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一場魔難 女兒開始修煉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那天丈夫心情非常的差,坐那惆悵的說:「做人真苦啊!修煉,誰又能修上去呢?」

丈夫看著女兒坐在那裏,右眼皮耷拉著,從床邊到餐桌只有幾步,都要依靠著別人攙扶,舌尖不會動,只能勉強喝點稀飯等流食。女兒忽然得了這種肌無力,我丈夫愁的晚上睡不著覺,幾天就瘦十來斤。醫生說這種病要治好最快也要兩年,即使好了以後也會全身無力,不能恢復到以往的正常狀態。

女兒是丈夫的掌上明珠,擔心女兒的病會影響她的婚姻。女兒結婚還不到兩年。他一次性付款,在女兒工作的市裏買了一百多平方米的樓房,裝修好送給女兒做嫁妝,女兒按照他的要求考上公務員,女婿是按照他的標準選擇的,這一切看似非常的完美。

常言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女兒這一病,整個家庭都陷入困境。我沒有被女兒的病帶動,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也有二十多年了,我知道只有師父能救女兒,只有大法能救她。

丈夫因工作原因回我們自己家了,我留下來陪女兒繼續在省城醫院治病。我跟女兒講,早在她幾歲的時候,我得過一種病,低燒,胸悶,渾身疼,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家務事甚麼都做不了。中、西醫甚至巫醫也看了,就是不好。後來她老姨知道了我的情況,就讓我去家附近找煉法輪功的,說法輪功能治我這個病。因為那時她老姨已經煉法輪功了,體驗到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我給女兒講了我的修煉經歷。我說,那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八日,你爸爸帶我找到了法輪功的煉功點。自那以後他每天晚上六點送我到煉功點,八點接我回來。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按照大法的要求做,遇事也不去跟人爭了,對你的爺爺奶奶更孝順了。就這樣,我的病一天一天的就好起來了,我的臉也終於有了笑容,你爸爸可開心了。

可有一天你爸爸接我回來的路上說:「你們這個功將來國家得反對。」我卻馬上說:「反正我的病好了,政府反對不反對與我沒有關係。」因你爸爸的工作的特殊性,可能提前知道了一些甚麼事情,只是不能跟我明說。

真的是好景不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便利用國家的全部宣傳機器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進行造謠誣蔑,殘酷的鎮壓就此開始了。這時我的想法變了,我覺的我的病是煉法輪功才好的,現在大法遭誣蔑,師父被誹謗,我得去北京為大法、為師父說句公道話。我去了北京,卻被北京的警察關進了看守所。後來你爸托關係找人才把我要回來,但他再也不讓我學法煉功了。家裏所有人都不讓我煉法輪功,因為他們大部份都是公務員,怕被牽連,影響他們的工作。我就只好等到家人不在家時偷偷看師父的《轉法輪》等著作。直到2008年我才把大法書拿出來公開的在家看。

後來的事你也知道一些,我學法煉功你爸就不幹了,千方百計的阻撓我,不讓我學,還要和我離婚。我不同意。因為我記的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我們煉功中要求大家:你煉功,你愛人可能不煉功,因為煉功搞的倆口子離婚了還不行」。所以我就不同意離婚。他就起訴到法庭,要法院強判離婚。法院調解員來家核實情況,我就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告訴他們我修煉前和修煉後的身體變化及心態變化,我孝敬公公婆婆,兩位老人一直跟我們一起生活三十幾年等等。結果你爸爸要離婚的目地沒達到。

你爸看婚離不成,就開始罵我,打我。記的一次你放假回來,你爸又打我,你沒有勸阻你爸,反而說我:「誰讓你還煉法輪功的!」你爸打我時,你奶奶常說她也管不了。當時我的心啊,真是用五味陳雜形容都不確切。但我不怨恨你們,因為你們都是受邪黨的謊言欺騙的,你們也是受害者。我心底只有一念:法輪功我是學定了,誰也改變不了我,我要跟師父回我真正的家。你們的表現使我更看淡了世間的情是不可靠的。我只能按照師父的要求修好自己。我常常是擦乾了眼淚就去跟你爸說話,照顧爺爺奶奶他們的生活起居,自己儘量做好,用在大法中修煉出來的善感化他們。

慢慢的他們變了,我的善心善行改變了他們對我、對大法的態度。如果我不修煉大法,遇到那麼大的家庭魔難,我早就離開這個家了,今天在你需要我的時候,我就不會在你身邊。

今天跟你講這麼多,就是想告訴你: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只要你真心相信大法好,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奇蹟發生,你的病就會好。

女兒一直默默的聽我講完。

就這樣在省城治病的兩個月裏,我一邊跟女兒談我的修煉體會,一邊給她講修煉故事,傳統文化等。開始醫生給她吃的那種藥片,吃後兩個小時眼皮就可以抬起來了,可不吃眼皮就耷拉著,看不清東西。一位資深中醫說我女兒這病是「重症肌無力」,得這種病的幾率是二十萬分之一。

一天早上女兒起床後跟我說,沒吃那藥,眼珠都不會動了,都定住了。她就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幾次眼珠就正常了。慢慢的她就不吃那種藥片了,只針灸,喝湯藥。

一天女兒正在吃飯,忽然哭了,說:「我看到菜和飯了!」她是激動的哭了。而這是停了那種藥片之後發生的。醫生都說:真神奇,凡是得這種病的沒有好這麼快的。

兩個月後我跟女兒回到她家。因為還要給她熬藥,每天要熬三個小時,她還是沒有力氣,牙缸裏的半杯水都端不動,我要給她洗澡,洗頭,做飯,收拾房間。我煉功時間都保證不了,因女兒晚上經常睡不著覺,就來我房間坐著,說來我房間身體就舒服,還問:「是不是你身邊的場好?」我就給她講大法修煉所帶的能量場使周圍的人都會受益。我讓她看《轉法輪》,她讓我讀,她聽。就這樣我每天怎麼忙都會抽時間讀一講《轉法輪》。我讓她自己讀,她說她願意聽我讀。

一天她說:「我晚上睡不著覺,只靠念那九個字才能睡著。」

女兒學法後改變了對法輪功的看法。她說:「這書上講的都挺好的,不像外邊說的那樣。但我還是想吃藥,不能不吃藥。」我說:「你覺的心裏沒底,怕病不能好,你就吃,書上也沒有說不讓吃。」她答應說:「嗯」。我接著說:「當你覺的不吃藥也能好時,你就不吃。師父沒有強行要求人不吃藥。吃不吃是你自己的選擇。信不信也是有個過程。我是實踐過,不吃藥我的病就好了,平時身體哪不舒服了,煉煉功就好了,好了也就不用吃藥了。就這麼一回事。」

通過學法,女兒的身體見好,三個多月後就可以幹一點單位的活了。於是單位領導每天只給她安排一個多小時的工作量,剩下的工作就分給她的同事。當然每天還需要我或她丈夫接送她,因為她仍然連一個小挎包都拿不動,手提電腦就更拿不動了。有時我們走路去她單位,就扶著她走,十幾分鐘的路程要走半個小時。有時我開車送她。

得這麼重的病這麼短時間內就好轉,女兒也知道這是學大法的神奇。可她跟我說:「我不想修煉,我還是想做常人,過常人的日子。」我說:「修煉是有個過程,有個悟的過程。我修煉這麼多年,不也生活在常人中嗎?慢慢來,現在就堅持天天學法。」

學法後,女兒慢慢的學會修心性了。一天,女婿因為一點小事發脾氣,竟然摔門而去。我對女兒說:「這是因緣關係,也許前世我們有過對人家不好,現在倒過來了。把以前欠人家的還掉就好了。」女兒說:「媽,我不生氣。」過一會我說:「你給他打個電話,讓他回來吧。」女兒馬上打電話給她丈夫,說:外邊挺冷的,你快回來吧。過了一會兒女婿就回來了,好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

女兒覺的修心性真的很好。如果是以前發生這樣的事,她得哭鬧幾天呢。

一天早上一起床女兒就哭了。問她怎麼了,她說晚上睡覺前總想:明天一早起來身體甚麼病都沒有了,都好了。可是一睜開眼奇蹟沒有發生。沒等我說話,她說:「我怎麼就這麼不聽師父話呢!」就不哭了。以前她對我說話都是你師父,你師父的。現在她也稱呼師父了。

通過學法,女兒修去了虛榮心。一天我去接她下班回來,她說:「媽,你今天來接我時,我們單位有兩個人回頭在看你。如果是以前,我特別在意你的穿著,你如果來接我,要穿的好一點我才舒服。可現在我一點都不在意你穿的怎麼樣了。」

女兒是在市政府上班,那天我穿的是一件羊絨大衣,帶個圍巾,一雙普通的鞋。因為女兒到省城看病時,我匆匆忙忙的從家裏只帶了幾件換洗的衣服就趕去陪她。因為是去醫院,也就沒帶甚麼好的衣服。

還有一次,女兒坐在沙發上看著在廚房忙碌的我,心疼的說:「媽,我這一病把你累壞了,每天都為我忙,照顧我。把你累壞了怎麼辦?」我說:「我是修大法的,我有金剛不壞之體,你得謝謝大法師父。」她說:「媽,如果是以前,我不會看到別人的辛苦,現在我能為別人著想了。」我聽了真欣慰,說:你這就是在修啊。

平時是我讀《轉法輪》,她聽。她自己已聽了三遍師父的講法錄音,學會了第一套功法,會背《洪吟》中的《怕啥》。五個月後女兒自己能上下班了。這是醫學上都無法解釋的奇蹟。感恩師父慈悲的救度!

女兒家在外省。丈夫因為工作特殊,年前因為疫情,單位不讓他們出省,所以他不能來女兒家看望女兒。我就讓丈夫把我的平板電腦寄來,因我學法煉功需要用。丈夫馬上就給我寄來了。我讓他買水果敬師父,他說:「不用你說,我知道。」如果是以前他不會給我寄電腦的,家人真的都變了。

再次感謝師父救了我女兒,叩謝師恩!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