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悅在葡萄收穫時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九日】

全家修煉大法 其樂融融

我很幸福,因為我們全家七人都修煉大法。外孫女五歲,外孫三歲,倆外孫多數時間住在我家裏,也都是大法小弟子。小姐弟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快樂成長,格外懂事。

大女兒婆家住湖南,小的外孫今年五歲,以前都是我帶著,去年,才到他媽媽那邊去。可他很喜歡住我這裏,常常跟媽媽說我要到奶奶家去。問他為甚麼?他說:奶奶家我有五個小弟弟,好玩極了。我家的一幅中堂畫上,有五個天上娃娃,他常說是他的弟弟。我讀《轉法輪》時,他看見了,就跑過來,雙手捧住《轉法輪》,親師父的法像,說:師父好!我學完法後,他就提醒我說:奶奶,這是大法書,要放好。意思是不能隨便放。他很愛背師父的詩詞,能背十九首師父的《洪吟》詩詞。

一天,丈夫(也是同修)騎三輪車帶我去幾十里外的鄉鎮上,買了防鳥雀的葡萄網,從堤上回來時,車一下翻在蓄洪區安全堤的堤坡上。丈夫沒事,我卻被扣在車廂裏,左腿到處都是淤青色,但不覺的疼,也不出血,第二天就幹活去了,一點也沒誤工。

第二天,是與同修一起給附近一家水廠拔草,突然一個東西頂住我的左肋部,當時非常痛,而且一拔草就更痛,勉強堅持了一天,第二天就沒去了。

我開始以為是歡喜心引起的麻煩,就清除歡喜心,後來猛然悟到這是舊勢力的干擾與迫害,就對丈夫同修說,我們發出強大正念,解體一切迫害,丈夫也悟到是干擾,我們就一起齊發正念,很快就好了。

丈夫同修從去年年初到現在為止,一直打坐,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一小時不覺的疼,如果有時間,他完全可以加長打坐時間。

在賣葡萄中修去利益心

我住在湖北江漢平原一個鄉村,除正常種田外,另外還種植一畝二分田的葡萄貼補生活。今年雨期特別長,雨下得特別大,葡萄比往年產量要少些,但比起別人家裏來,要強很多,這都是師父的恩賜。

種植葡萄要防鳥雀,需要用一張大網網住所有葡萄樹,別人家網住的鳥雀,都給殺死吃了,我們從來都是放飛了,放的時候,告訴它們,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今天被網在這裏,雖然沒有吃到東西,餓著肚子,但你們此生是來得救的,能聽到大法的福音是最值得的,你們就高高興興地去吧。這樣一說,鳥兒就鳴叫著高興地飛走了。

二零一九年夏天,賣了一個多月的葡萄,我是選在國道的林蔭下擺的葡萄攤點,和鄰鎮大型葡萄園的種植戶們連在一起,那裏路邊擺著很多葡萄攤點。每天清早,丈夫幫我就送一三輪車葡萄,開車近二十多里路到達目地地,下貨後,丈夫開車回家,我就開始賣。

來買葡萄的都是南北過往車輛的人,多是青年男女。我賣的是夏黑葡萄,是特別甜的一種葡萄。今年有一個奇特現象,就是每天清早出門時,我都是悶悶不樂的心情,一到目地地開始賣葡萄時,就感到很愉悅,這不是指我有了生意才高興的,而是看到有眾生來聽真相而高興。因為每當有人走到我的攤點前,我第一念就想:他(她)是來聽真相的,總是帶著滿臉的喜悅迎送客人。只要是下車買葡萄的我都給送大法真相護身符,簡短的講真相勸三退,一般都接受。有幾個高高興興地辦了三退。

當然整個過程中也有很磨心的事。一天,一位四十多歲的女士自我介紹說是我鎮的婦女主任,我熱情地讓她挑選,可過秤後,她只肯付二元五毛一斤,我是賣三元一斤,因為這年價格並不好,二元五選最好的葡萄實在是賣不起的,但她只肯出這個價,我雖然心裏苦,但也只好這樣了。她總共買了四十多斤九十多元錢的。剛一回去,她聽說別人的葡萄只二元錢一斤,她把葡萄放家裏又來了,這次稱了十多斤,只肯出二元錢一斤,儘管我幾次解釋說品種不同價格也有所不同,她像沒聽見似的,付了二十多元錢走人。我感到人間冷漠,世態炎涼,心裏一陣陳發酸,掙點苦力錢也這麼不容易啊。

過了些天,突然一輛車停在我攤前,一個男子的聲音朝我友好地打招呼:「哈嘍!」我一看副駕駛位上坐著的女士就是那位婦女主任,不免就帶了些先前的觀念。我搶先說:今天的葡萄差些呢!她爽快地說:差些就差些啦,沒事!我們這位(指她先生)在那頭就要買,我說就到那個婆婆那裏去買嘛,就把他給拉到你這裏來了。我說:謝謝。稱過後,沒等我開口,她就自行按二元錢一斤付了錢走了。

通過這件事,我心裏很感慨,作為修煉人是有師父看著的,不會讓我們真正損失甚麼東西,真正要去掉的就是這顆骯髒的利益之心。感恩師父巧妙安排,讓我明白了這些。

再去利益心

過了些天,一輛轎車停在我攤前,下來一個小伙子,染著灰白色的頭髮,紋了身,乍一看,我心裏嚇得直發怵。他先稱了一包,二十一元錢,再又稱了一包,二十三元錢。他跟我說:優惠點嘛!我說:給你加兩串葡萄,二十五元錢,行嗎?兩串葡萄有兩斤多,他連忙給我付錢,他說,我只有十五元現金了,我給您掃微信,他又從微信付了十元錢,我幫他把兩大包葡萄抱上了車。他將車一啟動,說了聲:謝謝了。等他車啟動時,我猛然想起:他還沒付先稱的二十一元錢,但車已開走了。我心裏十分沮喪,想著自己怎麼這麼窩囊,還被這樣的人給算計了,心裏真是憤憤不平。

我腦子裏翻江倒海的,就連葡萄也沒人來問津。我時不時的又自己勸自己,想這麼多幹啥?隨他去吧!不就損失點錢嗎?可剛想完,又翻出來了,就這樣折騰了一個多小時,這才猛然想起我是修煉人哪!天底下哪有偶然的事情?說不定是我以前欠人家的呢,今天用這種形式還了,這不是大好事嗎?欠債要還嘛,不然怎麼跟師父回天國?剛這樣一想,心就異常地平靜了,感到格外舒心。

這時買葡萄的也來了,一個外鄉鎮的開車一百多里專程來我這裏買葡萄,說我的葡萄最好吃了。將我攤上的葡萄全買完了還不夠,又開車去我家裏買了一些,共買了二百八十多元錢的葡萄。那天早早就收攤了,比平時還多賣了一些錢。

師父說:「廟裏邊修煉和在深山老林裏修煉,是讓你完全與常人社會隔絕,強制的讓你失去常人中的這顆心,從物質利益上不讓你得到,從而讓你失。在常人中修煉的人不這樣走,要求就在常人的這種生活狀態當中怎樣把它看淡,當然這很難,這也是我們這一法門最關鍵的東西。」[1]「我們在失的過程當中,我們真正失去的就是那種不好的東西。」[1]

我心裏十分高興,修煉真好,真能做到坦然而捨後,就只有收穫。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