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市75歲丁香珠遭綁架、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貴州報導)貴陽七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丁香珠老人,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等車時,被便衣警察綁架到北京路派出所,審訊逼供整個白天後,當晚送回家。從五月五號開始到二十八號的二十多天裏,丁香珠老人整天被派出所、社區、單位等人員上門、「上班式」的盯著,三天兩頭變著花樣叫「簽字」。

丁香珠上有92歲早已癱瘓在床上,完全離不開丁香珠照顧的母親;下有早年被邪惡迫害大腦嚴重被傷,不能正常上班、在家的五十多歲的兒子;一直被嚴重騷擾。

丁香珠,貴陽市園林局(會計)退休職工。一九九五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九九年七月中共邪惡的迫害開始後,被非法勞教三年。期間:兒子不修煉也被迫害威脅,並開除他的工作,之後精神失常,至今在家,已五十多歲。如今,九十二歲的母親長期以來對女兒的被迫害擔驚受怕,早已癱瘓在床上全靠丁香珠照料。

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上午九點左右,丁香珠在貴陽市黔靈公園外、「北京西路口」一路車站牌等車時,被一便衣警察:先是無理的扯下口罩、然後抓住丁香珠的一隻手臂、用手機打電話叫派出所來人;丁香珠當時就告訴便衣:「不要打電話,不然你手機會壞掉的」;一群警察趕到後,丁香珠被綁架到北京路派出所。

在派出所裏,丁香珠先是被帶進刑訊室逼供。問:你背包裏面的真相資料、光盤、真相幣、護身符等,是誰給的?答:不認識!問:是趙某給的嗎?答:我不是回話了嗎!我不認識趙某不趙某的,真的不認識你們講的這位同修!問:不管你認不認識你都得把給你東西的誰說出來,你才能了了干係!答:人要講道理,我不知道他(她)叫甚麼、姓甚麼我又怎麼告訴你,那不是在害人嗎?就這樣反反復復地審訊了很長時間,丁香珠始終是不認識是誰給的大法的那些物品!

隨後,丁香珠被帶進「視頻監控室」,就是要她在被「錄製」的錄像中把給她資料的同修認出來!這一環節,讓丁香珠了解到邪惡的「監控錄像」真的很邪:她觀察到,在北京路派出所管轄的範圍內,沒有監控不了的地段,即便在人們肉眼看是「死角」的地方,也被很小的監控器錄了下來。但是不能辨別裏面的人具體是誰。

到了下午七點過,丁香珠對警察說:我昨晚就沒吃飯了,一警察出去買了兩個包子,邊遞給丁香珠,邊說:你們法輪功不吃不要錢的東西。丁香珠沒有吱聲,付了錢,將包子放進自己的背包裏面。

五月四日當晚的八點過,北京路派出所幾個警察將丁香珠送回家。

從五月五號開始到五月二十八號的二十多天裏,丁香珠老人整天被派出所、社區、單位等人員上門,「上班式」的盯著。開頭的幾天是在樓房的外面蹲坑,在沒有任何「跡象」後,就轉為直接進到丁香珠家中,像上班一樣多時達十多人,三天兩頭的、變著花樣的(有時是幾張大白紙、有時又是上半部份有字的,也不讓看,直接就叫在上面寫上名字被拒絕)要丁香珠在所謂的放棄修煉法輪大法的「轉化書」上「簽字」。

丁香珠92歲早已癱瘓在床上的母親;早年被邪惡迫害大腦嚴重被傷的兒子,在二十多天裏一直被嚴重騷擾著。躺在床上不能動彈的母親,看在眼裏急在心裏,當著在場的、騷擾的人員說:女兒呀!媽拖累你了,這些年來我這個樣子,連吃飯都得餵的媽媽,屎呀!尿的,都是你在做,你在操心。丁香珠說:媽呀!你在說甚麼呀!我不是你的女兒嗎?你生了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養大,你更是含辛茹苦的,你老了女兒贍養是天經地義的嘛?!老人看到女兒遭受莫名其妙的傷害,疼痛萬分、淚流滿面。大腦不太好使的兒子,面對成天來家騷擾的人們,也心煩意亂的,終於在一天對來家的人員發怒說:你們天天這樣,我受不了,你們要關要殺,你們把她拉走好了!

五月二十八日當警察等再逼丁香珠「簽字」時,在二十多天裏一直非常平和的、不發一點點脾氣的、一直在講著真相的丁香珠老人,忍無可忍,她拿起筆:一邊將所謂的「轉化書」上的內容、行行字跡劃上道道斜線;一邊大聲地、非常嚴厲地說:「簽、簽、簽,簽甚麼簽?!你們下地獄,還要把我也拉下地獄嗎?絕對的不可能的!」他們才從丁香珠家中撤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