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家母來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六日】我是一名暫住在南方的女性法輪大法弟子,今年快五十歲了。今年年初的時候,我的親家母從北方老家過來了,下面我與大家交流一下我與她的故事。

一、親家母初來乍到

親家母是一個淳樸的鄉下人,她六十開外,人很黑瘦,從小沒上過一天學,一字不識。親家母這次來,是來幫我帶小外孫的。小外孫快兩歲了,一直都是我在幫女兒、女婿帶著。

說實話,親家母來了,並沒有幫我減輕多少帶孩子與做家務活的壓力,反而給我額外的增加了很多壓力與擔憂。但是,我要好好感謝我的親家母,因為她的到來,使我發現並修去我最大的人心,那就是看不上別人的心,它是一顆最不好的心──妒嫉心。

其實,親家母過來之前,女兒就告訴過我,說她婆婆因為幾十年來生活的環境不同,又不識字,來了並幫不了甚麼忙。但是我心裏一直隱藏著一顆很深的不平的心,覺的自己捨棄工作幫女兒、女婿帶孩子,在這吃苦又受累,她作為奶奶卻在老家舒舒服服的過好日子。這個不平也是妒嫉心,只是自己沒有發現它。所以我堅持讓女婿過完年把他媽帶過來,美其名曰是:讓外孫子認認奶奶。

親家母還沒來之前,我在心裏告訴自己,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一定要對人家好,把大法的美好帶給她。我也經常教育女兒要孝敬公婆。親家母來了之後,我儘量的對她好:睡覺前我幫她鋪床;她的頭髮長了,我帶她去理髮;我關心她每天的飲食,是否吃飽、吃好,因為她是北方人,平時在家以麵食為主,我就儘量每餐給她蒸饅頭吃;她的鞋子脫膠了,我買來最好的膠水幫她粘上。她不會做南方飯菜,所以她來了之後,每餐還是我做飯,每天我還是像以前那樣帶孩子、做各種家務活。親家母剛來的時候,真的就像個小孩一樣,甚麼都不懂。開始,我很耐心的教她,教她最基本的:怎麼坐電梯,怎麼使用電飯煲,怎麼用洗衣機,帶她熟悉周圍的環境,怎麼找回家的路等等,不厭其煩一遍遍的教。

二、心不正 人心出

但是,沒想到比我想像的要糟糕的多。一個月過去了,親家母還是甚麼都沒學會,甚麼都記不住。比如坐電梯,教了她好多次,上樓按樓層數字「9」,下樓按「1」,還要看屏幕顯示,她卻老是記不住,有時找半天找不著數字,有時把「6」認作「9」,說是一樣,有時還沒到就跟著別人走出電梯了,有時電梯門開了還慢慢悠悠的,差點被電梯夾住;比如用電飯煲煮飯,我教她淘好米後按中間那個鍵,她卻記不住,老是按最後那個鍵;比如用洗衣機,我教她先打開電源開關,再按水位鍵,再按開始鍵,她老是記錯順序,有時好不容易按對了,都快洗好了,她不小心把手觸到按鍵上,把電源給關掉了,又得重新來一遍。有時候還幫倒忙,比如洗奶瓶把奶瓶給洗壞了等等,真讓人哭笑不得。帶孩子就更不用說了,因她不識字,不認識奶瓶上的刻度,不會配比水與奶粉的比例,所以孩子餓了她也沖不了奶粉。因為她不會說普通話,講老家話孫子聽不懂,吃、喝、拉、撒、睡都不要奶奶。總之,她來了能做的事情基本就是洗洗碗、拖拖地,其它甚麼都幹不了。而且她是個慢性子,做這點事情要花費的時間是我的好幾倍。出門就更別提了,我要帶好孫子,還得時時看著她,怕一不留神走丟了,還得到處找她。

我的信心和耐心漸漸的磨去了,慢慢的我就不再教她了,不指望她了。我也很少與她說話了,我們每天在一起相處時的氣氛也漸漸變的僵硬起來。女兒也開始時不時在我面前數落她婆婆啥也幹不了,剛開始我還制止她,說你婆婆不容易,老倆口一字不識把幾個孩子拉扯大,還供兒子上了大學,你不能這樣說她,要孝敬她。時間長了,我也時常冒出來和女兒一樣的想法,抱怨她真差勁,看不上她,她做甚麼都看不上,甚至開始看她都不順眼,覺的她還不如回老家去。有一次,竟忘記了自己是修煉人,跟女兒隨聲附和,在親家母背後數落她一大堆的不是:教給她的東西一會都忘了;帶孩子一點安全意識都沒有,孩子摸水呀、電呀那些危險的東西,她也不懂制止;孩子愛爬高,她不把他抱下來,也不知道站在後面護著;帶孩子到外面玩時,車多、人多,孩子到處跑,她也不知道跟著、拽著;光洗個碗,還洗不乾淨,碗上面都是油,拿在手裏都滑;出門稍微遠幾步,就找不到回家的路;看著孩子,還得看著她;幫孩子洗個澡手可真重,把孩子身上都搓紅了,孩子都弄哭了……抱怨了一通,心裏憋著的東西倒出來,一下覺的舒服極了。

三、師父點悟向內找

可是第二天,我滿嘴的牙痛的不行,牙齦都腫了,飯也吃不了,話也說不了。這時,我才猛然警醒,意識到自己錯了,我想到我們大法師父教導我們的向內找的法理,我說的不都是看不慣、看不上她的話嗎?這不是妒嫉心嗎?!這不是最不好的一顆心嗎?難怪我滿嘴的牙齦都腫了!是師父在點悟我!我對師父法像雙手合十:師父,弟子錯了!弟子一定謹記師父教誨,不要這個妒嫉心。

師父教導我們:「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1]我是個修煉人,應該按師父教我們的,時時修自己的心,不能跟常人一樣,在背後說別人壞話。做任何事情都要為別人著想。事實上,當我認識到這一點後,女兒也不再在我面前說她婆婆了,是因為我有這顆看不上別人的心,所以女兒在我面前才會有這樣的表現。女兒也是在修煉環境中長大的孩子,也懂得一些大法法理,懂的按大法歸正自己。當我告訴她,奶奶鞋子壞了,她立即就給她買,還主動給婆婆添加衣物。我還找到自己當時執意要女婿帶親家母過來的動機也是出於妒嫉心。每當它再次冒出來時,我都抑制它、排斥它,當我悟到並逐漸修去這個妒嫉心時,我的牙幾天就好了。但是當我一不注意又說了這些話,或安逸心冒出來時,牙痛就又捲土重來,真是痛的刻骨銘心,也使我長記性了。我告訴自己再也不能這樣了。

四、修去人心,柳暗花明

在日常生活中,這個妒嫉心會時時冒出來,就像師父講的:「因為妒嫉心在中國表現的極其強烈,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2]比如,一次我們一家人出去外面吃飯,我像往常一樣在餵著孫子,他們都在吃,女兒卻還給她婆婆夾菜,沒給我夾,當時心裏的不平又冒出來。但是我很快就能發現它,不要它,我是修大法的,師父讓我們做到先他後我。心裏馬上就平靜下來,覺的女兒做的對,並為她能孝敬婆婆而高興。

心裏擰著的勁兒解開了,我再看親家母就順眼了,一下看到了她的很多優點:她非常的節儉,剩飯剩菜一點都捨不得倒掉,留著自己下頓吃,連客人吃過的剩飯都捨不得倒掉,好吃的菜都留給別人吃;她勤勞,甚麼事情都搶著幹,她來了之後,家裏洗碗、拖地這些活都是她在幹,我幾乎沒幹過;她還很善良,不貪佔別人的任何東西等。我們相處的氣氛又融洽了,沒事經常跟她聊聊天,她家裏甚麼事情也都愛跟我說。親家母拉著我的手,流著眼淚對我說:「我怎麼這麼好的福氣呢?幾千里找到你這麼好的一個妹妹!我把我這兒子就交給你了,我放心!」我對她說,我以前也不好,也與自己婆家人有矛盾,怨恨他們不給我帶孩子、挑撥我們夫妻關係。我是因為修煉大法才變的這麼好的,我也不再恨他們。我給她講大法真相,教她念「法輪大法好」,她就跟著一字一字的念。她還說:「我來了啥也做不了,幫不了你的忙,淨看你忙了。」我就跟她說,你不用做甚麼,這裏就是你的家,你老家裏要沒事就在這邊住著,每天看看孫子,身體好就行。她又說:「我也不會做飯,應該我做給你吃。」我對她說:「我們誰做飯都是一樣的,我們比親姐妹還親,你年齡比我大,我做給你吃是應該的。」她很感動。也有人問我,你親家母來了,誰做飯,處不處的好。我坦誠對她們說,我們相處很好,她來了還是我做飯。

在我們小區住著的人,有些家裏是外婆和奶奶一起帶孩子的,也有換班帶的,但很多相處不好,婆媳矛盾多多,奶奶與外婆矛盾多多,互相說對方不好的,甚至吵鬧、打架的都有,屢見不鮮。這也都是由於看不慣別人,覺的自己付出的多,自己幹甚麼甚麼行,比別人做的好,這些都是妒嫉心造成的。但是我們修煉人沒有這種事情發生,因為我們是修大法的,遇事會用大法法理去修正自己。所以親家母來了已兩個多月了,我們沒有發生任何矛盾,加上孫子一共六人,在一起和睦相處,偶爾女兒對婆婆出言不遜,或語氣重了,我都會制止並教育她。還跟親家母道歉,說是因為我沒有教好她 ,你別見怪,她說沒事,也不跟女兒計較。我的心去掉了,現在親家母也學會洗衣服、燒開水、坐電梯了!

親家母剛來時,小外孫不要她,奶奶抱他就抓她的頭髮,我就慢慢的教他,這是你奶奶,是爸爸的媽媽,奶奶愛你,你不可以抓奶奶。我讓孩子跟奶奶多親近,早上起床看見奶奶,就教他對奶奶說,奶奶早上好!孩子跟我親親,我就叫孩子跟奶奶也親親,他就把小腦袋也頂到奶奶額頭上。最近孩子開始不再像以前那樣只黏著我一個人了,有時也會主動找奶奶了,奶奶別提多高興了!

覺的別人不如自己,就看別人不順眼、看不慣別人、瞧不起別人,覺的自己不如別人,就嫉妒別人,這就是妒嫉心,是修煉人必須要去掉的人心,師父說:「妒嫉心這個問題很嚴重,因為它直接牽扯到我們能不能夠修圓滿的問題。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過去大家可能聽說過,阿彌陀佛講帶業往生,妒嫉心要不去可不行。其它方面差一點,小來小去的帶業往生,再修煉,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絕對不行。今天我跟煉功人講,你可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你想要達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所以我們把它拿出來單講。」[2]

當然,在親家母來了之後,不僅暴露出了我的妒嫉心,還暴露出了我其它的一些人心,如:抱怨心,急躁心,顯示心,還有對小外孫的情等,都是要修去的。所以我非常感謝我的親家母的到來,讓我發現這麼多的人心。更感謝師父的精心安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