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闆是同修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一日】我到同修的公司上班已經有幾個月了。來之前,我自以為不論是從工作還是修煉方面,都會對同修有所幫助。可幾個月下來,我發現,事實正好相反,是老闆同修(以下簡稱J)讓我長期隱藏的執著與不足得以充份暴露,並讓我有機會通過向內找提高上來。

一、你不是有筆記本電腦嗎?

長期的工作習慣,使我到哪裏工作都想有一台專用的筆記本電腦,而且一般還要求配置高一點的。到了同修的公司,我覺的老闆很大方,而且了解我的習慣,更會爽快的答應我的要求。

上班的第一天,我就在車上對J說:「給我買台筆記本電腦吧!和你一起外出談業務時用的到。」我本來心裏十拿九穩的相信他會說:「行,買甚麼樣的,馬上讓會計打錢給你!」可誰知J並沒用我的標準答案,而是說了一句:「你不是有筆記本電腦麼?」J的回答簡直讓我驚詫到無語──「我是來給你打工的,憑甚麼用我自己的電腦?作為一個老闆,你怎麼好意思這麼說話?!」這些話當時差一點就被憤怒從腦門兒炸出來。

憋了幾秒鐘後,我才看似平靜的說:「我的電腦配置有點低,速度慢,而且我的電腦是用來上海外網站和做真相的,用在工作上不太方便。」J沒再說甚麼。

車正好從我家附近路過,我說:「在前邊稍微停一會兒,我回家拿點東西。」幾分鐘後,我拎著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回到車上。J似乎意識到了甚麼:「咱們去給你買電腦吧!」我說:「不用了,先用我這個,如果不行,以後咱再買吧。」

其實,通過剛才的驚詫和憤怒後我發現,我對高配置電腦已經形成了執著,而且有想利用同修的大方,滿足自己對筆記本電腦喜好的想法。雖說我的電腦裝的是加密系統,用於做真相和瀏覽海外網站,但只要用移動硬盤或優盤做個移動系統就行了,而且我已經做好了。師父教我們處處為他人著想,我怎麼就沒想到J的公司很小,應該儘量讓他減少開支呢?何況我在J的公司裏用自己的電腦,不是可以隨時用加密系統學法和瀏覽海外網站了嗎?真應該謝謝同修。

二、狡辯

J邀請我去他公司的時候,曾向我介紹公司還有另外兩個合夥人,這兩人很不地道,總是想辦法算計他,而且公司很多地方管理不規範,造成那兩個合夥人和員工有漏洞可鑽。我問他我能擔任甚麼職務,J表示:甚麼你都可以管,我不在的時候就你說了算。

我到公司快一個月了,臨近開工資的日子了。J告訴我,前兩天那兩個合夥人說要和他談談我的工資問題。J說我也是公司管理人員,應該參與討論。我說:討論我的工資,應該由你們三位股東決定,我不應該參加吧?省得人家有話不好意思當面說。J一笑:我就是故意讓你參加的。我沒太明白,可能是讓我當面陳述自己的作用吧。

果然,在幾天後的會議上那兩位合夥人提出,我的到來並沒有徵得他們的同意,而且對我存在的意義提出質疑。因為提前有所準備,所以我就把我的想法說了一下。第一,公司的管理有制度,沒落實;第二,員工對制度缺乏理解,造成不能有效服從;第三,公司缺乏有效的激勵;第四,你們二位和J之間缺乏足夠的信任。這些問題我都在著手改善,並初見成效。同時,在公司員工上保險和人員調整的問題上,我避免了勞資雙方的矛盾激化並為公司節約了不必要的開支。因為那兩個合夥人認定我是J找來的幫手,是來治他們的,雖然我一再表白:「我是公司的人,不是J總的人,我做事的原則是為公司著想。」但他們談話中仍是充滿了排斥,並說我的回答是狡辯。

當天晚上,我和J一塊兒參加了學法小組,學法後交流時提到了我被無辜指為「狡辯」的事,心裏很不痛快,順便問了J一句:「你說我那是狡辯嗎?」我本以為他會替我說上一句安慰認可的話,誰知他竟說:「我也覺的你狡辯。」我當時愣住了,彷彿意外遭了炸彈,完全懵了,一句話也說不上來。

夜裏,我躺在床上,不但是睡不著覺,而是連眼睛都閉不上,憤怒、委屈難以抑制的往上湧。我不停的問著自己:「我真的狡辯了嗎?我是不是應該離開這裏?」一直過了午夜,仍是輾轉反側。後來乾脆起來,在師尊的法像前敬了香,一次次跪拜,請師父點化,我到底錯在了哪裏。

當然,師父不用再點化我,因為師父早已經把一切都寫進了大法書中。「遇到這種矛盾的時候,我們首先應該冷靜,不應該和他同樣去對待。當然我們可以善意的去解釋,把事情說清楚都沒有關係,可是你太執著了也不行。」[1]「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2]。後來我給自己下了一個命令──絕不因為受不了心性的摩擦而離開這裏,否則就是修煉的失敗。

三、導航事件

我和J外出談業務,總是J開車。我也曾不止一次提出:「我來開車吧,總讓你一個人開太累了,下車還要談業務呢。再說,你是老闆,我總在旁邊坐著也不太合適啊!」這時他總是說:「算了吧,你那開車的技術,我不放心!」如此幾次後,我不再說甚麼,只當他看我文弱,照顧我,但心裏還是隱隱的有一種被人瞧不起的不舒服。

一天,J和我開車去外地,我用手機給他導航。J開車速度很快,在一些小的路口導航的提示顯得有點滯後,於是J不斷的問我:「前邊怎麼走?」「到底從那個路口拐?」我有點緊張,一邊看著導航上的地圖一邊努力向前看著,時不時的提示他轉彎。正走著,J突然對我說:「你低頭看著手機就行了,別往前看,往前看有我呢!」聲音很大,充滿了不滿。我心裏的緊張一下子化成了怒火,「我說J哥,在你眼裏我是個開車水平很差的人,可我上哪兒導航都不用看畫面,聽著聲音我都能找到……」沒等我說完,J說:「把手機給我!」我當時確實想把手機丟給他,甚至下車離開,但我還是咬了咬嘴唇,忍住了。不自然的笑著對他說:「算啦,快開車吧!」

雖然當時勉強忍住了,可回家後和妻子(同修)談及此事,仍是憤憤不平。「我在大公司、小公司幹這麼多年了,也趕上過各式各樣的領導和大小老闆,人家還都是常人,可誰會像他這麼強勢?不是強勢,簡直是霸道!他還真想在我跟前耍他那老闆的派頭!」妻子沒說話,只是微笑著看著我。我感覺有點不自在,因為我意識到我此時已經不是個修煉人的狀態。而且想起了師父講的關於韓信受辱於胯下的故事,看到了自己的爭鬥心。既然這麼多年的工作中,大大小小的領導和老闆都沒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都沒給我提供這個提高的機會,我怎麼還能怨同修呢?而且這時我還意識到,J同修可不是對誰都這樣啊,他這不是又幫了我一次嗎?

四、三方合同

J在外地投資了一個新項目,需要簽署一個三方合同,由我來負責起草。開始的時候,J向另兩個投資人介紹我:「這可是寫合同的專家,我們一邊說,他一會兒就能形成合同。」可在接下來的細節談判中,J希望另一投資人對投資效果有所承諾,不斷提出讓人尷尬的追問。我有點看不過去,就對J說:「說來說去,就是你信不信任Y總(另一投資人)的問題。」J當時漲紅了臉,大聲說:「你怎麼這麼說話?我當然信任Y總……」一直說了好幾分鐘。我知道自己剛才的話有點冒失,讓J下不了台,趕緊道歉,並解釋說投資人之間的基本信任有時不能靠合同。

按照會談的意見,我寫出了合同初稿,並用電腦打印出來。修改幾次後,J突然問我:「這三方合同怎麼只有甲乙雙方?我和Y總怎麼都是乙方?」我說:「在這個合同中,你和Y總的身份是一樣的,權利和義務也是一樣的,是共同參與承包的人,所以都是乙方。」我雖然說得很平靜,可似乎還是激怒了J。「我做生意二、三十年了,甚麼樣的合同沒見過?哪有三方合同不是甲乙丙的?!」沒等我再解釋甚麼,J就向另兩位投資人說:「他(指我)這方面沒甚麼經驗,你們別介意。」我當時臉上火辣辣的,胸口憋的生疼。不敢也不願抬頭,只是不停的說著,「既然這樣,我按你說的改,我按你說的改。」然後,把甲乙雙方改成了甲乙丙三方。

回去的路上,J似乎餘怒未消,不斷的說著剛才簽合同的事。「人家本來拿你很看重,還想讓你把基礎業務都管起來呢!你看看你今天的表現,說話裏外不分,你到底是哪邊的人哪?……甲乙丙三方,你這都不懂?咱們初次和人家見面,這表現多讓人減分哪?」我不再辯解,只是不停的向他道歉。

下了車,一邊往賓館走,J告訴我,他打算讓我留在當地,負責管理新項目。我說可以,但沒有準備,在外住的衣服和生活用品都沒帶。J很不解的說:「我昨天就告訴你要出來,你怎麼沒準備?」我說:「你只是說出來,並沒說住在外邊,更沒說把我留在這裏呀。」我這一說J的聲音更大了,「咱倆出來應該誰提醒誰呀?!」我不再說話。進房間的時候,我一手拎著他的大旅行箱,一手抓著自己的東西,不小心掉在地上一件(忘了是甚麼東西)。J竭盡揶揄的來了一句:「怪我,沒提醒你小心點兒!」我回敬了一句「我不生氣!」其實我當時已經氣得不行了,只是還有一絲理性強忍著,沒讓自己的一腔怒氣噴出來。

時間還有些早,我說「出去一下」,然後沿著路邊的店鋪,一家一家的看,想買兩件衣服和日用品。奇怪的是,我本以為只要走幾分鐘的路,不超過兩百米就能辦完的事,竟然足足走出了兩個公交車站點的距離,才勉強買到。當我慢慢沿著原路返回的時候,兩個多小時過去了,疲勞、壓抑、氣憤,使我汗流浹背,裏外的衣服都濕透了。但我也越來越清醒的意識到,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這是師父在利用J去我愛面子的心,在提高我的心性和忍耐力。

躺在床上,快要入睡了,J又問我:「你查查,簽合同的時候,有兩個人都是乙方的嗎?」言外之意,還在怪我的無知。我沒說甚麼,真的用手機搜索了一下,然後找到了兩個合同樣本,給J發了過去。他看了看,很意外,「咱們是大股呀,怎麼能和他都是乙方呢?」我一字一頓的告訴他,「只要在合同中是同一身份,就是同一方,和大股小股沒關係。」

一個月,這個三方合同需要修訂,把相關條款修改後,我把目光定在了甲乙丙三方的名字上,稍微猶豫了一下後,我對J說:「J哥,我覺的還是應該改成甲乙雙方。」然後靜靜的看著他。他說:「那就改了吧。」

以上的文字中,似乎也說到了老闆同修的很多不足,是因為修煉的心性摩擦當中就是互相在過心性關,往往雙方表現出來的都是各自的不足。我看到了他的不足,他也看到了我的不足。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他也一定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在提高,同修也一定在提高。這,就是修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