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修煉中的漏 跳出情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我修煉大法已有十多年了。十多年的修煉中,有欣慰,也有苦澀。以前覺的修煉容易,只要願意放下自我,就沒有問題,現在我才覺的修煉真的很難,如果放不下人骨子裏形成的那些東西,是根本修煉不出來的。

我有幸得到了大法,成為大法弟子,所以我不願辜負慈悲偉大的師父,不想辜負自己大法弟子的神聖稱謂,願意在大法中修煉自己,歸正自己,不辱使命,助師正法!

人生生世世都是在情中泡大的,它雖然看不見也摸不著,但是它卻像一張無形的網,把你包裹得緊緊的,還讓你感覺到是很正常的。其實修煉人都知道,那是舊勢力強加給人的,特別是修煉的人,當你還認識不到它是執著、還自以為是的時候,那就是舊勢力下手加強你執著的時候。師父說:「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1]

師父講的法理非常清晰,當人是可以這樣的,可是對於修煉人來講,就不能用人的理來要求自己了。十多年來,我一直在排斥自己的兒孫情,只是對他們好,善待他們,還以為自己修得差不多呢。誰能料到情在不同的層次有它不同的表現形式,讓人難以分辨。

我有兩個很乖巧的小外孫,因為他們父母都比較忙,所以主要是他們的奶奶和爺爺帶他們,奶奶帶孫子很辛苦,雖然女婿擔心我,不讓我帶外孫子,可我也要慈悲對待他們。為了處理好這個家關係,於是每到週末,我都要去女兒家幫幫忙,替換一下孩子的奶奶,因為我是修煉人,不能白吃、白住呀,所以會順便買一些時蔬、肉類、水果、點心等,給他們做點好吃的。每次我去,兩個外孫都很開心,晚上兩個孩子都要求跟我一起睡覺,要我給他們講故事,我也是藉這個機會,給他們講大法的神奇故事,講傳統故事等等。

孩子的爺爺、奶奶都是脾氣倔強的人,不相信大法,說:大法書是寫得好,但是現在生活這麼好,你們不該反對中共,還說我「忘本」。怎麼跟他們講都聽不進去,還經常亂教孫子們,怕我給孩子們講大法的事。我怕他們把孩子帶偏,一著急,也就默許了孩子要跟我一起睡覺的要求。因為是孩子們自己的要求,當爺爺奶奶的也無可奈何,爺爺甚至還偷聽我跟孫子之間的講話,以為我要跟他們爭孫子。

一段時間以後,矛盾來了,孩子的奶奶不高興了,嘴裏嚷道:「外婆一來,你們就不要我了,等外婆走了,我也不管你們了!」我對親家母說:「我是覺的你們平時帶孩子很辛苦,我來了是想讓您倆多休息休息嘛。家務事我來做,沒關係。我沒有經常在孩子們身邊,所以他們才會這樣。」我一邊安慰她,一邊為自己開脫。

我心裏想:你們不相信大法,你們也不能不讓孫子不相信大法呀,他們也是我的外孫子,一週才跟我睡兩個晚上,你們就不高興了,這個家也有我的支撐啊!

後面的念頭一出,我也感覺到自己不對勁,我是個修煉人,怎麼能跟一個常人計較這種事情呢?小孫子是爺爺、奶奶最看重的孩子,因為他們不相信大法,我就把他們與孩子分割開?這不是一個修煉人應該做的。

「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2]為了糾正這種做法,我就在倆孩子睡著後,再抱到他們的爺爺、奶奶的房間裏。這倆人可高興了,打那以後就再也不說甚麼了,也不擔心我要跟他們爭孫子了。

小傢伙早上醒來就問我:「外婆,我不是跟你一起在睡覺嗎?怎麼醒來在婆婆床上?」(當地的習慣奶奶稱「婆婆」,姥姥稱「外婆」)我跟親家母只是相對而笑。這件事平息之後,我也沒有往下挖根。

不久,我發現孩子們開始粘我,爭著要我,週末還盼著我早一點回去,不僅睡覺要爭著跟我挨在一起睡,一個說:「我要跟外婆挨在一起睡!」另一個也說:「我也要跟外婆挨在一起睡!」互不相讓,搞得我無法應對。而且外出坐車都爭著想讓我抱,不要婆婆抱,有時甚至都爭得哭。女兒生氣的罵到:「是個金寶嗎?爭甚麼爭!」

我沒有回答,還以為是修煉人帶的場好,他們願意跟我在一起。可是靜下心來仔細找一找,發現是我錯了,儘管我平時認為自己的情不重,可是因為他們相信大法,能聽真相,根基也很好,還能雙盤,我心裏確實高興,把外孫子們看重了。

修煉人講看淡,我把他們看重了不就是情嗎?而且還派生出了不平的心和歡喜心,再挖下去就是妒嫉心了。這個漏可不小啊!師父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我問自己:我是個修煉人,我能要人中這些骯髒的東西嗎?回答是肯定的,不要!我想:我要是不放棄人中這些骯髒的東西,跳不出情的圈子,我可能真的修煉不了。因為情是修煉中的大忌,過去任何修煉是這樣,大法修煉也是如此。他們的表現,其實就是我歡喜心招來的魔的干擾。我用大法法理對照自己,覺的自己很差勁,我在心裏對自己說:「我是大法弟子,生生世世為尋找這個法,吃了不少苦,現在我得到了,我一定要珍惜。」

一天晚上,大概十一點過吧,因為家庭瑣事,我說了女兒幾句,結果,她非常激動的走進我住的房間,用手指著我大聲吼叫的說:「你一天就像工作人員上班刷卡一樣,週末你就來了,週一你又走了,有事也找不到你。這個家,你要是不想來,你可以不來!」說完,氣勢洶洶的把孩子們從我身邊拽走了,不准他們跟我一起睡覺。我被女兒突然出現的這個陣勢和這番話搞懵了,我控制著自己難過的情緒沒有動怒,心裏反而平靜下來了。

師父說:「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3]心想:這下好了,全都放下!都走吧,沒有關係,我不需要這些!我開始思考問題:以前都是我說了算,女兒今天咋了,發這麼大的火,是我哪裏做錯了?我說的話在理啊,她為甚麼要發那麼大的火?難道是業力落在她那兒,讓她難受了?是她在替我承受?想到這些,我在心裏對女兒說:對不起,都是媽的錯,是媽沒做好,讓你受罪了。

我想還是學法吧,我打開《轉法輪》一看,哇,滿篇書的字都是亮晶晶的,就像白金一樣,再翻幾頁還是一樣。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是師父讓我過了這麼大的一個心性關。我眼裏含著淚水,不停的謝過師父。我在心裏鼓勵自己,一定要突破這個難關,徹底放下對兒孫情的執著,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

其實我在轉變,女兒也變了,也許是後悔不該對我發那麼大的火吧,她和女婿在我住的房間外面走來走去,可能是擔心怕我半夜離開她家回自己的家。以前我脾氣倔,可能會這樣做。他們見我在學法,也就安心休息去了。

是徹底轉變觀念的時候了,我在心裏想:兒孫只是跟我緣份很大的眾生,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我跟他們只是救度和被救度的關係。我對他們好,為他們著想,是慈悲他們,不是情。情是常人中最骯髒的東西,我不需要,我要把這個兒孫情徹底修去。我要修補好我修煉中的這個漏。

心性上的轉變,身體也變的輕鬆多了。那天晚上我讀《轉法輪》,一直讀到早上煉功時間,卻一點睏意也沒有。

從那以後,孫子們也不再那麼粘我了,晚上睡覺,該睡哪兒睡哪,早上起床之後還會對我示好,我告訴他們的真相,他們也會聽,他們都說:「外婆是我們的朋友。」

因為我常常為親家母一家著想,家務事都爭著幹,名利錢財都看淡,做到了明明白白的吃虧和明明白白的吃苦,這一切可能對他們有所觸動,一次親家母問我:「你不修煉,你能做到這樣嗎?」我說:「做不到。是大法教我做好人,遇事要為別人著想。」她沒再吱聲。

我想,你不相信大法,我按大法的要求自己先做好,讓她自己去感受好了。最後她還是說我好,比她姊妹好,對我放心,有甚麼好吃的,也要等我回去後再吃,還想跟我生活在一起,說可以互相照應。

我是大法造就的粒子,說我好,不就是承認大法好嗎?女兒、女婿雖然現在還有些擔心,但不再反對我修煉了。我想這些都是大法的威力,是大法讓這個家和樂融融。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