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市80歲法輪功學員金運碧遭社區人員恐嚇要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貴州報導)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現年八十歲的貴陽市法輪功學員金運碧,到社區去開健康證,被社區人員恐嚇、要挾,金運碧不得已被照相,才得以回家。

貴陽市法輪功學員金運碧,現年八十歲,貴陽市小河電機廠退休工人。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期間,金運碧到社區去開健康證,被社區人員恐嚇說,不簽「三書」,不准回家。金運碧說:這麼多年了,到北京證實法回來,我都沒簽(「三書」),被綁架,我都沒簽,今天我是不會簽的。社區有四個人要金運碧做假動作,要金運碧把筆拿起,像要簽字的樣子,他們攝了像,才讓老人回家,金運碧被迫照做了,才得回家。

修煉大法 全家人受益

修煉法輪大法前,金運碧的丈夫陶先明患嚴重胃病及尿結石等疾病。金運碧患腦血瘤,血小板大量下降,身體出現許多紫紅斑塊,還有嚴重風濕等疾病,經貴陽各地名醫診斷都說治不了。一九九四年,丈夫陶先明煉功病好了,就告訴金運碧,法輪功功法好得很,你去煉煉,病就會好的。金運碧的病情嚴重又複雜,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走進了法輪功煉功場。煉了幾個月之後,她所有的不治之症都奇蹟般的全部消失了,老倆口每天堅持煉功學法,從心底裏感謝法輪功、感謝師父。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金運碧和丈夫陶先明多次被綁架、關押迫害,他們的兒子也被非法關押,受了內傷,被逼瘋。

北京上訪 遭侮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學員,大家都要到北京去上訪,討個說法。金運碧和丈夫陶先明來到北京,根本沒有機會對國家有關領導人說心裏話,就被警察強行夾著身體,拖到一個空房子裏關起來,他們失去了自由、失去了上訪的公民權。

兩天後,由貴陽公安局的人,把金運碧和丈夫陶先明和貴陽所有的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非法押送回貴陽,然後把他們關進戒毒所,讓那些吸毒、偷盜、強竊的壞人侮辱他們。

騷擾不斷

到北京上訪過的法輪功學員,警察可以隨時到家裏來查尋、騷擾、抄家,隨時把他們弄到派出所去訓話。有一次,警察到金運碧家,無任何理由,讓她上派出所去一趟,金運碧去了之後才知道,叫她在他們向上級彙報的材料上按手印,金運碧拒絕按手印。一個青年公安人員很兇的對金運碧說:你不按,我兩拳打死你!一邊說,就一邊伸出拳頭朝金運碧左臉部重重一拳,打得她頭暈眼花,倒在地上。然後,把金運碧拖到關押吸毒人員的臭牢裏,金運碧的臉腫得很大,連吸毒人員都說警察太狠毒了。

被看守所非法關押 兒子被逼瘋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晚,金運碧去朋友家串門,正上樓,便碰到廠公安處長孫海洲下樓,孫不分青紅皂白就說金運碧是在發大法真相資料,要其去廠公安處。後又來了另一名廠公安,孫即叫其打電話給小河公安分局二科。很快,小河公安分局二科科長陳登亮就開車和幾個公安來到金運碧家。

警察問金運碧的丈夫陶先明,你愛人在不在家?陶先明說不在,公安就說,有人舉報她在發傳單。當時,警察還把陶先明的大兒子陶德榮也帶來說,他也在發傳單。其實,陶德榮是去給一個病人扎針灸的,在路上,碰到了他們。他們在陶德榮的身上並沒有發現任何真相資料。在沒有任何證據、任何手續的情況下,陳登亮等人就將陶先明父子抓到了公安局,非法審問。

金運碧回家後,警察們又要去抓她。他們去敲門,金運碧沒開,陳登亮就命令手下將門踢開,將門鎖都踢壞了。在沒有任何合法搜查手續的情況下,警察強行闖入家中,非法抄家,到處亂翻,把家裏翻得亂七八糟,結果,他們所說的傳單資料一張也沒找到。

但他們並不罷休,不問青紅皂白就把金運碧也抓進了公安局非法審訊,並用手銬把金運碧銬了一夜。在非法審訊時,陳登亮說要剝奪金運碧的政治權利。結果,甚麼也沒問出來,還要金運碧在審訊筆錄上按手印。警察王玉祥還罵金運碧說:「你這死老太婆。」並一拳打在金運碧的臉上,把金運碧的臉都打得青紫了。

第二天,他們又把金運碧送到了爛泥溝看守所。看守所接收時,問金運碧臉上的青紫是怎麼回事?王玉祥不讓說是他打的。金運碧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二十六天,最後無罪釋放。

陶德榮被非法關進了小河戒毒所,每次去看望他的人必須要交三百元錢,才允許看。由於陶德榮在戒毒所裏不放棄修煉,遭到了裏面惡警的毒打,並將他關進了禁閉室,用手銬銬在鐵窗上,還給他戴上頭盔,拳打腳踢,打得他全身是傷,腰都動彈不得。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在不斷地折磨下,陶德榮被逼瘋了。最後,他們不得已,把他送回了家。後來,家人把他送進了醫院,醫治了半年多,病情才有所好轉。前後花掉了幾千元的醫療費,一年多後,才能上班。

可就是這樣,廠裏公安還經常派人到家裏來騷擾,要寫這個書、那個保證,還威脅說如不照辦,就要送到洗腦班去強行「轉化」。

陶先明夫婦和家人不得安寧,二老被迫流離失所在外流浪了一年多,造成了精神上、身體上和經濟上無以彌補的損失和傷害。

被非法關押看守所

金運碧等一些法輪功學員聚在一起,借春天這個大好時光,在山上去春遊,互相談一談修煉「真、善、忍」的體會、收穫。邪黨人員得知這個消息,動用了貴陽市公安、武警、610、社區工作人員共幾百人,把他們這些手無寸鐵的善良人包圍起來,把一座山都包圍了,然後對他們一個一個的排查,登記身份證,家庭住址,因為拒絕登記,所以金運碧又被送到派出所關押一天。

被抽血迫害

二零一三年七月,社區工作人員強行到金運碧家來抽血,金運碧質問他們:你們又不是醫生,我又沒有病,我七十二歲了,抽血幹甚麼?他們無法解釋,蠻橫的回答:抽血就是抽血,上面的通知。金運碧說:你們是在做缺德事,在犯法、犯罪。社區工作人員不由分說,把金運碧和老伴按住,用沒有消過毒的針管強行抽血。金運碧由於年歲大了,無力掙扎。他們不說話,抽完血揚長而去。

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金運碧一家從沒有過一天安寧日子,惡人隨意恐嚇、抄家、綁架,作為一個善良的人,長期在這恐懼中提心吊膽的過了十多年,是真善忍的力量,支撐著金運碧一家人堅強的活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