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生活中放下名利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七日】我今年五十歲,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佛法。二十多年來,在大法法理的指引下,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變化,從一個滿身業力、有著各種執著心和煩惱的常人成為一個身體健康、心靈不斷被淨化和提升的修煉者。

修煉大法前,我身體不太好,因為十幾年的慢性鼻炎和心律不齊,使我常常喘長氣和睏倦。而且我以前練過多種功法,身體所帶的信息很亂,每天早上醒來就覺的身子發沉,腹內酸脹。修煉大法後,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我身體發生了很大變化,以前包括呼吸、心律等所有不正常的症狀全部消失。早晨醒來身體是輕鬆的、舒服的。二十年來,我身體一直保持健康,精力充沛,身邊的人有目共睹。

我身上發生過兩件神奇的事。一個是二零零六年單位組織體檢,大夫誤判我是「乙肝病毒攜帶者」,後經醫院複診,結論是我確實感染了乙肝病毒,但體內產生強大抗體殺死了病毒,並終身免疫;第二個是在抄寫大法經書《轉法輪》時,無求自得,我的花眼恢復了正常。

修煉大法不但讓我在身體方面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師父講的博大精深的法理更是將我從泥潭中撈起,讓我的心靈能夠不斷淨化提升,返本歸真。

修煉大法前,由於在常人社會中耳濡目染,加上自己的成長經驗,形成了很多不正確的觀念,也產生了很多對名、利、情的執著。如果不修煉,自己意識不到甚麼是執著,反而會認為那些執著是正常的,是作為人生存應該有的。修煉大法後,才明白正是在這名、利、情驅使下,在不正確觀念引導下,我們把錯的當成對的,把壞的當成好的,不但不放棄執著,還在強化那些執著,造下了很多業力,導致精神和身體上痛苦卻不明究竟。

修煉大法後,隨著學法的深入和對法理的踐行,我在逐漸放下一些在常人中形成的很強的執著。也感受到放下執著後的輕鬆和愉悅。

去掉色慾心

我丈夫未修煉大法,但我覺的他是上天派來魔煉我的,同時也是保護我的。從結婚起,很多事情他都和我擰著勁,說話故意嗆著我。隨著我心的容量的擴大,我不再強調自己,家庭氛圍越來越和諧,儘管還會有意見分歧,我也只是平和的闡述自己的觀點,不帶情緒了,而他對我的信仰也越來越尊重。

丈夫在年輕時對夫妻之事就看得很淡,反倒顯得我這個修煉人有些執著了。我想,一個常人色慾之心都那麼淡,我更應該放淡。一天,我女兒沒在家。因為女兒天生膽小,晚上睡覺都是由我或丈夫陪著。她不在家,我終於有了和丈夫獨處的機會。我來到先生的房間,暗示他今晚的時光好難得。正跟先生說著話,突然間我覺的我家的屋子亮了一下,我彷彿看見一個很高大的人站在門口。

我分不清是我眼睛看到的還是腦子裏顯現的。此時我的思想和身體突然變的空寂,沒有語言能形容。但能感覺到溫暖的能量在身體裏慢慢充盈,像海洋一樣在身體裏起伏。過了一會,我和丈夫說:「對不起,我錯了!」然後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從那以後,我對夫妻之事再無想法。丈夫主動問:要不要到醫院看看,是不是病了?我說,這是修煉狀態,不是病。

這十多年來,我和丈夫從未因此事發生過矛盾,也沒有煩惱。回想起那天身體的感受,我悟到是師父看到我想去色慾的心非常堅定,幫助我拿掉了那個不好的物質,再次拜謝師尊!

去掉求名之心

因為成長經歷,自己形成了比較要強的性格。希望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能把事情儘量做好,喜歡聽別人誇獎,也很有榮譽感。這就是對「名」的執著。

修煉後,憑借在大法中獲得的能力以及旺盛的精力,在工作中取得了一些成績,獲得了一些榮譽。但同時也讓我那個求「名」的心在這個過程中得到加強而不自知。二零零五年,我們單位評選一個「某某人才」榮譽,由於我所在部門具有評價資格的人較少,作為候選人的我得票靠後。結果公布後,我那個求「名」的心受不了了,躲在沒人的房間哭了很長時間。我在委屈的同時看見了自己那個強烈的求名之心,如果不是這次落選,自己都意識不到。

雖然心裏難受,但我必須控制自己,去掉這個執著心。有一位好朋友知道我修大法,知道修煉人有標準,我就跟他說了這件事,我一邊哭一邊反省:是我不好,我難受是因為我有名利心,我有妒嫉心。我請你做個見證,我以後再也不會為了「名」掉一滴淚。從那後,我真的不再為名動心。無論是獲得榮譽還是別人的誇讚,但我的心態都是來之不喜,失之不惜,甚至兩次推卻榮譽讓給他人。

去掉利益之心

因為修煉大法,明白師父講的「失與得」的關係,所以在法的指導下,也要求自己放下利益之心。但是並不是每件事當時都能做的那麼好,總是在摔摔打打中反省、提高。

有一次我在學法時,看到師父的講法:「我們要求失去的是常人的那顆心,是那顆執著不放的心,要能夠失去你認為重要的東西,能夠失去你認為不能拋棄的東西,這是真失。」[1]

讀到這段法時,我內心一震,我問自己:修煉這麼多年,我能做到師父法中講的「真失」嗎?經過反思,我決定糾正以前自己做錯的一件事:二零零零年初,一位友人帶著家人來到我家,勸說我和丈夫買一支她說一定會漲的股票,事實上友人是替親屬募集資金。我表示不炒股,但礙於情面勉強從幾萬元積蓄中拿出一萬元給她。後來這支股票一路跌到百分之五十,我跟友人說想把炒股的錢拿回來,友人非常善良,還我一萬元。但她並沒有拋售股票,而是拿自己的錢給我的,相當於她替我承擔了股票損失的那部份。

我對友人一直有虧欠的感覺,也曾想過返給她一部份錢。但是另一個聲音說:我本來就是不情願的,是被迫的,丈夫甚至說我是「被騙」的。當然以我對友人的了解,她絕對是善意,但我「的確是不情願的」,這讓我找到心安理得的藉口,所以一直沒有那麼做。這次通過讀師父的這段法,我找到了那個隱藏很深的利益之心,我決定去掉它。我找到友人,返給她五千元,並向她表示了歉意。

巧的是,我有一位同事在二零零八年因家有急難從我這裏借走八千元錢,後來離職,很多年都沒還。當我決定把五千元返給友人時,僅過幾天,那個離職的同事忽然打電話約我吃飯,然後把八千元還給了我。這兩件事一前一後讓我覺的很有趣:我欠她,他欠我;我還她,他還我。人真的不能有虧欠,得與失不在表面啊。

去掉怨恨之心

師父多次講法中都要求大法弟子遇事要向內找,這是師父教給我們提高心性的法寶。儘管知道這個道理,但有時遇到問題還是本能地先看別人不看自己,越固守自己,自己離法的標準、離正念越遠,直到摔了跟頭才猛然醒悟。

我發現「怨恨心」是最容易產生的。當名、利、情被傷害的時候、當求而不得的時候、當觀念甚至習慣被違逆的時候,都可能產生怨恨心。而這怨恨心又容易被「我有理,他不對」的委屈的心理掩蓋,並在委屈的土壤裏滋生壯大。

我有一次親身經歷,讓我去掉了隱藏很深的「怨恨心」。我有一個同事,我對她幫助很大。後來了解到她家人在社區負責監視大法弟子,她本人不但不接受真相,反而積極入黨,這使我很反感。我漸漸疏遠她。她感受到我的冷落,在工作上表現出懈怠,遇到困難就推脫,還讓同事對我產生誤解。有一次我休假去外地,她說遇到問題解決不了,我只好提前回來。我心裏對她有怨氣,但表面如常。

後來我離開那個部門,決定在內心裏把她放下,無怨無恨。我以為我做到了,但實際上沒有。有一天,我聽說她被扣了很多錢,心中竟生出了快意。我當時就問自己:「不是放下怨恨了嗎,怎麼很享受這種幸災樂禍的感覺呢?」可是我沒有制止自己,任腦海翻騰出許多我們過往的場景,那種重新翻出來的怨和絲絲快意交織在一起讓我失去正念。

第二天,我覺的身體難受,發起無名燒。我馬上意識到發燒不是偶然,是我心不正、有怨恨心導致的。我深刻反省自己:我不該怨恨我的同事,是我正念不足、威德不夠讓她不能夠接受真相;是我改變了對她的熱情和信賴,給她造成了內心的痛苦,她對我的種種行為,皆是因我而起,我應該感到慚愧才對,怎麼能怨別人、而且毫無慈悲心的幸災樂禍呢?我發燒燒了一整天,第二天才恢復正常。

接下來連續兩個晚上我都夢見了我的這位同事,夢中我找到了相識如初的那種感覺,我知道她代表的那個「怨」從我的腦中走出去了。

法中熔煉 正念正行

師尊教導我們:「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2]。在師父的教導下,在工作和生活中,我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做一個超越常人的修煉者。

二零零五年,我們單位效益不好,對員工只開基本工資,績效延後。這些員工大多家境一般,有的生活捉襟見肘。我理解員工和公司的難處,在公司同意的情況下,我拿出家中積蓄,給我部門三十多名員工計算績效,按月發放,共發了五個月。雖然每人每月只有幾百元,但卻溫暖人心。第六個月公司難關度過,把錢補給了我。

因為工作關係,我曾經與十幾支工程隊打交道。這些施工單位能否有資格承包工程,我是第一關。師父在法中講過:「有些人為了某種個人利益,把本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通過不正當手段得來,他以為佔了便宜,事實上他所得來的利益是用德和人家交換來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對於煉功人要從功上減;對於不煉功的人要從壽命上減,或從其它方面減。總之,這筆賬總是要算的,這是天理所在。」[1]。我遵守師父法的要求,嚴守心性,他們送禮金、購物卡、化妝品,我都一一拒絕,對待他們公正公平,沒有私心。

有一次,一個工程隊負責人對我一點沒有難為他表示萬分感謝,他說他在外面處處低頭,當我告訴他我是修煉人和大法的美好時,他感慨的說:「怪不得你與眾不同!」

二零零七年中國年,一個和我部門有較多來往的人給我扔下一個紅包就走了,裏面裝二千元錢。我找到他的公司,把錢退給他,給他講了大法真相和修煉人的標準。他十分感動。他說每年過節他都要挨個拜「廟門」,不拜不好辦事,有的還主動跟他要,沒有見過像我這樣的。

在處理家庭關係上,我也按照師父講的法去做。丈夫家是個大家族,兄弟姐妹眾多。因為在大法修煉中明白了很多道理,所以多年來,我們相處融洽,從未發生利益紛爭。丈夫的兄、嫂曾經下崗(失業)再就業,家境不太好,孩子上學、找工作的錢都是婆婆拿的。公婆住在我家買的一個小房裏,把自己名下的房產給了哥哥。因為有法的指導,我作為弟媳,從來沒有心裏不平衡。婆婆去世後,我主動要求承擔所有喪葬費用。丈夫和其他姐姐一起放棄了財產繼承權,全部財產都給了哥哥,丈夫徵求我的意見,我十分支持。丈夫的姐姐們對我的為人一直稱道,在一次婚禮上,姐姐向她的朋友介紹說:「我這個弟妹可好了,可大度了!」

通過大法修煉,我獲得了身體健康,心靈提升。師父說:「相由心生」[3]。我的相貌也發生了細微的改變。有一天我女兒對我說:「媽媽,剛才我端詳你,怎麼感覺你年輕了?」還有一位同事,在我說話時突然說:「姐,你長相變了。」有一個相交二十多年的姐姐說:「我發現你長相變了,五官長的順溜了。看看大街上走的這些人,一看你面相就很善,很平和。」我知道這是修煉大法帶給我內心的美好改變了相貌。

但是這些年的修煉也不是一帆風順,也面臨著考驗。因為工作好、員工口碑好,從二零零六年開始,單位就幾次要求我入黨,我都拒絕了,甚至失去晉職的機會我也不和共產黨同流合污。有一次領導為此在壓力下說要辭退我,我也沒有動心。近幾年,公司每年「七﹒一」要開黨員會,我作為非黨員卻也非要我參加不可,而且座位靠前。會中要求全體對黨旗宣誓,我不舉手,發正念清除邪惡。第二年把我安排到最後一排,這次宣誓我連站都沒站起來。第三年就不再要求我參加了。

以上是我在修煉過程中的一些心得,也是在同修的鼓勵下寫的。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有時關過的好,有時過的不好;有時精進,有時懈怠;有時執著強些,有時執著弱一些,摔摔打打走到今天。如果不是走入修煉,我也會和常人一樣陷於人間榮辱沉浮,永無出頭之日;如果不是師父慈悲不放棄我,我也許在摔倒後一蹶不振,失去這萬古機緣。大法讓我擁有健康的身心,大法讓我走上返本歸真之路。我感謝師父慈悲救度,感謝大法苦海導航。我的親身經歷讓我由衷的想向世人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再次感謝師父!
謝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