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代修大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是北京地區的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十月為了祛病健身開始修煉大法。

在我二胎懷孕八個月時被強迫做了引產,給我造成精神和身體的雙重傷害,我的身體徹底的垮了。三十多歲的人就成了一個病秧子,嚴重時身體虛弱到連睜眼的力氣都沒有;嚴重的胃病,一頓飯只能吃小半碗小米粥;還有嚴重的腰肌勞損、神經衰弱頭疼等。為了治病,還招來了四個附體,弄的我生不如死,整天在痛苦中煎熬。

修煉大法後,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記的開始煉功打坐的時候,腰部就發出「咯登咯登」的響聲,越響越舒服,後來腰就不疼了,慢慢的也能吃飯了,我還真切的感覺到大法師父把那些附體也清理了。我成為一個身心健康的人,一天從早到晚有使不完的勁。看到我的變化,全家人都高興的不得了,也都相信法輪大法好。隨著師尊正法的推進,我的女兒和外孫女都有幸成為大法弟子。老伴、姑爺還未修煉,但是非常支持我們修大法,我家沐浴在法輪大法的恩澤中。

一、女兒修煉喜得寶寶

隨著煉功人數的增加,一九九九年春天,我家成了煉功點,我女兒當時上高中,住校,當她週末回家一看這麼多人學這個法,她也跟著學了起來。我女兒六年級的時候,得了甲型肝炎,由於醫院誤診,發燒時間過長,把大腦給燒壞了,本來學校培養上重點學校的,後來複雜的題就做不了了,只能上普通學校。因為頭疼,一直帶著藥上學。修煉後人變的聰明了、頭也不疼了,後來她因忙學業、忙工作,修煉的也不精進,結婚後一年多沒懷孕,去醫院檢查說是雙側輸卵管堵塞,需要做手術。這回她想起要好好修煉了,女兒悟性也好、也知道怎麼修煉,那幾個月我倆連一個電話也沒打,都在剜心透骨的修自己,放下要孩子的執著。後來女兒給我打電話說:「媽,我全放下了。」我說:「我也放下了,實在不行還能做試管嬰兒呢。」她說媽你還是沒都放下,哦,我知道我差在哪了。後來我們就都不想這件事了。大法弟子遇到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我知道這件事就是讓我們母女修心的。

過了三個多月,女兒說她懷孕了,我知道是大法師父送給女兒的寶寶。有一次我二姐和外甥女來看我女兒,因為外甥女是醫科大學畢業的,她說:「雙側輸卵管堵塞不做手術能懷孕?我不相信,可能你弄錯了。」女兒說那裏有片子,外甥女說:「你拿來我看看,哦,還真是堵了,堵的還挺厲害的。」因為我二姐是教高中政治的老師,她們母女倆都是邪黨黨員,受黨文化毒害很深,根本不相信。這次她們真的相信了,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後來,我外甥女的女兒得了先天性心臟病,二尖瓣、三尖瓣缺損、心律不齊、心律一百八、竇性心律沒有了。醫院已經不保了,通過家人念九字真言也都好的,這裏就不多說了。

二、家有大法小弟子

女兒生了一個千金,就是我現在我家的大法小弟子,我們的小同修。她很聰明,也很善良,因為是大法師父賜給的寶寶,與大法很有緣。我要照看她,平時我的修煉狀態自然而然的就影響了她。我也經常給她看《細語人生》節目,聽大法小弟子的修煉故事,幼小的她就以為自己就是大法小弟子。

有一次,我騎自行車帶她到縣城去買東西,買完東西忘了給錢就走了,都走出很遠了才想起沒給錢,又返回去給,有一個保安說:「這世上還是好人多呀!」我說,因為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那個保安說:「嗯,還是法輪大法好!」我給那人的是真相幣,那人問保安:「這錢能花嗎?」保安說:「能,這錢能花。」我真為那個保安明白真相而高興。這一切,外孫女都看在眼裏,記在心上。

言傳身教,外孫女每次去公園玩,撿到小朋友的玩具從來不要,拿著玩具問:是誰的、是誰的,如果沒人要就放到高處等小朋友回來找。小朋友打她,她從來不還手。有一次她跟我說:「姥姥,我在我奶奶家樓下玩,有一個小弟弟、兩個小妹妹打我,我沒還手。」我說你做對了,這都是三歲以前的事。

在她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有一天她跟我說:「姥姥,你知道掐人怎麼掐嗎?我的同桌天天掐我,不讓掐都不行。」我說你別覺的他掐你,可能在給你德呢,你讓他掐,那樣對他也不好。她說:「我沒那麼想,打就打了、掐就掐了,不讓他掐都不行。」我說那可能就是你哪輩子欠他的,在還債呢。那麼小的孩子就做到了打不還手,真的是悟性很好啊。

三、女兒和我一起走在正法路上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我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綁架到看守所,家也被抄了,打印機耗材和師父法像全被抄走了。因為當時心性不到位,一下子就懵了,沒做好,損失了很多大法資源。摔了一個大跟頭,說明自己平時修的不好。

在看守所一個月的時間裏,我每天堅持背法,有忘了的慢慢都想起來了。在師父的慈悲看護、點化下、在同修的全力營救下,我自己不斷的歸正自己,努力做到正念正行。我否定了邪惡逮捕的安排,一個月後我回家了。

過程中,我一直都要求自己放下自我,做事為別人著想。在他們給我檢查身體的時候我就想我決不以病業形式出去。在監室內我不背監規。他們說:「你一時半會兒也出不去,在這兒一天你還得守這裏的規矩。」我說那我看看,我覺的別的條款都沒甚麼,就是第二條是認罪認錯的,我說;我不背第二條,他們說行。有一個人說:「我就佩服法輪功,我就沒罪、我就沒錯。」我想可能我是做對了,師父借她的嘴鼓勵我呢。

第七天,我去見律師,律師說:本來要辦取保,沒辦下來,公安局長不同意。我想:沒辦下來就不辦,取保候審。我也不讓他們審我。我就想,既然進來了也要做到證實大法,我就想上法庭證實法,怎麼說我都想好了。女兒為了營救我,請了正義律師。律師幾天就會見一次和我溝通。當第二次律師會見時,律師說:不能走到那一步,會牽扯很多人的,有很多人去法庭證實法了,也是正義律師辯護的,都說的不錯,可他們照樣被判了。你這個事外邊都動起來了,同修都在為你發正念呢,你一定要出來。我想那我就不去法庭了。大家的時間都是很寶貴的,我不能這樣牽扯大家的時間和精力了。我一定要儘快出去。

本來已經批捕了,可我沒給他簽字。我就是不承認。我跟他們說: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他們抓好人、判好人是有罪的,會遭到天譴的,會招來天災人禍的。為了不讓他們因判大法弟子遭受天災人禍之苦,我要絕食抗議,一天不放我出去我就一天不吃飯。結果第二天晚上,他們就把我送回家了。當然在這一個多月裏還經歷了很多事,有做的好的,也有沒做好的。

五月三十一日那天,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回到了家,見到我的人第一句話就是:「你有一個好女兒!」原來我這次回來除了師父和同修幫忙,我女兒也站在法上積極營救我。在這段時間內,她三天兩頭去派出所要人,辦案警察由原來的推諉,到能夠聽她講真相,到做出取消對我的逮捕決定讓我回家,為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選擇,是女兒多次給他講真相,讓他看到了大法的純真,大法的善,明白了迫害大法弟子對自己沒有一點好處。我女兒在營救我的過程中走出了自己的修煉路。

我以前沒寫,是因為我和別人做的都不一樣,大家可能說我做的不好,也可能說我悟偏了,因為我多次被迫害,以前被迫害時一路上喊著「法輪大法好!」不配合等我也做到了。

師父說:「而修佛就是去你的魔性,充實你的佛性。」[1]「注意:我不是叫你們人為的做甚麼,只是叫你們明白法理,這方面的認識要清楚。」[2]「其實,你們所過的關,就是在去你們的魔性啊!」[3]

當我甚麼都不配合的時候、當我決定了每天要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時候、當我決定了要絕食抗議的時候,師父的這些法就打到我的腦子裏,我就知道該怎麼做了。現在只需要「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的那些稜稜角角的人的東西在這個過程中都去掉了。師父講的法,只有踏踏實實的做到了才能明白更多的法理,沒做到就是漏項了。也不能把思想定在哪句法理中,那樣就會在那一層次中停留的時間太長了,因為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法。

四、師父保護小弟子顯奇蹟

就在二零二零年五月一日放假那天,女兒把不用的書櫃和老闆桌送回來了,書櫃下面還有一個底座,因為還沒支穩,孩子好奇去打開櫃門,一開書櫃門,櫃子整個掉下來了,把她砸在下面,我想這孩子不知是甚麼樣了,趕緊往起搬櫃子,結果她用手捂著頭從櫃子下面鑽出來了。

我一看額頭有一個血印,沒出血。其它部位連一點傷都沒有。五公分的玻璃門破碎,滿地都是玻璃碎片,可她身上一個玻璃碴子都沒有,書櫃都是二十多公分高的小格子用板材隔開的,竟然一個格子都沒傷著她。當時我就說:哎呀!是師父在保護你呢,不然你就沒命了!孩子說:「嗯!姥姥,咱們給師父敬香去吧」敬香的時候她說:「謝謝師父保護我,我以後一定好好修煉。」我和她爸說了這個事,她爸當時就大聲的喊「法輪大法好。」

謝謝師父慈悲苦度,感恩師尊讓我家三代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與魔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認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