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難忘的一段修煉時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我今年七十三歲,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我在外地打工,九六年春,回家探親時,去姐姐家,看到她桌子上有本書《轉法輪》,我就順手拿起了翻看,當我看到作者的照片時,我就想:真年輕,有一種似曾相見,但又不知在何處?脫口而出:我認識他!姐姐說,這本書可好了,李老師來我們濟南傳過法,你是不是在傳法班上見過?

我沒參加過傳法班,我就是認識他。我就從我的記憶中搜尋在哪裏見過?不得其解。我自己嘴裏喃喃的說:我真的認識他。姐姐說:還有簡單易學的五套功法,既要學法、又有煉功,這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我說:動作怎麼煉?姐姐就給我做了第一套功法,我當時只記住:「掌指乾坤,抻。」姐姐說:把這本書送給你吧,帶在身邊,抽時間看看吧。我雙手接過《轉法輪》,把這本書放在背包裏。乘下午的飛機返回我居住的城市。

我在台灣獨資食品有限公司打工,總部在濟南,各地有很多分公司,我在我市分公司任經理,員工近百人,居住在師級軍區大院裏。那裏老幹部很多,一早、一晚,煉太極拳的、跳集體舞的人很多,沒有煉法輪功的。我就自己在宿舍裏看書,法理深奧,有的能從字面上明白,有的根本不懂,是超出人的認知範圍的東西。在斷斷續續的讀書中,知道這是按真、善、忍指導做好人的書,明確了善惡有報的因緣,失與得的關係。

因為公司的員工都是年輕人,從山東招來的,十六、七歲,二十幾歲的孩子,文化低,離家遠,我就儘量的從生活上照顧好,吃好、喝好,把食品原材料包裝物集中起來,賣給收廢品的,用這些錢買毛巾,分給員工。雖然有工作服,但夏天很熱,我就用賣廢品的錢,給員工買白色的短袖大背心、給女孩子買白色帶花的短袖大背心。經常和員工們在一起講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做好自己份內的工作,出門在外,互相幫助,互相忍讓。

老闆到我市來檢查工作,看到員工都穿著白色的短袖背心,問廠長,廠長說:是經理用賣廢品的錢親自去買的,每月還發一條毛巾。老闆說:謝謝你,經理,這麼關心員工。我說:應該的,咱關心他們,他們會把工作幹的更好。老闆說:其它分公司沒人管這些事,有的分公司剋扣員工的生活費,伙食搞得很差。我說:老闆,您放心吧,我會用心去搞好工作的。老闆說:我相信你。那時,我就是用真善忍的法理去指導工作,嚴格要求自己不搞特殊,事事用真善忍去衡量,以身作則,得到老闆的信任和員工的好評。

由於工作的需要,一九九七年九月份,老總把我從外地調回在我家鄉開業近一年的分公司工作。到那一看,賬目不清、管理混亂、銷售打不開,近二十個員工沒活幹,整天打撲克、下象棋,很是無奈。由於人員少,只給配一個會計,老總講:困難很多,我相信你能做好,你試一下,不給壓力,能幹就幹,實在不行,把分公司關掉,你回總部。我講,試一下,用心去幹。老總講:好,就等你這句話。

我來到新公司。我們店面在一個繁華處,每月房租一萬元。一樓是前店、後廠,二樓由其他客戶租賃,三樓是倉庫、宿舍、食堂、衛生間。員工們看到我很高興,都說:經理,我們都盼你來呀,你可算來了。因為這個總公司有規定,所有的員工半年以後大調整。為使員工在產品、工藝、質量上保證規範化,各公司生產廠長也是周期性的都要與各分公司互換,所以大家互相都認得。我問:你們每天都幹啥?員工講:打撲克、下象棋啊,貨不敢多做,賣不出去,我們也愁。我說,今天晚上,把該做的貨做完,徹底打掃車間衛生。明天吃完中午飯後,打掃宿舍、環境衛生。晚上上班前檢查。

第二天,我就去跑市場,邀請各大商場食品櫃的經理來我公司考察,希望合作。回到公司後,我去廁所,因在樓上,男女通用。一進門,地面污黑,手紙亂扔,女孩子用的例假紙也處處可見。我解完手後,找了幾個塑料袋子,把入廁紙裝上,泡上一盆濃洗潔精水潑在地上,用刷子刷。員工來入廁,看到我在打掃廁所,哭了說:「我們幹。」把我架了出去。他又叫了幾個人,把廁所內、外四週的牆壁都清洗乾淨。我用善來啟悟他們:生活環境大家共同維護,乾淨的環境會使人愉快,少生病。讓廠長安排輪流值日,我也算一份。從那以後,他們都做好衛生,不用我去操心,打掃了。

第三天下午,大家在一起吃晚飯,我看見員工們把饅頭皮扒掉,扔在桌上,我拿起饅頭就吃,幾天如此。第六天,倉庫保管發話了:是不是咱的命比經理值錢?經理都帶皮吃。我說:大家都是從農村來的,我們的祖輩、父輩都是種地的,你們在家吃飯也扒皮嗎?真是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認爹和娘,真是讓老祖宗看見哭啊。從那以後,桌上再也看不到扒掉的饅頭皮了。

就這樣,走馬上任,技術監督、衛生防疫、工商管理、市場經營等等全部落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就憑著按真、善、忍原則做人、做事,局面慢慢打開。由原來總部配送生產原材料、給工人發工資、支付工廠房屋租賃費,到自己發放工資、自己採購原材料、再到支付工廠房屋租賃費、到給公司上繳利潤、再到擴大生產租賃大的廠房生產,這其中都一直在自修中堅持對真、善、忍的信念。

在我看第一遍《轉法輪》的時候,我就記住了不失不得,牢牢記住了修煉要專一、主意識要強、心一定要正。

要換大的生產環境,這時,我又要去找地方、去看、去談。經朋友幫忙選了幾處。九八年夏天,最後由老闆和總部的有關人員互相商量,拍板選定在城鄉結合部臨街新建出租房,交通方便,周圍環境不亂,租下八間,每間四十平米的廠房。每間房租三百元,光房租一項每月就省去七千六百元。和有關單位簽約,規劃成獨立一體的門戶。前兩間生產車間,以此類推,倉庫一間、辦公室一間、經理宿舍一間、女生宿舍一間、男生宿舍一間、食堂一間。定下後,由總部派來施工隊進行裝飾裝修,路面硬化、車庫、鍋爐房、廁所,配套工程等等一應俱全。

九八年中秋節過後,我們就搬到新公司,開始了按部就班的生活和生產。因為社會的大環境,工人下崗(失業)的很多,我就把我家宿舍大院在一塊煉法輪功的王妹妹招來,在食堂做飯。吃完晚飯,員工們就開始上班了。她把食堂的衛生打掃乾淨,就在我宿舍裏,我們倆開始讀《轉法輪》,一人一段,讀的津津有味。人是有佛性的,明白的那一面如飢似渴的願意學,返本歸真。按真善忍去做好人,用新的活法去展現未來。我倆一直每天都在一起學法煉功,看圖學煉。

九九年春天,早上我隨公司的汽車去大商場處理業務,中午回來後,小王妹妹迫不及待的對我說:「經理,今天早上我去倒垃圾,麥地裏,有個老太太在地裏看《轉法輪》,我就問她,你也看《轉法輪》?大娘說這書可好了,俺村裏好多人都煉,晚上七點去舊村委大院學法,早上五點去小公園煉功。你們也去吧。」

那時正是春天澆麥子時間,我顧不上吃飯,馬上到麥地裏找人,沒有大娘,看到一位四十多歲中年人,手裏拿著一本《轉法輪》在看,我說,剛才有位大娘也在這裏看書,他很客氣的說,那是我母親,回家吃飯去了。我詳細的問清地址,晚上如約來到煉功點。

我和小王妹妹七點就到了那兒,好大的一間房子,早來的在打掃衛生,聽說我們來煉法輪功,他們很高興。我們自然加入其中,快八點了,大夥基本到齊,按順序盤坐在自帶的坐墊上,開始背法,大約有七、八十人,背《論語》、《悟》、《淺說善》、《何為忍》、《大曝光》、《博大》、《真修》、《境界》、《堅定》。因為我一直處於獨自修煉,只是晚上和小王妹妹在一塊看書,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這是我第一次走進大法弟子中,第一次走進集體學法修煉中,一下子把我炸醒了,眼前這上小學的、讀中學的、四五十歲的、六七十歲的男女老少朗朗背法聲中,讓我汗顏,讓我無地自容,我那是修煉嗎?!

在那天晚上集體學法中,我找到了差距,我要跟上,我要精進!接下來,大家集體學《轉法輪》第一講,每人讀一個自然段,由於文化程度不同,有讀得通順的,有的讀得很慢,磕磕巴巴的,大家都能耐心的聽,按順序接下來再讀。讀法時,沒有交頭接耳的,大家都在認真的看法,接上自己該讀的那段法。第一講學完後,輔導員讓大家回去後有時間多學法,文化不高的提前讀讀法,並問我們缺少其他講法嗎?開始煉功了嗎?我們才開始按《大圓滿法》圖解煉功,還不熟練,第二天早上五點開始,在小公園煉前四套功法,七八十人男女各分兩邊,整齊劃一的按師父口令在晨煉,老弟子們不時的糾正我們這些新學員的動作,他們認真負責,坦蕩無私,為我們今後的修煉打下了良好的基礎。

自從我溶入到集體學法修煉中,知道了甚麼是修煉,如何修煉,多看書、多背法,思想中的好東西多了,就能把在生活上,工作中碰到的事情用法衡量,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在這期間,我又請到《精進要旨》和其他各地講法,如飢似渴的看著、學著、背著。每天沐浴在大法中,整個人都變了,真是身體健康、精神健康、身心健康。

集體學法煉功後,同修們那種同化大法後的風采,時刻激勵著我。那種坦誠純樸處處為別人著想,自覺改變自己為大家做好事處處可見。早上去小公園煉功,他們手裏都帶著一個空塑料袋,隨手撿起遊人丟棄的雪糕紙、飲水瓶、雜物等,晨煉後,一起丟到大垃圾箱裏。有一天早上晨煉,起得晚了一點,想從小公園圍欄上爬過去,少走點路,我剛抬起腿要爬時,這時一個大嬸攔住我說「不文明」,我們一起走正門吧!當時很不好意思,難為情。大嬸講:我們是煉法輪功的,自覺的做好人,維護秩序。

自從融入集體學法煉功中,通過大量的學法,對法有了新的認識,不只是做好人,要做比好人還要好的人,設身處地為別人好的人,無私無我的人。

我在分公司裏和員工一起時,我就把法輪大法的福音告訴他們,跟他們講按真、善、忍做好人,做好本職工作,告訴他們失與得的關係。因為我們住在農村,蚊子特別多,同時我也嚴格按大法的要求去做,關心員工生活上的事,嚴格執行伙食費管理,讓他們吃好喝好,把結餘的伙食費,和賣包裝物的廢品錢,夏天給員工們買統一的蚊帳、毛巾被。當員工們輪換時,帶著統一發放的蚊帳、毛巾被到其它分公司上班時,其它分公司的經理向老總打小報告,說我亂花公司的錢,自己做好人。總部就派總公司會計以檢查工作為名來查賬,賬本上根本沒有這項支出,謠言不攻自破。

而且我分公司的伙食,職工們評價吃的是最好的,老總到分公司來檢查工作,在吃飯時他問我是如何做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自己首先按真、善、忍做人,不佔、不貪,設身處地為員工著想,外地打工離家遠,把生活搞好了,他們才能安心工作,才能幹好工作。聽別的員工講,其它分公司伙食沒人管,飯做不好,員工不吃,打出來,全倒在食堂外面的大缸裏,一天下來幾大缸,員工們出去買方便麵吃,我這食堂外面,沒大盆,更沒有大缸,既不浪費,員工們還得到實惠。老總的親姪兒是個分公司主管生產的廠長,他輪換到我分公司工作時講:我都盼著到這兒來,你拿我們當人,咱們公司所有的五個公司我都輪換過,我們私下裏都講總公司評先進領導,我們一定都選你。

大法改變著我,自覺的去同化真善忍。我感恩師父,感恩大法,將這麼好的法傳於世間,一時間,神州大地,舊貌變新顏,學者自變。我思念著那段時光,他將在宇宙歷史中永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