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學員:看完神韻之後實修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二零一七年年底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是一名市場銷售員,由於工作時間又長又累,每天的睡眠時間總是不夠。下班後,還要學法煉功,所以初期學法並不順利。一拿起書,讀不了幾頁就犯睏,業力阻擋著我的修煉。

有一段時間,我沒有學法煉功。一次,夢境中有個「我」生氣的大喊:「我要煉功、我要煉功!」把我吵醒了。師父說:「副元神想修煉,可是主元神不想修煉也沒有辦法。」[1]我悟到,得法不易,不精進實修,連副元神都著急了吧?

這種情況一直到去年看完神韻,才有了翻天覆地的改變。我也是近一年才開始實修的。我沒法準確的用常人的語言形容,觀看神韻演出的時候,我感到全身的汗毛孔都張開了,每個音符好似都在洗去我一層層厚重的執著心、業力。金光閃閃的舞蹈,舞動著的都是功、都是法啊!那個被生生世世業力埋沒的真我甦醒了。我這才明白為甚麼老同修總跟我說:「神韻是救人的,神韻是救人的。」

這之後,我決心把熱門手機遊戲戒了,不再成天抱著手機點那些沒意義的東西了。我可以好好吃飯;搭乘捷運時能背一段法;長期嗜酒的我也戒酒了。甚麼KTV喝酒唱歌、甚麼電玩遊戲,我通通沒興趣了,脾氣個性也變好了,常人朋友也感到不可思議,一直認為離不開的癮好,竟然能那麼輕鬆的戒除了。

這期間,師父開始管我了。記得剛戒電玩時,我對遊戲的執著心還很重。有一次,剛參加完一個大型法會交流,心想今天整天覺的自己很不錯了,該放鬆一下,就一人去了家火鍋店。才坐下,就忍不住又開始玩電玩,想一邊吃一邊玩一會兒。誰知鄰桌有個十幾歲的小孩突然撞了我一下,我瞄了一下不以為意。過一會兒,這孩子拿菜拿碗的,又撞了我的後背、頭好幾次。

我開始覺的煩,心想:「他的父母怎都不管管他呢?」這時,突然腦子「嗡」一下,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還玩、還在玩?」讓這個小男孩朝我的頭上、背上打,嚇的我立刻關掉了遊戲。為了徹底戒玩,我退出了遊戲群組,卸載了遊戲軟件。

做市場的工作要很早起床,所以我都是晚上學法和煉功。以前,能多睡一會兒就貪睡一會兒。現在我每天學法一講。五套功法有時煉不上了,我就凌晨兩、三點補上一兩個小時。神奇的是,以前只要熬夜,第二天就會頭暈、精神渙散。但我現在熬夜學法、煉功,第二天卻精力充沛。有時加上學各地講法,很晚才睡。一覺醒來,才過了兩、三個小時,還有好幾個小時才要上班。師父說:「現在科學認為時間是有場存在的,不在時間場的範圍之內就不受時間的制約。」[1]我感覺好像有一種力量將時間推移了。我悟到是慈悲的師父呵護著我,讓我在另一個時間場睡飽了。

前幾天,工作時傷了腰脊,不能彎腰,夜裏痛到無法翻身。我就發正念清除自己空間場內的一切不正確狀態。求師父加持我,讓我能煉功和工作,並在最痛的第一天就堅持煉完了一個小時的第五套功法。頭幾天工作時,有阿姨幫我拿貨,我也沒吃藥、也沒請假,就照常工作。我能學法煉功,還能消業,真是好事啊!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2]

謝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