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陽市法輪功學員胡明琴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貴州報導)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二十多年的迫害中,貴陽市66歲的法輪功學員胡明琴,七次被綁架迫害,三次被非法抄家,三次在洗腦班遭受到非人的折磨,二十四小時被兩個包夾監控,上廁所都跟著,在吃的飯菜或喝的水裏放藥,給她與家人造成了極大的損失與傷害。

胡明琴以前有多種疾病:頭痛、頭暈、乙肝、腎炎等,都是醫學上的難治之症;一九九六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她身體所有的病全都好了。胡明琴按照大法師父說的「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個好人,在工作中兢兢業業,多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出於一己之私與中共勾結,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出於對政府的信任,胡明琴去北京信訪辦向領導反映情況,為師父及法輪功說句公道話。為此,卻受到了一系列的殘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胡明琴去北京上訪,被貴陽市公安局「610」警察劫回後,綁架到貴陽市雲岩區中山東路派出所(戶口所在地),當晚又把她劫持到貴陽市雲岩區百花山拘留所,非法關押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單位在上級「610」的指使下,將胡明琴綁架到貴陽市南明區(珍稀動物園內)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七天。

二零零四年,胡明琴被貴陽市南明區「610」人員夥同貴陽市油榨街派出所警察將她綁架到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六個月。

二零一二年二月,胡明琴發放真相資料,被油榨街金宏社區協警曾大權惡告,被貴陽市南明區國保大隊「610」人員夥同貴陽市油榨街派出所警察將她綁架到貴陽市南明區拘留所,非法關押迫害十五天,並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三年,胡明琴因幫一位法輪功學員搬家,被貴陽市河濱派出所警察綁架到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七個多月,並被抄家。

二零一五年九月末,因起訴江澤民,胡明琴被油榨街派出所副所長邱陽(專管迫害法輪功)帶片警何永良及兩個便衣來敲門,到胡明琴家後,邱陽把胡明琴的丈夫堵在外屋,不准他進臥室。另外三個衝進臥室,兩個便衣一個壓著胡明琴的一隻胳膊,把她壓在床上不能動,何永良強行採胡明琴右手中指的血,然後離去。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十點多鐘,因起訴江澤民,貴陽市油榨街派出所警察於衝帶三個警察把胡明琴家木門踢爛(因防盜門沒關)後,一起闖入胡明琴家,兩個警察一邊架著她一隻胳膊,將她從家中連拉帶拖的綁架到派出所(當時穿的是棉睡衣褲、棉拖鞋)。

從胡明琴家四樓到派出所,要經過一個小巷、一條大街,從家到派出所,胡明琴一路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父老鄉親們,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到我家綁架我。」當天賣菜的很多人(胡明琴家樓下是菜場),買菜的、過路的行人都看到了這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幕。

到派出所後,他們非法審訊胡明琴,問她為甚麼要控告國家領導人?胡明琴說:「他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我就因到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就被非法關押、抄家那麼多次,給我及家人造成了很大損失與傷害。我就是要告他,就是要求法辦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將他繩之以法。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後來他們叫胡明琴簽字,胡明琴沒簽。

晚上,三個警察把胡明琴抬上車(因胡明琴不去),非法將她送到貴陽市南明區拘留所後,又強行把她抬上二樓女子房間,非法關押十天。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胡明琴因寄真相信,被貴陽市雲岩區環北派出所警察羅璇(女)及兩名便衣,把她綁架到環北派出所。當晚胡明琴被強行送到貴陽市爛泥溝洗腦班,非法關押一個多月,並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九年九月,貴陽市油榨街派出所金宏社區管段協警蔡春豔到胡明琴家敲門三次,胡明琴沒在家(聽鄰居說的)。有一天她又來敲門,胡明琴開門問她:「有甚麼事?」她說:「沒事,就是來看看你在不在家。」然後就走了。

二零一九年九月三十日十一點半,金宏社區、冶金路居委會田巧珍帶管段民警吳松及三個女人到胡明琴家敲門,胡明琴開門問田巧珍有甚麼事?她說:「沒事,就是來看看你,讓我們進去坐一會。」胡明琴就把防盜門打開讓他們進來坐,田就向胡明琴介紹,這是新換的管段民警吳松。吳松問胡明琴:「最近出去沒?」胡明琴說:「經常出去走走,回來順便買點菜回家。」田巧珍說:「胡姐,來我們倆合照一張像吧。」胡明琴說:「我不照,你們沒經過我同意,隨便給我照相,這是違法的,違反我的肖像權。」田巧珍就說:「那就給我照一張吧。」然後他們就走了。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現在,一到所謂的「敏感日」,派出所、社區、居委會人員就要到法輪功學員家非法敲門、騷擾,幹著違法之事。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七日下午三點四十分左右,胡明琴在貴陽市築城廣場(人民廣場),被貴陽市南明區國保大隊警察鐘宇、張玲綁架到貴陽市市府路派出所,並於當日被非法抄家。據國保大隊的警察說,胡明琴已被跟蹤了四天。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九日,胡明琴被送入貴陽市南明區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於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回到家中。

在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的高壓下,胡明琴三次在拘留所被非法關押時,被限制人身自由,幾十個人關在一間屋裏,吃喝拉撒睡都在那間屋裏。三次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時,遭受到非人的折磨,二十四小時被兩個包夾監控,上廁所都跟著。每天從早上七點鐘開始播放污衊大法的光碟,強迫看,音量放大,直到晚上十點睡覺才停。如不看光盤,就拿污衊大法的書或資料強迫看,以致達到轉化胡明琴為目的。還逼胡明琴寫三書(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胡明琴不寫,他們就在胡明琴吃的飯菜或喝的水裏放藥。吃了這種破壞神經中樞的藥後,胡明琴頭昏的特別厲害,心裏很難受,記憶衰退,不能站立。因白天不准睡覺,只能坐著,胡明琴只好閉著眼睛坐著,感覺房子都在轉,隨時都會倒下。在「珍稀動物園」洗腦班內,也是把幾十個法輪功學員關在一起,除吃飯外,其它時間不准出去,限制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洗腦班就是一個迫害好人的黑監獄。

胡明琴被綁架迫害七次,一次被非法採血,三次被非法抄家。大法師父的法像及所有大法書和大法資料、明慧週刊等私人物品,以及挎包裏的現金三百多元全被搶走。一次是油榨街派出所非法抄家的,一次是河濱派出所非法抄家的,一次是環北派出所非法抄家的。

因胡明琴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關押迫害,家裏親人也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父母家也經常遭到警察、社區、居委會人員的騷擾、恐嚇,有時還打電話威脅恐嚇,致使兩位老人成天擔驚受怕,導致胡明琴父親多次住院,兩次是在醫院急救室搶救過來的。胡明琴的母親因為害怕,心裏著急吃不下飯,每天精神恍惚,兩次住院,於二零一三年新年初四在醫院去世。

胡明琴在七次被綁架中,她的丈夫幾次被公安叫去派出所錄口供,有時夜晚十二點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家。由於警察、社區、居委會人員經常到胡明琴家敲門、騷擾、恐嚇,致使胡明琴丈夫精神緊張,心情壓抑、恐懼,因此住院至少十次,造成家裏經濟較大損失和身體傷害。胡明琴的丈夫於二零一八年新年初一在醫院去世。

胡明琴的兒子從小學到大學都是品學兼優的三好學生,由於迫害的株連政策,導致兒子不能考軍校,只好考了師大。畢業後到學校教書,也經常受到國安人員的騷擾、恐嚇,在單位遭受歧視,給他心理造成了極大壓力等等。由於長期的心理壓抑、精神緊張、害怕、恐懼,導致胡明琴的兒子二零一七年住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