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學生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我是一名高中教師,一九九九年四月初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從此走上了一條返本歸真、求真向善的修煉之路。在工作中,我用大法「真善忍」法理來要求自己,贏得了學生們的尊敬。這其間發生了很多的故事,今天選出幾例,分享給您。

故事一:「老師,請您收下這袋喜糖」

二零一九年的一天中午下班時分,我剛剛走到學校門口,忽然人群中有人向我喊:「老師,我終於找到您了!」尋著聲音,我看到了一對年輕人,一男一女。他們快速的向我走來,我定睛一看,男的我認出來了,「啊,小孟!」「您還認得我啊,」小孟激動的說。

「老師,我們找您一次,沒有找到,門衛不讓進學校。今天又來了,碰碰運氣,結果這麼巧碰到了您!這是我的妻子,我們前天剛剛舉行完婚禮,今天特意來給您送喜糖!」

緊接著小孟把一袋喜糖送給我,我一看裏面多了一個紅色的小紙袋。小孟說:「老師,我們這次是來謝恩的,這個紅色小紙袋是我們的一點心意,不多,六千元,請您務必收下,謝謝您對我的幫助,沒有您當年的幫助,就沒有我的今天!而且上次被拒絕後,我們想如果不行,我們就拿著錦旗進學校去找您,此行一定要達到目地!」

聽完小孟的話,我一下子明白了,思緒也一下子回到了十幾年前的歲月。

那時候,小孟是我們學校高一的學生,我是他的任課老師。高一剛剛開學一個月後,有一天學校開運動會,我獨自在辦公室備課。突然,進來一個男生,「老師,我是您現在的學生,我在23班,我可以和您聊聊天嗎?」「歡迎啊,」我說。聊天中,我知道這個孩子的名字,他就是小孟,而且心地善良,溫文爾雅。「老師,能問您一個問題嗎?」「說吧。」「您是不是有信仰?」我說是的。「我沒有猜錯的話,您可能信仰法輪功!」我點點頭,「你怎麼知道的?」他說:「您看起來很善良,心態平和,特像我見過的一個人。另外,再加上您在課堂上講的釋迦牟尼說的『其大無外、其小無內』 的涵義,我就猜的差不多了。因為這和我初中的一個修煉法輪功的老師講的一樣。你們太像了!」「我們同修一部法,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當然都一樣了!」我回答道。

通過交談,我知道小孟基本明白了大法真相,但還沒有「三退」,於是我幫小孟辦理了「三退」。此次交談,小孟還講述了一些他自己的家庭情況:他的母親因病去世多年,他下面還有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前兩年父親又給他娶了一個後媽,後媽還帶來了一個孩子。只有父親打些零工養家糊口,所以家境一般,甚至有點捉襟見肘。我告訴小孟:生活的苦難壓不垮有志氣的人,要樂觀向上。你看中共那麼殘酷的迫害法輪大法弟子,可他們依然內心平和、樂觀向上。所以遇到甚麼困難都要挺住,雨過見彩虹。你要好好幹,給弟弟妹妹們做個表率。

在那次談話的一個月後,我因講真相被惡人誣告,離開了心愛的講台,前前後後,我只教了小孟兩個月左右的時間,後來再也沒有教過他。一年後,我又回到了學校,偶爾在校園裏見過小孟幾次。到了高考成績出來時,小孟找到我說考砸了,沒有考上本科。他不甘心,想復讀。可是父母不同意,家裏的狀況無力支付他的復讀費用,他們還要照顧其他的孩子。我告訴小孟:你我師生一場,緣份不淺,你是一個善良的孩子,我來資助你完成復讀的學業。

小孟當時感動的要哭了,他沒有想到我會資助他。我告訴他:一是我有這個能力,更重要的是我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我不求你的回報,只要你好好幹就可以了。於是我支付了小孟高三復讀費用和大部份生活費。第二年小孟如願考上了本科,去了一所醫學院就讀。後來兩年,逢年過節偶有聯繫,慢慢的就間斷了,我也慢慢的忘了這件事情。

而小孟今天的舉動,讓我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我頓了頓神說:「你的心意我領了,喜糖我收下,但這個錢我不收了,當初就是資助你的,壓根就沒有想收回來呀!」小孟說:「老師,我這些年經常想起您的好,因為丟了您的電話號碼,所以十多年不曾聯繫您,請您勿怪。我現在一家省內大醫院工作,我的妻子也在那個醫院工作,我們就在那裏認識的,有房有車,我們收入還行。所以這個錢您真的要收下!」

這時他的妻子在一邊插話說:「老師,小孟在我跟前不止一次的提及您當年對他的幫助,沒有您當年的幫助就沒有小孟的今天,也沒有我們的今天。我的爸爸也是一名老師,也是一名公認的好老師。可當我把您幫助小孟的事情告訴他時,他說他做不到您這樣。真的十分感謝您!本來小孟想再給您送面錦旗的,我覺的您是那種淡泊名利的人,所以我說算了吧,老師不需要這樣的客套。但請您務必收下這份錢,這不是錢,而是一顆感恩的心!我們沒有給您利息,因為那是無法計算的。十幾年前的六千元,遠比現在值錢,那可能是您的小半年的工資。關鍵的是這不是錢的問題,您這顆心是多少錢也買不來的呀。我們會永遠記得您的好!」

我告訴他們倆:「我之所以能夠這樣做,因為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是我們的師尊要求我們在哪裏對誰都要好,都要做一個好人。中共邪黨無論怎樣抹黑法輪大法,它們都無法抹去法輪大法弟子心中的善良。現在法輪大法對人道德的提升正在逐漸的展現給全世界的人。」

隨後,我又給她講了一些法輪大法的基本真相,以及中共邪黨對法輪大法的迫害。小孟的妻子也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年輕人,她明白了真相,也讓我給她做了「三退」。我最後說:「要不這樣吧,錢你們拿回去,就當我給你們的新婚賀禮吧!」他們說甚麼也不要,說他們收入很好。互相推辭不下,周邊的學生家長也看著,這樣僵持也不是辦法,所以就只好暫時收下。

他們說:「老師,您回家吧,改天再登門拜訪!您先走,讓我倆再目送您一程!」「好!老師祝福你們婚姻幸福!也請你們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老師對你們最大的祝福!」「我們會的!」

我轉身離去,瞬間淚濕雙目,多好的孩子啊!而此時心中更加充滿了對師尊的感恩!「孩子,你今天的幸福真的來源於大法啊!那是法輪大法,那是偉大慈悲的師尊讓我們有了今天的緣份!師尊,我替他們謝謝您!」

故事二:「老師,請您接受我倆的敬禮」

幾年前寒假的一天,我手機接到一條短信:「老師,明天上午有空嗎?我想找您聊聊天。──小慧。」「好啊,歡迎!」我回覆道。回覆完短信,小慧的上學經歷便浮現在我的眼前。

小慧是我高三教過的學生,現在已經上大學了。記得上高中的她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很少看到她臉上的笑容。但她很喜歡到辦公室來找我問問題,於是我經常在講題的過程中開導她、在作業本或者試卷上寫上幾句鼓勵的話語,漸漸的她也開朗起來。

一次在學校門口書店偶遇她及她的父親,她的父親告訴我:「我每天晚自習放學後都去接閨女,在路上談的最多的就是您!今天課上您又講甚麼甚麼了,很新鮮呢!閨女說您不但教她們知識,更重要的是教她們怎樣做人。孩子碰到您這樣的老師是他們的幸運,也是我們這些當家長的幸運!」 「這都是緣份啊!」我回答道。高考完,我知道小慧高考發揮不錯,考上警校。

果然第二天,我在學校門口見到了兩個身穿警服、英姿颯爽的年輕人。一個是小慧,另一個一時沒想起來。走到跟前,小慧說;「老師,這是小詳!」「哦,認出來了!」小詳與小慧是同一級的,但不在一個班級,都是我教的學生。「小詳現在也在警校,知道我來看您,他也想來,所以就一起來了!」「好啊,都歡迎!我就喜歡和你們聊天!」我接過說。「上高中時,就喜歡和您聊天,上了大學後,又有很多困惑,希望和您聊一聊,解解惑!」

我知道,他們是來聽真相來了,我要好好把握師尊給安排的這個機緣。我們聊的很愉快,他們談了很多大學與高中的不同,也談了很多困惑,他們覺的人越大怎麼都越複雜啊,不好處理人際關係。我用悟到的大法法理告訴他們如何處理人際關係。也聊起了他們的職業以及中國現在的法制狀況,提到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誣蔑和迫害。他們說:「一上警校,輔導員就給他們灌輸中共的那一套說辭。」我說:「不是那樣的!」於是,我們在一起觀看了我事先準備好的揭穿「天安門自焚」騙局的真相片。看完後,他們感覺被中共給騙了。接著我又讓他們在手機上搜索公安部認定的邪教名單,看看裏面是否提及了法輪功。看完後,「真的沒有啊!」小詳說。「你們再搜一下新聞出版署50號令,看看第99條和第100條是甚麼?」我平和給他們說。搜索完,他們知道了原來出版法輪功書籍都是合法的,原來的禁令廢除了!

然後我給他們講解了中共惡黨如何殘酷迫害法輪功以及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販賣牟利的黑幕,讓他們震驚不已。我告訴他們現在警察「辦案終身負責制」,所以你們一定要學會保護好自己,你們知道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故事嗎?他們搖頭。於是我給他們講了槍口抬高一釐米的故事。告訴他們良心是最高的法律準則。善惡有報是天理!有的警察明白了真相,保護大法弟子獲得福報,而跟隨惡黨出賣良心的警察卻惡報連連。中共壞事幹盡,天要滅它!二零零二年貴州省平塘縣的一塊奇石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天然大字就是天意的表達。只有退出黨團隊,抹去曾經發過的毒誓才能獲得神佛的庇護,平安度過劫難。他們倆欣然退出!小詳說:「在學校裏,為了入黨,同學之間勾心鬥角,請客送禮。我很不齒這一套!我絕不會入這個黨!」「我雖然是團支書,我也不會入!」小慧說。

「真高興聽到你們這麼說!其實老師今天說了這麼多,只希望你們將來能夠做一個好人、好警察!真正的為老百姓做事,而不是當中共惡黨欺壓百姓的工具。做任何事都要對得起天地良心!常人說入黨能找好工作。我說不入黨、退黨才有未來,才有機會獲得好工作。記住:遠離邪惡,守住良知!上天定不負你!」

「謝謝老師的教導,我們一定謹記在心!小詳,來,我們一起給老師行個警禮!」小慧喊著小詳。他們突然站起來,齊刷刷的向我敬禮。我也站起來,雙手合十!心中很是感慨:孩子啊,這個敬禮應該獻給我們偉大的師尊啊!是偉大慈悲的師尊讓我們有了今天的緣份!師尊,我替他們謝謝您!

故事三:「老師,請您允許我坐在您的身邊」

小文是我教過畢業班的學生,她在班級裏就像她的名字那樣文文靜靜。但了解她的人知道,她其實也是一個要強的女孩子。小文從外地考入我們學校,高一和高二的成績並不出眾,甚至還有點靠後。高三分到我帶的班級裏,以前教過她的同事告訴我:她很笨的,問問題能問到你煩,以後你就知道了。我聽後一笑了之。

果然開學後,她幾乎每天課間操時間都到我辦公室來問問題,問得都是講過多遍的題目,真的容易讓人煩。但我告訴自己:我是大法弟子,要按照師父的教誨去做好,要展現出大法弟子的風貌來!於是,我每次都和顏悅色、不厭其煩的給她講解題目,有時候都弄得她自己覺的不好意思,直呼自己太笨!辦公室的老師也說我夠有耐心的,要是自己早就煩了。每次遇到難以理解的問題時,我對小文說:「不要著急,仔細體悟。也許是老師我太笨,沒有更好的、更形像的語言去說明問題的實質、去打開你的心結!」「不不不,老師!您做的已經很好了!」

在一來一往、一言一行中,小文看出了我與別的老師不一樣,尤其對比以前教的老師。於是,她打開心扉,或說或寫的告訴我很多關於她的情況。

小文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她上面還有兩個姐姐。父親不好好幹活養家,母親身體不好,還要照顧臥床不起的爺爺奶奶。家中除了爭吵還是爭吵,她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體會到家的溫暖。別人渴望週末回家,而她則懼怕週末、懼怕回家。而且在初中她還談過一次戀愛,分手後,男孩子還一直纏著她,令她非常痛苦。我用自己悟到的大法法理來幫助她,開導她。於是,她臉上多了一些笑容。每次上我的課時,總能看到她的微笑。但高三學習的壓力和高一時不經意間的暗戀,加上家庭的諸多不順一下子要壓垮這個孩子。在信中她談到了輕生,她覺的自己如此的失敗。於是我經常在課堂上講生命的意義,告訴所有的學生,當然更是針對小文。自殺是有罪的!是人生最大的錯誤。人無法決定自己的生,同樣也沒有權利結束自己的死。從常人的角度說,你對不起養你的父母,父母老了,還指望你呢!你一走了之,留給父母無限的思念,你於心何忍?從傳統文化講,你自殺,你要在另外的空間承受很多的煎熬,可不是無神論教育你的那樣,一走了之。你們想一想,若人有一點不順、一言不合就輕生,那你的人生中一百條命都不夠你用的。也許我們此生的目地,就是在生活的艱難的忍耐中等待,等待一個我們渴望已久的東西!人生是有使命的,是有責任的!

最擔心的就是那年元宵節晚上,我正準備吃元宵晚飯,突然收到小文的一條短信:「老師,我已經失去了對生活的信心,我想離開了!」這條短信讓我食慾全無,我連忙發了幾個短信,她沒有立即回覆。於是我打電話給她,關機!怎麼辦?找他班主任老師要她父母的電話號碼。因為我只是她的任課老師,不知道學生家庭成員的號碼。她班主任接到我的電話說:「她整天就這些事,現在放假,我不管!你想問,我給你她姐姐的號碼。你打吧!」可是,也打不通!在焦急的等待中,我心中默默的求著師父,保祐這孩子別出意外!等幾個小時後,我收到一條短信:「老師,我沒事了。謝謝您!」懸著的一顆心放下了。

高三的學習壓力很大,我一次又一次的找小文談話,打開她的心結,她終於決定振作起來!我告訴她:「先從自己這裏做好,用自己的善行去影響你的爸爸媽媽,去影響你的家庭。你要把歡樂帶入苦難的家庭。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的!」小文很聽話,按照我所說的去做了。過了一段時間,一次週末回家返校後,她興奮的告訴我,爸爸居然給她買了一個小禮物,她開心的不得了!她終於體驗到了家的溫暖!

當家庭氛圍變好了,小文學習也變好了!高考考了一個滿意的分數。填報志願時候,徵求我的意見。我結合她的分數、愛好和家庭狀況,建議她報考免費師範生。

在高考分數出來之前,我們還有過一次談話。她問我:「老師,您為甚麼如此的善良?」我告訴她:「我信仰真善忍,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我知道您的經歷,但不是很清楚!」於是我給她介紹了法輪大法的真相,順便給她拷貝了真相視頻、《九評》、翻牆軟件。當然也給她辦了「三退」,我告訴她,你會得福報的,一定的!

高考錄取出來了,她恰好以剛剛過線錄取,而且是理想專業。但換一個學校、換一個地區,她必然落榜!因為免費師範生是提前自願,而且只有一個自願!真巧!

在畢業時,小文還給我寫過一封長信。在信中她寫道:「老師啊,雖然我長大了,但我一直一直都是您的學生啊!您的身影是我心中揮之不去的最珍貴的風景和回憶。您一直扮演著守望的角色,守望著同學們的朝朝暮暮,守望著您的人生信條,守望著社會發展和時代變幻。無論遇到甚麼您都呈現著微笑,不慌不忙地思考,每次與您相遇都要洗禮一遍靈魂,看到新的世界!」

「老師啊,我才不要和您say goodbye,您是我心裏的一盞燈啊!不管我以後前途如何,距離多遠,我都不敢忘記您的教誨『做一個真誠、善良的人!』」

後來,每次聚會時,小文總是和我坐在一個餐桌,而且一定禮貌優雅的說:「老師,請您允許我坐在您的身邊!」

重溫我學生的故事,讓我感到我早已被法輪大法深深的熔煉著,而我又深深的影響著我的學生!是啊,生在大法洪傳之時,幸遇師尊親臨苦度,能夠修煉法輪大法,真是此生之幸,今生無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