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高中教師的兩個故事


發表時間: 2020年06月29日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高中教師,大學畢業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伴隨我的工作生涯,引領我在教書育人的路上走好每一步。

一、尊重學生,做心靈的守護者

有一年,新生報到當天,政教處主任一大早打電話給我,讓我馬上到學校接高一三班的班主任工作,因為原定的班主任跟領導鬧情緒不幹了。我匆忙洗漱穿戴好來到班級,學生們已經在座位上坐好,幾十雙眼睛期待而緊張的看著我,大概在猜測這位班主任是個甚麼樣的人。我的心情有點兒激動,一是因為事情來的太突然,二是這是我第一次從高一開始帶班,之前帶的兩屆畢業班都是中間接手,中間接手的班級學生通常會跟以前的班主任做比較,剛開始會表現的比較排斥,至少需要幾個月時間的磨合。

我向學生們簡單介紹了自己,告訴學生高中學習與初中學習的一些不同。跟他們分享我對教育的一些理解:在人格上老師和學生是平等的,老師會尊重你們,是來陪伴你們三年的朋友,不是管制你們的,而是幫助你們解決生活和學習上的困難的;但是班級良好的學習環境需要大家共同維護,所以我會請同學們一起制定班規,希望大家共同遵守。學生階段,犯錯是難免的事情,犯了錯不要害怕,我們一起面對,老師盡力幫助你們學會用合適的方式解決問題,希望大家能夠信任老師。

我的語氣溫和而平靜,學生們大概是感受到了我的真誠,臉上沒有了一見面的緊張。當時一個細高個兒的女生(小美)站起來,哭著說,老師,初中四年沒有老師像你這樣跟我們說話,我們學習不好,初四後幾個月老師只管那幾個聽課的學生,我們就在教室後面聊天,沒考上重點高中,聽了你的話我就知道這個學校我來對了。

珊珊是班裏最胖的女生,一米六的身高,差不多一百六十斤的體重。她自己說父母開了個煙酒批發行,生意很忙,沒時間管她。珊珊每天都會買很多的零食,吃完的食品袋子書桌上下都是,說話大咧咧的。因為不注意個人衛生,頭髮也總是亂蓬蓬的,開學沒幾天同學就開始叫她「豬」。看到這情形,我知道她的習慣不是一天兩天形成的,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改掉的。如果直接找她談話說教,不一定能有好的效果。我發現她的作業寫的比較工整,字也不難看,就抓住這個優點稱讚她,每次在她的作業本裏留一張紙條,告訴她我想看到她的桌面像她的作業一樣整潔乾淨,或者用玩笑的語氣告訴她多吃零食會把肚子裏的饞蟲養肥,或者週末的時候提醒她洗澡,或者提醒她說話走路淑女那麼一點點。她看到我的字條也不作聲,只是這之後再有不注意大聲說話的時候會不好意思的回頭衝我吐吐舌頭。

教師節那天的早上,珊珊的媽媽捧了一大束鮮花站在學校門口等著我。我不收,她急的眼淚都流出來,說:「老師,我給姍姍洗衣服,看到她兜裏那些您寫的紙條, 我太感動了,孩子甚麼樣我最清楚,以前讓她洗澡老難了,不怕您笑話,她的房間我都不願意進,又亂又有味兒。初中班主任煩她,把她座位安排在垃圾桶旁邊……上高中這幾天,她竟然主動要求跟我去洗澡,還能收拾自己的房間了。」

一次姍姍犯錯,我送給她一頁《弟子規》,讓她抄寫。沒想到她第二天把寫的工工整整的抄稿拿來給我看一下,馬上又要回去,她說:老師,這個《弟子規》咋這麼好呢?得貼我房間裏。其他同學聽了,也都搶著過來要《弟子規》看,後來我就組織大家利用課間操後的時間每天輪流講一段《弟子規》和相關的小故事。讓學生們了解傳統文化對學生的要求。學生們的表達能力得到了鍛煉,言行也在潛移默化中向好的方向轉變。

二、關心同事,做朋友不做冤家

俗話說:同行是冤家,工作中我遇到過這樣的人,把同事當成競爭對手,互相傷害。因為我是修煉人,大法要求我們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我要跳出常人的理。

那年學校舉行青年教師公開課大賽,我們組的小劉老師參賽,他剛畢業,看得出他的壓力很大,一個人在那埋頭寫詳細教案,寫了滿滿幾頁紙,看樣子他想把課堂要說的每句話都寫出來。大概他也覺得同行是冤家,並沒請我幫助。於是我主動提出幫他研究教學設計,因為之前我在公立學校參加過多次各級別的賽課,每次都是拿一等獎,比較了解新課改要求。看了他的教學設計,我發現需要修改的地方很多,他的教學設計是以傳統的講授為主,基本是從頭到尾講下來,不符合新課改把課堂交給學生的要求,我跟他提出我的修改意見:把這節課設計成探究式學習的模式,學生分成四人一個小組,通過動手實驗發現並解決問題。老師盡可能少講,只在適當的時機點撥,給學生創造更多的展示機會。但是他對這種全方位的放手心裏沒底,於是我就陪他在實驗室一遍遍試講,我當學生,跟他一起把每個環節可能發生的問題都考慮到,語言教態,板書設計等。直到最後,一個簡潔新穎的教學設計出爐,一堂備受好評的課理所當然拿了一等獎。

我家跟劉老師家住的比較近,我家樓下有一個大型的文化輔導機構,那個時候大家週末都在這種機構上課,但我從來不去樓下的這家,因為我想把離家近的機會留給他,然而他並不知情,因為大法教會我的為別人著想是不求名利的真善。有兩次小劉還問我:姐,你怎麼不去××學校上課呢?我開玩笑說,他們沒請我呀!

兩年後,我所在的學校面臨解體,同事們面臨新的選擇。當時我知道另一所好的私立校正招聘我們學科的老師。於是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小劉,因為當時他孩子小,妻子在家帶孩子沒有收入,還要還房貸。知道消息的當天下午他去應聘被錄用,我帶著我的班級被合併到另一所學校。第二年學生畢業,小劉老師就把我力薦給他們學校的校長,我免試入職。

各位朋友,如果您遇到真心為孩子好的老師您是否會感到幸運?如果您工作中遇到可以毫不設防的同事,您是否會感到幸福呢?寫出這兩件小事,希望有緣的您能看到修煉人真實的點滴,多一點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了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