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多年前的修煉事 更珍惜修煉機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八十一歲,退休前從事中學教育,一九九七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我患有各種疾病,如:慢性胃炎、低血糖、低血壓、冠心病、小腦萎縮,特別是小腦萎縮,醫生說,這種病全世界都無藥可治。修煉大法後一切病狀都消失了,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另外,我從小就有一個解不開的問題,就是:人為甚麼而活,也就是人活著的意義是甚麼?修煉大法後,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人活著是為了返本歸真,大法解開了我的謎團。我感到我們能生在這個時代,能碰到師父傳這樣的宇宙高德大法,給了人一部上天的階梯,真是幸運。萬古機緣,我們切不可錯過。

下面分幾小點與大家交流我修煉的心路歷程,真實的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一、得法之初見證大法的神奇

一九九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我開始煉功,第二天就去聽師父的錄像講法,聽了第二講後,師父便打開了我的天目,讓我看到煉功點原來是一個古戰場,古時候的人作戰的情景歷歷在目。有一天,師父讓我看到天空中「真善忍」三個大字。明確的告訴我今後要按「真善忍」修煉。不久的一天,我又看到了宇宙的大爆炸,和幾世轉生的場景,如:我曾轉生為一個女孩,一個男孩,再後來轉生成一個千年龜。通過這一切,我明白師父是想讓我知道今生得法絕非偶然,是千萬年前就安排好的,是千萬年的等待,要我好好珍惜,鼓勵我修煉要勇猛精進。

我和我的老伴在同一個學校工作,我們是同時修煉的。修煉不到兩個月,我老伴患有的嚴重風濕心臟病,我患有的冠心病、小腦萎縮這些病症全消失了。七月份放暑假,學校組織教職工集體到桂林旅遊,我和老伴也參加了。我們和學校老師一起爬上了桂林疊彩山的山頂。大家看到過去走幾步都喘不過氣來的我們,居然也爬上了山頂。老師們都感歎的說:煉法輪功真的有效果,好神奇呀!

剛開始得法的時候,我和老伴同修每天晚上睡覺前都要背一篇師父的經文。有一次那篇經文比較長。老伴說:「可能今天要多花點時間。」我說:「不一定。我讀三遍就把它背下來。」老伴說:「那就看你的了!」我說:「沒問題!」讀了三遍後,老伴說:「那你就背吧!」我便一字不差的很流暢的背出來了。老伴驚訝的說:「這麼長的文章讀三遍就能背下來,你的記性怎麼這麼好!」我激動的流著淚對她說:「哪裏是我記性好,是師父在另外空間把這篇經文全部給我顯示出來了。我是照著讀出來的。」師父就是看人心,只要你有那顆心,師父就會幫你。

記得一個夏天的晚上,我們在煉功點學完法,剛走出煉功點,突然從一棵大樹上掉下來一個東西從我頭頂上滑下來落在地上。我俯身撿起來原來是我家大門的鑰匙。我這才意識到我的鑰匙掉在學法點了。師父怕我著急,通過這種方式把鑰匙給我。周圍的同修都說:「太神奇了。師父太好了。」

這類神奇的事還有很多,我悟到只要我們正念正行,大法的神奇無處不現。

二、實修,心性得到昇華

師父告訴我們:「修在先,煉在後,修是第一位,煉是第二位的。」[1]師父明示:「心性多高功多高。」[1]我們就按師父說的去做,放淡名利、修心性,這裏我僅舉幾個例子。

一九九七年年底,學校說教委要給一批骨幹教師加一級工資,請大家考慮自己的情況寫個申請,大概有十幾個名額。我們學校教職員工有兩百多人,常人沒有不寫申請的,為了爭到這一級加薪,有的教師還到校長室爭著要,甚至拍桌子,鬧的不可開交。我和老伴修煉大法了,對這些名利自然看淡了,我們沒有寫申請,主動的放棄了。校長在總結會上表揚我們說:如果全校都像我們這樣高風亮節,有風格,那學校就太平了。會後,校長對我們說:你們完全有條件申請到的。怎麼就沒寫申請呢?我們跟校長說:法輪大法的法理是要求煉功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們要按這個要求做,不然這次我們也做不到。校長感慨的說:法輪大法真是高德大法,看來,今後我退休後也應該學法輪大法了。

一九九八年八月,武漢長江鬧洪水,武漢的八月,天氣炎熱,有時氣溫高達攝氏四十度以上。白天我為高三的學生補課,暑假補習結束後,我帶領全家把整個暑期的補課費全部捐到防汛指揮部去了。當指揮部的人問我們的名字時,我們說:我們的名字叫法輪功。指揮部的人說:法輪功真好!學校老師得知後也都稱讚不已:「這麼熱的天,這麼辛苦得來的錢,你們就這樣慷慨的捐出去了。你們學法輪功的人,真是菩薩心腸。」在防汛期間,我們煉功點的同修輪流到防汛大堤,給那些守堤的下崗(失業)工人送吃送喝的。當他們問到我們的名字時,我們回答:我們是法輪功。他們激動的高呼「法輪功萬歲!」

下面我再講一件事情。慈悲的師父從我修煉一開始就教導我要按「真善忍」的原則對人對事,修好自己,並在《轉法輪》裏告訴我們:「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2]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有一天上課,我看見一個學生從上課開始一直趴在桌子上不聽講,我便用提問的方式叫醒她。一是怕她沒聽講,這堂課的知識漏掉了;二來是想警示她。沒想到這個學生一站起來就衝著我大叫起來:「沒聽講,不知道。」全班學生都驚恐萬狀,這還得了,沒聽講不說,還衝著老師發脾氣。學校領導要是知道了肯定要處分的。我一開始也不冷靜,血沖到臉上來了,教了一輩子的書,還沒見過有學生衝著自己發脾氣的。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在我耳邊響起:「真善忍。真善忍。」哇!這是師父的聲音啊!我便一下子冷靜下來,緩和的對那學生說:「你先坐下,等下課了,我再處理你的事情。」

下課了,我便走向這個學生。這時全班學生幾乎都湧過來了,等待著一場暴風雨的到來。我剛剛走到這個學生的桌子邊,她同桌的同學連忙告訴我說:她(指趴在桌子上的那個同學)早晨聽說她初中最要好的同學游泳時淹死了,她心裏好難受的。

我聽後好慚愧的,便對那個學生說:「對不起呀,孩子。我一進教室就看見你趴在桌子上,也沒過來問問你的情況,老師太不好了。太不關心你啦。」這時只見那個學生猛的站起來嚎啕大哭:「老師,對不起,我錯了,是我不好。您不怪我吧?」我安慰了一下這個學生,告訴她不要因為這件事影響了自己的學習。並吩咐課代表把今天的課堂筆記給這個學生,如果有不清楚的,直接來問我。周圍的學生聽我說完後,流著淚說:「老師,您太好了!」

第二天上課前,那個沒聽講的學生把從家裏帶來的三盆花放在我講台上,上課時全班學生站起來一起喊:「老師,您真好,謝謝老師!」在我的教學生涯裏,還沒得到過如此的殊榮。我連忙跟學生們說:「同學們,說句心裏話,老師的確沒做好。一是不關心,像她出現這麼大的事老師都沒在上課前安慰她一下;二是老師還想通過提問出出她的洋相。這不是更錯了嗎?」

聽了我這一番話,有個學生站起來流著淚說:「老師,以前我看到只有老師批評學生的,從沒見到有老師跟學生說道歉的。您是第一個。」然後全班學生大聲說:「老師您真好!」這時我也激動的流著淚跟學生說:「同學們,我今天之所以能做到這樣,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功,我也有老師。是我的李洪志老師好,是他教我要按真、善、忍做人。隨後,我把「真善忍」三個字寫在黑板上,告訴同學們:「真善忍好。」

三、有師呵護,化險為夷

一九九七年六月份,我才修煉大法一個月。有一天下著大雨,電閃雷鳴,我正在給高三的學生上課,突然從教室右邊的窗子射進來一道閃電,直衝我過來。那是來取我命的。說時遲那時快,眼看到了我身邊,閃電轉了一個彎,打到第二排一個學生肩膀,然後從這個學生的肩膀繞著她的頭一圈,再從學生的另一個肩膀滑過去,從左邊的窗子射出去了。緊接著窗子外邊一聲霹靂,震的全班學生驚叫起來。我當即雙手合十,謝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同時給學生講: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剛才的閃電你們都看到了。你們見過閃電有打彎的嗎?是法輪把閃電打偏了;是我的師父,不僅救了我,也救了全班同學。你們要感謝法輪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學生們都在說:哇!法輪大法太神奇了。

我還清楚記得有一天晚上,那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後,我參加了一次討論會。會議結束從同修家出來時已經十一點了。同修家很偏,離我家很遠,當時公交車已經停運了,也沒有出租車,我住的學校舍區大門十一點半關門,步行回家起碼要花兩到三個小時。我發了一念:我一定要在半小時內趕回到學校!於是我便疾步向前奔。走著走著,我發現坐公共汽車來開會時經過的街道都不見了,一下子就到了宿舍大門。我看了看手錶:十一點十分!哇!走十分鐘就到家了!我知道這是慈悲的師父把我送回家的。

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一再的強調要我們多學法,學好法,修煉看人心。只要我們是在真修,師父就無時無刻不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呵護著我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