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淨化了我的身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我四十八歲就得病了,病痛折磨我整整四年,那時身體沒有哪個地方是好的,整天腰酸背痛,身體燥熱,跑遍了本地醫院,又到省城大醫院也檢查不出甚麼病,醫院最後說是更年期綜合症,醫生開了一堆藥,回來吃了也不管用。醫生說得了這病別說無藥可治,就是你自己想活也活不下去。家裏每月掙回來的錢不夠給我治病,病還是不見好轉。

二零零七年我五十二歲,有人介紹我去信基督教,頭上頂個帕子,我虔誠的磕頭,沒有任何效果,我在心裏苦苦的迷茫的想,我到哪裏能找到真正的神佛呢?我兒子叫我去煉法輪功,我心裏想,煉法輪功能行嗎?能治好我的病嗎?這時鄰居大姐和小姑子都來讓我和她們一起煉法輪功。

從那時起,我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先是念九字真言,然後同修又給我請來師父的講法,可是我卻聽不懂師父的講法,我仍然堅持聽講法:「師父,我就跟著你走,我把我交給師父,我都得了法了,我死了也無所謂。」後來,同修又為我請來寶書《轉法輪》,可是我不識字,我從〈論語〉開始學習認字,指著一個一個字的學,讓兒子教我,孫女教我,鄰居也教我,只要一有空就捧大法書學認字。師父開啟我的智慧,沒有多長時間,《轉法輪》裏字我都會讀了。

我每天早上起床後,我都會站在窗子前對著天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以前對不起神佛,我在人中爭強好勝,我以前做了許多壞事,我改正。」那時,我不會修,也不懂怎麼修煉,但是我橫下一條心,反正我也是要死的人了,就跟師父走。結果,我的身體很快感覺一身輕,甚麼病都沒有了。我悟到,我得了法了,病也好了,我就把藥扔掉了。

可是隨後又出現了嚴重的病業,手腫的五指都合不攏,從肛門裏露出一截腸子,還有嚴重的尿路感染,家人不理解我,勸我還是要吃藥。我想我都是要死的人了,我都得了大法了,我每天就是看書學法煉功,啥也不想。慢慢的,我飯也吃的下了,身體又有勁了,我很快又無病一身輕了。我覺的大法太神奇了,我更相信大法了,每天就是看書學法煉功。我煉功時還經常看到古代的房子和一些景象,我不敢說,後來同修告訴我,能看到是好事。

二零一八年冬天,又出現嚴重的病業假相,發燒、嘔吐、拉肚子,人也不知怎麼倒地上了,等我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衣服也弄髒了,褲子也尿濕了,我起來換了衣褲,倒在床上繼續昏睡。結果丈夫以為我病了,我沒有悟到是在給我消業,當時沒有了正念,被丈夫拉到醫院去。住了兩天醫院,我才悟到我是修煉人不該呆在醫院,我一定要回家。可是我回到家,又出現嚴重的病業狀態,我丈夫又哭又鬧,他怕擔責任,就打電話給我娘家親戚,叫我兄弟來,我兄弟上班沒空來不了。我根本不承認是病,每天就是學法煉功、發正念。我身體無力,我就請師父加持。我一天比一天好,半個月後,我的身體有力氣了,人也有精神了,臉上也有顏色了,我完全恢復正常了。我給師父說,我是修煉人,我要出門講真相救人了。

二零一九年的六七月份,我再次出現嚴重的病業,咳嗽發燒,胃脹痛,心口都咳的很疼,我根本就不管它,吃不下飯,我也不管它,每天只喝水。家人問我怎麼了,我沒有給他們講,怕丈夫不理解再次又哭又鬧。我也不出門,就在家裏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同修也來幫我發正念,同修喊著我的名字,叫醒我的主元神精神起來。在師父的加持下,同修的幫助下,幾天就闖過了病業關,我心裏真正覺的有師父在管我,我更加堅信師父。

我站樁的感覺很奇妙,有時覺的自己高大無比,有時感到自己只有下半身,沒有了上半身,感覺空空的。

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我煉靜功時,一個人站在我的左邊說:「你欠我的,還沒有還完。」我想,我欠你甚麼?它看我不理它,就到我前面說:「你欠我的,還沒有還完。」然後它又變成一張長長的豬臉,我想不管欠你甚麼,我都不承認,我有師父管,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1]。一會兒,它就消失了。我想到師父說:「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2]我悟到,修煉中不管遇到任何干擾,只要我正念一出,一切干擾瞬間被師父給化解。

那天(八月八日)正逢場,邪惡變著花樣來害我,我當時忘記發正念,結果重重摔了一跤。我和同修走在街上,廟子裏的人在街上發傳單,同修接了傳單,嘴裏還念傳單上的內容,我告訴同修不要念,不該要傳單,同修把傳單還給了那人。我正要邁步離開,就感覺有人在我背後重重的推了我一掌,啪一下,我重重的往前摔趴在地上,手掌摔破了,嘴皮也摔破了,鮮血直流,我趕快回家,兒子開門看到我吃驚的說:「摔成這樣啊!」丈夫看到說:「這一跤摔得重呢!要不要擦點酒精呢?」我說:「啥也不要,清水洗淨就行。」我回家馬上請師父加持弟子正念,我就學法、發正念,找自己哪裏沒有做好。當天,我的手連大法書也拿不起,端碗的勁都沒有,我也不管,我就是要學法煉功。家人都很擔心,一會兒上樓看看我,我說:「你們不要擔心,是我沒有做好,我會在大法中歸正,明天就會好。」

第二天,我告訴家人:「我好了,手有勁了,大法書也拿的起了,飯碗也端的起了。」我發正念時,感覺自己精神一下振奮起來了。我給師父說:「師父,我要出去發真相資料救人了。」我把資料掛在每家每戶的門把手上,往車裏放,在居民點穿梭,腳下像有風一樣,身體像在空中飄著一樣,我一邊放資料一邊發正念,我發完資料往回走的時候,就有人正拿著資料看呢。

修煉中有時一念不正就會招來干擾,邪惡就鑽空子。有一次和同修趕集,同修說,最近《明慧週刊》上刊登好多同修被監控拍到被抓。我說我不承認這些。結果當晚丈夫(丈夫還沒有修煉)陪我出去發資料 ,發完資料回來時,起了怕心,抬頭一看一個大大的攝像頭好像就對著我,再走一段路,一抬頭又是攝像頭。我馬上找自己,悟到我被同修的負面思想帶動了,起了怕心了,我馬上否定它,我說,我不要負面的東西。回到家我就發正念否定邪惡利用同修灌輸給我的一切負面的東西,但是我心裏有點亂,靜不下來。結果就被邪惡鑽了空子,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就腰疼的直也直不起來,彎也彎不下去,疼的不行,被丈夫看見了,問我:「怎麼了?」我說:「你不要管,也不要給我加不好的念頭。」一整天我都是學法發正念,晚上我給師父認錯,我說:「師父,我起了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請師父加持我。」我根本就沒有把它當成病,照常學法煉功發正念,第三天早上晨煉完,腰不疼了,完全好了。我悟到,作為大法弟子看甚麼問題,想甚麼問題都要從正面去看,不要從負面去看,要清除一切負面的思維。

發資料時,我都是往資料裏加正念。我說,這些年輕人有文化,希望他們能好好看資料,這些資料在另外空間都是金光閃閃的,看了對他們的生命得救有好處。發資料之前,法學好了,學進去了,正念發好了,出門發資料都很順利。我常常想師父救我們,我們得救眾生。

以前自己不會修煉,不會向內找。現在遇到過關或者矛盾,我會跪在師父法像前,感謝師父安排弟子提高,找自己哪裏沒有做好,一找到自己的問題,身體馬上輕鬆,病業狀態消失,問題很快解決。

現在我時刻記住向內找,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好,還有甚麼心沒有去掉,發正念解體它。我常常告訴自己要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一出門,我就發正念清除那些居民點周圍戴紅袖套的工作人員和志願者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發正念清除了邪惡,發資料就很順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發正念兩種手印〉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