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疫情宣傳策略有長久預案」

——──前鳳凰網記者呼籲民眾找真相自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八日】(明慧記者章韻、伊言報導)武漢肺炎爆發以來,中共媒體不斷誤導大陸民眾、煽動反美情緒,以致於瀋陽一粥店掛出「慶祝美國、日本發生疫情」的橫幅招搖於市,路人卻習以為常。中共對輿論的控制使許多中國人盲目「相信黨和政府」,陷在「中國最安全」的中共陷阱中不能自拔。為此,現旅居加拿大的前鳳凰網記者張真瑜表示,中共操縱疫情輿論,它的疫情宣傳策略有長久預案。

鳳凰網:軍方背景的假香港媒體

鳳凰衛視的前身是香港衛星電視有限公司(STAR TV)旗下的香港衛星電視中文台。1996年3月25日,中共人員、前解放軍軍官劉長樂與香港衛星電視有限公司共同建立了香港鳳凰衛視有限公司。鳳凰衛視(Phoenix TV)由劉長樂任董事會主席及行政總裁,於2000年6月在香港上市,2008年轉至香港交易所上市,旗下經營互聯網媒體業務的鳳凰新媒體(NYSE:FENG)於2011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

鳳凰衛視董事會成員及廣告收入絕大多數來自中國大陸,在新聞立場和報導用詞上與中共保持一致。鳳凰衛視在香港本土以「非本地電視節目服務」牌照運營,而鳳凰衛視在中外官方場合則自稱「香港媒體」。

前鳳凰網記者張真瑜說,中共做的惡,超出每一個人的想像。它可以為了自己的極權統治去迫害法輪功,同樣現在的中共病毒,為了所謂的疫情控制,將那麼多人的生命全部都無視。

作為記者,他了解的中共宣傳策略,也親身經歷了一個逐步了解法輪功真相的過程。

張真瑜真誠地告誡人們:不要相信中共謊言,要相信法輪功學員講的真相。希望這次的瘟疫能讓更多人看清中共,真正脫離它,在這場劫難中平安度過。


中共300人記者團入駐武漢 控制輿論

對於中共操縱疫情輿論,張真瑜介紹說:「在最近的疫情中,我從國內記者得到的消息是,中共組建300人記者團入駐武漢,該團記者層層篩選,有嚴格規定,記者去哪、看甚麼,都是政府預設的。報導遵循兩社一報原則,即與新華社、中新社和《人民日報》一致。所以記者大部份是拿不到真實材料的。」

「這300人的宣傳隊的主要任務,核心議題就是粉飾太平,就是要讓疫情為零的說辭,慢慢深入到公眾的內心,讓大家信也好不信也好,不斷的去重複,最後把假話變成『真話』。」

「在疫情爆發之初,中共是掩蓋;掩蓋不住了就開始去表露政府抗擊疫情的決心,抗擊疫情的成果,多少天建立一個醫院,領導有多麼的關心普通民眾。中共不希望焦點或攻擊集中在自己身上,因此試圖把責任甩給別人,然後建立自己『偉大形像』。這都是他們的一貫手法。」

「中共做的大外宣活動主要目的,一個就是把這次肺炎的爆發地、疫源甩鍋到國外。違反人權的,比如封城啊,把大家鎖在家裏,不讓出門了,其實世界各國都在向我們學習,那麼我們做的其實還是很正確的。」

「由於中共對輿論的控制,導致信息不通暢,許多市民不了解真相情況,仍然『相信黨和政府』,覺得『問題不大,疫情可以很快控制』。」

「也有的人明明瞭解情況,但出於恐懼,不敢說。我有一位親戚是當地一家醫院的主任醫師,他不願意談,只說甚麼都是好的。在大陸,真正敢於說真話的人並不多。」


你要知道真實的情況就翻牆 不要怕

談到自己是如何了解真相的,張真瑜說,他大學時家住蘭州軍區,第一次在家的信箱裏收到法輪功學員發的真相光碟,是「天安門自焚」真相,還有三個翻牆軟件,其中最好用的那個是「自由門」,還能自動更新。「一上了自由門,跳出來的就是海外法輪功學員媒體的主頁,我就整天的看啊看,一有時間就看。那時候就已經知道了很多真相。」

「後來大學畢業後進了鳳凰網做記者,首先要接受培訓,『第一,如何鑑別海外法輪功的媒體。用他們的軟件翻牆搜索。』我一看是『自由門』軟件,心裏暗暗高興,怎麼這麼熟悉的東西啊,真好,上班可以翻牆。『第二,不能引用法輪功的內容,不能經常看,不能傳播。所有法輪功媒體的標誌不能出現在圖片和電視裏。不能擅自聯繫爆料信箱和三退熱線。不能下載、閱讀法輪功書籍和《九評》。』培訓完後,我估計沒幾個記者是按規定做的。」

通過自身的經歷,張真瑜非常想告訴國內的民眾,「大家不要怕翻牆。你要知道真實的情況,你就要翻牆,沒甚麼可怕的,因為翻牆的人實在太多了,比如有20個警察看著,一百萬的人上,能管的來嗎?」

「不能相信共產黨了,要自己找真相,才能保命啊。我就是翻牆看了才做了『三退』的。」

他說:「相信法輪功的媒體就能平安,因為法輪功學員辦的媒體最真,不說謊,能讓你知道最真實的東西,是中文媒體中最可靠的。我希望更多人能知道真相,所以我一到海外就向法輪功的媒體爆料和投稿。」


中共想讓「法輪功」三個字在民眾視野消失 有原因

作為記者,張真瑜在做報導的過程中涉及到一些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事實。他介紹說:「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一直沒停過,幫助法輪功的維權律師也被打壓得很厲害,但國內媒體報導不說(打壓維權律師)跟法輪功有關係,只是說某某律師犯了若干的罪行。

「從近幾年來看,它其實就是要淡化法輪功在國內媒體上的影響,就是想把『法輪功』這三個字慢慢的在國內的民眾視野裏消失,但是一到關鍵的一些節日期間,也會把法輪功的事件拿出來污衊一番,現在還是以信息封鎖為主。」

「為甚麼報導淡化了?中共怕活摘器官的邪惡被戳穿。我參加過國內報導馬三家勞教所的事件,從受害者的口中得知,原來『小號』、『大掛』、『包夾』、『卡齊』、『死人床』等酷刑都是先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曾有受害人親眼見到法輪功學員在勞動場所被打到喪失意識。也經常有法輪功學員無故失蹤,對於活摘器官的事件,這些受訪者深信不疑。」

「再後來王立軍的事件被曝光之後,我們又查閱了王立軍提交的一些專利,也發現其實他所提交的很多專利,跟手術、跟器官都是有密切的聯繫的,從這個事件來說,我就更加相信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為了掩蓋這個邪惡的事實,中共把馬三家勞教所整個都拆了。」

「如果活摘器官的邪惡真正戳穿後,中共馬上就完蛋,因為太邪惡了,所以中共很害怕。」


希望這次的瘟疫能讓更多人看清中共

張真瑜說:在接觸到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過程中,了解到中共做的惡,超出每一個人的想像。(二十年來)它可以為了自己的統治去消滅法輪功,同樣現在的中共病毒,為了所謂的疫情控制,它將那麼多人的生命全部都無視。那未來它的魔爪肯定還是會伸向每一個人,它也會危害每一個人的安危。

他表示:我只是希望大家可以更早的盡多的明白,在現在的處境中,每個人也是需要做出一些努力,讓我們的社會變得更加正義,不要這種慘劇一再的發生在我們的國度。

「希望這次的瘟疫能讓更多人看清中共,真正脫離它,你就會在這場劫難中平安度過」,他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