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ADE初現 疫苗將成炸彈(下)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上篇講述了50年來人類對疫苗ADE效應的認知,原來疫苗既可以是簡單病毒的剋星,又可以是複雜病毒的幫兇。40年來,艾滋病、登革熱、Sars、Mers等病毒疫苗的研發,最終都栽在ADE上,500億美元的投入打了水漂,還造成了疫苗接種者的傷害甚至死亡。新冠疫苗能不能誘發ADE?一直是學術界關注的焦點,相關實驗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

'圖1:疫苗的作用有4個面,猶如一個正四面體(作者提供)。'
圖1:疫苗的作用有4個面,猶如一個正四面體(作者提供)。

但是,政客不懂ADE,他們的頭腦中疫苗就是新冠疫劫的大救星,好像誰掌握了成功的疫苗,誰就是「救世主」名垂史冊,誰就掌握了世界。各國展開疫苗競賽,中國發動了疫苗大躍進,超俄趕美,跑得最快。

突然,8月30日,第一財經網報導「新冠病毒有ADE效應」,給當今狂熱的疫苗當頭棒喝。

(六)上海首證ADE,石破天驚眾矢的

第一財經網《獨家求證:新冠疫苗的免疫反應可能導致疾病加重》一文介紹: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專家日前透露:「我們的最新研究發現,新冠ADE現象確實存在,而且比例不低,相關研究結果正在等待發布。」

「關於新冠ADE的猜測一直不斷,這項研究如果坐實,將成為全球首個報導新冠ADE的研究,對新冠疫苗的研發提出重要的指示。目前全球範圍內仍未有關於新冠ADE的任何深入研究結果公布。

「新冠有ADE的風險,對疫苗會提出一定的挑戰,但還是要看具體疫苗使用的抗原。」

上海公衛專家的講述,已經給所有疫苗研發者、審評專家、向世界各國許諾疫苗的政客,最大限度地留了面子,可還是被嚴控言論的中共所不容。

(1)管控暴起,強盜邏輯

在強大的壓力下,作者被迫改變立場,第一財經網的文章換成了《獨家|專家回應新冠疫苗風險:ADE尚未定論》,宣傳(某專家)說的:「目前新冠疫苗ADE沒有定論,必須要有經同行評審的數據公布才能說話!」其中的強盜邏輯彰顯無遺:

① 既然「新冠疫苗ADE沒有定論」,而宣傳疫苗有效的前提,是「絕對沒有ADE」──這個前提在科學上也沒定論,為甚麼這樣的宣傳可以肆無忌憚,一邊倒,給全國乃至世界洗腦?

② 既然「新冠疫苗ADE沒有定論」,為甚麼命令只刪掉前文?稱頌疫苗的文章本身就在表示「絕對沒有ADE」,這樣的文章和宣傳同樣應該被刪,為甚麼單方禁言?

(2)中共專家把握話語權,話猶在耳

2016年11月17日,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第二天,中方最高級專家向全世界宣告:中國已建成全球最大的傳染病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網絡直報系統,疫情信息從基層發現到國家疾控中心接報,時間從5天縮短為4小時。

2019年3月4日,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上,該專家對金羊網記者講:目前我國傳染病防控工作進展順利,國家傳染病監控網路運行平穩,中國不會再出現當年的「SARS類似事件」。

2019年12月武漢瘟疫爆發,徹底打臉。中共多位專家發聲維穩:「未發現人傳人」、「不排除有限人傳人」、「可防可控」……專家成了隱瞞疫情、全球失控的推手。

2020年1月20日,在不得不公開承認「武漢肺炎人傳人」後,中國最高權威專家宣布:「目前證據確實顯示兒童、年輕人對病毒不易感。」兩天就被世衛組織否定。

1月29日,權威專家在央視專訪中稱:「新型肺炎疫情可能在元宵節前好轉,按照現在措施前景比較樂觀,甚至自己的個人評估比這個還早……」隨後釀成了世界大瘟疫。

從另一個角度看,中國的專家必須遵從中共旨意才能講話,做政治的傳聲筒。鐘南山院士在電視訪談中,說到2003年非典疫情當時是有隱瞞之後,講到當今新冠疫情時說:「應該說,啊,應該說,這次疫情沒有瞞報。」連強調兩次「應該說」,巧妙展示:那是中共人治命令下作為黨員「應該說」的話。在中共的威壓下,專家也變成了辭令家,無奈之至。

(3)上海公衛,兩起驚雷

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在武漢疫情之初,就曾做過一件「捅破天」的大事。2020年1月5日,公共衛生中心教授張永振的團隊,在武漢CDC送檢的樣本中檢測出新型SARS樣冠狀病毒,測得全基因組序列上報:新病毒與SARS同源,經呼吸道傳播,建議在公共場合採取相應的疾控防疫措施。

張永振的疫情預警,直到1月10日還沒有回應,武漢還是一片歌舞昇平、聚會歡慶。張永振遂違抗中共禁令,將新病毒基因組序列共享上網。這是全球首次公開,從此全球的病毒學家都會從基因序列中,得知這是SARS級別的高傳染性病毒。張教授以此催促中共早日公布疫情,先是震驚了中共高層,隨後震驚了他自己:1月12日,上海公共衛生中心被勒令關門整改,且不講任何原因。直到疫情失控後,1月24日方得獲准開放。

這次上海公衛中心專家公布「新冠疫苗的ADE比例不低」,又是一記驚雷,震驚的不僅僅是中國,而是全世界的新冠疫苗專家。因此,論文能不能通過世界權威期刊專家的審評,發表,也沒把握。而且,會不會在中共的威壓下被「主動」撤稿,也難說,這可是有先例的。

(七)中共新冠疫苗違背科學規律,將被追責。

將來,直到發現中共新冠疫苗會引發ADE,不但不能預防感染,還會造成高比例重症、後遺症和速死的時候,受害的各國才會向中共追責。那時才會發現,原來中共推出的新冠疫苗是違規疫苗,違背科學規律。

(1)違反新冠疫苗的規則條例

2020年8月14日,《新型冠狀病毒預防用疫苗研發技術指導原則(試行)》施行。該條例正文中有:「抗體介導的感染增強作用(antibody dependent enhancement,ADE)、疫苗增強性疾病(vaccine-enhanced disease,VED)是新冠疫苗研發關注的重點……初步評價疫苗潛在的ADE、VED風險。在大規模臨床試驗前,建立動物模型進行ADE和VED研究,以預測潛在的安全性風險。」

這一步ADE毒理試驗,中方的新冠疫苗沒做。

該條例還規定一、二期臨床試驗中:「應設置與ADE/VED發生機制相關的體液免疫和/或細胞免疫等檢測指標。」

這一步也沒做,所以中方全力推進的新冠疫苗都違規。

(2)違反科學規律

科學已經發現,人體對新冠病毒產生的抗體,在體內只能支持三個月到一年。之後抗體水平降低,可能再次感染,所以「群體免疫」行不通。

因為還沒發生二波疫情,沒法檢測變異的二代病毒的ADE,只能先看一代病毒的ADE。按照目前的認識,抗體濃度低,容易引發ADE,所以,二期臨床對ADE的追蹤檢測,要持續到注射疫苗後的三個月到一年,到抗體降低之時,確認沒有ADE,才能證明二期臨床初步成功,才能上三期臨床。中國沒做那個時長的追蹤,而是違規降低了二期臨床的標準,降到了「不良反應低,抗體濃度高」,既違背科學規律,又違背上面的規範條例。

艾滋病疫苗40年都沒成功,徒耗300多億美元不算,疫苗試驗人群反而成了艾滋病的犧牲品。當今疫苗技術並沒怎麼提升,面對比艾滋病毒更難對付的新冠病毒,僅僅八個多月,二期臨床違規降低標準,三期臨床沒做,中國這樣的疫苗,就開始給軍隊使用了,開始作為特供給特殊人、特殊企業的特殊員工注射了!還許諾給多個國家,跑在最前面的一款疫苗,還定下世界最高價,規劃暴利的前景。

將來疫苗導致重症、後遺症、死亡時,要追責的,因為是違規疫苗,所以要沒收違法所得,甚至連帶決策者的刑事責任。

(八)一葉障目,不歸之路

等到新冠疫苗鑄成大錯的時候,拿「科學認知不足、科學前進的代價」來做擋箭牌,是不可能脫責的,因為事先很多學者已在科學上做出了警告。只是很多警告,陷入科學「重證據,輕推理,只能事後定論」的框框裏,沒做出明確的預判而已。

不過,2020年5月5日,我們在《疫苗和救贖之路》一文中指出:新冠疫苗必然無效;2020年7月20日,在《新冠疫苗適得其反?隱患已現》一文中指出:新冠疫苗必然導致顯著的ADE效應,造成高比例的重症速死。為甚麼敢這樣說?在沒見到結果的時候,在沒人敢下結論的時候,就下了定論?

(1)跳出侷限,ADE本質顯現

跳出「頭疼醫頭,腳疼醫腳」的狹窄視野,再從科學上看,會看到ADE「依賴抗體的增強」只是表象,而本質是病毒反擊抗體而演化出的求生本能。細菌產生抗藥性,是對付抗生素的求生之路;ADE,是病毒反擊抗體的求生之路。新冠病毒極為頑強,集古今病毒之大成,既不怕冷又不怕熱,傳染性強,潛伏期長,變異快,變異範圍廣,攻擊免疫系統和所有器官,針對它的抗體還壽命短,疫苗研發的難點它一應佔全……這麼強的生存能力,不產生ADE才怪呢。

上篇分析過,割裂新冠病毒Sars-CoV2與薩斯病毒Sars-CoV是中共政治壓力下的學術歪曲,Sars-CoV2繼承Sars-CoV的ADE這種生存本能,是必然的。

(2)再出侷限,歷史規律浮現

常言道「以史為鏡,可知興替」,把狹小的科學視角,擴大到宏觀的歷史視角,更能看清新冠瘟疫的根源。

歷史上有一些奇特的大瘟疫,莫名其妙地突然消失,或者消失很長一段時間,在科學上無法理解。我們知道的有:

①中世紀歐洲的黑死病大鼠疫,奪去歐洲約1/4的人口,高峰時期德國日死1500人;

②崇禎六年~崇禎十七年(1633~1644),葬送大明王朝的大鼠疫,嚴重時京城死亡日以萬計;

③1918~1919年席捲世界的西班牙大流感,死亡5000萬~1億人;

這些大瘟疫都是大量淘汰人的,人無力對抗自然界的「淘汰機制」。後兩次疫情,都有一波疫情輕,後繼疫情重的特點,很可能是ADE效應在起作用,只不過崇禎大瘟疫,是鼠疫桿菌致病(不是病毒),可能是「病菌依賴抗體的毒性增強」。

再看當今大疫:新冠肺炎病毒Sars-CoV2,它的被中共政治強烈掩蓋的前代薩斯病毒Sars-CoV,同樣具有「突然消失很長時間(17年)」的特點,大自然淘汰人的機制又開始了,此時的人類是無法自救的。ADE效應將把疫苗變成了幫兇,人的努力非但徒勞,甚至適得其反,這在科學上已經做出了前瞻性的預判。

(3)三出侷限,劫難根源展現

當今網絡流傳2019年12月新冠瘟疫的爆發,提前被預言,準確應驗了天象。其實何止這次Sars-CoV2,2003年薩斯瘟疫爆發,也是應驗預言和天象一日不差。中國歷史上的大事件,在中國承傳的天象文化視角,都準確應驗了。而這些,都超越了科學的範疇和人類的認知。

古代著名的經典預言,從西方《聖經﹒舊約》的《但以理書》,《新約》的《啟示錄》,到中國大預言《馬前課》、《推背圖》、《劉伯溫碑記》、《金陵塔碑文》等,都是被歷史驗證、證實過的,為世界所信奉。撥開當今東西方對這些預言的曲解,就會看到:它們從不同的角度,把這次的末後(末劫)瘟疫的起因、發展、救贖、結果,都用象徵、隱喻的謎語方式展現出來,都一致指向了當代的中國,聚焦於中共對人民和信仰的大迫害。

現在的天災特別是瘟疫,是對中共及其羽翼、列國支持者的天罰,這與當今世界疫情的發展和演進,是一致的。當今新冠疫情美國、印度最重,原因也在於此。中共的強大,是美國一手扶植起來的,前任不少美國總統,為了打開中國市場不斷引導投資,客觀上大力催生了中共的經濟實力,而今美國的民主黨人很多還是中共的支持者。印度前兩任總理,也都和中共關係默契,為中共站台。前人種因,後人得果,這是人間的規律。

(九)中共瘟疫世界播散,疫苗將成定時炸彈

2019年12月,武漢瘟疫爆發時,號稱擁有世界最先進的疫情網絡直報系統的中國疾控中心,不知是自己癱瘓了,還是被中共的維穩所癱瘓。在中共政府和專家一輪輪維穩「好消息」的掩護下,瘟疫在武漢迅速蔓延全國,輻射全球。

如果中共能如實報出武漢疫情真相,瘟疫在武漢就能被及時封堵,不至於泛濫世界。在2020年1月20日,中共不得不承認瘟疫爆發後,中共外交部還在譴責美國封閉中國人入境,「開了一個很不好的頭」,中共希望各國都對中國放行,不要阻斷疫情的傳播。

在世界譴責中共掩蓋疫情真相,瞞報、銷毀疫情數據,開放旅行給各國造成嚴重損失的時候,中共操縱全國媒體開足馬力甩鍋,避開自己瀆職掩蓋造成的空前人禍,謠言迭起,把瘟疫的源頭甩向海外各國,版本一個接一個……

'圖2:北京知名畫家大車創作的漫畫《甩鍋》,諷刺中共掩蓋疫情真相嫁禍海外。大車遭北京公安帶走訓誡,漫畫在中國網絡上消失。'
圖2:北京知名畫家大車創作的漫畫《甩鍋》,諷刺中共掩蓋疫情真相嫁禍海外。大車遭北京公安帶走訓誡,漫畫在中國網絡上消失。

這場世界性的瘟疫,本來就是中共人禍釀成的,讓世界人民陷入災難,陷入病痛和死亡的威脅,叫中共病毒、中共瘟疫恰如其分。但是,在中共不停地洗腦宣傳下,中共反而成了一些國家和人民心中的「抗疫典範」、「疫苗救世主」,中共急功近利、違反科學的違規疫苗,成了一些人祈盼的恩賜,豈不是飲鴆止渴?這瘟疫本就是中共堂皇地「恩賜」過來的呀。

中國當今疫情過去,只是假相,這個假相讓世人誤以為中共的抗疫、防疫有多成功。要知道,而今科學家已經認識到:新冠病毒可以通過空氣短暫傳播,N95的口罩都不能完全防護,世衛組織WHO以前的防疫指南,是漏洞百出的。那麼中國的一波疫情,因為防不勝防,所以已經把病毒洒向了全國人,沒發病的人基本都有了抗體,只是濃度低檢測不出來而已。病毒向國外傳一圈,一邊傳播一邊變異,當變異出強悍版,轉回中國來引發ADE,點燃二波疫情是必然的。疫苗的接種,不過是讓人體多增加幾種抗體,更好地為ADE鋪路。

所以,假如二波疫情爆發先於接種疫苗,反而是人類的幸運,因為大面積接種疫苗,會大面積產生「ADE需要的抗體」,將重演西班牙大流感二波、三波疫情死亡高峰的悲劇(因為西班牙大流感一波疫情,相當於給人打了一遍疫苗,形成了誘發ADE的抗體)。

當今中共的大外宣、大內宣,統一口徑,在沒有科學驗證的情況下,掩蓋違規,宣傳新冠疫苗如何成功(其實只是產生了抗體而已),中國的疫苗將拯救世界的「浮誇風」響徹網絡,為全民洗腦。中共統治者們,儼然也以疫苗大國自居,信心滿滿,從以前的世界大撒幣,變為名利雙收的撒疫苗,自擔起「救世主」角色。

可是只有內行專家知道:就像登革熱疫苗一樣,三期臨床試驗成功,不等於疫苗真成功;只有通過變異病毒的檢驗才是真有效。一旦疫苗最終被證明無效,反而值得慶幸的!因為錢照樣掙了。就怕病毒變異後的ADE,如果ADE比例小,問題也不大,它造成的重症、死人比例看不出來;最可怕的是ADE比例大,那樣疫苗就成了定時炸彈,埋進誰的體內誰倒楣,等待變異病毒引燃。

這場劫難的救贖正路,早已展現人間,只是被疫苗的喧囂和中共外宣、內宣的洗腦所掩蓋。古今中外的經典預言,超越了科學和人類的認知,在歷史上準確驗證,在當今的疫情現實中準確應驗。《聖經﹒啟示錄》多次出現「只要有一隻耳朵,就要讓他聽到」(If any man has an ear, let him hear.)它們警告著當今的人類,人類最終的得救是聖人(《聖經》中稱為彌賽亞)傳正法的救度救贖,而不是疫苗,在天疫滅中共之後,人類才能走上美好的結局──《推背圖》中的天下大同,《啟示錄》中的新天新地。

'圖3:《推背圖》第59像,聖人教化,人類走出劫難,天下大同。'
圖3:《推背圖》第59像,聖人教化,人類走出劫難,天下大同。

(全文完)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