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歲得法修煉 青年大法弟子更精進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一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我在十歲的時候,偶然間看過《轉法輪》。當時年齡小,很多字也不認識,天真好奇的我,只記住「天目」和「元嬰」這兩個名詞。正式修煉法輪大法是在一九九六年,我十三歲的時候,當時我和爸爸媽媽一起修煉。

轉眼之間,已經修煉二十四年了。回想這一路,往事一幕幕湧入心頭,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

我一生下來,就體弱多病,一出生就便秘,這個病困擾我十多年,我經常一個星期不排便,有時十二~十三天才排便。每次排便時,疼的死去活來,眼淚不知流了多少。小時候,不知多少次都是媽媽用手幫我摳出來的。後來,等我稍微大一點,就用開塞露來解決便秘問題。每次排便過後,我的眼睛周圍都會出現很多紅色的小點點,特別醜,可能是因為用力過猛造成的。從此,在我幼小的心靈裏留下恐懼感。每次想排便時,我就提前燒香磕頭,祈禱老天爺幫我,讓我順利的排便,可是也不管用。

因為身體有病,各種疼痛使我的脾氣不好,暴躁、愛發火。我只要想幹甚麼事情,如果媽媽不順從我,我就大發雷霆,摔東西,不達目地不罷休。而且每次我彎腰洗頭,腰和後背就疼的直不起來,感覺腰像被鋸開似的。我經常在想:「為甚麼我活的這麼痛苦?」身體沒有一天是不疼的。

這些病還不算完,後來我又得了鼻炎,天天流鼻涕,而且鼻涕都是黃綠色的。初期發現早,媽媽就找當大夫的姑父給我配製藥,從好幾千里地以外郵寄過來。

本來我就不愛吃藥,每次吃藥都嚥不下去,都會嘔吐出來。這次的藥是很多小粒,要吃一把,所以我趁媽媽不注意,就把藥全部扔到床下面,媽媽還不知道。時間一長,我的鼻炎惡化了,我聞不到任何氣味了,吃東西也品嘗不到任何味道。而且再流鼻涕,媽媽聞到的都是腥臭味,鼻涕都是紅色的。再後來,動不動鼻子就流血,還很疼,還連帶著太陽穴和頭都疼。上體育課時我幾乎不能劇烈運動,一運動,鼻子和頭疼的不行,而且我總感覺鼻子很沉。再後來,鼻子一點不透氣了,我就用嘴呼吸,老師上課,我根本聽不進去,滿腦子都是疼。

後來媽媽發現我的病情惡化,就讓爸爸帶我去醫院。大夫檢查完後,讓我出去,他和爸爸談。我從小最怕得癌症,我就偷偷的在外面聽。大夫說:「這孩子病很重,不趕快治療,會往鼻癌發展。」當時聽完,我眼淚刷的一下流下來了,我才十二歲,難道就要死了嗎?回到家,我假裝開心,自己偷偷的寫下了遺書,等待死亡的到來。每天最害怕晚上睡覺,怕第二天早上再也醒不過來,我每天都在眼淚和恐懼中度過。可是很奇怪,我居然一直沒有死。

第二年秋天,就在我萬念俱灰、孤獨絕望之時,鄰居來我家推薦法輪功,對我媽、小姨姥姥說:「這個功治病特別有奇效,能把癌症治好。」這一句話讓我眼前一亮,我突然看見生的希望,或許我有救了?當天下午,我就跟著大人們開始煉功,第一次煉功,我就把第二套功法煉下來了(第二套功法需要抱輪半小時)。當時我感覺身體特別熱,暖暖的熱流通透全身,身體感覺非常的舒服,心情也特別的好。

就這樣,我開始修煉了。在煉功不到兩天的時間,我的便秘好了,我終於能不靠開塞露自己排便了。我當時激動的直流眼淚,心裏非常感謝師父。再後來,我發現洗頭時,腰和後背也不疼了,我才修煉短短的幾天,這個功法簡直太厲害、太神奇了!再後來,不到兩個星期的一天中午,我中午放學回家吃飯。突然,我鼻子透氣了,鼻子可以呼吸了。等到家吃飯時,我居然能聞到飯菜的氣味了,也能嘗到飯菜是甚麼味道了,我已經將近兩年多靠嘴呼吸,沒有嗅覺和味覺了。當時我特別激動,媽媽也特別高興激動。

我給師父磕頭,謝謝師父把我的病給治好了。那天,我第一次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我四處聞東西,內心的喜悅和激動至今回想起來,還那麼的記憶猶新。從我煉功的第一天起到現在,二十四年裏我再沒有吃過一次藥,沒有打過一次針。

二、大法改變了我的性格和心態

從小我就是一個性格特別不好的女孩,加上當時患病,身體天天疼痛,我脾氣特別的不好,易怒、暴躁,對人忽冷忽熱,遇事愛走極端,自私自利,妒嫉心、爭鬥心特別強。誰要惹了我,無論這個人之前對我有多好,只要這個人有一件事不順我心,我就會把這個人的好全盤否定,懷恨在心。說白了,我就是個不知感恩,忘恩負義之人。凡事我都愛拔尖,從不吃虧;做錯事情,從來不認錯,還強詞奪理,導致我經常挨揍,而且我還特別抗打。只有我被打的實在受不了了,我才會向長輩們認錯,而且是嘴上認錯,心裏根本不服。我會認為這是屈打成招,我根本沒有錯。

父母都說:「這個孩子性格太倔強、太任性了,難以溝通。」說我這種人將來一個朋友也交不下。可是現在,我身邊的朋友很多,而且大家都喜歡我,是因為我通過學大法,才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在生活中,我儘量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對人,我學會了寬容和包容,不計前嫌;遇事,我學會了冷靜,理智的處理。即使遇到不好的事情,我也會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好,也會多看對方的優點,站在對方的立場,平和的把事情解決好。師父教導我們要做個好人,讓我們遇事要向內找。所以法輪大法徹底改變了我,讓我變成了一個性格溫和、乖巧懂事的女孩。

三、走出情關

因為從小就修大法,所以我的容貌越來越漂亮,而且特別年輕。三十七歲的我,臉上一點皺紋都沒有。以前二十幾歲時,很多人以為我十八、九歲,如今三十七歲了,很多人還以為我二十幾歲呢。身邊的朋友、同事都管我叫「長生不老」。我是因為修煉大法,才變的這麼年輕,在我身上的確見證了修煉大法能讓人青春常駐。

也正因為如此,身邊追求的異性特別多,誇我漂亮的人也很多,我還沾沾自喜,沉浸在其中。卻不知這個美色加上自己的色心,給自己後來修煉的路上帶來了多大的困難。我喜歡長相陽光高大帥氣的男生,有過兩段感情,最後都分手了。我常常不得其解,很苦惱。看著身邊的同齡人都陸續結婚了,為甚麼我的愛情和婚姻這麼坎坷呢?

後來我經過大量學法,這個心就自然看淡了,一切順其自然,好幾年都沒有談戀愛。前年因工作接觸,我遇到一位長的帥氣高大的男生。因為之前受過情傷,我沒有答應他的交友請求。這次我很謹慎,觀察了一段時間,我覺的我倆挺適合的,我想他就是我一直等待的人,我就答應了他。可是,漸漸的,我就不精進了,陷入了常人之中。

師父看到我這樣,很是著急,多次夢中點化,我都不悟。最後他出軌了,也就分手了。雖然相處了短短幾個月,但是這次的感情對我傷害特別大,導致我頹廢消沉好幾個月。我吃不好、睡不好,法也不學,功也不煉,正念也不發,對甚麼事情都漠不關心。這時,一位同修阿姨得知了我的心事,隔三差五的來和我交流。經過大量的學法和高密度的發正念,我終於從情中走了出來,我發現沒有情的物質,我是一身輕,心情特別的好。

通過這次的事情,我發現自己所謂的「外貌協會(注重長相)」、一見鍾情,都是現代變異的觀念,還有就是色心太強,加上舊勢力的迫害,才導致我這些年為情所困。或許我曾經和舊勢力簽過約,但現在我全盤否定,不管以前自己承諾過甚麼,簽了甚麼,如今統統作廢。我現在修大法了,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我只兌現和師父的簽約。

反觀現在的年輕人,離婚率為甚麼這麼高呢?都是因為沒有道德底線,對家庭沒有責任心和擔當,都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在這裏我非常感謝師父和大法,讓我走出了情關。師父說:「特別是年輕的大法弟子,沒結婚一定不能有兩性行為」[1]。這些年,我腦海裏一直牢記師父的法,一直警告自己,如果我犯了這個錯誤,我就不能修了,我就是這樣時刻的提醒著自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