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焚」與插播之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本文為自焚偽案二十週年之際,明慧記者根據舊有的部份明慧報導,於「自焚真相周」整理發表,以饗讀者、慰英靈、勵良知。
──編者

* * * * * * *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的德國:對猶太人的公開迫害成了司空見慣。多數人沉默而害怕的看著被宣傳打擊的另一面。當時的宣傳部長約瑟夫﹒戈培爾,一直嚴格的控制著德國人能讀、能看以及能聽到的一切媒體。

此時,假如一小組猶太人將信號接進了納粹的廣播中心,這個信息就是要揭穿對猶太人的謊言和誹謗,暴露正在對猶太人進行的迫害,喚醒被黑暗吞噬著的人們。這些猶太人是罪犯還是英雄?

如今,當我們舒適的坐在電腦屏幕前,挑選和瀏覽著互聯網上爆炸般的大量信息時,這個地球上有十四億人,正像當年納粹德國的市民們一樣,只能得到政府精心設計過的、政府允許他們聽到的信息。他們其中的很多人也知道這個事實,但沒有反抗。他們習慣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掙錢、能過日子就好。

然而,日子真能這樣「太平」下去嗎?


一、「自焚?!」

1、形像突變
二十年前,也就是二零零一年的一月二十三日,正值大年三十,第二天就過年了,中共媒體卻突然聲稱北京天安門廣場有五人點火自焚,並宣稱「自焚者」是法輪功學員。到那一天為止,人們只聽說過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倡導按照真善忍提升道德。當時的中國,從平民百姓到高官,平均十個人裏就有一個人是煉法輪功的,因此對法輪功多少都有好感。

然而,在突如其來的媒體轟炸中,原本認為「取締」是無稽之談的人害怕了;原本勸慰法輪功學員的人突然側目而視了;原本支持家人修煉的親屬突然急於反對了。在鋪天蓋地的媒體宣傳中,在全國範圍組織的簽名和揭批中,很多人忘記了自己曾經因為聽信宣傳而憎恨過地主富農、資本家,憎恨過「走資派」和「天安門暴徒」。

有人說,「人類最大的歷史教訓就是人類從不接受任何歷史教訓。」這次又不幸而言中。的確,這一次,太多人再次選擇了緊跟央視宣傳,從此談法輪功色變!

彼時仍是中小學生的孩子們更是難以倖免。中小學生年少,尚無社會閱歷,父母、祖父母也不會跟未成年的孩子談論「政治」。但是,家長們在為孩子的學習、健康忙著掙錢時,卻不知江澤民一夥將央視版「自焚」搬入了課本。孩子們在學校學的是「跟黨保持一致」,歷時二十年,學校在一批又一批孩子們童真的心靈上,刻下了對法輪功的恐懼與仇恨。

二十年後的今天,當時的孩子已經走出校門,在為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奔忙。但無論是他們自己還是很多家長,一直沒有意識到,「自焚」謊言至今還刻在這些年輕人的心裏,並在本次人類歷史的最後時刻,威脅著他們的生命安危……

2、環境和背景不同,待遇和認識懸殊
《遠東經濟評論》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報導,「北京[江氏集團]說台灣是法輪功宣傳的一個來源,也許是吧。無論怎樣,法輪功在兩岸的遭遇有天壤之別。」

對法輪功的態度,除了大陸和台灣兩重天之外,修煉界與非修煉界的認識也有天壤之別。很多修煉人當即意識到:中共的自焚宣傳會讓許多人失去未來、在劫難逃。怎麼辦?

很快,明慧網文章,真相傳單,當面的苦口婆心,真相光盤。一份份善意,一片片真心,多少修煉人冒著家破人亡的危險,為了世人有個好結局而日夜奔忙。


二、「自焚」真相

如果把二十年前的央視版「天安門自焚事件」錄像畫面進行慢鏡頭分析,便會暴露出很多疑點,說明這場「自焚」事件完全是一場騙局:

1、《焦點訪談》錄影證實,劉春玲沒被火燒死,卻被軍警用重物擊打頭部倒下。
2、天安門巡邏的警察,幾分鐘內從兩輛警車裏拿出二十多個滅火器和滅火毯,應付該起所謂的「自焚」和所謂的「突發」事件。
3、在「自焚」事件中被大面積燒傷的小女孩劉思影,氣管被切開後四天就能接受採訪並唱歌。
4、北京積水潭醫院治療「自焚」大面積燒傷者,不作任何防護,允許記者近距離採訪,被緊緊的用紗布包裹,完全違反醫學常識。
5、「王進東」衣服已被燒焦,但是最易燃燒的頭髮還在頭上,他腿間的盛滿汽油的雪碧瓶卻完好無損。

6、除此之外,《華盛頓郵報》在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頭版頭條發表了調查報告《自焚的火燄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自焚的動機乃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郵報記者親自到自焚身亡的劉春玲的家鄉開封實地調查,鄰居們說從來沒有人看見過劉春玲煉法輪功。

7、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聯合國倡導和保護人權附屬委員會第53屆會議上,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發言說:「我們的調查表明,真正殘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當局……我們得到了一份該事件(天安門自焚案)的錄像片,並從中得出結論,該事件是由這個政府一手導演的。」面對確鑿證據,中共代表團啞口無言,沒有辯辭。

8、二零零二年初,中央電視台《焦點訪談》資深記者李玉強(女)在「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採訪王博時,有法輪功學員當面問李玉強「自焚」鏡頭的種種疑點和漏洞。面對大家有理有據的分析,李玉強承認:廣場上的「王進東」腿中間的雪碧瓶子是他們放進去的,此鏡頭是他們「補拍」的。她還狡辯說是為了讓人相信是法輪功在自焚,早知道會被識破就不拍了。

(更多目擊者見證,可參見明慧文章《目擊者:讓我來告訴你天安門自焚內部吧》《「是我們部隊幹的」》《天安門是「最大的攝影棚」》


三、插播的效果和代價

夜以繼日,法輪功學員經過三年的努力,面對十幾億中國人,明白自焚真相的人還是少之又少,而深受自焚偽案欺騙的人卻不計其數。終於,「自焚」之火點燃了「插播」的想法──我們沒有媒體,沒有學校,但我們有真相、勇氣和善心。

1、吉林長春插播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吉林省長春市有四個城區的部份居民,八個頻道的有線電視用戶接收到了插播內容,看到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與《是自焚還是騙局》錄像,時間長達五十分鐘,有幸觀看的人都震驚不已。霎時百萬長春民眾知道了自焚真相,人們互相打電話告知讓親朋好友觀看電視。

一個自焚偽案,激發了無數善良行動;長春的一次正義行動,數百萬民眾聞真相,五千法輪功學員被抓,其中長春市綠園區醫院CT室醫生、34歲的劉海波(男)等十幾人被活活打死。

2、黑龍江鶴崗市插播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鶴崗市法輪功學員張耀明、王樹森、郭忠權、郭興旺(郭興國)、楊永英,不顧個人安危,利用電視插播了二十分鐘的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片。流星劃破了中共謊言。當時的鶴崗市委書記張興福氣急敗壞,瘋狂叫囂:寧錯抓一千也不放過一個!一時間,全市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多達五、六百人,其中包括張耀明、王樹森、郭忠權、郭興旺。

王樹森(男,五十歲左右)家住鶴崗市興安區,曾擔任鶴礦集團興安礦地測科副科長。二零零二年十月,他被中共判刑十八年,郭興旺十五年,郭忠權十三年。王樹森入獄前還是個中青年人的形像,在獄中被迫害得滿口牙都掉光了,像一個乾瘦駝背的老人。

郭興旺被呼蘭監獄迫害致奄奄一息,於二零零九年才得以保外就醫,一個月後於零九年六月三日含冤去世。

3、長春市雙陽區插播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長春市雙陽區四十六歲的劉海嘯(男),與另幾名當地法輪功學員不畏瘋狂迫害,在雙陽進行了電視插播真相。二零零三年,劉海嘯和栗懷明被非法判十六年,武子龍被非法判十三年。

4、貴陽兩次三地插播
二零零二年七月九日、十月十九日,在貴州省省會貴陽市,有法輪功學員兩次成功使用電視系統,插播了《見證》、《自焚真相》、《三十六名西人學員北京和平請願》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真相節目。據了解,真相節目成功播放了兩個小時左右。兩次三地的成功插播,使得貴陽市部份地區的近十萬民眾看到了法輪功真相。

5、北京多次插播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三日晚,中央電視台多個頻道在全國範圍內播出法輪功真相節目。中央電視台的一個衛星專門針對農村播放節目,一套、三套、四套、九套、七套等幾個頻道,同時接收到法輪功的真相節目。這幾天又有很多次的發射,很多地區都收到了。

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晚上,在北京TV教育3頻道電視插播成功,插播的畫面、聲音十分清晰,揭露江澤民犯下的八宗罪。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晚上八時左右,北京衛視被插播《風雨天地行》真相電視片。有看到節目播放的觀眾說,看到大約十來分鐘左右,內容放到了「誰是幕後策劃者」這一節;也有的說看到大約三十分鐘,之後信號被切斷,也沒有恢復日常的節目。

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晚七點五十分,北京衛視出現「共產黨殺人黨,共產黨流氓黨,共產黨邪教黨」等文字,持續時間大約好幾分鐘,鄰居來告訴說看的很清楚。

法輪功學員夢蘭二零零二年被關押期間,遭受酷刑,不僅被打毒針,每個星期還要被強制抽兩次血。夢蘭說:北京豐台區公安局局長姓王,他蹦起來說,「李洪志這麼多弟子都沒有插播,你想和我插播!」「今天我就活摘你,給你送到西藏去!」

二零零三年八月八日。北京市豐台區法院(或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非法審判黃建、魏世均、馬俊、李凱、王桂清(黃桂芹)、孫敬平案。原因:「散發真相傳單」和「預備插播」。黃建被判十二年,魏世均、馬俊、李凱各判十一年六個月,以上四人被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王桂清(黃桂芹)八年、孫敬平七年,以上二人被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

北京石景山法輪功學員孫敬平,當年三十多歲,患有小兒麻痺,因電視插播真相節目被判刑七年,後又被勞教。

北京石景山大法學員黃鍵於六月份被抓後,被關在團河勞教所勞教一年,後被轉往天堂河女子監獄關押。由於其堅修大法不肯寫保證書,天堂河勞教所的公安竟然將其關在了通電的鐵籠子裏,使其不能動,一動就被電擊。

6、河北衡水、滄州、北京和保定的淶水、易縣、涿州、高碑店等地插播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七日,繼長春之後,河北保定等地十七名法輪功學員又在衡水、滄州、北京和保定的淶水、易縣、涿州、高碑店等地多次成功在電視上插播《是自焚還是騙局》、《見證》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三部真相片。

參與插播的這十七名法輪功學員是:安國市李鋒,安新市韓衛新,高碑店張豔青,博野陳淑芬(女),蠡縣電力局職工王向輝,雄縣李愛閣、馬增軍,易縣付淑玲(女),深州張立群、謝樹桓、張富明,安平縣謝秀改(女),任丘市謝佔芬(女),石家莊市牛敏婕(女)、趙衛民、范慶軍,邢台市郭祥宇。

中共國家安全部兩次到保定督辦,軍警、特務、公安等在保定市大街小巷巡邏、設卡,蹲坑、跟蹤、監視、查車、翻包,入室騷擾,從八月底至十月保定地區有近百人被綁架。

7、青海和甘肅插播
二零零二年七月間青海省和甘肅省的法輪功學員成功插播真相電視節目。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十九時,青海省西寧市城東區和城北區兩處,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九日二十一時,青海省民和縣,在短短三天內,共兩省三地有線電視網絡被成功地插播了法輪大法真相電視片《見證》、《歷史的審判》等內容。真相插播達半小時之久,覆蓋面達百分之八十。

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七點十五分左右,白銀市白銀公司的有線電視節目中被插播了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畫面,約持續了十五分鐘。該有線電視系統覆蓋面約三公里,白銀公司的十萬職工及家屬都能看到。

甘肅省白銀市插播真相片之後,中國公安部、甘肅省公安廳均到白銀,給白銀警方施壓。

甘肅省嘉峪關市甘肅礦區四零四廠工業學校教師李玉海(男,一九七一年出生)被判十四年。被關押在酒泉市監獄期間,他受盡折磨,曾被獄警打昏死過去四次,曾被注射不明藥物,中樞神經受到嚴重損害,精神曾一度失去控制。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蘭州市城關區法院對七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重判十~二十年有期徒刑,其中李文明、王鵬雲、魏俊仁為二十年,孫照海、強曉宜、劉志榮、蘇安洲分別為十~十九年。白銀市白銀區法院也重判法輪功學員張廣利十二年、常具斌十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法輪功學員張榮娟被判刑二十年,賀萬吉十七年,李崇峰十五年,段小燕七年。張榮娟、賀萬吉、李崇峰、段小燕隨即提出上訴。賀萬吉是青海省西寧市鐵路分局公安處警察。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賀萬吉在浩門監獄被迫害致死,終年五十三歲。

8、貴州省插播十四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九月黔南州都勻市杜貴林,因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被抓,被非法判重刑八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九日晚八點左右,貴州省某有線電視被插播了《見證》、《自焚真相》、《三十六名西人學員北京和平請願》和《法輪大法洪傳世界》等真相節目,成功播放了兩個小時左右。部份片區的群眾收看了。胡大禮參與上述成功插播而被中共判刑十年。在都勻監獄,胡大禮遭殘酷迫害,致使下肢癱瘓,渾身遍體鱗傷,於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二日,烏當區法院在貴陽烏當區一偏僻地方,在沒有陪審、沒有辯護律師、沒有通知家屬到庭的情況下,將莫代瓊、王尚春、杜貴寧、吳學蘭、鄭剛等十二位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判刑,最高刑期達十六年。十二位法輪功學員均上訴到貴陽市中級法院。在法庭上,法輪功學員們坦蕩正氣地闡述事實,中共人員在匆忙中草草收場。

9、安徽插播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報導說,在中國東部的安徽省,有八名法輪功成員因插播當地電視台和廣播電台信號被判長達十三年徒刑。

10、內蒙古插播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晚七點左右,內蒙古莫力達瓦旗(簡稱莫旗)法輪功學員韋昌峰(男)、夏秀文、崔桂鳳於,在黑龍江省訥河市插播天安門自焚真相光盤,播放四十多分鐘。江澤民震驚,羅幹親自調查。中央610辦公室派專案組到訥河市,地方610辦公室和當地全警對訥河市法輪功學員家進行抄家和瘋狂搜捕,在訥河市及所轄三十多個鄉鎮抓捕二百多人。

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九日,韋昌峰因兩次插播被判刑十三年。崔桂鳳在遭電棍電擊、老虎凳等酷刑後,被劫持到訥河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個半月。

11、四川和重慶插播
二零零二年,重慶市電視插播了揭露天安門自焚真相的節目。法輪功學員靳衛、李向東、蘇劍秋、李偉,分別被枉判十六年刑期、十五年刑期、九年刑期、七年刑期。

靳衛,三十多歲,畢業於西南師範大學,因電視插播真相,被判刑十餘年,關押在重慶市在女子監獄。

劉春書,女,四十五歲,重慶市職業高中教師,曾因堅持修煉被非法勞教,並於二零零二年一月九日離開人世。在她去世後,中共還因真相插播事件對其判刑十三年。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成都法輪功學員徐衛東因兩次插播講真相,被非法判刑十年。

12、安徽省插播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一日晚,安徽省霍邱縣法輪功學員張家林,與其他八位法輪功學員試圖在有線電視網插播揭露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視頻,沒有成功。張家林那一組的設備被有線電視工作人員查到,報告給公安。二零零二年,張家林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孫方熙原是安徽電視台的工程師,由於插播法輪功真相被判了十三年,現在仍在宿州監獄。

13、更多插播
插播事例遠不止上述這幾個地區。如張明學在北京被判刑十一年,後轉送到內蒙古保安沼監獄。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黑龍江省哈爾濱、大慶、雙城、齊齊哈爾、牡丹江、佳木斯、鶴崗、雙鴨山、雞西等市的法輪功學員統一在各地市採取利用有線電視網插播法輪功真相錄像片的正法行動。哈爾濱法輪功學員劉昊明因參與當地真相插播,被非法判刑十一年。

黑龍江省佳木斯大學電子工程系教師黃敏(男,當時61歲)是一九九五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修煉後,黃敏一身的病都好了,他又重回告別八年的講台,因此他見人就說大法師父給了他第二次生命!二零零二年,因用電視插播的形式講真相,黃敏被非法判二十年,關入山東省監獄。從二零零四年五月開始,監獄每天強制給黃敏洗腦,每天用三個犯人用盡各種手段。黃敏被迫害得神志不清。二零一七年七月末,黃敏的兒子千里迢迢從東北到山東濟南監獄醫院,看望已經不能行走的父親。黃敏被抬到輪椅上推來見兒子,黃敏仍然語言不清、不能說話。兒子見狀要求放人,獄方卻說,得再觀察半年、看實在不能自理了再放人。

14、廣播插播
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還利用廣播電台、mp5、真相喇叭等形式,揭露謊言、傳播真相。如大連、哈爾濱等地,就曾成功的在當地廣播電台插播了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自焚真相等事實。

《九評共產黨》一書問世後,雲南、山東、河北、山西、江蘇揚州等地都出現電視插播。

據明慧資料記載,二零零五年二、三月份,在山西省清徐縣、晉城市、陽城縣等地區,都有老百姓看到了電視插播的《天安門自焚栽贓案》真相,時間持續十多分鐘。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八點半,山東濟南市多個電視頻道的日常節目中斷,播出了電視片《九評中國共產黨》,號召有良知的黨員退黨。濟南市民反映,該插播節目持續了十多分鐘。一些已經讀過《九評》原作的濟南觀眾表示,希望向插播電視的正義人士致敬。

二零零五年八月九日晚八點左右,山東冠縣26頻道冠縣二台插播「退黨」廣告片,河北臨西縣內清河電視台也插播了「退黨」節目。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八日晚八點,在滇緬邊界一帶,有人用定時播放設備對大陸中央電視一台和雲南電視一台進行了大約半小時的插播,當地群眾反映看的很清楚。因播放信號覆蓋面積很大,初步估計,大約有兩萬雲南地區的人口清楚收看到插播內容。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晚,揚州有線電視頻道被插播與法輪功和《九評共產黨》有關內容,持續了一夜。

還有很多信息未及收入此文。一億人修煉,假如有十萬分之一的人認為插播合情合理,那就得有一百個人、幾百件事。篇幅有限,不勝枚舉。

* * *

結語:歷史將怎樣評價插播?

回到開篇納粹和猶太人的例子。歷史將怎樣評價這些在此種歷史情況下插播納粹電視台和廣播電台的人們呢?當今還敢說真話的世人,又是怎樣看待被迫害的法輪功信仰呢?

以下是發生在北京的一個真實故事:

二零零二年九月間,北京地鐵從天安門到萬壽路這段路。地鐵裏有兩個人不知為何爭吵了起來,吵得不可開交,眼看就要打起來了。一個人在旁邊勸道,天這麼熱,省點力氣吧。大家都不容易,幹嘛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吵架的兩人不吵了。車廂裏有人問那個勸架的說,你是誰呀,這麼好心?勸架的說,我是修真善忍的。車廂裏立刻就有人喊道:「真善忍萬歲!」「真善忍好!」後來滿滿一車廂的人都齊聲高喊:「真!善!忍!高!高!高!」

傳聞說這件事很快就上了中央的《新聞簡報》,成了羅幹「工作不力」的證據之一。後來北京從天安門到萬壽路這一段的地鐵上安插了很多便衣。可是乘車的群眾認出了他們,看見他們就諷刺說:「天這麼熱,在這兒瞎起甚麼勁兒?有本事抓貪官污吏去!」

怎麼樣?「公道難以滅絕,善惡在我心間。」每個人心底的善念,只要自己殷勤守護,豈是他人能夠奪走?

眼下,武漢肺炎再起,很快就會人人自危,比去年最壞的時候還要嚴重許多。疫苗趕不上病毒變異的速度,全民核酸檢測只能增加群聚感染的機會。這一次,我們每個人能否倖存?如何得以倖存?

在中國,受過傳統教育的人們都認為,瘟疫是由瘟神帶來的,是對壞人的清理和懲罰。在西方,《聖經》告訴人們,瘟疫是神對「人背叛神」的懲罰。總之,中西方傳統文化都認為瘟疫流行是因為道德淪喪、褻瀆神靈而招致的。這些,不知可曾有人為您講解?

共產黨鼓吹的無神論,至今只是一個假設,至今無人能驗證。而神的痕跡,千百年來無法抹去。

願真善忍走入您的心中,在最黑暗的時刻,為您守住希望、照亮前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