」「一看你就是當領導的吧?」等等。然後說:「我們真有緣,我告訴你一件大事。」

接下來,我就講法輪功真相,講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保平安,天滅中共。我說:「不要你一分錢,也不要你說我好,就是給你自己上個生命保險。」講真相時,我還常給對方講故事,比如諾亞方舟、紅眼石獅的故事,結合當前的天象變化,引導眾生順天意選擇未來。

近期講真相,就結合時事、天氣講,比如大洪水、颱風。哪個地區迫害法輪功嚴重,哪個地區災難多,啟發世人相信天意,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選擇順天意,保平安。

去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我感到了正法進程的加快,救人的緊迫。除了面對面講真相,我還發真相資料、貼真相不乾膠、與同修配合掛真相展板。

我是整體中的一員,有集體項目需要我,我都無條件的配合。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有同修被綁架迫害需要發正念營救的,有同修病業關嚴重需要發正念加持的,我都會第一時間參與營救,幫助同修闖過魔難,闖過病業關。

回顧自己的修煉路,我最大的體會是:只要真修大法,師父時時都在身邊看護著弟子。無論迫害多麼嚴重,無論大關小難,只要心中有法,任何時候別忘了求師父,正念正行,信師信法,師父就會賜給你一把打開大法之門、踏上返本歸真之途,直至走向圓滿的金鑰匙。

今生能成為師尊的弟子,能被授予「大法弟子」偉大的稱號,這是多麼的榮耀,我真是太幸運、太幸運了!我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唯有精進再精進,珍惜這無比神聖的萬古機緣,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