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級工程師:連續十幾個小時看「自焚」 不許眨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三十日】(明慧記者章韻採訪報導)原中國建設部機關高級工程師何立志說:「(二零零一年一月)天安門自焚發生的時候,我當時正在看守所裏,因為已經被酷刑迫害了好幾個月,身體很虛弱,監室裏擠了三十多個犯人,被強迫看『天安門自焚』的錄像片。」這位高級工程師是因為寄送法輪功真相資料給同事,而於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關押到北京海澱看守所的。

法輪功學員何立志
法輪功學員何立志

「鬧劇荒唐離奇,作用非常惡劣」

何立志說:「這個鬧劇儘管那麼的荒唐離奇,但是它起的作用是非常惡劣的,那些不了解法輪功的人,當時一看就站在那驚呆了。我不知道社會上大眾是甚麼反應,我當時因為關在看守所裏,周圍是一群社會上的流氓地痞搶劫犯,他們就是呆呆地看著我。」

當時何立志在看守所已經被關了六七個月了,儘管這種關押是違法的。「我剛進去的時候,他們只知道進來一個法輪功,有點好奇,因為他們覺得他們是犯罪才進去的,而法輪功進來是怎麼回事呢?所以一開始就問我是怎麼進來的,為甚麼會進來?」

「我就講: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們要做好人,我把修煉的道理告訴更多的人,然後發個材料就被抓進來了。他們就覺得很奇怪,這個還能被抓進來。就這樣,慢慢的有更多的人開始跟我聊天。」

「他們中有的被關進去以後非常地驚恐,不知道後面會怎麼樣,有的怕被判刑,有的很想家,吸毒犯毒癮發作痛苦難耐。因為痛苦,他們就經常找機會來跟我訴苦,我就給他們講做人的道理。漸漸這些犯人都知道法輪功是非常好的了,也尊重我了。」

何立志說,「但是就在自焚的錄像一放之後,警察進來對他們說:『你們屋子裏邊關著一個法輪功,你們不了解嗎?看看錄像就知道了。法輪功說是修真善忍,你看他們殺人放火自焚,這個能叫忍嗎?這就是殘忍。』這些人就一下子態度變了。好像突然間他們變成好人了、我變成壞人了。他們一天到晚就是指著我鼻子說:『你殘忍!』我很痛心,這個錄像對他們影響非常壞,本來一些人開始變好了,就這一下子對他們的毒害非常大。」

連續十幾個小時被強迫看「自焚」錄像

自焚偽案發生後一個多月,何立志被送到監獄裏。監獄的警察把中央電視台編造的這些東西當成精神迫害和精神折磨的工具。

「在監獄裏,會連續十幾個小時,把那些血淋淋的他們編造的殺人的、自殺的那些鏡頭,還有天安門自焚裏那個廣場上的小女孩,那種讓人不忍目睹的景象都拼接到一塊,來回重複放。十幾個小時你不能眨眼,逼著你看。」

「這麼做的目的是甚麼呢?按他們的說法,你不是覺得法輪功美好嗎?你不是修真善忍嗎?我就讓你知道修真善忍的後果是甚麼。他通過頻繁的放這種非常血腥的刺激的場面,讓你一想到法輪功,就想到這種殺人的場面,自殺的,血淋淋的場面,自焚的場面。同時他再加上用電棍電你,就是心靈上、肉體上方方面面的痛苦都強加給你,把這個讓你跟法輪功聯繫到一塊。對你的這種刺激,印象深刻到,你下半輩子一想起法輪功就想起這種感受來,讓你形成這種條件反射,這樣的話你以後再也不會去想煉法輪功的事情了。他們就是這麼邪惡。」

「從一開始中央電視台就陸續造謠陷害」

其實一看到「天安門自焚」的錄像,何立志立刻就意識到,這是中共對法輪功進行抹黑的新毒招。

他說:「從一開始構陷法輪功的時候,中央電視台就陸陸續續造謠陷害,甚麼一千四百例,甚麼殺人、自殺那些栽贓陷害的資料已鋪天蓋地的在社會上宣傳,但是這些還是起不到中共想達到的效果。」

「因為當時煉法輪功的人非常多,大家心裏都清楚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很多開始煉法輪功的學員裏,一些是因為身體不好,患疑難雜症的,醫院治不好,那就練氣功吧,後來發現練氣功也不好使,就找到了法輪功,煉法輪功後很快就好了。」

他說:「還有更多的人,是因為真善忍三個字,因為法輪功講的是真善忍的修煉原則。我當時一下被法輪功吸引,就是因為真善忍,當我看到這三個字的時候,就覺得一下子全身心的共鳴,找到了歸宿那種感覺,這就是我要追求的。我想絕大部份學員開始修煉法輪功,就是因為真善忍。所以在內心深處就知道煉功的莊嚴和神聖,都是做好人。所以看到中共那些造謠,不管編的多麼精心,大家心裏都清楚,那都是假的。」

「但是同時我們也知道中共的邪惡程度會超出人們的想像。」他說:「所以當時看守所開始播『天安門自焚』的時候,第一反應就是心被刺痛的感覺:中共又在造謠誣陷了。我知道法輪功學員不會做這種傷天害理的事情,更不可能自焚。一看就知道是構陷、是污衊。中共寧願在天安門現場殺人,都要編出這種東西來。」

「殺生在法輪功修煉中是嚴格禁止的,連動物都不會殺,怎麼可能殺人呢?怎麼可能自殺呢?現場表演的那些男女老少,你就看他說甚麼冒白煙、黑煙,甚麼升天,就覺得很荒唐,怎麼可能跟法輪功聯繫在一塊兒呢?但是中共就能這麼幹。」

「為甚麼會有這種看電影的感覺呢?」

為甚麼說「自焚」完全是中共為了迫害法輪功進一步構陷導演的呢?何立志解釋說:「我當初第一次在看守所看的時候,不光是我一個人覺得,連那些犯人也像看電影一樣,當時都沒有細想,為甚麼會有這種看電影的感覺呢?後來仔細一想,如果真的發生這種現場事故,這種慘劇的話,那是完全混亂的一種狀態,不可能有這個鏡頭跟著放大、縮小,還在追著一個主人公去特寫,跟電影上一模一樣的。所以很簡單的道理,這就是導演的。

還有甚麼塑料瓶夾在兩腿間,就是身上都燒著了,塑料瓶都沒燒到。這種漏洞非常多。大家後來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就是說你仔細想想他根本騙不了人的。所以後來好多人真的知道了真相後,他們其實也挺後悔,為甚麼對法輪功誤解了這麼多年。就是當初相信了這個自焚。知道了自焚的真相以後,好多人歸正了他們的想法,對法輪功有個好的認識。」

良心犯被當作敵人 並施以酷刑

何立志說:「我因為給同事寄信講有關法輪功的真相被中共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送到北京市監獄管理局前衛監獄的第一天就被警察告知,進了監獄就是罪犯,罪犯就是人民的敵人,監獄就是對敵人進行暴力專政的國家機器。接著警察拿著電棍逼迫我做超強度的體罰,那是在嚴寒的冬天,我在監獄裏被折磨得身體極度虛弱,高燒、咯血、腿腳腫痛得邁不動步子。」

「有一次,上級部門派人前來監獄檢查轉化法輪功的情況,我和同一分監區的另外幾位法輪功學員在被來人問到時都說法輪大法是正法,國家對法輪功的迫害是毫無根據的。結果就因為我們講了真話,警察就開始報復,對我們每個人都使用了三、四根幾萬伏高壓電棍的瘋狂電擊。警察將我帶到辦公室,把我的雙手銬鎖在後背,命令我坐在牆腳,背靠在牆上,開始電我。由於電流很大,電棍一碰到皮膚,身體就立即被擊倒,於是警察就在身體兩側同時用電,電擊我的脖子、左右太陽穴、後背、胳膊、腿等部位。警察一邊用電,一邊咆哮著,『讓你跟我作對!』『讓你不聽我的!』『讓你跟我過不去!』被電後,我的心臟和腎臟難受了好長時間。此後又被嚴厲管制幾個月,不許正常睡覺。」

「我們內心的深處知道甚麼是真善忍,修煉是怎麼回事,我們清清楚楚。所以中共對我們身體表面施加的迫害,每多一次施暴,都更讓我能看到它的邪惡,形成更鮮明的對比。就是說我們是真正的好人,他們是真正的壞人,所以不管多麼的邪惡,都不能改變我們內心的信仰,因為他們做的越壞,越能讓我們體會到修煉的人是真正的好人,我們越是無辜的,它那種邪惡目的是不可能達到的。」

經歷了殘酷迫害,何立志還是堅持修煉法輪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