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省貴陽市優秀教師周清被騷擾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貴州報導)貴州省貴陽市法輪功學員周清,是一名高中物理老師。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被無理開除教職,二十多年來,多次被綁架、囚禁洗腦班,並遭非法判刑等迫害。在這次中共搞的所謂「清零」騷擾中,也受到了嚴重的騷擾迫害。

以「清零」為藉口的騷擾行動,是中共政法委的又一次對法輪功信仰者的迫害,內部下文件,命令基層人員逼迫法輪功修煉者放棄修煉為目的。

(一) 以「清零」為藉口騷擾迫害

這期間,周清老師在白雲區大山洞一小區租房住,給學生補課為生。在疫情期間,大山洞居委會要求周清提供個人身份證等信息,他也正常提供了,結果中共利用大數據得知他的信息,疫情還沒完全結束,就上門騷擾。

其中最賣力的人名叫胡海,此人的特點是:看過宗教的書,但不相信因果報應,胡說一切宗教的目的都是「為人民服務」;表現的很和善,卻不認同普世價值;明知逼寫所謂的「三書」是非法的,卻詭辯說是讓修煉人給國家、給人民一個承諾。「三書」,是指逼迫法輪功修煉者寫的放棄修煉的「保證書」、違心說假話的「悔過書」,以及誣陷大法的「揭批書」。

即使這樣,胡海一幫人也沒能用偽善欺騙住周清。於是他們又換了一套花招,私下裏找到房東,讓房東出面單方面毀約,逼周清離開白雲區,還說給房東造成的損失他們來賠。可是房東不幹。

於是,他們開始加重迫害。有一天,他們在早上七點左右,就敲開了周清家的門,拿了一張沒寫清楚理由的所謂「傳票」,去強制周清到派出所一趟。本來即使是有理由的傳喚,也是要給本人一張傳票為底子的,可他們也不敢給。答應去去就回,卻把周清一直扣到晚上才放回。期間,威脅他說,如果他不寫「三書」,就讓警車一天到晚跟著他,看他到哪個機構上課;派巡防隊守在他家門口,看哪個學生敢到他家裏補課;而且隔一天就「傳喚」他一次,讓他根本上不了課。

周老師雖然承受很大的壓力,也不屈服,但怕連累到學生,更不願意牽連到補課機構。於是只好再次搬家。他離開之後,在他手上補物理課的學生,全部流失。

我們了解到一些原因,就是學生只認他上課,並得知了下面這個故事:

有一學生在他那裏補課,才上了三次左右。有一天,他給學生講題時,問到一個很簡單的數學問題,可學生卻回答不出來。就根據這個細節,他推斷出學生在家裏很可能是被壓抑得很厲害,而且時間還相當長久。他把這個判斷一說給學生,學生的話匣子就打開了,倒出了一肚子苦水。他聽完後,給學生細細做了分析。分析完後,就在當堂課上,這名學生就放下了顧慮,開始搶答問題了。

周老師曾對一同事說過,他修煉狀態好時,能夠感受到學生的狀態,所以他每天都得看法輪功的書──《轉法輪》,這本書能夠淨化他的心靈。

(二)「周清的影響太大了」

據了解,周老師曾在一私立學校上課。

那裏正是中共宣揚的「掃黑除惡」運動期間。可有一次,他正常的到當地派出所為孩子辦理戶口,卻遭到派出所警察的扣留與威脅。警察要他寫「保證書」,他拒絕;警察又想抄家,也被他嚴詞拒絕;他還在派出所裏與國外的一親人聯繫,說如果被非法關押,就直接在美國請律師。

派出所警察不敢關他,卻使陰招報復他。不久之後,教育局的局長親自打電話給學校校長,表示如果不把周清開除,就讓他學校辦不成。還有一次,他們說「周清的影響太大了」,必須得把他弄走。

周老師到底造成了怎樣的影響呢?下面是了解到的他的幾個故事。

故事一:一名高三的女生,一次物理考試得了三分,周老師怎麼說?

由於學生對原來的老師不滿,周老師接手這個新的班級,在一次家長會上,周老師給家長們談到如何理解孩子,從中講了一個不久前發生的事情:一名女生,在物理考試中得了3分,家長怎麼想?周老師分析道:3分,說明了第一個問題,學生基礎特別的差;但是周圍同學的基礎並不差呀,隨便參考一下都不止這個分,所以3分說明了第二個問題,就是這名學生完全是自己獨立做的,絕對沒有去抄襲同學的答案,這得頂著多大的壓力?即使是自己做,就是閉著眼睛寫答案,也不止這個分啊,運氣分都有20分!所以這說明了第三個問題,這名學生也沒有猜答案,而是在認真的思考而寫的。只不過呢,題目坑太多,自己基礎又薄,剛好每道題都掉進了坑裏。

周老師說,他還記得有一次物理課剛上完,這名學生衝到了教室外,在走廊裏情不自禁地喊著:「我終於會做物理題了!我終於會做物理題了!」大家想一想,初中三年,高中還有三年,到了高三,離高考才幾個月了,她終於會做物理題了,而且只是一道物理題!她承受了多久?!卻還在努力,還在堅守。

周老師又接著講,從知識上來講,這名學生很可能考不上好的大學;但從人品上講,她絕對優秀。她很可能不是一個優秀的大學生,但她進入社會之後,很可能是一名優秀的營銷人員,一名優秀的舞蹈演員,一名優秀的社會公民。

家長會結束後,這名女生對周老師說,當周老師講到她時,她都快哭了。

一名學生曾這樣評價:一名老師,因為他的身份所在,只要說的話不太離譜,學生都不會反駁;只要做的事不太過分,學生都可以接受;但能夠讓學生從內心佩服的老師卻不多。周老師是我從內心真正佩服的老師。

故事二:午休時間,給學生分析了一個小時,完全改變了學生。

一天中午午休時間,周老師在辦公室裏還沒有離開,一學生進去和他聊天。談起疫情期間的網課,學生說出他是如何如何欺騙老師的;學生還談到了他抽煙、喝酒、談女朋友的事等,並強調千萬別告訴班主任,不然自己就死定了。周老師問為甚麼敢說給自己聽,學生說他們都知道周老師不會罵他們,更不會打他們。

周老師請他坐下,從談朋友入手進行了分析。說一個年輕人能夠被異性喜歡,當然都感覺很好,可是分析一下就會有不同的感受,比如說,一個抽煙喝酒帶髒話,不搞學習欺騙老師的人,一女生喜歡他,喜歡他甚麼呢?喜歡他這些壞毛病嗎?那喜歡他的人品味有多高呢?即使將來走到了一起,他如果一輩子都是這個毛病,可能兩人還很合的來,只要他一提高修養,女的就不會喜歡他,矛盾就出現了。就這樣說得學生清醒了。

然後周老師又告訴學生如何才能找到有品質的女朋友,那就是提升自己的修養,提高自身的能力,讓品味低的遠離自己,品質好的靠近自己,然後挑選一位合適的組成家庭,不是更好嗎?

據說是第二天,這位學生專門到周老師辦公室門口說,周老師,你昨天說的話我全聽進去了,我現在開始好好學習了。幾個月後,這名學生考上了一所比較好的大學。

(三)在「依法治國」政策下被迫害

其實在進這所私立學校之前,周老師還是在另一地方以補課為生的。大概在幾年前,政府搞了個「依法治國」,提出「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周老師與20多萬同樣有良好願望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依法遞交了對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首惡的控告狀,結果迎來的卻是警察。

有一天,在補課點上,警察穿著便衣進去了,反而把他當成犯罪份子,逼迫他填表,強制抽血。當時他的一同事也在場,警察問那位老師知道周老師是煉法輪功的不,他說知道;問他煉不煉,他說沒煉;問他為甚麼和煉法輪功的一起補課,他說因為煉法輪功的人品好,好打交道。警察怕曝光,不敢動手,威脅道「你要不配合,過幾天還會再來!」

後來,中共政府說要整頓補習市場,周老師不得已離開了才進的補課學校。

中共的每一次政治運動都打著美麗的藉口,卻暗藏著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們關心的不是百姓的生活,只是他們的政權;他們關心的不是學生的身心健康,而是如何洗腦。善良的人們,希望您能認清中共,退出中共,為了我們的平安,也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

同時,請知情人提供大山洞居委會和大山洞派出所人員的信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