誣判無辜者的法官最終撈著了甚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基督教在世間被迫害三百年,始於耶穌被害。儘管羅馬派駐猶太行省的總督本丟﹒彼拉多心中非常明確,耶穌是無辜的,但他最終還是誣判了耶穌,啟動了羅馬帝國崩潰的程序。

彼拉多的平庸之惡:屈從邪惡的判決

由於耶穌的信徒越來越多,猶太教祭司和長老們害怕沒人再信奉和供養他們,心生妒恨,商議著一定要殺害耶穌。他們收買了叛徒猶大,抓捕了耶穌,祭司、長老和文士們捏造偽證,對耶穌進行非法審判和毆打。因猶太教最高評議會無權執行死刑,他們將耶穌押送到猶太行省最高行政司法長官彼拉多那裏。

彼拉多早聽說過耶穌的盛名,又的確無任何罪證,加上馬上就要回羅馬升遷了,不太想管猶太人的事,幾次推脫之後將耶穌移交給了羅馬帝國分封的猶太王希律,這種不是出於正義而是出於圓滑的做法,很快就被更精於算計的希律識破,希律將耶穌押回給彼拉多,並捎信暗示處死耶穌,希律將在凱撒面前褒揚他,否則升遷無望。

在史學家裴洛記載的文獻中,彼拉多是荒誕奢華、性格暴虐的長官,同時又善惡不分,懦弱無能。面對耶穌的案子,他一籌莫展。於是再次將猶太教大祭司、長老、文士找齊,把耶穌帶到了一處名叫鋪華石處的地方,宣布打算在逾越節放了耶穌。利己的精英們急不可耐,指責彼拉多是背叛凱撒,並大聲喊叫:「把他(耶穌)釘在十字架上!」

彼拉多慌了,擔心烏紗帽不保,對著耶穌說:「你難道不知道我有權釋放你,也有權把你釘在十字架上嗎?」耶穌回答:「如果不是從上頭賜給你的權柄,你在我身上就毫無權柄。」

被大祭司和長老欺騙煽動起來的民眾高喊殺死耶穌。彼拉多此時已經完全屈服了邪惡,他端出一盤水在人群面前洗手,說:「是你們讓他流血,罪不在我,我不去承擔。」激情的民眾回應:「他的血歸到我們和我們的子孫身上。」於是彼拉多就命令鞭打耶穌,並釘上十字架。

一邊是道德、正義、神蹟、民心,一邊是官職、權勢、邪惡與瘋狂,彼拉多最終服從了源自自身內在的平庸之惡,為一己之利將傳法的耶穌神釘在了十字架上。猶大當時也是這樣,他深知耶穌有神力,誤認為將耶穌出賣後無礙,耶穌會用神力安全返回,在猶大想來,為了三十文錢而出賣耶穌只是個小錯誤罷了。

迫害者撈著了甚麼?唯自掘墳墓耳

彼拉多真的不需要承擔罪責嗎?這種自欺欺人的念頭發端於對內心私慾的乞求,契合了邪惡的意志,在接受政治權柄和法律程序的塗層保護之後,更顯堂皇。

彼拉多的妻子是位虔誠的耶穌信徒,曾多次勸告丈夫不要審判耶穌,彼拉多的兒子天生一條腿枯萎,經耶穌神力治癒後健康如常,母子倆屢次勸告彼拉多不要將耶穌定罪。彼拉多自稱哲學家,這樣的光環常常讓他自恃清高,目中無人,在耶穌傳法行神蹟過程中,他深知耶穌很得民心,但卻輕蔑看待,不以為然。

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六個小時後死去,霎那間山搖地動,黑幕速降籠罩大地,人們驚呆了,連壞人們都感到:「耶穌真的是神之子。」彼拉多不久就發燒病倒了,昏迷很久不省人事。希律並沒有在凱撒面前舉薦他,反而排擠他,之後他被人狀告,田產充公,流放高盧,名譽掃地,眾叛親離,無論走到哪裏,基督徒們的眼睛就像火一樣的灼燒著他。耶穌死後的七、八個年頭,彼拉多自殺身亡。

歷史上權柄執掌者,假正義之名挾私打擊正義者,下場都不好。秦檜陷害忠良,被後人立跪像於岳飛墓前,「宋人以後羞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遺臭萬年。特別是追隨王權迫害信仰,罪莫大焉,無可禱也。禪宗二祖慧可遭成安縣令翟仲侃誣判致死,後翟仲侃被隋文帝嚴懲。三武一宗迫害佛法,貴為九五,惡報難逃,命短國祚薄。

中共法官:我承認他們都是好人

中共迫害法輪功已長達二十一年,非但沒有停止,仍在加劇迫害。二零二零年疫情期間,法輪功學員頂著疫情和中共迫害的壓力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避疫九字真言傳遍千家萬戶,中共一方面掩蓋疫情,一方面不遺餘力的打壓法輪功學員,阻止他們救度眾生。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三名法輪功學員在河北灤平縣法院被非法開庭,檢察院公訴人鮑振賢對明真相的辯護律師說:「法輪功的真相材料我看的太多了,我承認他們都是好人,等開庭時,你到法庭上願意咋講就咋講。」開庭前,審判長趙亞軍更對律師說:「我知道這些煉法輪功的都是善良人,這幾天白天黑夜不斷接到海外的電話。」

庭審前,合議庭法官試圖通過律師向當事人與家屬施壓,勸說這些人放棄信仰,認罪認錯,否則會重判,並以當事人與親屬的事業前途來威脅。法官在法庭上拿不出犯罪事實依據,明知法輪功學員無辜,卻強行製造冤假錯案。

據不完全統計,二零二零年,中共操控公檢法非法判刑法輪功學員615人,遍布27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149個城市。有114名65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80歲以上的老年人11名,最大者82歲。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現金2788234元。法院非法罰金至少2565000元,警察、檢察院非法抄家搶劫勒索現金223234元。

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中很多都是社會各界精英人士:有市勞模、億萬富豪、大學副教授、博士、優秀教師、公務員、警察、《法制日報》社記者、稅務局優秀工作人員、工程師、IT行業精英、會計、翻譯、經理、老闆、醫院院長、副鎮長等。

報應來時如山倒

古語云;善惡如無報,乾坤必有私。很多中共法官迫害人時不手軟,想不到報應來時亦如山倒。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河南省許昌市中級法院二級調研員宋世旭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審查調查。同日,該法院副縣級審判員、刑事審判第一庭庭長、三級高級法官梁冬花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審查調查。此二人任職期間積極執行中共迫害法輪功政策,違法違憲,枉法冤判,將法輪功學員沈月紅、王海松、常青、白鴻敏、屈春榮等動輒判刑三至五年,庭審不許家屬旁聽,暗箱操作。如今終遭惡報。

許昌也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重災區,遭惡報者比比皆是。原許昌市公安局局長翟化夫得癌症死亡,原許昌市公安局副局長李寅秋落馬被雙開,原許昌市政法委書記趙振宏落馬被查,原許昌市檢察院副檢察長趙國亮落馬被查,原許昌市中級法院副院長朱建英、法官王新耀落馬被查,原許昌市公安局副局長彭傑落馬被查,原襄城縣六一零主任謝友倉猝死等等。

據明慧網報導,號稱首善之區的北京實質是罪惡之都,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20年間,約有527參與迫害者遭惡報,其中遭惡報人數最多的公檢法司人員,共有163人,佔總惡報人數的31%。其中13人殃及到20個家人。

國際大都市上海,閃爍的霓虹燈下,有多少罪惡的產業鏈條在穿梭運行。近期,外媒公布了一份中共上海浦東醫院、宛平醫院、原上海勞改局副局長、司法局副局長家屬陸樹恆的實名證詞,證實了上海存在廣泛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行徑。

報應也如影隨形,上海寶山區公安局國保女科長魏志耘曾叫囂:「我不相信因果,共產黨給錢就為它辦事,人總要死的,無所謂。」並惡言詆毀法輪功創始人,認為自己年輕,口出狂言要比比「看誰活得過誰」。結果二十多天後,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隨即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雙目大睜,暴斃而亡,死狀慘不忍睹,其五官扭曲腫脹,屍體變形膨大。惡報來得如此快,如此慘,魏志耘死時只有42歲。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一年來,上海至少有75人遭惡報,23人死亡。公檢法司人員遭惡報人數38人,佔半數以上。

疫臨城下何處藏

古籍記載,瘟疫是上界瘟神對人間行惡者和敗物進行清理的方式,《聖經》認為瘟疫是神對「人背叛神」的懲罰。人類歷史無不在詮釋著這些普世價值:明、清兩朝王朝末年,帝王無能,官員腐敗,忠良蒙冤,天降鼠疫,開啟了改朝換代的變局。彼拉多誣判耶穌後,尼祿全面鎮壓基督徒,迫害持續300年,上天降下四次大瘟疫,奪走6000萬羅馬人口,導致帝國徹底崩潰。

中共鼓吹無神論,宣揚「假惡鬥」,製造各種政治運動,8000萬民眾死於暴政。1999年,中共和江澤民狼狽為奸,發動迫害,打擊「真善忍」,至今仍不停止,將世人置於天懲的危險之中。

人們常說「瘟疫有眼」,如果順著瘟疫衝著中共而來這條線索,我們發現,國內武漢肺炎疫情中高風險區幾乎就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武漢市1999年拍攝了一部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片,被中共作為迫害法輪功的重要決策依據;2020年疫情反覆襲擊的地區,瀋陽、哈爾濱、齊齊哈爾、大連、四川、新疆等省市都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近期河北疫情風險區藁城,其公檢法機構在「清零行動」中表現積極,持續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北京疫情風險區的天宮院,地址即是因迫害法輪功而臭名遠揚的原北京市女子勞教所、團河勞教所、新安勞教所、北京女子監獄所在區域;上海為元凶江澤民老巢,各大醫院均參與活摘器官罪行……

而海外疫情重災區和染疫政要、名流幾乎都是被中共滲透的國家和地區或親共者。

「瘟疫來襲大劫藏」,識善惡,明真相,尊重真善忍、保持對神的信仰,方是避疫之道。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