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小弟子長大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我今年二十三歲,算得上是青年大法弟子了。從小得法的我,在大法修煉中已度過了幸運的二十多個年頭。這一路走來,我時時刻刻身處師尊的看護之下,沐浴在師尊的浩蕩佛恩之中。雖然數度混同於常人之中,甚至因為迷戀手機和網絡而對修煉心生懈怠,可是我深知,慈悲的師父從來沒有放棄過弟子,多次點化,也有棒喝,也有鼓勵。

今天頭一次拿起筆,與同修、與讀者交流我在大法修煉中珍貴的經歷與一些感悟。也藉著這個寶貴的平台,向師尊說:「慈悲偉大的師父,您辛苦了!對於您的慈悲救度,弟子無以為報,弟子會永懷無盡的感恩之心努力做好自己該做的!」

一、為法而來

我出生於一九九七年,媽媽於第二年幸運得法,我便自然而然從小就走入了大法修煉中,直至今日。從小我就與媽媽一起背師父的《洪吟》。現在《洪吟》中的很多首詩都不記得我是甚麼時候背下來的,可是他們就是牢牢的扎根在腦海中,永遠不會忘記。媽媽回憶說:她去北京證實法之前,心中很放不下當時只有三、四歲的我。但是我卻很支持她去,還對她說:「大法保護我們,我們也保護大法。」小小年紀能說出這樣的話,我想這可能是師父借我的口來點化媽媽的吧!

小的時候我經常和媽媽去居民樓裏發真相資料,也去往樹上懸掛過真相條幅,那個時候心裏還是有些緊張,但是沒有害怕,好像還不知道「怕」是甚麼。想想都很慚愧,小的時候那麼純潔,甚至都沒有「怕」的概念。

二、神跡在我們身上展現

慈悲偉大的師尊不僅將大法傳給了我們,洗刷弟子們的罪業,一路引著弟子們向上走,而且時刻都在保護著我們,看護著我們。師父講:「我們法輪大法會保護學員不出偏差的。怎麼保護呢?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從小到大,大法在我的身上展現了諸多神跡。

小學的時候,有一次我和同學玩羽毛球雙打。有一個球過來時,我和隊友沒有配合好,都搶著去打,他的羽毛球拍一下子就掄到我跟前,重重打在了我的太陽穴上。這是一位男同學,力氣很大。當時我幾乎沒有反應的時間,只覺的腦袋「嗡」的一聲,有些痛,但是卻沒有慌,因為我知道我是大法小弟子,我是有師父保護的,不會有事的。我捂著太陽穴坐在地上,坐了一會兒覺的沒甚麼事兒了,就站起來和他們繼續玩。

按照常人的邏輯來講,太陽穴是人體很重要的穴位,如果大力擊打是很容易出問題的。可是我當時甚麼事情都沒有,甚至臉都沒腫,也沒有任何後遺症。那時很小,只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卻沒有意識到這其實是慈悲的師尊為弟子承受了,除去了這一難。

爸爸未修煉大法,有一次爸爸開車帶我回老家。大冬天的路面上有很多冰,爸爸開車速度很快,當看到一塊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減速了,於是車就向公路下面甩了過去。那樣快的速度、慣性與重量,如果車翻到路邊的溝裏,那真是很危險的。可就在千鈞一髮之際,還沒來得及害怕呢,車居然就在公路與溝之間很陡的斜坡上突然停住了!除了爸爸在那一瞬間為了拉我腦袋磕了一下,我們兩個人幾乎是毫髮無傷!我知道這是師尊又一次保護了我和爸爸,連忙對爸爸說:「看,這多虧師父保護了咱們啊!」爸爸平時對於我修煉這件事不太支持,可是他那時真的信了,點頭說:「嗯!嗯!」意思是說是師父保護了我們。

那次師父不僅保護我們沒有受到傷害,還幫助我們解決了往上拖車的問題。只爸爸和我兩個人怎麼向上拖車呢?正當我們一籌莫展之際,田埂上突然出現了幾個農民叔叔、伯伯,大家幫我們把車推了上去。要知道,大冬天的,很少有農民下地幹活的,大家都在家裏坐在熱炕頭上閒聊呢,誰會出來呀?可是就有這麼幾個力氣還挺大的叔叔伯伯出現在我們面前。師父不僅保護弟子,還為我們解決了困難。

一路走來,這種神跡太多,不能盡述!還包括同學手中拿的筆就正好只是點在我眼角上,還向下劃了一道,而沒有傷到眼睛;還有一次,我們在商場聚餐後,剛走出商場沒多遠,商場裏的一層樓就發生了爆炸……我相信,這樣的事情每個大法弟子都知道,如果沒有師尊的保護,修煉路上,弟子們真的寸步難行!弟子們不知如何才能報答師尊萬中之一、億中之一,只有再次叩謝師尊,感恩師尊的浩蕩佛恩!

三、走出電子產品的魔障

自從我上了高中之後,智能手機開始盛行,從一開始的新奇到後來的依賴,我和很多人一樣,困在了一個名為「智能手機」的怪圈中。小說、音樂、影視劇、遊戲,還有各式各樣的App,在網絡上吸引人的東西越來越多。剛開始在修煉上不成熟,沒有意識到修煉人要對於任何讓人沉迷上癮的東西都要節制、迴避,等知道的時候已經養虎為患,對手機的執著心已經很強了,隨之而膨脹起來的人心太多了:安逸享樂心、色慾心、爭鬥心、怨恨心、名利心、妒嫉心、顯示心、崇尚暴力的心……還有各種各樣自私、變異和陰暗的觀念、思維,隨著我拿著手機看與聽的同時,全都往我的空間場中灌。作為一個學生,竟然連上課的時候都想著手機,時時刻刻讓頭腦不得清淨。師父講過:「那個玩電腦、打遊戲機,起的是同樣的作用,一個道理。你戒了,你戒了讓我死啊?不幹,我非得讓你看。不看?不叫你工作、不叫你學習,就叫你思想想去玩它;不看我讓你做夢都玩。」[2]當時的狀態真的就是這樣的。上大學之後更是變本加厲,上課不好好聽,課餘時間就玩手機、吃喝玩樂,期末全靠突擊複習,精神世界極其空虛。

這樣的生活對我來說是很痛苦的。最可怕的是它能消磨我修煉的意志。每當拿起大法書,就覺的修煉苦;一要煉功,就覺的只有躺在床上玩一天手機才是最開心的。好在假期要回家,在媽媽的督促下,我的本性時而衝破阻礙,意識到修煉才是最珍貴、最應該做的事情,機緣失不再來,可往往堅持不了多久,一回到學校,在周圍環境的影響之下,難免故態復萌。就這樣來回拉鋸,狀態時好時壞。玩手機並不能使我獲得真正的快樂,而是令我時不時的感受到一陣陣生命深處的絕望,有時莫名流淚,明知自己不該如此,可就是戒不掉,苦不堪言。

我數次含淚懇求師父,求師父給予我力量,擺脫掉手機這個魔,讓我找回一個修煉人應有的精進實修的狀態。慈悲的師尊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多次給予我點化,大多數是以夢的形式:夢到我在廁所裏或者掉進糞坑裏,身邊全是糞便。還有一次夢見我手裏提著一袋子糞便,還感覺很高興。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告訴我網絡上的這些東西就像糞便一樣骯髒,不要再執著於這些東西了!

印象很深的一次夢是:考試的時候大家在答卷子,我身邊的人很多都答完了,可是我就是怎麼答也答不完,急的不行,而監考老師在一遍遍的給我們這些沒答完的人延長時間。如此慈悲而又嚴肅的警示讓我意識到,時間真的不多了!如果再沉迷於手機這個魔窟,不僅正常人的生活狀態無法保證,最可怕的是修煉的機緣一旦失去,悔之晚矣!師父說:「機緣只有一次,放不下的夢幻一過,方知失去的是甚麼。」[3]

我不想將來面臨這種永久的悔恨,因此我下定決心,把過去的墮落與沉淪當作之前沒有過好的一關,雖然過的不好,可畢竟已經過去,後悔無益,最重要的是現在仍有機會,我就一定要抓住這不多的機會抓緊趕上!

很神奇的事情是,當我真的發自內心的要與手機決裂,要放下這個執著的時候,就在一瞬間,那些另外空間一直干擾我的敗物全都不起任何作用了,感覺它們根本就碰不到我了。我卸載掉手機裏所有的娛樂軟件,每天把手機放在離我較遠的櫃子裏,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拿出來正常使用。這樣就算有時沒把握好,想看看手機,一打開發現甚麼可玩的都沒有了,自然就關掉了。

一個前一刻還離不開手機的人,立刻就能變成一天也不看幾眼手機、也不想看的人。這是何等神奇!對一個沉迷手機的常人來講,讓他立刻放下對手機的執著,那簡直會是抓心撓肝的難受,根本做不到。只有有師尊看護的大法弟子,才能憑著師尊的慈悲救度與大法的力量抵禦、清除這手機毒素的干擾!師父講:「念一正 惡就垮」[4]。「你正念足了師父就能幫你。」[5]我真的體會到當我的主意識真正主宰自己思想的時候,當我的念正起來、符合法的時候,師尊立刻就幫我拿掉了那些不好的東西,我的境界也得到了提高,那些敗物自然就無法左右我了。

這期間也曾發生過反覆,有時那些敗物看到我的狀態很堅定,就往我頭腦中打這種念頭:「就看一會兒,不會影響狀態的,怕影響的話可以先學法再看手機啊!」一旦照做,最終一定中了圈套,要很費力調整才能回到好的狀態。

在我消極的時候,師尊總是給我一些點化,有時讓我看到同修寫的破除手機干擾的文章,給我信心,讓我看到差距,讓我有走回來的動力。

在我又一次調整好狀態後,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在趕地鐵,第一班、第二班眼看著就過去了,不管我怎麼跑,門已經關上了。可是我好像也沒太著急,還四處蹓躂蹓躂。一看錶,馬上就要來不及了,這時第三班地鐵來了,我眼看著門又關上了,這時旁邊一個人跟我說,你看,那個門還開著!我趕緊跑過去,一下子就上了車,隨即門一關車開走了。

醒來之後與媽媽同修交流,她說:「這多明顯啊,前兩班你不精進沒趕上,可是師父到底讓你趕上了最後一班車啊!」我心中的激動與喜悅無以言表!在我做的稍微好一些的時候,師父就給我鼓勵,讓我知道我現在努力還來的及。那種沐浴在師父的慈悲之中的幸福,那種真真切切的握住希望的踏實,那種生命因得遇宇宙大法而真正得救的喜悅,令我現在回想仍眼含淚水,心懷無限感恩。

猶豫了很久,我最終才將自己走出手機魔障的經歷寫了出來。因為前幾天仍然有一些這方面的干擾,讓我很是慚愧,覺的自己都沒有做好,怎麼能好意思寫出來和大家交流呢?但轉念一想:我把這個經歷寫出來同時就是在曝光它、在清除它。而在寫的同時,我發現我的狀態真的在向好的方向調整,念又正了起來。師尊開示:「神筆震人妖 快刀爛鬼消 舊勢不敬法 揮毫滅狂濤」[6]。

如果同修們也有破除手機干擾的經歷,希望大家能寫出來,一方面是在否定曝光這些敗物,另一方面也可以幫助其他同修突破不好的狀態。

結語

「蕩蕩天門萬古開 幾人歸去幾人來」。每次讀到《梅花詩》的這一句時,心中總是感慨萬千。不管歷史上的我們修煉了幾生幾世,都是為了在大法中修煉的今天。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師父給予了我們這麼殊勝的稱號,我們的所作所為一定要配的上這個稱號,配的上這偉大的歷史時刻!

最後,引用師尊在《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中的一段話,與同修們共勉:「其實我說的根本意思是想告訴大家,你們的生命就是為了這個而來的!(眾弟子熱烈鼓掌)別無選擇,真的別無選擇!這是大法弟子。常人哪,他可以六道輪迴、各界轉生;你們不能了,你們就是大法這件事情。所以哪,不做好,那留給自己的那就是悔恨。特別是那些老大法弟子,不要懈怠。你從那麼艱難的歲月中走過來、走到今天,多不容易!你不知道珍惜嗎?我都珍惜你!神都珍惜你!(眾弟子熱烈鼓掌)所以自己更應該珍惜自己。」[7]

如有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煉〉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震懾〉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