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自己 師父給我做了最好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我在高中三年級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一開始,就面臨人生的重大考試──大學招考。修煉以前,一旦面對大的考試,我就緊張的吃不下飯,得法後馬上有了一個大的改變。

師父說:「你是一個學生你的天職就是應該把學習搞好,對的起家長,對的起學校,對的起老師。老師要為你付出,他給你講課;家長供你上學,撫養你上學。那麼你對的起家長,對的起這個學校老師,你自己努力把學習搞好,你不就自然上了大學嘛。」[1]

學習師父的講法後,我放下了強烈的得失心,專注認真讀書。考試時,因為心情平穩而超常發揮,最後進入第一志願的大學與研究所。

事業稱心

得到碩士學位後,我來到一家在台灣新出刊的雜誌公司擔任記者兼研究員,採訪的主要對像是企業的董事長與總經理。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積極工作,得到雜誌社與受訪者各方的肯定。

一位科技業董事長說我寫的報導在相關採訪他的文章中最為突出;研究員的工作則是針對世界重大政經局勢進行分析、採訪並撰稿,其中對日本大地震的專題報導得到了頂尖大學系主任的大力肯定,他表示此專題報導深入且客觀,是難得的好文章。

之後我去參加錄取率僅有百分之一的國營企業考試。在三個月內重新準備沒有念過的科目,而後順利考上了。在最繁華地段的企業大樓當上全球五百大企業之一的業務管理師,接下公司重要業務,在工作領域得以發揮。

今年初,一份公司CEO秘書的職缺找到我。可是找我的這位同仁,與我根本不太熟識,怎麼會找到我呢?周圍的人們都覺的非常奇妙。這份工作可以說是直接升遷,可以看到整個產業發展與公司營運的狀況,也有獨立的辦公室,比較可以自由的分配工作進度與工作時間,完全符合我的志趣和需求,之前希望能有自己辦公室的夢想竟然實現了!

新工作開始後,感覺真的非常適合我,有很多機會接觸新的知識,也可以自由安排工作時間。我非常感謝師父的安排。

家庭和樂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結婚了。先生也是同修,兩人志同道合,感情和睦。雙方家人也都支持我們修煉,他們都得了福報:

公公婆婆已年近七十,精神愉悅。公公熱愛攝影、音樂與雅石,其雅石作品還曾經在競賽中名列前茅;婆婆喜好合唱表演,且重視鄉土理念,心胸開闊。

大姑一家人經商開公司,營收效益佳,早些年已坐擁豪車豪宅,又有兩個活潑的孩子,一家人其樂融融。

娘家父母退休了,退休金優渥,又有各自的興趣,不需我們做兒女的操心。唯獨娘家爸爸受紅色媒體影響,尚不明白中共的邪惡本質,仍有待進一步給他講清真相。

受益最大的是自己

當然,得法修煉受益最大的還是自己。從小,我的性格做甚麼事情都習慣過度努力,是個個性急躁、求好心切的人。修煉後我慢慢改掉了過度追求完美、甚麼都放不下的觀念,開始懂的盡力而為之後的順其自然。

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2]

事實證明,聽師父的話,順其自然的結果是:人生中該有的事業、婚姻都非常順利,比以前錙銖必較、汲汲營營所能想得到的結果還要美好,我真正懂得了師父的安排才是最好的。

因為有法輪大法法理的引導,我不再因為遭受傷害就封閉自我。相反的,我能夠體諒每個人的難處,知道沒有哪個人是完人。也因此,我能夠放寬心胸,原諒他人對我的惡意與錯待,面對一切困難與挑戰,內心仍然充滿陽光。

面臨考驗 用法歸正自己

有一陣子,某位上司開始莫名的對我很不滿,常常沒有理由的生氣罵人。一開始我不知所措,感到很委屈,因為之前一向認為他是一位很好的上司,不知為何忽然像是變了一個人。我以修煉人的角度來觀察,發覺他的思維比較複雜,在人生經驗中形成了各式各樣的觀念。他為了栽培我,便開始常常教導我各種複雜的想法,後來發現我並沒有按照他的想法去做,如此漸漸起了一些矛盾,這是其中一個原因。

師父說:「其實無論你這個人怎麼聰明、怎麼狡猾,結局是一樣的。說這個人很笨,你覺的他很笨、他很單純,那個人很狡猾,無論你在人生路上怎麼走,結局是一樣的,決不會因為人的狡猾發生甚麼變化,也絕不會因為他單純有甚麼變化。狡猾只能是把自己變壞,造業中又會使人向下滑,周圍環境與自己變的緊張後會使人心更複雜,複雜的思想只能把自己變的更不好。」[3]

我發覺自己在以修煉的理要求非修煉人,雖然不是很明確,但自己確實有看不起人的心,總是覺的這個人這裏不好,那個人那裏不好。當心裏都裝著別人的缺點時,我內心覺的很痛苦,認為上班真是一個苦差事。

從法理上我知道,遇到關難絕對不能逃避,再困難,都必須迎上前去,這是修煉中的大考驗,考過了,就會有大的提升。於是我要求自己多看別人的優點,少看缺點。其實這位主管為人很善良,還曾經默默送東西給我不讓我知道。我提醒自己:人在不同環境中會形成不同的人生觀,對有能力的上司不要有崇拜心理,遇事不要影響自己的情緒,作為大法修煉人要時時以一顆慈悲心待人。另外,我有些「傻大姐」的作風,也應該改掉,對人對事要儘量細心、慎重,才能更可靠、承擔起更多的責任,為上司和同事分勞。

如此修煉一段時間後,忽然壓力消失了,工作環境又恢復正常。我體會到,師父會利用各種方式去掉我的執著心,讓我提高心性的同時自己也消去了業力,提升自己。

在這些年的修煉過程中,我的思緒也漸漸變的明晰澄澈,面對工作與生活中的各種挑戰,我都能以冷靜溫和的態度明快處理,最終必然就是師父安排的最好結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廣州講法答疑〉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美國首都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