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有美滿的家是法輪大法帶來的洪福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我是普通的農村婦女,二零零五年有幸得到李洪志師父傳出的法輪大法,開始修煉法輪功,使我即將破碎的家變的美滿幸福,還在幾次危難中有驚無險。我深深的感受到師父時時都在身邊看護著弟子。

我三十六歲才結婚,而且和丈夫素不相識,我常說是命運把我推給了他,還落個「學不好」的壞名聲,整個家被挨不著邊的親戚強佔。而他又是一無所有、剛剛出獄兩個多月。不過他思想單純、善良。我給他翻蓋房子,買家具,第二年添了兒子。丈夫以前不好的習慣暴露無遺,吃喝嫖賭,好吃懶做,常不回家,車換了三、四個,還有外遇,回家要了錢就走。兩三年我的積蓄花光了不算,還欠了一堆的債,常有人到家要債。我常偷偷的抱著兒子放聲痛哭。我只認命苦,過一天算一天。可憐兒子生在這樣的家裏。

有一天一個女人給送來一本書,說我丈夫要的。丈夫從來不看書。晚上丈夫看了幾頁就放下了。我順手拿起來看,書名《轉法輪》,這書極特別。當看到「真善忍」三個字時,心裏一震,這正是我要找的,一鼓作氣把三百多頁的書看完。第二天,我像變了個人似的,心裏舒暢,渾身輕鬆,壓不住內心的喜悅,臉上有了好久沒見到的微笑。

之後,我像枯木逢春,如飢似渴的看書,還有其他的大法經書都看了幾遍。每天我都沐浴在大法中,用一顆善心對待周圍的一切。對丈夫的不良習慣,我也不生氣了,怨恨心也沒了。

我按書中說的做,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有矛盾找自己,做事先考慮別人。我悟到不應該看不起丈夫,應該感謝他才對,因為他是叫我償還業力提高心性的,是來成就我的。對強佔家產的那個人,我也不怨恨了,那人已家破人亡,他不到六十歲就死了,大兒子大年三十開車被撞死,他妻子和大兒媳都離家走了。我覺的他一家太可憐了。

丈夫看到我的變化,說我很善良。兩個叔伯妯娌種的地十來年白種,丈夫要自己種,兩個嫂子都不高興,不願給或少給。丈夫不平衡,我勸他說:嫂子給多少就要多少,不失不得,也可能哪一世欠人家的。最後我就依兩個嫂子說的把糾紛解決了,和兩個妯娌家和睦相處,關係更融洽。

還有一件事,改嫁的婆婆,七十多歲得了腦血栓,癱瘓在床,要回家養著。村裏人都覺的我不會讓她進家,家裏沒她一樣東西。我們結婚她沒在,孩子她沒看過。老了不能動了回來,沒人敢跟我說。最後丈夫跟我說了,我爽快的答應了,兩個大姑姐都說我心眼好。農村的風俗是老人的財產歸兒子。婆婆帶的金首飾讓大姑姐拿去了,二姑姐說大姑姐不懂事,丈夫氣的找大姑姐鬧事。我知道了去給大姑姐賠不是,回來勸丈夫不要生氣,我說:咱甚麼也不缺,姐姐喜歡就拿去吧。他說:你常想別人,誰想你?你就受氣吧,叫人欺負吧。不管遇到甚麼事,我都樂呵呵的,不與人爭鬥。他知道我會把事處理好。

通過不斷學法,我明白人來世是來修煉的,做善事,吃苦,受屈都是好事,是積德,有福報。做不好的事,傷害別人,是失德,要償還的。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丈夫現在變的知道找工作了,看得出他在克制自己的壞毛病。有時他幫我做真相資料,勸人退出黨團隊保平安。他得了福報:家傳的胃疼也好了,涼的剩的食物都能吃。他原來瘦的皮包骨,吃藥比吃飯還多,一米七八的個,才一百二十多斤,現在體重有一百五十斤。兒子沒打過防疫針,健康活潑,很少頭疼感冒看醫生。

我修煉大法十五年,更是無病一身輕。我已是五十多歲的人了,幾次摔跟頭平安無事。有兩次心急,眼睛也近視,頭重重的碰到水泥牆角上,有腦殼碰裂的感覺。我就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結果一點傷沒有,不怎麼疼,也沒出血。還有一次從電動三輪車栽下來,「啪」摔在馬路上,只是下巴蹭破點皮,其它一點傷沒有。村裏就有人從三輪車掉下來,摔死了。前幾年,本村有一個女人在門口摔倒了,住醫院花了幾萬元,回來又養了一年才好的。我摔了五、六次大跟頭,每次都像一攤泥被甩在地上,我一骨碌就爬起來。若不修煉法輪大法,不知現在成甚麼樣。

法輪大法能使人道德昇華,身體健康,社會安定,國家太平。希望還不了解法輪功的人,尤其那些聽信中共媒體欺騙宣傳從而仇恨法輪功的人,靜下心來,聽一聽法輪功修煉者的真實故事,你一生都不會後悔。

瘟疫來臨,危難將至,如何自救?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是最好的靈丹妙藥。這是千真萬確。希望眾生平安度過劫難,這是每個大法弟子的心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